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Xera的还乡之路(完)作者:lklk

海棠书屋 2022-11-2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Xera的还乡之路作者:lklk   眼看过年了,Xera却因为两件事堵在心里完全高兴不起来。  第一件事是她的男朋友。Xera 是个狂热的紧身衣爱好者,有着魔鬼的身材和天使的面孔,经常插着按摩棒穿着紧身衣自拍。但是
Xera的还乡之路
作者:lklk

  眼看过年了,Xera却因为两件事堵在心里完全高兴不起来。
  第一件事是她的男朋友。Xera 是个狂热的紧身衣爱好者,有着魔鬼的身材和天使的面孔,经常插着按摩棒穿着紧身衣自拍。但是她的男朋友对紧身衣什么的几乎完全排斥,还经常说她变态……总之两个人已经僵在那里了。
  第二件事是回家的问题。如今买火车票已经不难了,而是难上加难了。以往Xera还可以找老乡组还乡团去弄票,今年老乡们各奔东西,自己又排不上票,这可怎么办啊?
  一天上QQ时,Xera把自己的一些紧身衣自拍贴了出来,群里登时一片沸腾,各种赞美不断。
  忽然有人指着一幅照片问:“Xera可以钻进拉杆箱么?”
  Xera忽然悟了:“如果我钻进拉杆箱里,然后叫快递运走不就可以省掉火车票了么?”
  想到就干,Xera上网搜了一下,发现真的有快递公司提供活人速递业务,价格比找黄牛买火车票可便宜多了。
  于是一个电话打过去,定好取货时间和地点,Xera就开始准备。
  
  (1)
  
  首先和家里打好招呼说去看男方父母。接着是连续3天都只吃酸奶之类流食,并且天天浣肠,让自己减负。同时算准日期单子填好男朋友家的位置,准备大年三十晚上等男朋友给自己开箱。
  “咚咚咚!取快递!”
  发货的日子到了,一位壮如小山,满脸横肉的中年妇女出现在Xera面前。
  没等Xera回过神来,那个穿着快递制服的老女人已经拖着个带快递标准的大拉杆箱走进屋里,并插上了门。
  “您是???”
  “快递公司的,您要发的货呢?”
  老女人一边递上自己的胸卡,一边麻利的提出拉杆箱里的东西:一套拘束皮带一个马具型阳具口塞一个黑胶头套一条贞操带一条皮质单手套一套透明胶皮内衣一个标着医疗用品的小包一些胶布还有一个黑布包。
  “发走自己是吧?确定发这个地址?没问题。”老女人接过Xera填好的发货单看没有问题,就开始装箱。
  “快脱光!”说着,左手一把扯掉浴袍把Xera剥成了白羊,右手已经把她的双臂扭到身后。首先是一个又宽又厚的皮项圈套在纤细的脖颈上,上面垂下的皮铐在手腕和手肘处固定,把小臂铐在一起,再把双手手指交叉握拳,套上一个橡胶套绷紧。
  当Xera正在愤怒的高声抗议时,那个老女人冷笑着站在她的身后一下把她放倒在卫生间冰冷的地砖上。然后一屁股压住她的一条大腿,把另一条腿扛在肩上,然后伸手一寸一寸地捏弄她浑圆的臀部。
  “啊……”Xera一声惊叫,她感觉到老女人的手指顶在了自己的肛门上。
  “怕了?”老女人不屑地一笑,手指用力,指尖缓缓地顶开了紧密的菊花,深入了温暖紧密的腔道,“他妈的,看不出来你这个小婊子前后还都开过苞了”
  “混蛋,住手!”Xera满脸通红地怒骂着,身体一阵挣扎。
  “小骚货,老实点,看来你没有认真洗屁股。”老女人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插入肛门的手指拔出强按在她的嘴上。
  “混蛋!放开我!”Xera不住嘴的怒骂,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看来走之前,还得好好洗洗你的脏屁股!”说着,老女人左手费力地掰开了紧绷的臀肉,右手则将橡胶管的尖头狠狠戳入了她窄小的肛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era身体猛地伸展开来,一双妙目大大的睁开,一股冰凉的液体源源不断地灌入了她的直肠,激荡地冲刷着她的腔道,不一会她的腹部传来了一阵阵胀感,平坦的小腹眼看着开始微微隆起,而那个该死的老女人还在拧大水龙头向她的体内注入液体……“怎么样,贱货!你现在不是人,是东西,老老实实地叫干嘛干嘛,我可不想弄伤了你!”
  “你去死吧!去死!!!”Xera闭着眼睛喘息着怒骂道,性感的身躯如同被钉住的蛇一般徒劳地扭动着。
  “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老女人沉着脸,开大了水龙头,将更多的凉水注入了Xera的体内,随着紧绷的小腹渐渐胀起,她的叫骂声越来越微弱,最终Xera放弃了挣扎,只是紧闭双眼,咬紧牙关,用自己全部的精力来压制那可怕的便意和胀痛,不一会她的小腹已经像怀孕一般膨胀起来,身体上很快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液,在灯光下泛着微微的亮光,仿佛整个身躯都笼罩在了一层光晕中。
  “好了,差不多了。”老女人终于停止了疯狂的灌肠,恐怖的橡胶管被拔了出去,可是还来不及喘息,Xera的肛门中又被塞入了一个塑料塞子,将她的屁眼堵得严严实实。
  “啪……”老女人猛地一掌拍在了她高隆的肚子上。
  “呕”Xera张开嘴巴并没有发出惨叫,而是打了个嗝,肚子里的东西已经顶在了嗓子眼。当Xera忍住呕吐试图呼救时,老女人又是一掌拍在她的肚子上,在愈来愈快的“啪啪”声中,Xera一再拼命地忍住呕吐感,她觉得自己的肚子随时可能炸开,她拼命屈伸着手指,徒劳地想要拔掉双臀间的塞子,她想哀求,但是却根本无法说话,只要一开口就会有东西喷出来。
  “贱货,想不想让我把塞子拔出来?”
  停止掌击,话音未落,Xera立刻急切地点起头来。
  “很好,你现在愿意当性奴了??”
  Xera闻言立刻紧闭了嘴巴,艰难地摇了摇头。
  “好啊,看你能挺多久?”老女人阴森森地笑了笑,两个手指在Xera战栗紧绷的下体自上而下一滑,已然抱拢的两片阴唇随着这下动作微微张开,一股浓稠的淫液缓缓地自肉洞里浸出。
  “你的小穴干过还这么紧,看来用的不多。”说着老女人右手两指一撑将半闭的两片阴唇大大的分开,接着左手食指开始在她的阴阜处专心致志地拨弄起来。
“哦~~~ ”随着Xera的呻吟,在湿漉漉的阴唇间一个娇嫩的肉芽如同新剥鸡头一般渐渐显现出来,“啊……哦……”Xera娇躯一颤,头颅猛地向后扬去,张大的嘴巴只发出几声类似吐气一般的声音,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体直接蔓延上来,混合着肚子强烈的便意,几乎让她颠狂。
  终于,老女人停止了对阴蒂的挑逗,“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这一路上愿不愿意当性奴?”
  Xera挣扎着摇了摇头。
  “很好”老女人说着,用左手捏住Xera的阴蒂,右手竟然不知从何地拿来一个电击器,不等Xera有所表示,闪着蓝光的钢针刺向了那贲起的肉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凄厉的叫声响彻房间,女性最娇嫩的部位被残忍的电击让Xera爆发了惊人的力量,双腿竟然从老女人的手中挣脱出来,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踢动着双腿,美丽的身躯好像被离了水的游鱼一般弹动了几下,接着就这么昏厥了过去。
  “醒醒,臭婊子,别装死了!”老女人转身抄起橡胶管,打开水龙头对着Xera的下体喷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Xera再次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痛楚,冰冷的水柱肆虐着她的阴阜、玉径,女人下体本就怕寒,更何况她的阴蒂刚刚受创。
  “停手,停手,求求你,停手”Xera一边挣扎,一边哀叫,然而老女人脸上毫不在乎,继续用水枪向赤裸的女体扫射,渐渐地,Xera的呼叫和挣扎越来越弱。
  老女人终于将水枪关小了。“别装死了!!!”老女人一把抓住Xera乌黑的长发,“啪啪”几下,把几乎昏死的Xera抽醒过来,“听着,贱货,你现在原不愿意做性奴?”
  “不……饶了我吧……”Xera睁着无神的双眼呢喃着,下身的疼痛现在才开始加倍地显现效果,她觉得整个下半身都不再属于自己了。
  “快说,不然我就把你的骚屄电糊了!”老女人恶狠狠地叫着,同时右手拿起电击器,让蓝色的电弧在Xera眼前噼啪作响。
  “不不,不要,求求你”一听还要折磨自己的下体,Xera立刻从迷茫中清醒了过来,一边疯狂地挣扎着身体,一边大声哀求着。
  “快说,你原不愿意当性奴!!”
  “求求你……”
  “快说,我要电了!”
  “不要,我愿意……呜呜呜……我愿意”
  “你愿意什么?”
  “当性奴”
  “你是谁?!”
  “我是性奴……呜呜呜”忽然,老女人揪着Xera的头发将她的头颅扬起,接着将不透明的黑色乳胶头套的套在她的头顶。看着Xera困惑的神情,老女人不屑地说道:“性奴要什么脸,你就是个肉洞,快说,笨蛋!”
  “我是……性奴……我是……肉洞……”Xera脸上一阵通红,多么耻辱啊,她从没想到自己会被人只当作一个供插入的肉洞,但是她别无选择,下体火辣辣的疼痛无情地提醒着她反抗的后果。
  “大声点!”
  “我是肉洞!”
  “啊!……呜呜呜呜”
  “不许哭,快说,往贱了说!”
  “我是性奴,最贱的大肉洞,随便什么插进来我都愿意!”
  当电阴的酷刑结束以后,现在浣肠的痛苦被加倍的放大开来,可怜的Xera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水球一般,随着移动甚至能够听到水流的撞击声,她担心自己的肚子随时会炸开!头套刚一戴好,Xera立刻双手摸向了双臀间的橡胶塞,但可恶的老女人很快抓住了她的胳膊,她唯有不断蹬着两条修长的双腿,同时大声哭叫着:“求求你,让我去厕所”
  “啪”老女人又一掌拍在了她圆鼓鼓的肚子上,恶狠狠地威胁道“要说主人,贱货!求我,不然让你胀爆肚子!”
  “求求你,主人,啊……”
  “跪下!说您!”
  “求求您,主人……”
  “过来,求我,像求你的男友操你一样”看着她狼狈不堪地挺着肚子,晃动着双乳,膝盖一动一动试图接跪着挪过来,老女人发出了一阵恶毒的大笑。忽然,Xera一个不慎,滑倒在地,挣扎动了几下,却再也爬不起来了。
  “好吧,贱货,我来帮帮你”老女人说着俯下身去,抓小鸡似的把Xera提到马桶上。
  “趴下,我让你轻松一下!”Xera立刻挣扎着坐好,大大地劈开了双腿,甚至还略略地将自己的双臀抬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当黑色的橡胶塞刚刚抽离,一股黄褐色的浊流立刻喷涌而出,Xera羞耻却又略带痛快地呻吟着,直到自己崩溃瘫倒在马桶上。
  “好了。”老女人把乳胶头套撑大套了下来,让鼻孔对准那呼吸洞之后再拉到底。头套在嘴巴地方加厚变成口枷,口枷设计的很粗很长,Xera的嘴被捏开,牙齿被塞到口枷的凹槽里,撑成标准的O 型口交状。
  “嗯,不错,小婊子!”
  橡胶管又顶在了悲惨外翻的肛门上……这样残酷的浣肠在Xera身上又连做了3 次,等到透明乳胶内裤里面的假阳具和肛栓堵住前后两个洞时,Xera只是“嗯~~”的呻吟了一声;导尿管插进膀胱,留在里面,Xera只是晃了下头;至于里面满是硬刺的透明乳胶内衣扣住双峰时,Xera根本无动于衷了……“真是个臭婊子。”老女人用一个马具型阳具口塞顶在喉咙里封住Xera的声音;用一条皮质单手套勒紧Xera的双臂让他们动弹不得;用拘束皮带把Xera牢牢固定在拘束箱里……“咣当”恍惚中传来门撞上的声音,筋疲力尽的Xera在拘束箱里昏了过去……
  
  (2)
  
  等Xera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大房子里了,这个房子大得足可以用车间来形容。她试着挪动了一下身子却没有动,她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赤裸了,只有嘴里塞着一个有孔的塞口球,她正头下脚上的被X 型锁在一个口型金属框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那个老女人对我做了什么?”Xera定了定神,她发现在她的眼前还挂着数不清的和她一样的女人,被一排整齐的悬吊在轨道上,都是和她一样X 型拉开手脚倒挂着,有的还发出了呜呜悲鸣。
  “咔噔!咔噔!”闻声望去,最先映入Xera眼帘的竟然是密密麻麻一大片拘束箱,几个穿着黑胶围裙的工人正在把被“托运”的女人从拘束箱取出来,卸掉她们身上的束缚,并把她们锁到口型框架上。
  “来人啊……”Xera紧张的叫喊,可是都被口球堵住了。
  似乎挂上的人数够了,流水线缓缓转动,Xera的身体如同风铃一般的在空中摇摆,她的长发飘洒着几乎垂到了地上。她此时的满眼看到的,都是一个个晃动的肉体,听到地都是惊叫和哭泣的呻吟。
  Xera松了口气,还没有等她喘了几口,倒吊着她的框架开始移动,一排女人被移到了一个巨大的水槽上面。
  腿毛工序开始,框架向下动了起来,带着女人们的身体,就像抛锚一样,沉到水里面。于是Xera立刻体会到了窒息的感觉,每当她以为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框架将她吊出水面,喘上几口气又被沉下去,如此反复。几次之后,Xera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那已经湿透的长发,像破抹布一样,一缕一缕沉向了槽底。
  接下来的工序是清洗,穿着全密封工作服的工人拿着一只水枪,从流水线的一边开始清洗,洗到的女性立刻发出了沉闷的呻吟。这让Xera想起了屠宰场杀猪的情景,一想到自己光着身子被像肉畜一样倒吊在陌生人面前,她就羞耻地全身发抖,她感觉自己就像那些可怜的牲口,被剥光了等着加工。
  很快就轮到她了,工人毫不留情,水枪直接就冲着Xera头上一顿乱冲,Xera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头上已经彻底光秃了,头皮被高压水枪冲得有如刀割。
  工人摸了摸Xera光滑的头皮,转从下半身继续冲洗,从小腿冲到大腿,强劲的水流冲着Xera身子不停摇晃。然后对着她敏感的下半身喷了过来,已经所剩无几的阴毛四处飘散,阴蒂更是饱受摧残,顺着身体留下的水让她睁不开眼睛,还夹杂着阴毛倒灌入她的鼻孔,让她只能用堵着塞口球的嘴来呼吸,闭着眼睛感受着自己如肉畜一样不断晃动,敏感部位的刺痛,让她止不住地发出呻吟。
  洗涮上半身时,工人似乎特别的细心,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洗得非常细致,小腹、肚脐、腋下、还有乳房,他们甚至在冲洗的过程中还特意让水枪直冲Xera美丽的乳房,饶有趣味的看着乳肉在水流冲击下挤压变形,让Xera真想现在就让自己死掉。
  穿着胶围裙的工人带着手套走上来,浑身酸痛的Xera虽然根本无力反抗,但仍劲力地将大腿向中间并拢,希望可以遮挡自己暴露的下体。
  工人似乎早已习惯了看到Xera这样的动作,他伸手用力抓住Xera的美腿,然后伸出带有手套地手指伸进她紧张地发抖的小穴。
  “嗯哦……”本来就早已使不出力气的大腿,在小穴的刺激下一下子瘫软的掉下来。
  工人用手指掰开粉红的阴户,将一个探测棒放了进去。冰凉的探测棒使Xera的蜜穴一阵紧缩,让她不由自主深吸了一口气。工人又在探测棒上展开两根塑料软棍撑住阴唇内侧,然后用夹子固定。
  处理完了小穴,工人反转了Xera的身体,伸出手按到她的肛门之上,同样先是把手指伸进去,抠挖了几下确定没有异物之后才拿开,塞上了一根浣肠用的管子,固定好之后打开闸门,冰凉的液体灌进了肛门让Xera的打了一个冷颤。
  Xera不知道那是什么,液体绿油油的颜色让她很害怕,她努力挣扎了几下,但没有任何效果。工人完事后,拍拍她肥美的屁股就去处理下一个了。
  全部的清洗程序结束之后,Xera全身上下一根毛也不剩,凉风吹过,冰冷刺骨,挂着水珠的美白肉体一阵颤抖,难耐的痛苦让她然感觉自己骨头就要散架了一样,但更要命的是,刚才灌入身体的浣肠液开始让她疯狂了。
  Xera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渐渐发热,皮肤开始转为白里透红,乳头也不受控的挺了起来……很快又有工人走了过来,先抽掉探棒,再又扒开女人的阴户,把一个个扩张器塞入女人们的阴道。
  这种扩张器是坚硬的不锈钢制成,长18厘米,3 瓣开合,收紧之后只有食指粗细。
  工人把扩张器塞了进来,Xera觉得下体一阵冰凉,不由得阴道一阵的紧缩,可是那冰凉的扩张器依然塞到了阴道的深处。
  插入阴道后,工人开始张开扩张器。随着扩张器慢慢的撑开,Xera觉得有东西在她的阴道里慢慢的膨胀,把她湿润的内壁在不断的撑开,那种感觉如同里面塞了异物让她难受。
  很快扩张器把阴道撑到了最大,Xera紧致的小穴也变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大洞,充分伸展的刺激感让Xera的爱液不由自主地从红嫩的肉壁上分泌出来。
  工人又拿出了一个乳胶套套安在类似不锈钢镊子的工具上,顺利的从被扩张阴道里插了进去。
  Xera看不到工人在她的身体里做了什么,只感到有冰凉东西在摩擦阴道的内壁,猛然她的子宫口被一个硬物一碰,伴随着一阵刺痛,一个东西竟然直接撑开了子宫的宫颈。
  “啊!!!”Xera惊叫了一声,身体一阵的抽搐。
  “好了,子宫完全封住了,弄下一个……”镊子从阴道内抽出来,把她阴道的内壁重重的划了一下。
  “子宫完全封住了……子宫封住了……子宫……封住了……子宫被封住了……”
  Xera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们究竟要对我做什么啊……迷茫中,又有工人推着一个小推车走了过来……一个粉红色的粗大棒状物被工人拿了出来。那是一根富有弹性的胶棒,棒身一圈圈的螺纹上竖着一根又一根的倒刺,而一头是一个假阴。
  “不!不!!!……”Xera瞬间明白了那棒子的用处,也像刚才那些女人一样不顾一切的挣扎了起来……
  “啪呲!”摄于下体电击的痛苦,Xera停止挣扎,像羔羊一样等待着自己的命运。扩张器终于被拔掉了,工人仔细看过了Xera在阴蒂上打的洞,就只把假阴按在Xera的阴唇上比划了一下位置,然后左手拉紧阴唇,右手拿住打孔器“咔喳”一下,就打出了一个血洞……“啊啊啊啊……”一滴滴的鲜血开始不断从她的阴唇上渗出,接着滑过小腹,又缓缓低落,看上去好像她刚刚失去了处女一般。
  工人根本不理会她的挣扎,打好洞以后便拿起那只经过充分润滑的巨棒在阴道里旋转着,利用棒身上的螺纹将其旋进Xera那已经饱受摧残的下体中!随着巨棒的锥型头不断深入,异物感逐渐被充实感取代,当顶在子宫上时,Xera已被阴唇的巨痛和阴道传来的快感弄得就要昏厥过去了。
  很快Xera再次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痛楚,大、小阴唇被剥开夹住,接着手指开始在她的阴蒂下面寻找了一下,找到了她的尿道口。工人在尿道栓上涂上润滑液,向那细小的洞口插了进去。
  Xera清楚地感到自己的尿道被撑开,一圈圈的逆牙在刮着自己娇嫩的尿道,当那根管子插进了自己的膀胱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的排尿将再也不受自己控制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工人正在把尿袋绑上自己的大腿。
  接着工人开始拉扯着阴唇塞到假阴里固定,假阴里的倒钩穿过阴唇的伤口钉死,每边大阴唇三个、小阴唇两个。唯一值得Xera庆幸的是,最后一个穿过阴蒂的倒钩,用的是以前自己穿阴环时留下的洞。
  在Xera努力适应阴道里的感觉时,工人将另一根粉红的胶棒涂满了润滑液,这次对准了Xera的肛门开始用力往里塞。即使是经常肛栓的她也感觉屁眼快要被撑裂了!这根棒子和阴道里的同样粗细,她也拼命地想放松自己的括约肌,无奈阴道里的装备已经让她的神经和肌肉绷得紧紧的,还要忍受肠子里浣肠液的刺激,她已经不可能对自己的身体再发出任何指令,只能用力咬着嘴里的塞口球,默默的忍受自己的屁眼传来的崩坏般的疼痛……然而这根棒子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一样,被工人攥着不断地在屁眼里旋转,甚至被用手抓着棒子头,用全身的力气往里压!一直到Xera感觉自己的直肠似乎已经被穿透了,棒子才在她的屁眼处突然缩小,将棒子的喇叭口上的倒钩牢牢地钉在肛门的括约肌里……这种被塞满的感觉,让Xera又痛苦,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让她暂时忽略掉了这根棒子根本不可能被她自己抽出来的,即便有外人帮忙!
  
  (3)
  
  插好两根棒子,Xera就被晾在那里,下体的痛感渐渐消散,在一片呻吟声中体验满涨,不知过了多久,流水线再又启动……金属框被翻转成水平,插好棒子的女人们俯卧在空中,调整到适合的高度,并被送进一个个工位。
  工位里工人拿出一条呼吸管,当然Xera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只到鼻子被工人把管子给插了进去,然后那种麻麻的感觉一直被插进气管,然后顺着气管被插到肺里才停下。
  现在Xera的嘴巴自由了,工人取下了她的塞口球,但是她刚想喊叫,就趁她刚张开口,一个不锈钢开口器被工人送进她的嘴里,并且张到最大,上面还有钢片“啪”的一下把她的舌头牢牢压住。
  工人拿起镊子在咽喉里放进一个充满胶质的橡胶球,将两根呼吸管用夹在一起,堵住了气管的开口。这样既防止了管子被从鼻子取出,又防止了口腔内的异物滑落进气管,更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工人又取出了一个漏斗状的粉红细长软管,细管约有小指粗细,杯状部分有网球大小。接着工人将软管用钢棍展开撑起,细的一端插进Xera的嘴里,而Xera也认命地仰起头,让工人将管子一点点地塞进她的食道。虽然管子并不是很粗,但这仍然像噎住的食物滑落向胃中那样,让Xera清楚地感觉到这根管子在她的食道中推进,并让她产生了强烈的窒息感……终于工人将那个杯状物塞进了Xera那已经张得不能更开的嘴里,但是安装并没有就此结束,工人将一根细胶管插进嘴里。“吱吱”几声细胶管与杯状物器里的某个开口连接上了,开口器被取下,然后工人开动一个小水泵,从两个大瓶子里抽出两种半透明的粘稠液体。
  Xera感觉到有些半流质的物体顺着软管的夹层流进了食道里,原来还比较细的喂食管渐渐膨胀了起来,Xera预感到她的嘴巴将再也闭不到一起,将始终张开成一个O 状,舌头也会被彻底地固定在下颚,只能品尝到无味的塑胶。
  不一会儿,Xera便觉得口腔里的缝隙也被膨胀起来的薄膜填满了,工人终于停止了注入,却又把一个橡胶阳具塞顶进Xera的喉咙。
  Xera被送进下一个工位,立刻被工人攥住双乳揉搓起来,那是一个双温暖湿滑的手,笼罩在她挺立如樱桃的乳头上搓弄,那本来就十分敏感的部位,由于充血勃起而变得更加的敏感,在熟练的刺激下一阵阵快感直冲她的大脑。
  “嗯……嗯……”
  朦胧间,一件乳房型的粉红柔软乳罩套在了乳房前端,塑料尖刺内层刮在乳头上,让Xera不能自持的用鼻子发出呻吟……这时气泵“嗡”的一响,把Xera的乳房完全吸了进去,乳罩在乳房根部收紧勒得滚圆胀痛,塑料尖刺一根根扎进乳肉,把任何抚摩都变成是可怕的折磨。
  终于Xera被解了下来,被阴蒂上的金属环穿着一条细铁链锁在金属台上。
  工人递给她一件带指套的肉色全包乳胶衣,“穿上。”只略一迟疑,工人毫不怜悯地按在“电击”按钮上,在Xera因为电刑而不可抑制的抖动中,将乳胶衣一下摔在她的脸上……Xera在电刑的逼迫下把双脚先伸进去,把脚趾尖顶到指套最深处。这件全包紧身衣像极了超薄的橡胶手套,弹性极佳,阴部的洞可以拉开一肩宽。Xera双腿分别都塞进裤管,慢慢从腿上把紧身衣向上卷到下体。
  然后弯下腰,双手也一只只缩进阴部的开口,伸展到手套里,再把颈部撑大,让鼻孔对准那两个呼吸洞,把头套里面的口枷塞进嘴里含住,然后从正面戴到脑后,在身后把头套从头顶缓缓拉下。
  乳胶衣拉到胸部,把挺立的乳头穿过专门的开口,开口里面的金属环就是套住乳头用的。调整好腹部、阴部之后,贴身胶衣把眉眼的形状勾勒出来,光滑的表面抚平了肌肤的纹理,遮掩了关节的条纹,臀部在橡胶的收缩作用下也主动翘起,原本凸凹有秩的身材经过内藏的加强筋塑身更加高耸挺拔。
  当然这一切Xera是看不到的,乳胶衣并没有留出眼睛的位置,她只知道工人正在自己身上操作,而且很快又被命令在身上装上束缚带、项圈、束腰、面具……等到工人把Xera身上的各种器具与紧身衣连接好之后,Xera就被完全封闭在这个薄薄的贴身的乳胶外壳里了,接着就被机器吊住四肢悬在空中,随着工人在控制板上的操作摆出相应的体位,很快就被调整成上下臂、大小腿各自折叠并拢的“土”字形。
  机器手从地板下伸出,工人为顶部2 根粗大的按摩棒套上避孕套,并且涂好润滑剂。随着鼠标轻点,顶在肛门上的按摩棒慢慢地转入她的直肠,逗留了一会儿,又退了出去;几乎在同时,第二枝按摩棒拨开她的阴唇,狠狠地插入她的阴户。
  它停了一会……再抽出去,抽出的同时,肛门的按摩棒又再插入,如此地重覆着这个程序。两条活塞不停的在两个淫穴中缓缓地冲刺后退,互相交替。Xera咬紧牙龈,全身冒汗,不停地哀泣,前后两个洞里一刻不停地刺痛让她恨不得立刻死去……慢慢,慢慢地,机器加快了按摩棒抽插的速度,Xera也渐渐适应了腔道里的摩擦,开始在痛苦中追寻快感。忽然阴道里的按摩棒变得不可捉摸,忽快忽慢,忽轻忽重,肛门里的也是一样。
  Xera只得绷紧身体,和机器无渭地对抗着。它仿佛一个有智能的活物,往往在Xera刚刚适应它的工作方式时突然改变力度和速度,让她不得不重新适应它们,有时它又突然静止,然后在她紧张的等待中开始运动。十分钟后,Xera开始在胶皮里抽搐和像母狗般喘气——剧烈的高潮淹没了她。然而按摩棒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又一根机器手伸了出来,把第三根按摩棒插进她的口腔,继续不知疲倦地运动着,用各种方式抽插着。
  Xera除了浑身肌肉随每一次撞击而抽搐外,她的大脑一片混乱,而她也根本毫无能力反抗。开始迷糊了,她已经失去自我,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性玩具,让自己沉沦在痛苦和快感之中……但是两次高潮以后,无休无止的抽插已经让Xera感觉难受。3 个洞里的按摩棒忽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用力抽动起来,一股从未经历过的痛苦开始在Xera的身体里涌动,喉咙、阴道和直肠在阳具的高速冲撞下变得火辣辣地,这完全不是享受了,在机器压迫下被迫的自然生理反应告诉她——她正被这台冰冷的机器强奸,除了火辣辣的疼,她没有半点对高潮的回味……
  “大家好,今天是小年夜,返乡高峰即将搞来,今年铁路公司在保障运力的同时也充分考虑了广大旅客的性需求。首先请跟着《G点访谈》的摄像机来看看农民工小明的经历……”
  (节目发出类似电视购物的语调)小明掏出银行卡在刷开车厢里的“爱的小屋”走了进去,小屋里一具乳胶人形被机器悬在空中。
  在触摸屏上选择了一下,人形便被摆成了手脚着地,丰臀高挺的狗爬姿势。
  “哇!真的有洞啊!!!”小明俯下身仔细观察,在人形的后庭和肉穴的部分,虽然也被乳胶包裹着,竟然是两个粉红圆洞深陷进去。
  “好热好深肉~ 洞啊!而且里面干干净净!!!”小明从洞里抽出手指……“没有老婆不要紧,就找个娃娃爱爱吧!!!”小明干脆脱掉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他那根雄伟的肉棒。然后,他套上了避孕套,双手攥住人形丰满的乳房,将肉棒顶在了粉红的密穴口……“呜?!!”Xera胸前那对被乳胶紧紧裹着的诱人的乳房一下被小明攥成两个巨大的葫芦形。Xera已经估计到了接下来自己身上所要发生的事,她拼命的扭动着、挣扎着,无奈身体被紧紧的包裹着固定住,分毫动弹不得。
  “扑哧!!”小明再也忍不住了,摆好姿势,怒挺的肉棒对准乳胶衣上那个圆洞猛的插了进去……“啊!……好棒啊!……好紧啊!……这样的手感!!!……”小明已经不顾一切的猛插起来,他的肉棒在Xera的蜜穴内肆无忌惮的抽插着……“嗯!还有屁眼呢!!!……”小明觉得自己要射了,便学着A 片中的情节把肉棒拔了出来,休息一下,转而对准了粉红的肛门……“嗯!!!……以前我都是看着AV打手枪……现在有了‘爱的小屋’……”
  “呜!!!……呜!!!”随着小明一次次用力的刺入,Xera却感觉要发狂了,她期盼那对被乳胶紧紧包裹着紧绷无比的双乳被人一把抓在手里,而不是随着她颤抖的身体上下弹动;她期盼来发泄的人用力插自己的乳胶腔道,再用力、再快些,不要这样弄的不上不下的……小明在乳胶人形上感到生理的满足,被温热的直肠和光滑的乳胶紧紧包着的肉棒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比他自己打飞机感觉棒多了。小明很快就爽的不行了,然后腰部一挺,扑哧一下,在Xera的屁眼内射出了一大股滚烫的精液……“现在我们现场采访一下……”
  “草泥马!你这个废物!阳痿!快枪手!滚你妈蛋吧!行行好吧,换上那个强奸机器让我高潮吧!!!……”Xera在乳胶下无声的咒骂…………就这样Xera被作为一个性玩具装在火车车厢里,呼吸靠呼吸管,排泄靠定时放尿,进食有营养液直接灌进胃里,可以听到一些较大的声音,而眼前只有黑暗……最初Xera还诅咒那些肏了自己的人,但是很快就放弃了,她渐渐认为自己就只是个性玩具了,就是要被摆成各种淫荡的姿势,就是要被各式各样的阴茎插入……
  忽然一天Xera被从“爱的小屋”里卸了下来,货运工人告诉她:大年三十了,她被处理之后将准时以“性爱娃娃”的标签递送到她的男朋友面前……盒子就和小孩子的芭芘娃娃一样的,正面是透明的,可以看到一个性爱娃娃M 字大开脚的姿势躺在里面一动不动,小腹上印着着2 个英文单词“FUCK ME !!!”。
  原来Xera身上的胶衣在装配“爱的小屋”时已经做过调整,不但可以让性爱娃娃做到完全的无声,而且里面的使用者完全不能动弹,但是可以从外面帮助性爱娃娃做出各种姿势,并且可以固定那个姿势不动。卸下来之后经过消毒,给性爱娃娃的三个洞都贴好一次性封条,并给它粘上发套,贴上眼睛,然后把性爱娃娃放进盒子里摆好姿势用皮带固定。说明书、营养液、返程复原协议、个人物品……收进盒子的背面,封好盖子送到收件人手上……
  “……”男朋友看着眼前这个盒子3 分钟没说出话来。
  “亲爱的,这个……是你的哪位朋友的恶作剧么??”
  “亲爱的?!”Xera顿时觉得胸口一滞,“他什么时候找了别的女人?!”
  “噢,这个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发来的,估计,是想气气我吧……”
  
  ——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