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母系裙下的我】(8.8-8.9)作者:夜不能魅

海棠书屋 2022-11-2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母系裙下的我】(8.8-8.9) 作者:夜不能魅2022/11/25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字数:6,672 字   8.8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犹豫就会败北。   很明显,有蓉姐就是打算给我创造机会,让我能一
【母系裙下的我】(8.8-8.9)

作者:夜不能魅
2022/11/25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6,672 字

  8.8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犹豫就会败北。

  很明显,有蓉姐就是打算给我创造机会,让我能一亲芳泽,我如果不顺杆子
往上爬,岂不是显得我不会来事。

  干咳了两声,我反倒是因为害羞和不好意思挪着碎花小步,来到了有蓉姐旁
边。

  瞧我这模样,有蓉姐被奶茶呛到,连连咳嗽,察觉到引起周围人的注意,有
蓉姐缩了缩脖子,我这边则是抽出两张餐巾纸,递到了她的眼前。

  接过纸,有蓉姐擦了擦性感的樱桃小口,埋怨道:「注意点~」

  我一开始没明白,察觉到我与她之间的动静,导致有些雇员时不时偷瞄我们
这边,我知道她是在提醒我动作注意点。

  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拉过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这样子我的身影就给办
公桌的隔板给挡住了。

  相比于以往,此刻我的心跳很是快速,可能越是这样的偷偷行为,越是激发
人的激素分泌,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肉丝美腿,我是有点把控不住了。

  缓缓的伸出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放在了有蓉姐的腿上,首先入手感知的是那
温热感,那是来自于有蓉姐肌肤的温度,比我手的温度还要高。

  感觉是多样的,需要抽丝剥茧,再感受则是丝袜的质感,不是那么的滑润,
显得有点磨砂,就是一条质量一般般的丝袜,可即便是这样的,也好像有那么一
种魔力,在我的小腹间燃起了一团微小的火苗,烧的我浑身血液有些沸腾,倒流
到肉棒中,开始发硬发挺了。

  本来一直晃腿的有蓉姐在我上手的那一刻,腿也停止了晃动,不知道她现在
心里想的会是什么?

  已经不是第一次触摸有蓉姐的大腿了,刚刚只是怕其他人注意,随意神经紧
绷,导致的不安感,随着手放上去的那一刻,那种不安就彻底消失了,换成了泰
然自若,仿佛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有蓉姐的腿那就是给我摸的。

  这样的想法,让我的行为变的放肆大胆起来,手指掐捏着那弹性十足的大腿
嫩肉,感受丝袜在我虎口间如流沙一样的滑动触感,刺激感层出不穷,一下又一
下敲击着我的大脑皮层,宛如是在演奏一首编钟曲调,相当的美妙。

  就在我沉沦这种感觉,虽然睁着眼,但因为脑子飘飘然,视野暂时放空时,
一阵剧烈的刺痛从手背传来,仿佛是被蚂蚁叮咬了一口。

  我人立马醒彻,打眼瞧去,只见有蓉姐正恶狠狠的看着我,两根手指用指甲
间捏着我的手背肉,皮都拧成酱红色了,不疼真是有鬼了,让我痛的眼泪都要挂
下来了。

  「往哪儿摸呢?」有蓉姐呲牙低声娇斥。

  我目光一瞧自己的手,吓的我够呛,原来不知不觉间,我的手竟然滑探到了
有蓉姐的大腿内侧,已经到裙边儿位置,再进,那已经算是探入到裙底,属实不
要脸行为。

  我急忙松开五指,手掌恋恋不舍的离开肉丝大腿,告饶道:「有蓉姐,对不
起,我摸走神了。」

  有蓉姐又气又羞,恼道:「还摸走神?我看你是想趁虚而入,摸得色胆包天
了,真以为你姐我不敢收拾你是吧?」

  看的出来,有蓉姐是有点很生气了。

  我放低姿态委屈道:「对不起,我真是迷上了头,手自个儿往上走了。」

  「哼~」有蓉姐冷哼一声,不再看我,嘟囔道:「以后没得了。」

  「啊?」我急了。

  「啊什么啊?快走,姐还要上班。」有蓉姐赶人道。

  我不情不愿的离开座位站了起来,心想自己这是色令智昏了,怎么老是没把
握分寸干丑事了呢。

  瞧了一下妈妈的办公室。

  「进来。」响起妈妈那干脆声音。

  我开门进入。

  桌案后的妈妈瞥了一眼门口,见是我,又低头忙着她自己的事,我则是循着
固有的轨迹,可很快我站住了脚,没想到屋子里多了一个摆设,那是一张小型的
办公桌子椅子。

  「妈,这···」虽然心里有预感,但我还是将信将疑的问。

  「给你的。」妈妈回答的相当干净利落,亦如她的办事风格。

  我心中莫名的一阵小惊喜,来到那椅子坐了下来,往后一靠,那包裹性那舒
适型,真是没得说,我这一靠上去,都不太想起身了,直接想闭眼休息。

  在闭上眼的那刻,鼻子和耳朵开始变得灵敏,我能闻到空气中那芬芳香水气,
那是妈妈爱喷在身上的味道,醉人···异常醉人···

  偌大的办公室,她是大老板,我则是二老板,地位提升相当明显。

  「最近在学校里是不是跟一个女生走动明显?」

  忽然间。

  妈妈如此问道,语气稀松平常。

  我听到这话的那一秒,刚刚那股子惬意,瞬间荡然无存,整个人的心砰砰狂
跳,像是被揪住了般。

  镇定总是会在危机关头拉我一把,亦如这一次。

  我如果回答没有,那反而会加深妈妈的误会,她这种控制欲强的女人,只会
认为我这是在早恋。

  既然这么问,肯定有暗哨向她汇报我最近的情况。

  我强壮镇定,依旧保持躺在舒适的椅子上,不睁开眼,一旦对视上,我眼珠
的丝毫转动,都会加深她对我的洞悉程度,安然道:「是有这么一回事,那女生
学习成绩不错,对我有所提升,外头的女人没有妈妈好。」

  空气中响起短促的噗嗤笑。

  「说的什么话,昨晚去哪儿了?」妈妈继续盘问,语气就像是巡查公司情况
一般,话语中倒是漫不经心,仿佛跟我处于闲聊。

  但我知道,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

  肯定是我昨晚不在家,加上收听到的消息,妈妈将两者给串联了,也不怪她
这么想。

  但今天,注定是我的幸运日,不会被抓包。

  我继续道:「昨晚住在婉玲阿姨家,毕竟婉玲阿姨那么重,哪像妈妈这样苗
条。」

  「切~」妈妈再次发出短促的声调,完全是对我这油腔滑调过敏。

  但很显然,事情算是被我糊弄过去了。

  我逐渐调整好心态,睁开眼睛,也开始忙自己的事。

  就在这时。

  妈妈站起身,离开了自己的桌案后,我被动静惊扰,本能的抬头去看,这一
看,我眼睛就离不开了。

  只见妈妈身着一身黑色的塑腰连衣裙,外折的大V领,衬显了一小片雪白肌肤,
可是是颜色够深加上翻折V领的遮挡,从我这个视角看,妈妈的胸脯隆起的不够明
显,但很明显,这衣服的卖点不再上而是在下,可能对于婉玲阿姨那种身材而言,
什么样的衣服都难以遮盖住她夸张的傲人身材。

  视线一路下探,连身裙角被裁切了一个口,这就是充满心机的设计了,让一
条腿能露的更多,但又不是那么过分,牢牢把握住视线。

  两条修长笔挺的长腿被黑色的丝袜贴缚着,进一步显得腿瘦,光是这两条美
腿,让我的目光停留了还一会儿,而今天妈妈的高跟鞋似乎是刻意迎合这条裙子,
在高跟鞋的鞋后竟然各别着一个兔耳朵。

  要死嘞~这也太sex了吧!

  我一对眼睛犹如两张嘴,在疯狂饱览秀色可餐中。

  可能注意到我的目光,妈妈把视线投到了我这边,我急忙收回,当做无事发
生,可心却是难以再平定,脑海中满是妈妈惊艳的打扮,还真是坐着瞧没发现什
么,站起来走一圈,那每一秒散发的都是挑逗我心弦的魅力,我真是太吹这一口
了,以至于裤裆里的肉棒又再度勃起。

  妈妈拿起桌上的文件,似乎打算出去,临走前对我道:「晚上有个饭局。」

  跟我说这话啥意思?

  我当然一下子猜想明白。

  要么是让我提早见见世面,要么就是让我挡酒或者扶她回家,以妈妈的性子,
挡酒应该是不大可能。

  「哦。」我应答一声。

  时间在墙壁的钟表上一分一秒的过去。

  路上妈妈开车。

  我已经坐在副驾驶,可能是昨晚没睡好,今天心理活动太多,精力有些不济,
连连打哈切。

  好不容易扼到了地方,下车呼吸一口新鲜气,醒醒脑子。

  「唯一~」

  忽然间,一道招呼声响起。

  我感觉这声音既熟悉又一时半会没想起来,不过在我看到说话身影时,猛地
睁大眼,心道:「黄霜霜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

  听到我的话,黄霜霜显然不大满意,白了我一眼,说道:「跟着我爸妈来这
里吃饭,你也是吗?」

  「你同学?」耳边响起妈妈的声音。

  我心中咯噔,颇有种媳妇见婆婆的不安。

  忙道:「妈,这就是那位对我学习有提升的女同学。」

  妈妈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动,直到黄霜霜这边客气的喊了声:「阿姨好~」妈妈
的嘴角才示意的笑了笑。

  很快黄霜霜的父母也出现了,喊了黄霜霜一声,看了我这边一眼,就急匆匆
离开。

  我心下一松。

  妈妈这边走在前头。

  等到了地儿。

  我心道倒霉,黄霜霜他们以及还有几个陌生人都在等同一个电梯下来,我最
希望就是分开,因为我最怕妈妈从蛛丝马迹中发现点什么。

  见我过来,黄霜霜眼睛亮了下,不过由于她父母在,倒是安安静静。

  妈妈似乎也有意乘坐这部电梯。

  我只能是跟屁虫跟着,希望今晚一切顺顺利利,少出点幺蛾子。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念头刚出,幺蛾子立马来,来的还踏马相当刺激,刺
激到我人要快虚脱了。

  8.9

  电梯门缓缓打开。

  等里面的人走完,外头的人立马鱼贯进入,其中就包括我,我站到了最里边,
背靠电梯,前面是妈妈,站在她的身后,闻着从她身上飘溢出来的浓浓香水气混
合着成熟女人的体香,那真的是让我一阵享受,当然也只是闻归闻。

  就在我以为电梯会关上,就这么上去时。

  有一道嗓子炸响:「等等···」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率先跑了过来,电梯里靠近按钮的人摁了一下开门,电梯
不得不又把要关上的门给重新张开。

  中年男人并没有完全进入电梯,而是卡在了门口,对外招手,似乎在等后续
的人。

  我倒是不以为意,只是靠近空间可能会收缩。

  外头又过来四五人,其中一个妇女少说也有小两百斤吧,那一身肥肉随着跑
动震颤。

  只是进入三人,电梯立马提示过载。

  这不是要命了,得出去一个人。

  电梯就一直被卡着没动。

  商量了一会儿。

  门口的人算是商量完毕,中年妇女和中年男人先上去,其他人等旁边的电梯。

  等两人进入,电梯门合紧,我能明显感觉到电梯有种不堪重负感,不安感没
来由的升腾起。

  不过我的不安却是很快被其他的情绪给替代了。

  因为妈妈忽然后退扑压在我的胸膛上。

  那种突然而然的肌肤之亲,让我的肌肤毛孔没来由的产生了一种刺激,尤其
是那一对臀瓣抵在了我的胯骨上。

  这怎么受得了!

  脑海中告诉自己别瞎想,可身体终究是原始的,尤其是触碰的感觉一阵一阵,
像有狗尾巴草在我的每一寸肌肤上滑过一般。

  我本来垂直放落的双手猛地往两侧伸展,手心紧贴在电梯上,凉意的传递缓
解着我逐渐活跃的海绵体细胞。

  勃起已然是无法阻挡了。

  可能在食色性这方面,我本来就是一个意志力薄弱的人,稍微有点刺激,就
容易让我亢奋。

  本以为事情也只会是这样。

  忽然间,我的手背被一团软物给压住,我抬头一看,却是撞上了目光,黄霜
霜!

  她也正看着我。

  原来是她被推的往后挤,一不留神,屁股压住了我的手。

  这可真是要老命了。

  鸡鸡被妈妈的大屁股压,手被黄霜霜的小屁股压,这刺激实在是过于强烈。

  裤裆里的肉棒已经硬到发挺,我的理智正在全力抵触着,这份挣扎让我的脸
部出现了痛苦。

  黄霜霜看着我的样子,却是在偷笑。

  以为我是充当了肉饼被挤压的难受,然后她竟然做了这么一个动作。

  我的手背感觉被一团软肉渐渐加压,似乎要融于这软物中,这小妮子竟然还
用屁股压我手!

  我的残存理智已然是出现了溃败。

  裤裆里的肉棒想被压在五行山下的聚拢,用力反抗着两团丰物,那是妈妈肥
嫩的蜜臀。

  妈妈显然是察觉到了不对劲,想拉开与我的距离,但是空间就这么大,总不
可能自己往前挤吧。

  黄霜霜好玩,不断用她的小嫩臀弹点着我的手背,看我痛苦的样子,还在那
儿偷笑,她却是不知道我的痛苦来自于胯部。

  眼瞅着电梯就要到楼层了。

  而我的快感也逐渐临头,实在是太刺激了,已经有点掀头皮的冲动了,如果
不射出来,倒憋回去,怕是能让邪火给烧心烧死。

  所以在那一刻。

  我做了一个略显疯狂的举动,或者说,我彻底是下半身思考了,脚步微挪,
裆部顶向妈妈的只跟我有一两厘米之差的蜜臀。

  「啊~」

  在接触的那刻,我在心里大舒一口气,感觉自己身体最火热的地方被降温了,
妈妈的臀肉是如此的绵软。

  本要回退到体内的快感又重新被导回到肉棒顶端,就等着最后一刻。

  张雅蕊轻扯眉头,臀部作为女人最为敏感的地方之一,她立马察觉到了不对
劲,自己的身后除了自己的儿子,别无他人,那嵌入在臀沟中的火热,凭借对于
男人的了解,分明是裆部位置。

  儿子这是···

  有些词儿真是过于禁忌,过于难以启齿。

  正享受着这美妙贴贴滋味的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大腿有一阵阵的刺痛,眼光
顺势落在,只见妈妈的欣长手指正死死掐捏着我的大腿,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我
感觉自己的大腿都青紫了。

  但眼下我肉棒上的快感真的是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离到达相应的楼层只有大概只有数十秒时间。

  大腿上的痛感愈来愈强烈,这说明妈妈施压力度在加深。

  是不顾一切?还是急流勇退?

  此时此刻。

  在以毫秒算的时间里。

  我选择了前者,可能我真的是贪欢之人吧,以至于我的欲望暂时接管了我的
身体控制权,只为了射出来。

  我的另一只手本来放在电梯角落,吸纳电梯上的凉意,此时此刻却是一下子
放到了妈妈的大腿和裙子上,手掌一边压着裙子,一边感触着黑丝美腿,不得不
说妈妈的美腿所带来的触感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美妙,丝袜的质感也是很细腻犹如
第二层肌肤。

  张雅蕊凤目中已经氤氲起怒意,这个儿子···竟然又犯浑了!

  这些日子的观察,让她对这个儿子的看法有了不小的改观,颇有种能挑担子
能为自己分忧了。

  但现在我的行为却是又颠覆了妈妈的认知。

  亵渎都亵渎到自家老娘头上,畜生吗?

  两根手指拧的连她自己都感觉到疼了。

  而对于我现在来讲。

  颇有种饱尝SM感,痛到大腿发抖的同时,快感也越发积蓄到龟头顶端。

  我一边强咬着牙硬忍着痛,一边紧紧抓住那快感的尾巴,希望它能把我自己
能带上天。

  胯部不断的往前顶,肉棒隔着我的两层布料加妈妈的三层防护,疯狂的耸顶
着妈妈的肉臀,我的另一只疯狂的摩挲着妈妈的黑丝美腿,快感像支流一般,不
断往我的兴奋神经中枢汇聚。

  要不是这里人多。

  张雅蕊真的想大声呵斥,一巴掌甩到自己儿子脸上,可又不得不憋着,双颊
绯红,额头紧锁怒意,僵直着不动。

  「射···了···」

  我终于把自己送到了快感的顶峰,贴着妈妈那性感大蜜臀发射着一股又一股
的性冲动,射了好多好多。

  黄霜霜还在那儿一下又一下用她的小娇臀砸着我的手背,不过倒是没看我,
而是玩起了手机,似乎在浏览信息。

  幸亏她没看我,要不然指不定得发现什么端倪。

  「叮···」

  电梯到楼层了,门缓缓的打开,站在前面的人立马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的我,心哇凉哇凉,感觉自己真的是在作死的路上渐行渐远。

  等人走的差不多了。

  电梯里只剩我和妈妈,只见妈妈厉眼相向,冲我低吼道:「滚回家去!」

  我被吓的缩缩脖子,不敢多说。

  妈妈扭过头看向自己的后臀,检查裙子上是不是沾上了什么,她是真的想一
巴掌抽过去。

  就在犹豫要不要这么做的时候。

  「诶···张董,到了呀,包厢里的人还让我出来在门口等您嘞。」一位身着西
服,打扮得体的中年人小奔过来。

  妈妈忙回首应付,露出假笑,彬彬有礼道:「刚刚到。」

  「这是您儿子吧?」中年人看向我。

  我急忙点头:「这位叔叔老板好。」

  中年人笑呵呵起来:「我算哪门子的老板,张董的儿子不一般呐。」

  妈妈笑的极为勉强。

  此时。

  妈妈迈动两条黑丝美腿踩着兔儿的高跟鞋出了电梯,中年人进了电梯,解释
道:「我车里有好酒,下去拿一下,张董先去包厢吧,人都到的差不多了。」

  见我还在电梯里,疑惑的望向我。

  我尴尬道:「我送我妈来吃饭的,我现在得回去学习打扫家务了。」

  中年人显然被我的话给震惊到了,冲妈妈大笑起来,夸赞道:「张董,您儿
子太懂事了,不得了了······」双眼中散发出由衷的赞赏。

  妈妈只得是微微赔笑,眼中的冷意杀向我。

  「行了,刚好留下来吃个饭,走走走。」这位中年人手放在我后背心,将我
推出了电梯,然后独自下了楼梯。

  面对妈妈的那种高压态势,我声音弱的像蚊子一样解释道:「妈,对不起,
不是我本意。」

  「哼」

  回应我的只有妈妈这声冷哼,随后转过身不再理我,踩着「哒哒哒」作响的
高跟鞋走在前头。

  这个时候。

  我又贼他妈的后悔,刚刚如果不那样,事儿就不会这样,人就是这样,为了
拿到好处不管不顾,一旦出事又后悔当初,瞻前不顾后说的就是我这种。

  裤裆里的精液在体温的烘烤下,已然有些发干,让我走路有点不太舒服,不
得不岔开腿外八走。

  我却是不知道,刚刚射的那么多,不当回事的精液,会在接下来继续给我带
来困扰。

  等到了包厢,当真是一片热闹,起码摆了两桌,有一桌已经坐了相当的人,
另一桌倒是还有空位。

  里面的人一瞧妈妈来了。

  顿时间各种热情招呼声纷至沓来,妈妈则是嘴上含笑,纷纷回应,挑了个空
位坐下,我则是像小尾巴一样,坐在了妈妈旁边,虽然坐在旁边,可妈妈身上那
股针对我的冷气,好像能把我给抹除了,明明坐的很近,却是隔得很远。

  我处于抬不起头以及懊悔当中,深刻反省着自己。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