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荒唐村】(2) 作者:朗卿

海棠书屋 2022-11-2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荒唐村】(2)作者:朗卿2022年11月2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章   文前碎语:放心吧放心吧,这个东西以后都免费,无限期更新的轻松日常番,非要说……或许这是一个很漫长的,关于少年成长和旧日时光的故事……
【荒唐村】(2)

作者:朗卿
2022年11月2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章

  文前碎语:放心吧放心吧,这个东西以后都免费,无限期更新的轻松日常番,非要说……或许这是一个很漫长的,关于少年成长和旧日时光的故事……

刚子和黑子昨晚都没睡好,第二天起早都睡眼惺忪的。

  “刚子,你第一节课咋困成那熊样的呢?”黑子顶着书包站在走廊上问刚子到。

  “别说我,你他妈也没好到哪去,呼噜声都他妈弄得老师上不去课了。”刚子手里拎着个装满水的水桶,也在走廊发着站。

  “那也总好过你,俺睡觉顶多打呼噜,你睡觉还放屁磨牙哩。”黑子嘲笑到。

  “黑子,我昨晚看见俺嫂子和俺爹肏屄了。”刚子突然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对黑子说到。

  “啥?”黑子突然好奇地凑上前问到。

  “是真的,俺昨晚看见俺爹把俺嫂子肏得尿都出来了。”刚子说到。“俺爹那鸡子比咱的大不少,嫂子叫俺爹肏得可舒坦了。”

  一听见肏屄黑子的鸡鸡儿腾地立了起来,他神秘兮兮地问到:“你说你嫂子除了让俺们吃发糕,还能让俺俩干一回不?”

  “我看五五开吧。”刚子说到。

  “俺昨天晚上吃俺姐的发糕了。”站了半晌后刚子突然说到。

  “啥?”刚子瞪大眼睛,脸上既羡慕又嫉妒。“你咋吃的?”

  “俺趁黑摸进俺姐房里,俺姐没穿胸罩,俺把手往里一伸就吃着了。”黑子答到。

  “好吃不?”刚子问到。

  “没上嘴,可感觉就是不一样。”虽然都是大奶子,但黑子就是觉得不一样,反正各有千秋,有点发糕硬,有的发糕软大,可能有些事是生养前就定好了的。

  “诶对了刚子,这周六叫你嫂子来俺家一趟呗,俺家的桃树得授粉,就你嫂子这手灵,俺娘叫你嫂子过来帮一把,顺便让俺跟着学学。”黑子想起杨柳,又是一阵激动不已。

  “成,俺跟嫂子说说,哎我说,你帮我拎会水桶,俺帮你顶会书包呗?”

  “成,哎呀我操,你他妈坑你爹是不?”

  “不带反悔的!”下课铃声响起,刚子窜出老远。

  “哎,俺跟你说的事也不带反悔的!”黑子在后面大喊,响亮的声音传得满走廊都塞着黑子的回音。

  2

  周六上午天阴仄仄的,天空上遮着白白的大云,刚子和杨柳起了大早去黑子家的桃树园,杨柳不放心孩子,让刚子推着婴儿车,刚子胖乎乎的大侄子躺在车里睡得老香。

  “呀,咋这早呢?”黑子娘揉了揉眼睛开了门。

  “听刚子说姨家里需要帮着授粉,俺起大早就来了。”

  “哎呦,费心了,那啥,别站屋门口了,进屋吧。”黑子娘热情地接过婴儿车,“哟,俺大侄孙子咋这招人稀罕呢!”

  “那啥,婶子,俺就不进屋了,俺去河套抓几条鱼,中午你得帮着收拾做一下。”

  “成,哎你真能抓着鱼?不成中午赶紧回来,别逞强……”

  “知道啦……”还没等黑子娘说完刚子就窜出老远,拽着长长的音奔河套去了。

  黑子一看见杨柳来了,一大早本就不消停的鸡鸡儿再次昂首挺胸地给杨柳敬了个礼,杨柳看见黑子点反应嘴上没说,和黑子娘聊天时却不住用眼神瞟黑子。

  “行了娘,快让俺和嫂子去桃园吧。”黑子猴急了半天,黑子娘纳了闷:“哎我说,平常下地砸没见你这欢实呢。”

  “俺急着学东西哩。”话说出来黑子自己都不信。

  “呀?今天太阳打北边出来了?”黑子娘心里越来越奇怪:“咋这孩子今天那么勤奋好学呢?”

  “我看黑子长大了,知道学门手艺以后好吃饭。”杨柳出来打圆场:“晌午饭前孩子就麻烦您照顾了。”

  “行!”黑子娘突然想起自己还得赶农市的大集:“哎不成,今儿个有集,我且得去一阵呢,让山妮照看孩子半上午,俺买完种子和油盐就回来,成不?”

  “行,麻烦婶子了。”

  “这有啥麻烦的,你来帮着授粉俺心里高兴呢。”黑子娘说着就要出屋换衣服洗漱。

  黑子娘出了屋,杨柳起身要和黑子出门去,黑子盯着杨柳肥白的屁股老久,趁杨柳起身时伸手柔地捏了一把。

  “别闹,你娘搁这。”杨柳看黑子娘往脸上打着香皂心里才放心。

  “嫂子你看。”黑子挺起鼓鼓的裤裆在杨柳的大腿根上来回蹭着,一挺胯,结实的鸡鸡儿硬硬地吧杨柳的屁股蛋顶出了个小小深深的坑。

  “人小鬼大呀。”杨柳望着黑子媚媚地笑到。

  “哎呀你别闹,跟嫂子出屋再说,行不?”黑子一双小手不住地再杨柳身上来回乱摸,杨柳见黑子娘快洗完脸,赶忙阻止黑子。

  “婶子,俺们去了!”杨柳说完便起身望院里躲,黑子不依不饶地追了出去。

  “娘,俺去了!”黑子大喊着转移黑子娘的注意力,把黑粗的鸡鸡儿掏出来,屁股冲着黑子娘使劲顶着杨柳的大腿和屁股蛋子。

  “哎,去吧!”黑子娘看着两人出门点背影,总觉得两人的关系不太正常。

  见杨柳打一开始就没拒绝自己的调戏,黑子便更加肆无忌惮了,他把炭块似的鸡鸡儿压在杨柳肥厚的屁股蛋子上,边走边蹭着杨柳的屁股。

  “黑子你收着点,别让外人看见了。”杨柳嘴上说着,一路上却没拒绝黑子的动作,哺乳期的她母性泛滥性欲也跟着泛滥,不知道为啥,虽然和公公做又舒坦又解渴,但杨柳还是喜欢黑子和刚子这样半大小子的童子鸡儿。

  “从这道俺家桃园没几步路,没人哩。”黑子的动作越来约肆无忌惮,他干脆把裤子褪到屁股蛋子间,抱着杨柳又肉乎又有型的粗腰使劲地把鸡鸡儿和卵子全埋进杨柳的屁股蛋子里。

  “嫂子,你老性感了。”黑子蹭的爽了,他的胯离开了杨柳的屁股,整个小脸不住地在杨柳的两条大腿上反复蹭吸。

  “还走道呢,走到桃园再说,成不?”杨柳让黑子蹭得两腿发麻气喘连连,她感觉腿软的都要走不动道了。

  “那嫂子背着俺。”见离桃园越来越近黑子完全放开了,他甩掉裤子拿在手里,挺着个黑黑的粗鸡鸡儿硬的直点头,脸却还是稚气未脱的孩子模样,杨柳被黑子逗笑了:“行,来,骑嫂子屁股蛋子上。”

  杨柳抱孩子似的把黑子抱起来放在背上,黑子精瘦的大腿密实实地压在杨柳的屁股上陷进去大半,整个小鸡鸡儿全埋在了杨柳深深点屁股沟子里。

  “驾!”黑子玩心大起,她把瘦瘦的胯使劲往杨柳屁股蛋子上一夹,一只手隔着衣服扯着杨柳的胸罩把杨柳扯的喷了奶,另一手则紧紧抓住被勒得裸露在外还渗着奶滴的奶子,小牛仔似的骑在大白马的屁股蛋子上,杨柳也觉得有趣,她配合着黑子甩开大脚啪喳啪喳地大步钻进了桃树林子里。

  3

  屋里的山妮急得快掉了眼泪,杨柳走后孩子便一直哇哇地大哭,喂他奶也不喝,下身干干爽爽的也不需要换尿布,山妮把拨浪鼓摇的扑棱扑棱乱响逗孩子,可孩子还是闭着眼睛扯着嗓子乱嚎。

  “咋整,咋整?”山妮急得直颤悠,眼看孩子哭声越来越大,山妮干脆就要去桃园找杨柳。

  山妮挺着大奶子一步两颤地往出走,走到屋门前她猛地想到,孩子是不是想吃奶子了?

  屋里的孩子哭的嗓子都要哑了,眼瞅着就要背过气去,少女心中潜藏的母性初乳般涌出,他抱起婴儿车里的孩子,掀开衣服解下胸罩,两团青春却硕大的奶子嘣地弹了出来,她生涩怜爱地吧孩子抱在胸前,揪着奶头喂在孩子嘴里。

  孩子把小嘴一闭,砸吧砸吧地吸了起来,山妮感觉全身不自在,她本想把孩子放下,可眼见孩子不哭了她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山妮不自在地坐着,娇俏的小脸红彤彤的。

  孩子的小嘴里长着小小的乳牙,轻轻地咬着山妮的奶头,慢慢地,山妮竟来了感觉。

  山妮感觉那是种不一样的舒服,有些像性刺激,但能让这种刺激深入神经的还是孩子勾起的母爱,山妮温柔地抱着孩子,胯下一阵潮湿。

  “啊……孩子……”山妮下意识地喊出来,立刻羞得自己浑身颤抖。

  “啊……孩子。”山妮再次叫了出来,胯下的快感一阵升腾,她脱掉湿漉漉的裤子,粉嫩的阴唇大大长长的两片,软软地叠在一起,稀疏点的绒毛尖尖被打湿,淫水泄了洪的往外冒。

  “啊……孩子,吃娘的奶子……”山妮这样叫着,胯下的炕上流了一大片,他再次感到一阵兴奋,下体酥酥麻麻的,胸前感觉一阵电流般的刺激激涌。

  山妮想起自己小时候偷看爸妈肏屄,娘的胯下没准也是这种快感。

  “儿子,肏娘的屄!”山妮把心里藏着的欲望发泄般地大吼出来,她挺动下体不住地蹭着炕沿,不一会,她感觉自己的小洞里一阵喷水,似撒尿般舒爽,只不过这种舒爽发自内心,一股脑地涌出,深入灵魂地使自己快活。

  “啊……儿子……”山妮放下裙子,怜爱地抚摸着孩子的小脑袋。

  孩子这会睡着了,山妮却不舍得放下孩子,她索性抱着孩子躺下,静静地享受潜藏的母爱和稚嫩的刺激所带来的高潮余韵。

  杨柳突然没来由地一阵心突突,异动一阵后又莫名地放下心来,怕是孩子又哭,现在哭累了睡着呢。

  黑子骑着杨柳在一颗颗桃树之间来回地走着,杨柳的上衣被掀到奶子根,大奶子早就被他全扒出来露在外面,被黑子玩的走一步颤三颤,淡黄的奶水被黑子浪费地挤得喷了一地,花香夹杂奶香,不住地从桃林深处传来。

  要说黑子的脑子聪明,可黑子在学校里回回考试都倒数几名,一道应用题刚子教了他好几次,他却一直抻着脖子缺心眼地问为啥要把鸡和兔子搁一起,那鸡不得和兔子打起来呀?要不是刚子打不过黑子,刚子真想哐哐给他两电炮。

  可要是说黑子不聪明,黑子这会小鸡鸡儿插着杨柳的屁股沟子,手上不停地搓挤杨柳的奶子,杨柳教他怎么授粉,怎么套袋,怎么防虫防灾,春天用什么药,秋天怎么收果,他却能一字不差地全重复一遍,杨柳让他示范一遍怎么授粉,他就趴在杨柳光光的后背上利索地整了起来,做的活连杨柳看了都直满意。

  或许黑子的志向天生不在读书,或许是黑子还没沉下少年小小的心?或许只有交给时间了,不过现在的黑子骑杨柳骑得过瘾,便又进一步得寸进尺起来,看活完成的差不多了,他趴在杨柳耳边悄悄地问到:“嫂子,你能教俺操逼不?”

  “小小孩不学好!”杨柳啪地打了黑子的手一巴掌,口中严厉地说到。

  “嫂子,俺稀罕你,教教俺呗。”黑子再次可怜巴巴地说到。

  “黑子你记住,以后不兴说这么粗俗的字眼。”杨柳的语气稍微缓和。

  “那俺咋说?”见杨柳语气缓和,黑子上下地抚摸杨柳,到最后甚至把手伸进杨柳的裤裆理一只手轻轻来回摸着,一只手用力薅掉杨柳好几根阴毛。

  “啊!谁教你的?”杨柳身子一软,双手撑着桃树没倒。

  “俺偷看俺爹俺娘肏屄学的。”黑子实诚地说到。

  “啧。”杨柳娇嗔到:“都告诉你不兴说那俩字了,你再说,嫂子不让你摸了。”

  “那好嫂子,你教俺男的入女人咋说嘛。”黑子撒着娇,嘴里的话却相当淫秽。

  “那就叫入腚。”杨柳想了想跟黑子说到:“不过不是说打坐那个入定,是你入俺的腚,不兴传出去,知道不?”

  “成!”黑子大喜答到:“那嫂子你教俺怎么‘入腚’呗?”

  “那你告诉俺,刚子还是童子不?”杨柳心里记挂自家孩子,问黑子到。

  “也是。”黑子想了想,又说到:“他撸鸡巴还是俺教的呢。”

  “好啊你!”杨柳突然生了气,手伸到脑后一把揪住趴在自己肩膀上黑子的耳朵:“伤身的,你是不也老撸?”

  “是哩是哩,嫂子别整,俺服了,俺也是憋着难受才撸的!”听着黑子嗷嗷大叫杨柳又心软了,她语气温柔第说到:“小小子想女人很正常,不过要是你老正老整,身子就虚了,知道不?身子虚了之后干啥都没劲,到时候就成小老头了,知道不?”

  黑子趴在杨柳背上,轻轻地点着头。

  “俺教你,以后你收着点,成不?”杨柳说到:“不答应俺就不教你,俺把你就这样带你家里让你妈知道。”

  黑子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语气惊慌地赶忙答应:“成成成,说啥都成,别告诉俺妈就行。”

  杨柳又一次被逗笑了,她看着地上的黑子,伸出舌头和黑子来了个舌吻,黑子只感觉一条大大的舌头不住地吸着自己小小的舌头,脑子里闷闷的,天旋地转却一阵舒服。

  “去,把刚子叫过来。”亲了一阵后杨柳松开黑子说到。

  杨柳心念着自己家的孩子,想着他俩当初一起裹着自己的奶子,一方面自己没给孩子哺乳的奶子实在太胀,丰沛的奶水黑子一个人吸不完浪费,另一方面这种事情不能厚此薄彼,正好趁着这机会给两个孩子都开开蒙。

  “叫他干啥呀?”黑子不情愿地说到。

  “你去不去?不去我告诉你妈。”杨柳威胁到。

  “成成成,俺去。”黑子爬起来一溜烟地跑了。

  “哎!裤子没穿。”杨柳拖着长音喊到。

  “俺衬衫长哩,没事!”黑子扯着嗓子回到。

  刚子正在河套边上抓鱼,大鱼没抓着小鱼却抓了一堆,银色鳞片的小鱼闪着光,拥挤地在塑料桶里游着。

  刚子光着腚在及膝的水里来回摸着,皱巴巴的裤子湿湿的铺在桶上,阴天里怎么也晒不干,刚子正抓得起劲,远远的就听见岸上有人喊自己。

  “刚子!吃发糕哩!”黑子用约定的秘语高声喊到,刚子猛地一激灵,放了一条大鱼白白从自己裆下钻走。

  “吃啥样的?”刚子喜出望外,他扯着嗓子大声地向岸上跑着的黑子问到。

  “大枣白面……里头……还有奶馅呢!”黑子喊岔了气,步子渐渐慢了下来。

  “真的?走!”刚子三步并两步地向岸边跑去,猛地脚下一滑啪地摔进水。

  “刚子!”黑子扑通也跳进河套里。

  “没事!卡了一跤。”刚子起身,落汤鸡似的全身呱呱湿。

  “走!”刚子一揽子收拾起塑料桶裤子鞋,光着脚窜了出去。

  “哎我说你等会俺!”黑子穿着鞋也跟不上刚子,却生怕落后,不管不顾地追了上去。

  4

  黑子虽然没有刚子跑得快,身子却比刚子壮实还比刚子灵巧,他钻进山抄了条小道,甚至还比刚子先到了桃园。

  “你看见你嫂子了吗?”黑子迎上刚子问到。

  “我也才过来。”刚子飞跑过来却一口大气都没喘:“咱进去找找吧,没准我嫂子搁里头呢。”

  两人往桃林深处摸过去,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人。

  “哎,你俩没看见我呀!”刚子和黑子顺着声音看去,鸡鸡儿当时就腾地立起来,高高对着远处的杨柳敬着礼。

  只见一个高个的光屁股女人披着长头发叉着腰,柔柔地站在桃树下面,湿漉漉的大奶子上星星点点地沾着桃花瓣,白皙多肉的身子湿湿的,女人香和奶香混着桃花香浓郁地沁着高高挺着童子鸡鸡儿的两人的心。

  两人呆呆地盯着杨柳的裸体,一时间傻了!

  “把衣服脱了吧,让嫂子给你们开开蒙。”杨柳风骚地叫到:“脱呀,虽然你们的鸡鸡儿露着不妨碍什么,但人家还是觉得全光着更刺激。”

  “个……刚子,你嫂子说啥?”

  “不知道,她想让咱们上学还是脱衣服?俺……俺也没听懂。”

  两个小小的少年傻傻的站着,真诚热烈的目光投向杨柳,仿佛在欣赏一件饱含母性的艺术品,而此刻,释放自己的热爱,享受她的慈爱,便是他们欣赏艺术品时唯一能做的事。

  “咋啦,傻啦?”杨柳呗两人火辣辣的目光蛰的全身酥麻,她对着两人伸出食指挑逗地勾了勾。

  “脱乐你俩的衣服,然后过来让嫂子叫你们怎么娱着。”

  呆傻中的两人终于反应过来,他们战士冲锋般扑向杨柳一人一边地抱着杨柳从上倒下不住地亲咬,杨柳被二人弄得又疼又痒,奶子和屄酥酥麻麻的,杨柳从和刚子黑子两人似男女性爱似母子嬉闹的游戏中获得了双重快感,远比和老田刺激粗暴的单纯肏屄来得满足。

  刚子和黑子两人一人抱着一只大奶子痛快地吸裹,全身被浓稠的乳汁淋的粘乎乎的泛着白白的光泽,刚子和黑子环着双腿一人骑着杨柳一条大腿,两根热情刚硬的鸡鸡儿不住地顶着杨柳肥硕柔软的屁股蛋子。

  杨柳一手一个地掐着少年们硬硬的小屁股蛋,母性的爱抚中充斥着女人的欲望,刚子喝黑子顺着杨柳丰满的身子慢慢把小嘴够到杨柳嘴边,看着两个稚气未脱的俊俏小少年,杨柳笑着搂住两人的腰,丰满的嘴唇伸出长长的舌头这边和黑子亲一会,那边和刚子吻一阵,杨柳快活地品尝着两个童男子风味各异的舌头和津液,高潮般的身心双重快感不停拍打着杨柳潮湿得滴答淫水的丰满阴户。

  “啊……哈……哈……”杨柳聪一阵阵热吻中探出脑袋,她喘着粗气对刚子和黑子说到:“来,下来,嫂子让你们爽上天去。”

  刚子和黑子脏脏的小脚蹬着杨柳肥白的大腿踩在地上。一人一边地撅着腚挺着昂然耸立的鸡鸡儿。

  “瞅给你俩嘚瑟的。”杨柳看着两人的洋洋得意的模样笑到。

  “嫂子,俺俩谁的鸡巴更好?”黑子虚荣地左右卟楞着自己黑粗的鸡鸡儿。

  杨柳温柔地握住两个人的小肉棒子,母亲夸孩子似的说到:“都好,黑子的鸡鸡儿粗,黑,讨女人喜欢,刚子的鸡鸡儿长,头儿大,鸡巴杆子有劲,模样更俊。”杨柳说得黑子和刚子一阵开心,但黑子仍不依不饶。

  “不行哩嫂子……娘……俺叫你娘哩,您告诉俺呗。”黑子闪着大眼睛撒娇地说到。

  “是啊,嫂子,啊不,娘……俺的亲娘,非得比一比哩。”刚子也来了精神,不依不饶地说到。

  黑子点一声声娘叫到了杨柳心坎里,暖融融的,仿佛自己真的握着两个儿子的小鸡鸡儿给他俩比。

  “不兴生气。”杨柳把两人的小棒槌靠在一起单手握住,刚子的棒头红红的,长长地比黑子多伸出一截。

  “鸡鸡儿好坏不止要比大小,还要比谁坚持得久不射,你俩比赛,谁能后射,娘就让后射的肏娘的屁眼。”

  “屁眼也能操?”两人新奇地异口同声说到。

  “娘的屁眼能操。”杨柳刮了下两人并排靠在一起的鸡鸡儿头:“不过以后和大姑娘同炕可不能一上来就走旱道,人家姑娘可受不了。”

  “谁先来?”杨柳看着两人的眼睛用“娘”的语气说到。

  刚子和黑子面面相觑,暗暗较着劲,还是爱逞能的黑子挺着胸脯说到:“俺先来!”

  “好小子,胸有成竹呀。”杨柳夸到。

  杨柳揪起奶头滋滋地往黑子紫黑紫黑的龟头上上奶浆,黑子的鸡鸡儿投被汹涌激射的奶水一刺激,黑子眯起眼睛险些当场缴枪。“娘,你得给刚子也整点。”杨柳点点头,捧起奶子对着刚子的下身一阵激射,乳白泛黄的奶水滋了刚子满下身都是。

  “舒坦哩。”刚子闭上眼睛享受地笑着,云淡风轻的样子让黑子心下暗觉不妙。

  “娘,你的奶水养人哩!”刚子嘻嘻笑到。

  “真的,那你看娘的嘴养人不?”杨柳张开嘴叭地整根裹住了刚子的鸡鸡儿,快活地上下左右地吸裹,刚子享受地眯起眼睛,下身不住地挺动。

  “待会你早早的射了,你嫂子的屁眼就是我的了。”黑子心下暗自盘算到。

  “娘,给黑子也吸一吸呗。”刚子笑嘻嘻地使着小计谋。

  杨柳转过头把黑子的手拿到自己奶子底下,示意黑子一边挤奶一边享受。

  黑子一手一个攥着杨柳的奶头,一左一右地使着劲滋滋地挤出新鲜的奶水,杨柳叼住了黑子的鸡鸡儿,慢慢地把黑子的整个鸡鸡儿吸进嘴里。

  黑子猛地感觉胯下一股强大的吸力,感觉仿佛身下的杨柳要把自己整个吸进嘴里。

  “啊啊啊啊啊!”黑子一阵舒服的惨嚎,使劲地鼓着肚子瞪着眼睛。

  刚子看到黑子一副吃了蝲蝲蛄的表情,嘴咧的大大的放声大笑。

  “娘,不公平!你吃我没吃刚子时间短!”黑子大叫,杨柳猛地松开嘴,黑子只觉自己到了射精的边缘,要是杨柳再吸一口自己就射了。

  “刚子,你说呢?”杨柳问刚子到。

  “娘随便,反正俺坚持的住。”刚子挑着眉毛耸着肩,一副淡然又欠揍的表情激得黑子一阵恼火。

  “那娘可手心手背不偏颇了。”杨柳伸出双手把把两任胀胀的小阳物靠在嘴边,一会叼住这只红红的小鸡巴头嗦了一阵,一会噙住那根黑黑点粗肉棒子裹一裹,刚子也慢慢地开始来了感觉,稚嫩的呻吟声此起彼伏,震得桃花片片落下。

  杨柳所幸大张开嘴,把两只梆硬的小鸡鸡儿同时含在嘴里,刚子和黑子一阵惊呼,两人的龟头和杨柳的舌头彼此摩擦着,黑子甚至能感觉到刚子龟头上分泌了些液体抹在了自己的鸡巴上。

  “咕叽,咕叽,咕叽……”杨柳把两人的鸡巴整根吐出又整根吞下,响声大作,刚子的眼睛瞪得和牛蛋一样圆。

  “不行就别憋着了。”黑子看着逐渐没了嘚瑟劲的刚子出言嘲讽到。

  “我看你也别逞强,刚才你就要撑不住了,这会也快射了吧。”刚子得意地说到。

  黑子咬住手,想通过疼痛分散注意力。

  渐渐地,两人鸡鸡儿头子上的酥麻感都已经到了顶点,杨柳的舌头在鸡鸡儿棒子间来回横扫,两人的小卵子都被杨柳用手攥着,盘核桃似的不住地转着捏着卵子里的小硬球。

  “啊,我射了!”刚子突然大喊

  听见刚子大喊黑子也憋不住了,他感觉到刚子子弹似的精水啪啪两下打在自己龟头上,一阵温暖中也射了出来,汹涌的精浪一波接着一波地涌进杨柳无底洞般的嗓子眼里。

  黑子射了精,脑袋里一阵空白。

  “俺赢了!”黑子大喊到。

  “可是俺的还硬着哩。”刚子抽出被杨柳添的干干静静的鸡鸡儿,那根小肉棒槌依旧高高地翘着,没有任何软化的痕迹。

  “可你先射的!”黑子不服气地说到。

  “可是俺还能硬哩。”刚子得意地说到“你就是想要了俺嫂子的屁眼也有心无力。”

  黑子不服气地捏着自己软面条似的鸡鸡儿,使劲地来回撸动左右摇摆,可怎么都硬不起来,黑子急得直哼哼,委屈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

  “完了,俺的鸡巴废了!”黑子大哭着叫到。

  杨柳看着黑子委屈的样子心里一阵心疼,她过去搂住黑子,两个奶子沉甸甸地压着黑子的小脑袋。

  “儿子乖,没事,男人射完之后都会软。”

  “那刚子咋不软哩?”黑子委屈地大哭。

  “是啊,你咋不软呢刚子?”杨柳好奇地问到。

  “俺没全射出来哩。”刚子会憋尿,射精的一刹那刚子用起憋尿的劲,竟真的把精憋回去一半。

  “那可不行。”杨柳牵住刚子说到:“容易憋坏哩,以后不行憋着,知道不?”

  “行,那俺不憋着,嫂子,能给我屁眼不?”刚子撒娇地说到。

  “不行,你犯规了,而且咱们说的是谁先射后射,不是谁最后软。”杨柳严肃地说到。

  “啊。”刚子大失所望,他还想出言争辩,但看着杨柳一边冲自己使眼色一边指着趴在杨柳怀里闷声哭着的黑子,刚子便不言语了。

  “黑子,还能硬不?”

  “俺不知道哩。”黑子流泪的大眼睛和挂满眼泪的小俊脸让杨柳一阵喜欢一阵心疼,它趴在黑子耳边悄声说道。

  “这话俺就和你说,你不兴告诉别人,要不娘就和你急眼,你这辈子别想碰娘身上任何一个眼儿。”黑子流着泪点了点头。

  “俺稀罕你的鸡巴。”杨柳悄悄说着,没让刚子听见。

  “真的?”黑子惊喜地抬起头。

  “俺就稀罕粗粗的黝黑鸡鸡儿,还有。”杨柳顿了顿,没往下说。

  “还有啥?”黑子急切地问到。

  “俺稀罕你鸡巴的味儿,又咸又骚,老有男人味了。”杨柳轻声说完,嘴巴叼住黑子的耳朵尖儿又裹又咬。

  黑子两下起了性,黑黑的鸡巴重新振作,比刚才还硬。

  “娘,俺也稀罕你哩。”黑子抱住杨柳的身子一阵拱。

  “不过你们今天谁也别想俺的屁眼,不止如此,你们以后除了嘴巴哪个眼儿也不兴肏。”

  “为啥?”两人齐声问到。

  “天不早了,待会黑子娘就来找咱们了,不方便。”杨柳顿了顿接着说到:“还有就是你们的鸡鸡儿太年轻,虽然比较大但没那么大,坚持的时间也不够长,俺不尽兴。”杨柳说完,两个小伙伴瞬间垂头丧气。

  “咋了,不服?”杨柳瞅着失落的两人挑眉问到。

  “不服!”两人齐声说到。

  “行,吃完晌午饭黑子和俺们一起回去,晚上就搁刚子那屋住,不兴开灯,俺让你们见识见识。”

  “见识就见识!”两人齐声说到。

  吃完午饭杨柳带着刚子和孩子回去了,为了“见识见识”,黑子也跟了过去,晚上就在刚子家住。

  看着离开的孩子山妮心里竟一阵不舍,好像是自己的孩子被带走了。

  回到家后杨柳拿着凿子在墙上凿了两个大眼儿,眼的对面是杨柳房间一年叠着一年的厚厚年历,杨柳每年都只是往上叠不往下取,好几年都没挪动过地方。

  杨柳又用锥子把对面的旧年历扎出两个小眼确定两人能看清对面之后用一张乡里发的传单遮住了小眼,从杨柳的房间看,只要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其中的端倪。

  杨柳又去仓库拿了个新的年历挂在刚子房间遮住两个大眼儿,防止进刚子房间的人发现端倪。

  杨柳准备完成之后叫刚子和黑子脱下裤子,黑子的鸡鸡儿插进粗眼儿里,刚子的插进细眼儿里,看正巧合适,杨柳又给两个洞口加宽了点,拿出胶布和海绵粘住洞口杨柳用手指反复掏两个洞,直到感觉不到扎手,又让两人把鸡鸡儿插进去来回活动,看两人没说疼也没说有其他难受,杨柳放了心。

  “嫂子,这是干啥呀?”黑子不解地问到。

  “等晚上你们见识完给你们加点节目。”杨柳笑到:“记住,等俺关了灯你们才能把鸡鸡儿插进去,不然只能看着,知道不?”

  两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刚子和黑子下午没再疯跑,两人安安稳稳地呆在屋里,期待晚上大戏开演。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