海棠书屋

女警的约定(完)作者:LewdShrineMaiden

海棠书屋 2022-11-2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女警的约定作者:LewdShrineMaiden   最近霖玉市发生多起少女绑架事件,专案组讨论后决定使用诱饵,最后挑选了一名年轻的女警员作为诱饵。但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在抓捕过程中,在没能成功引出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下
女警的约定
作者:LewdShrineMaiden

  最近霖玉市发生多起少女绑架事件,专案组讨论后决定使用诱饵,最后挑选了一名年轻的女警员作为诱饵。但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在抓捕过程中,在没能成功引出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下,反而是作为诱饵的年轻女警员神秘失踪。由于省里各级领导都很关心此事,所以在凌琳失踪的第二天就开展了大规模的所查活动。
  我的名字叫做钱宬,现年23岁,是辖区派出所的一名普通警员。在事发的时候,被安排参加了这一次搜查行动。我虽然被选入了此次行动,但是只是一个待命的状态,并没有冲到第一线的机会。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不用奔波自然是好事,但是对于我而言,我更渴望表现自己的机会。
  我家住在霖玉市老灯泡厂的职工宿舍楼里,楼房都是旧式的预制板结构,陈旧不堪。90年代末期,随着中央政府提出“三年搞活国有企业”,大批国有企业倒闭,爸妈所在的灯泡厂就是其中之一。随后成千上万的工人下岗,由于爸妈在工厂学到的东西不是已经过时了就是没地方施展,这些人的生存变得极其艰难。当时很多下岗工人由于生活问题选择全家自杀,令人唏嘘不已。
  我的父母身体并不好,加之在灯泡厂内学到的技术无处施展,再就业的可能性不高,一时间我们一家人的生活面临了很大的问题。我的的父母为了我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份搬运工的工作,每天都要骑着三轮运送大批的货物,还要装货卸货,一年四季,分吹雨打。虽然有钱维持了生存,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也落下了很多的毛病。
  上个月,我的爸爸由于多病缠身,已经住院治疗。我作为家里的唯一经济来源,拿着警察的可怜工资,根本负担不了如天文数字般的医疗费。我每次回到家,想起这些事情就变得很烦恼,但是又不能让这样的情绪影响到自己的母亲,因为母亲的身体也很差。每次回家都要若无其事,只能一个人在深夜里默默流泪。
  此次案子深受领导的关系,如果这个案子里我能够立功,说不定经过媒体的报道,我可以收到很多热心人的帮助,那么爸爸的病就有救了。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但是,我又怎么立功呢?毕竟一点线索都没有。
  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翻看霖玉市近些年发生过的类似案件,从有档案记录的犯罪嫌疑人中找可疑的。毕竟霖玉市并不大,而且治安一直很好,犯罪案件屈指可数,此类卷宗更是少之又少。翻看了一遍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可疑的,相反,我是想起了当时发生的一件事情。
  距霖玉市区五十公里的桃欣村曾发生过一起少女被轮奸事件,受害少女是隔壁村的16岁女孩。傍晚的时候放学回家,被人拉进附近的玉米地里实施了轮奸。被怀疑的对象就有当时桃欣村里的李氏三兄弟,但是事发现场并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加之原本咬定就是被李氏三兄弟侵犯的女孩家突然改口,所以案件就此耽搁,再然后便不了了之了。
  李氏三兄弟从小跟着母亲生活,从小家庭贫寒。兄弟三人都身材不高,但是个个都强壮魁梧,只有老三读过中专,算是家中的文化人了。前年的时候,三兄弟的妈妈被开着宝妈的富家女撞死了。那女人不仅没有道歉,还不停在三兄弟面前咒骂他们的妈妈瞎了眼,被撞死活该。气的三人只想动手,被警察给拦住了。最后是赔了20多万,草草了事。
  老三为了不让兄弟们败光这些钱,便提议要承包村边山的山头,跟着别人种桃树。最后,老三成功说服了两兄弟,齐心协力,到今年才短短三年,兄弟三人的桃园初见规模。当年三兄弟就赚回了本钱,还赚了几万块钱,随后并在承包的山头上盖了一座两层楼房。他们的桃园外有竹栏隔着,加之这家人的名声在当地都不算太好,也没什么亲戚朋友,所以从来没有人进过他们的桃园。
  “从这种情况来看的话,受害的女孩改口供很有可能是因为接受到了三兄弟的封口费,所以便私了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三兄弟很有可能会再犯案,这样说来,他们确实有很大的嫌疑。”
  我顿时间恍然大悟,立即收拾好东西,带上自己的手枪,开着局里的警车便出发了。毕竟桃欣村并不远,哪怕一无收获,再把车开回来也不会有什么事。
  黄昏,是夕阳拉下夜幕的一刻,太阳好似恋恋不舍的母亲不愿离开自己的孩子,努力用最后的耀辉温暖大地,所以总会给予人一种孤独落寞。我开在乡间小路上,却无心欣赏车窗外美景的她,一心想着快点到桃欣村。黄昏给人一种消逝后的落寞,但却会给一些人难以抑制的兴奋和期待,因为美丽的黑夜即将到来。
  由于桃欣村也算是附近小有名气的旅游地,所以外来的游客也不少,村里的楼房也不少。我找了一块专门停车的空地,把车停好之后,便开始向当地人询问李氏三兄弟的事情。在得知他们住在村南边山坡上之后,也顾不得夜路难行,直接拿着手机当手电筒一路前行。远远处就看到了山腰上有有一间亮着灯光的房子亮着灯光的房子。
  通往山上房子只有一条路,山脚上有一个门,显然是不想让人进入他们的桃园。我走着小路来到房子旁,只见房子的铁门紧锁,我深吸了一口气,掏出手枪,慢慢地往房子摸去。毕竟我无法判断到底是不是李氏三兄弟犯得案,加之我没有搜查令的正规手续,所以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只有秘密潜入,探明情况之后再做选择。
  我为何房子转了一圈,看到房子后的一个杂物间的窗户没有锁,而且没有铁栅栏,我便悄悄地翻了进去。房子的结构和多数农家房子差不多,房间都在楼上。楼下没有开灯,而且隐约可以听到楼上有电视的声音。我想他们都应该在楼上,先尝试着在一楼搜查一下。但还未等我走出几步,就等到有人从楼上楼上下来的声音。
  “妈的,上个厕所都要抢,真是操蛋!”
  我立刻找了一个角落夺了起来,那男人上完厕所正准备回楼上的时候,我肚子居然因为没吃晚饭而叫了一下。我心想完了,要被发现了!
  那男人往我这个方向走来,无处可逃的我只得输死一搏。趁他靠近的时候一把把他推到,便朝进来的的那个杂物间跑去。由于太黑,加之跑得太多慌乱,我竟然踢到一个东西,直接摔倒在了地上。那个男人一个箭步追上了我,立刻把我按倒在地上。
  “大哥二哥,快下来,家里进贼了!”
  两个男人立刻从楼上跑了下来,打开灯看到是我一个女孩的时候,他们都很诧异。
  “你进我们家干什么?是不是要偷东西?”压在我身上的那个男人问我。
  “我是警察,我只是在查案子?”
“查什么案子?我们又没有犯法,为什么要查我们?”一旁的男人略带慌张的问道。
后来我也知道,他就是三兄弟中的老大,一旁的那个是老二,压在我身上的那个是老三。突然想到,他们可是有轮奸嫌疑的人,我这么一说自然会引起他们的紧张。
  “我只是怀疑,所以决定进来看看。看来是我自己弄错了,你们没有问题,只是误会,只是误会。”
  老大跟老二说了几句悄悄话之后,老二就走开了,老大接着说:“在没搞清楚情况之前,我们先不会放你走的。”他说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只见老二拿着一团绳子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开始跟老大一起用绳子绑我。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双脚也被死死地绑在一起。
  “你们是怀疑我吗?你们可以翻我身上的警员证,我真的是警察,请你们立刻放了我把,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他们在翻出我的身份证和警员证之后,又撩开我的头发跟证件上的照片比对,然后又找到了我腰上的手枪。
  “老大,是真的,她真的是警察!”老三对着老大说道。
  听到老三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就轻松了许多。
  “我都说了我是警察,现在可以放了我吧。”
  他们都没有回答,沉默了一下之后,三个人居然都跑到了一边,小声地讨论起来。
  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听到似乎有小小的争论。过了大概十分钟之后,他们又回来了。二话不说,就要把我往楼上抬。他们的这一举动让我很紧张,开始疯狂的扭动身体作为反抗。老大直接死死掐住我的脖子。
  “绑架警察可是重罪。”
  “别乱动,再乱动杀了你!”
  他那恶狠狠地眼神和凶狠的语气把我吓到了,突然失去了挣扎的勇气。
  他们把我抬到二楼的房间里,把我放到了床上,开始脱我身上的衣服。我心想完了,看来他们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想轮奸我!是我大意了,他们本来就是有犯罪嫌疑的人,加之我作为警察的突然闯入,最主要的是,作为去年评选的霖玉市十大女警花的我,有着还不错的外在条件。
  我身高172公分,体重94斤,身材高挑纤细,五官也算标致,算的上是御姐一类的女孩。作为乡下人,这三兄弟估计很少会见到我这类的女孩,加上我的女警身份和他们的犯罪嫌疑,所以他们选择绑架我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眼看他们要对我开始实施轮奸,我哪里还能淡定,开始苦苦哀求:“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他们把我脚上的绳子解掉,脱掉我的裤子,上衣也已经被他们撕破。只剩下内衣和内裤还在身上。听到这般哀求,老大一个重重的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那一阵疼痛,眼中顿时含满了眼泪。
  “求求你们!”带我着哭腔地恳求他们,见他们并没有要放我的意思,我便开始试图吓唬他们,“等其他警察找到我这里,你们就完蛋了。”
  “吓唬谁呢?这里能够看到进村的路,就你一个人开着车进来,哪来的同事?”
  居然,他们居然一下子就把我的话给识破了,我顿时感觉到了绝望。
  他们把我身上的内衣内裤一并脱掉,我的34E的傲人胸部脱壳而出,兄弟三人都纷纷伸手过来一阵揉搓。
  “这骚逼的奶子可真大!”
  “看到这奶子我就想喝奶。”
  “要不你挤挤看,说不定还真有奶。”
  他们的动作非常粗鲁,弄得我非常疼痛。加上他们言语上的羞辱,我的眼泪直接夺眶而出。
  “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我的声音小的如同蚊子一般,并没有人能够挺清楚。
  他们把我翻过来,突然好几个巴掌恨恨地甩在我的屁股上。我如同被惊吓到的猫咪一样,惊慌地大叫起来。他们自然不愿意我这般吵闹,把从我身上脱下的内裤揉成一团,塞到了我的嘴巴里。此时已经有手伸入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开始摸我的下阴处,那种强烈的被侵犯的感觉让我不得不又试图嬚图反抗,但都于事无补。
  从小家境就贫困,所以从小都没有谈过恋爱,就更别说性爱。体肤受之父母,“贞操”受之观念。从小接受传统教育的我来说,自己的第一次就此献出是很难接受的。
  “居然是个处女!”老大惊诧的说道。
  “不会吧。”
  兄弟们都不敢相信我这样貌美如花的城里人,居然还是处女。
  “那我就当仁不让了,开苞这种事情还是得交给我。”
  作为几兄弟的老大,其他人自然得听着亲哥的。
  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们已经纷纷掏出自己的家伙。第一次见过拿东西的我确实被这个尺寸给吓到了。还未等我回过神来,老大的那东西已经快插到我下体了。我赶忙试图把自己的身体往回缩,但老大拉着我我的腿,让我无处可逃。
  我不敢看,但又处于害怕不得不回过头看他到底在做什么。他手握着那东西在我的阴唇上磨蹭了几下后,一发力,插入了我体内。那一刻,我差点昏厥过去,一阵撕裂的胀痛。曾经还想过被破处的感觉到底如何,但居然来的这么突然,刹那间,自己的第一次就被夺去了。
  他没做停留,开始艰难的在我阴道里坐着抽插。伴随着一次次的插入拔出,我痛得再次流出了眼泪。在此时,哀求已经毫无意义,悲伤欲绝的我只能默默的抽泣。
  老二和老三则坐在我的两边,上下摸着我的身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一股热流涌入子宫,老大才把他的东西从我下面拔出来。我心里很清楚,他把精液射到了里面,这可是要怀孕的。想到这里,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老大完事之后,老二迫不及待的来到的我身后,把他那东西也插入了我的下体。精神恍惚的我哪里还懂得反抗,只得静静地躺在那里,让他们肆意玩弄我的身体。一波之后又是一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被上了几次,过了许久他们才终于结束了。
  随后他们用绳子再次把我捆绑得严实,便在房间里的各处睡了起来,非常疲惫的我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操醒的,老大趁我睡着的时候又上了我,我被他那大家伙插得生疼,直接从睡梦中醒来。迷糊中我也没做反应,只希望他能快点完事。随后其余两人也醒了过来,围住了我,我顿时又感觉到了恐惧。
  “骚逼,你给我听好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保证你没事。要是你想跑或者想反抗,我们直接把你杀了,埋到房子后面,再也没人找得到你了!听到没有?”
  我看着他们,轻轻点了点头。听到他们的死亡威胁,我是真的慌了,哪里还敢跟他们作对,肯定先稳住他们。
  他们把我嘴中的内裤拿出,开始问我话:“快说,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我便一五一十地把由来告诉了他们,知道我是孤身一人前来,他们就更放心了。但对我来说,我的筹码就越小了,在这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天上掉下个美女警察,他们三人自然高兴的不得了,拉过我又是一次轮奸。
  随后的好几天时间里,我在恐惧和眼泪中度过一次次的轮奸。平日就吃点他们吃剩的饭菜,大小便都是用便盆接着,几天时间里,我全身一丝不挂,也从未踏出过这房间一步。他们也开始越来越过分,接吻、口交、肛交、喝尿和饮精,我都被迫做了。似乎是对于我顺从表现的“奖励”,他们在轮奸我的时候把我的绳索都解开。既然如此,我还是不可能跟三个身形强壮的男人对抗,所以我还是只得尽量去满足他们。
  突然有一天,他们用牵狗的项圈套住我的脖子,用铁链牵着我,在夜里把全身赤裸的我带出了房子。在一颗桃树下,他们命令我像狗一样抬脚撒尿。
  我双手摸了一下戴在脖子上的项圈,迟疑了一下后便跪了下去,单脚抬起,像下狗一样尿在树上。
  “哈哈哈,果然是条母狗……哈哈。”
  三兄弟看我如此听话,纷纷大笑起来,我竟然麻木得不知道伤心。
  我被他们带到了山顶,我跪趴在地上,面朝着桃欣村的方向。老大从我身后插入了我,手还时不时拍打我的屁股,我便是开始学狗叫,“汪汪汪……汪汪汪……”。这是他们命令的,我照做了。晚上的农村四周都很漆黑,加上几乎每家每户都养狗,听到狗叫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没人会知道,他们听到的从村子南边山上传来的狗叫声并非来自于狗,而是一个女警察的叫声!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他们的性奴隶,对他们唯命是从。他们渐渐地对我放松了警惕,我找到了一次他们的疏忽,挣脱他们的控制,找到了我自己的手枪。我如梦初醒一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把他们都赶到了时常轮奸我的房间里,让他们站成一排。
  平日里对我张扬跋扈的他们此时都变成了懦夫,个个都恳求我放过他们。
  “放过你们?我这般恳求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对我的?轮奸!监禁!奴化!虐待!侮辱!”
  那时候真真想开枪了断这一切,让自己受到的所有委屈都有个交代,但我却迟疑了,我没有开枪。因为我不敢,我不想杀人,更不想做别人的性奴隶。我提出了跟他们达成一个约定,一个和平解决这个事情的约定,他们没有拒绝。
  约定的内容就两点,第一点是谁都不要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出去,第二点就是今后他们不能打扰我的正常生活,否则我会杀了他们。我充满愤怒地把我自己的约定说了出来,他们哪里敢说不,更何况对于他们而言,只要他们不主动违约,相当于我这段时间免费给他们做了性奴隶。
  在取回我的所有物品之后,穿好衣服,我从山上回到了桃欣村。我来时候开的警车还停在停车空地上,除了积了点灰之外,跟我来的时候别无他样。坐回车上的我感觉恍如隔世,自己居然又重获自由了,不禁趴在方向盘上痛哭了一场。平复好情绪之后,我启动了车子往市里开去。
  手机重新开机,瞬间便传来了许多条短信。都是同事和爸妈发来的短信,都是问我下落的,想到自己离开爸妈多日,还有受到的那些苦,眼泪不禁往下流。突然间,我看到了一条短信,立刻把车及停在路边。
  “钱宬,你到底在哪呀?你爸爸病情加重死了,你妈妈为了找你,四处奔波,不小心被车撞死了!我很担心你,所以一直用你爸的手机打电话给你,可一直都没人接,但也只是提示关机,所以我坚持每天都打一次。”
  短信是大姑发的,我瞬间脑袋空白。爸妈都死了,都死了!一个人痛哭起来,哭累了就呆呆坐在驾驶室里。不知道坐了多久,天色从白亮渐渐开始昏暗。
  终于缓过点神来的我立马调转车头,没过一个小时,我又站到了李氏三兄弟的房子前。铁门被锁上了,我敲门,他们见来人是我,自然不敢开门。任凭我玩百般说辞,他们就是不开门,之前的那个杂物间的窗户也被锁死。此时我也顾不上其他的东西,开枪把铁门上的锁打开,直接闯了进去。他们躲在二楼,想要跳楼逃跑,被我拦了下来。
  三人见我拿着枪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都生怕是来找他们报仇雪恨,个个都抱着头缩在角落。
  我命令他们站成一排,面对着我,我拿着枪指着他们,他们都吓得尿了裤子。
  “你们怕不怕死?”我大声吼出来。
  “怕!怕!求你别……”
  还未等他们说完,我便连续扣动扳机,将手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光。随后我便像泄了气的娃娃一样,跪坐在地上,低着头,开始抽泣起来。
  三兄弟慢慢地站了起来,开枪的时候他们都吓得纷纷抱头蹲下,后来他们也发现并没有子弹打中他们。他们都很茫然,不知道此时的我到底要干什么。
  “我妈妈死了,我爸爸也死了,我已经没有家人了。都是你们!”我突然抬起头,用凶狠的眼神看着他们。
  “是你们,害的我失去了一切!我真的好恨你们!我是想把你们都杀了,因为你们对我做的一切,更是因为你们害的我失去了家人。”我又低下头。
  “没有了爸妈,我要独立去面对这个不公平的世界,这个肮脏的社会,感觉好无助,感觉好孤独!我不想回去,我不想再去面对那一切。我爸妈都走了,我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我也不想再去面对那些。而且我知道,年初这里发生的轮奸事件跟你们肯定有关。所以,之前那个约定作废,我要跟你们定一个新约定。”
  “什么约定?”
  “只要你们答应我,不再做这类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我就心甘情愿地做你们的母狗!”
  我双手掩面,继续痛哭起来。他们听得非常不解,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只要……只要我们答应你,你就愿做我们的母狗吗?”老三试探性的问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并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就赤裸着身体背对着他们三人跪了下来。
  三兄弟开始见我一直在哭,还不敢有所动作,后来看我脱掉了衣服,便试图慢慢地靠近我。我感受到了他们的靠近,但我没有做任何反应。他们先是把我脚下的手枪拿走,见我没有反应,便以极快的速度把我的双手反绑。见我对他们已经毫无威胁,而且还在独自抽泣,便才放心。
  “看着我!”老大二话没说在我脸上甩了一个嘴巴子。
  我满脸泪水的看着他,他又甩了一个巴掌,我还是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叫你拿枪指着我们!”
  “叫你跑!”
  “看你还敢不敢!”
  每说一句便要甩我一个嘴巴子。
  “不敢了!不敢了!”我哭着回到。
  “说你想做什么?”拽住我的头发往后扯,让我面对着他。
  “我要做母狗。”我说道。
  “大点声!”他呵斥着又甩我一个巴掌。
  “我要做母狗!”我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再大点声,听不到。”
  又是一个重重的巴掌。
  接连几个巴掌之后,我歇斯底里的喊道:“我要做母狗!”
  看到我是这般反应,他们开始慢慢相信从我口中说出的难以置信的话语,但是却始终无法完全理解我这么做的原因。
  老大看到我这般脆弱,早就掏出鸡巴,凑到我嘴边。
  “快点,张嘴。”
  我照做了,张嘴把他的鸡巴含到了嘴中。满脸泪痕,看着老大。他们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要哭,而且还像之前一样,乖乖地服从他们的命令。他们见事态峰回路转,开始抓起我的奶子揉搓。
  “吞下去,骚逼。”
  老大在我嘴里射了,我含了一下,把嘴中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这一次,我哭着看他们轮流把我操了一遍。
  性高潮时的快感让我仿佛到了一个极乐空间,完全忘却了这个世界给我带来的痛苦。哪怕是放弃女警的荣耀,放弃女性的尊严,放弃最基本的人格。反正这些东西我在这那个世界也根本得不到,还不如过上这种简单快乐的生活。
  他们干完一轮之后,我开口说道:“主人,母狗想要被遛狗!”
他们像之前一样,把我牵到了山顶。我主动跪趴在地上,还是面朝着桃欣村,然后回头来,仿佛在期待他们快点从身后操我。
大鸡巴很快就插到了我的骚逼里,直到我逼里的鸡巴开始抽插之后,我才开口对身边的三兄弟说道:“说实话,我真的很恨你们,恨你们对我造成的伤害,恨你们间接害死了我的爸妈。但不知道为何,恨你们恨得越深,就越想知道明明很恨你们,却偏偏要主动给你们操是什么感觉。”
  “那你这下算是体验到了吗?”
  “嗯。其实我明明可以永远逃离你们,过回正常人的生活。虽然我说过我是害怕面对孤单和压力,但那只是一小部分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对你们的仇恨已经到了想杀掉你们的程度,我的理智告诉我要杀了你们,但是这段时间被你们轮奸调教,让我在恨你们的同时,却难以把自己被你们凌辱的画面忘掉。脑子中却奇怪的想到自己自愿成为仇人的母狗,自愿给你们操的画面,每次想到都尽量克服,但却又就异常兴奋,骚逼就湿了。我好想试试到底是什么感觉,刚刚终于实现了,自己居然因为做了这么个无比下贱的事情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我好怕失去这种感觉,好怕!所以请放心,我不会再跑了,我一定会乖乖地做你们的母狗的,因为我越是恨你们,越是被你们操的舒服,我真是下贱!”
  “原来这就是你要跑回来做我们母狗的原因嘛。”老大问我。
  “是的主人。
  “真是骚逼!”
  “谢谢主人夸奖。”
  回答完老大两个问题,瞬间感觉浑身酥软,不是因为身后的大肉棒的缘故,而是来自于作践自己的快感。说罢,我便转回头去,对着桃欣村开始了狗叫:“汪汪汪……汪汪玩……”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