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淫逻操仙录】 (第一章 13) 作者:待富者

海棠书屋 2022-11-2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淫逻操仙录】 (第一章 13)作者:待富者2022/11/24发表于:SIS论坛是否首发:是字数:5,910               第一章 青云道劫               13. 狼吞元婴(上)   北方,雪魏国,几
【淫逻操仙录】 (第一章 13)

作者:待富者
2022/11/24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5,910

              第一章 青云道劫

              13. 狼吞元婴(上)

  北方,雪魏国,几位最高决策人正在闭门议事。

  「回禀女帝,探子回报,魔殿有一支百人队伍正集结在大白山,只怕不日便
会突袭我商阳城!」一名臣子急道。

  一位老年妇人,贾婆子怒道:「哼,他们这次必是想抢回魔侣石。这班武林
的渣滓竟胆敢与我们作对。他们来多少,就杀多少!」

  事源数月前有一淫贼在雪魏国内想掳走一个凡人家族的千金,碰巧被雪魏国
的衙役撞破。

  不料那淫贼竟化神境修为的高手,他自恃武艺高强,不但没有逃走,更想要
把那家族灭门。

  后来雪魏国派出三位化神境大㘣满出来应对。

  那淫贼吓得落荒而逃,四人激战之下,淫贼丢下了这魔侣石方能逃脱。

  雪魏国众人不知此石有所用处,但也知这绝非凡品,故珍而藏之。

  「这森罗魔殿向来与我们河水不犯并水,今次竟平白无端惹来这祸事。」

  「想不到他们竟然出动了一百多人,为的只是拿回这魔侣石。看来此物极之
重要。」

  坐在首席的霜冰女帝说道:「区区魔殿,岂是我泱泱大国能及。」她正是雪
魏国的一国之主,冰霜女帝,白伊玲。

  在她冷艳的面颊下,是无比自信,一言定江山的气魄。

  她一身雪白武装,裁剪得极为合身的盔甲下,难掩美好身段。

  「假若他们派个两三人来,就是突袭。」

  「派两三千人来,就是开战。」

  上位之人,自有气度。

  她一双美目,透出锐利的目光,仿如利刃。

  她冷笑道:「派一百人来,高不成低不就。一来不敢开战,二来没有强大战
力做小队突袭。」

  「我肯定他们的最强者不高于化神境,只能小打小闹。」

  「他们这种队伍,最有效的战略是化整为零,入城四处破坏。」

  「我们只需化被动为主动,今晚夜袭他们即可!」

  说到最后,白伊玲站了起来,拿出腰间的白倚神剑,化神境大圆满的强横气
息暴射而出。

  「我虽不知此石来历,但我感应得到此石是成双的,另一只就在他们手中!
以此石为引,就可轻松找到他们!」

  「女帝英明!」那位臣子听得兴奋无比。作为臣子,最幸运的就是能跟着强
大的君主。

  他只是凡人,如今已年过七十。

  他亲眼看着白伊玲长大。

  当年她与雪慕仙子萧慕雪,被喻为雪魄国两大美大,双双在南北大战创下骄
人战果。

  后来萧莫雪远赴南方嫁作人妇,从此相夫教子,而她则留在雪魏国,继承了
父亲的帝位。

  雪魄国位于极山之地,资源缺乏。

  人不算多,但国家版图极大。

  得利于易守难攻的天然环境,多年来无人敢犯其国土。

  而且极寒的天气练就了国人坚毅的性格。

  白伊玲天生就是绝色美人,但她极之讨厌人赞叹她的美貌。

  因为,她是霜冷女帝!霸气无双,不输于任何男人的北方大帝!

  「呵呵呵,今次咱们得到苏先生相助,要夺回魔侣石必然易如反掌。」

  在大白山上,一众魔殿中人围着一文弱男子叫道。

  此人一身儒道打扮,一看就知是个读圣贤书的文人,旁人难以把与淫道之人
作出任何联想。

  但认识的人就会知道,他就是魔殿中的第一智道淫魔苏文捷!

  他智道淫道双修,心恨手辣,作恶起来更是防不胜防。

  苏文捷笑道:「诸位同道尽且放心。第三殿那兄弟丢落了魔侣石,这事对我
殿影响深远,需知此石可是关键着我殿筹谋以久的一件大事。」他徐徐地道。

  「但今次咱们却是因祸得福!」

  「我殿已交待下来了,任务成功后,每人五千点贡献值!」

  众人听得两眼发光。

  这一下顿时炸开了锅。

  有人叫道:「苏先生你没说错吧?真的有五千点?我整副身家,才得三百点
呀!」

  有人兴奋地叫道:「那个万花山的女儿,听说看起来温文尔雅,但玩起来却
是极有味道。有了这五千点,我就可以去了!」

  又有人叫道:「听说那个青云宗也快被第三殿殿主的聂心收服了,去一趟应
该也不用五千点!」

  「青云宗?萧慕雪那个青云宗?这也快成咱们的附属了吗?能加入到魔殿真
是大好了!」

  苏文捷却暗里苦笑。这伙人只知消费享乐,真不争气。

  他续道:「咱们在此安顿数天,然后各位兄弟化整为零,各自入去商阳城,
找那些家族和小宗门的女人,作你们那擅长之事,到时城内混乱一片,咱们就有
机可乘!」

  有人笑道:「苏先生此计甚妙,咱们一百多人分头行事四出惹祸,必弄得整
个商阳城的巡卫疲于奔命。再加上我们到时东躲四藏,此招实为咱们最有效的战
略!」

  苏文捷续道:「咱们远道而来,自然不能空手而回。苏某也不相瞒各位兄弟
,其实五年前苏某在商阳城已布下了一道暗棋。今次城乱之时,这暗棋必生奇效
。霜冰女帝咱们动不了,但她的亲妹白伊兰嘛⋯⋯」

  众人一听之下立时兴奋起来。

  「白伊兰!那个商阳城第一大美大?苏兄真有办法擒下她?真的吗?」想到
这北方极品美女快将可让他们终日淫玩,众人自是兴奋无比。

  「各住兄弟放心,苏某说到做到!就这么定了!咱们稍作休养,四天后行动
!」

  人群里一人行藏低调,心道:「原来今次真正的图谋是伊兰小姐!」他是雪
魏国安放在森罗魔殿多年的探子。

  「女帝在十年前就把我放了在魔殿收集情报,此举实是极有远见。否则今次
危矣。」

  走出了人群,他用秘法传书回商阳城,将众人相议之事通报了回去。

  「有女帝带领,雪魏国必强!」

  青云宗上。

  郭冲哲今晚满怀心事,他最终还是抵不过心内那悲劣的冲动,偷偷走到了木
依琳的闺房外,又再偷看。

  不料木依琳却不在房内!

  他心内一沉,「那么晚了,小师妹除了去淫修那处,还能去哪?」

  他可是挣扎了数日才下了决心前来偷看的,如今反正已豁出去了,当下再无
顾虑,快步往聂心上房走去。

  今晚若不能看到二人淫乐,他定睡不安眠。

  走到了上房外,他小步站到窗前,轻轻打开偷开。

  不料房内的不是小师妹,却是师娘!

  他心内大惊,假若师娘撞破了他这污脏行径,那如何是好?

  只见房内的师娘一如往日,一身墨绿色袭衣,风姿婥约,美好的丰满身段遮
掩在衣服下,透发着成熟美妇的韵味。

  郭哲总是觉得今晚的师娘有点不同。

  他心道:「师娘找这淫修定是商议驱除妖兽之事。在他们发现我前,我还是
尽早离开。」

  却听得聂心不满地说道:「妳说妳不能交出贡品,此话何意?」

  萧慕雪受着少年的责备,空一身元婴修为,却不敢造次。

  她把姿态放到最低,小声地道:「主人你先别动怒,请⋯⋯请听母狗⋯⋯解
释⋯⋯」

  郭哲一声听之下,如堕冰窟。

  聂心看着眼前这熟透了的雪慕仙子,脸上极之不满。

  「母⋯⋯母狗的夫君⋯⋯如今已成痴呆,我青云宗就只剩母狗我一个元婴境
,那有能力交出什么贡品⋯⋯」

  说到此处,却见聂心面色不改。

  她当即狠下决心,在少年面前跪了下去,双手温柔地轻按着少年大腿。小声
说道:「今晚让母狗好好侍奉主人⋯⋯用母狗的身体,好好补偿⋯⋯」

  郭哲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聂心深吸一口气。

  如此美妇在前,还是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名动天下的雪慕仙子,这样主动
诱惑他!

  饶是聂心早已把她淫玩了个透,却依旧感到兴奋莫名,下体暴涨起来。

  他心里叹道:「这女子真是天下尤物,经我如此调教后,比以前更懂这男女
之道,极懂得勾起男人情欲。」

  但不管萧慕雪怎么说也好,她已是被玩破了的玩具,聂心那会如此轻易被忽
悠,他冷啍道:「妳以为自已是谁,妳已是一个被播下淫逻之种的母狗,凭什么
讨价还价!」

  对于聂心的反应,萧慕雪有已有所预料。她狠下了心,对门外叫道:「琳儿
出来吧。」

  只见年华十七,出落得水灵动人的木依琳走了出来。

  聂心的下身一下子暴涨至极限!

  他想不到萧慕雪会如此自情识趣,约好女儿主动来个母女侍奉!

  郭哲也是聪明人,此时已能猜出一切原由:「原来不单是小师妹,连师娘也
被这淫修毁了!这却怎么可能?一个月前他才只是个筑基境的小子,师娘一身元
婴修为,向来更是贞洁沉实。师娘怎么可能被他⋯⋯」一向敬重如母的师娘,竟
被一个比他境界还低的少年收服。

  更难以置信的是,此刻师娘更伙同女儿,要给这少年来个单是听到已令人血
脉暴涨的母女双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郭哲在震惊及悲愤之余,他那喜爱窃窥的心态,却竟不
由自主地带给他阵阵兴𡚒!

  他恨透了自己有这种喜好,但却是无可奈何。

  与娘亲长得极像的木依琳徐徐地走到聂心面前,盈盈拜了下去:「小母狗拜
见主人。」

  聂心按捺着兴𡚒的心情,此刻他的不满已经一扫而空,他笑问道:「小母
狗真是知情识趣,见大母狗在这里,就立即改口叫自己做小母狗了!来来来!本
座忍不住了!」

  「主人莫急!」萧慕雪叫道。

  「主人只管就此坐着,让咱们母女好好侍奉就是了。」萧慕雪说罢望向木依
琳。

  娘亲在此,弄得木依琳羞愧万分,但她也不容多想,只好红着脸在娘亲旁边
跪下去。

  二人细心地为聂心脱下裤胯,那让她们恨之入骨,弄得她们痴恋迷离的恼人
阳物,又出现在二人眼前。

  郭哲这是第二次见到聂心身下那雄伟无比的男根,再次被震憾到。「这⋯⋯
这差不多有一尺多长吧⋯⋯而且怎么会粗成那样。」

  但他却发现母女二人对这傲人之物并无半点厌恶之色,反之是双目痴迷地望
着它,似着了魔般。

  「难道天下女子,都喜欢这种尺寸的阳物?我那下面,才约两寸多,而且好
像不怎么硬得起来。他日我怎么能让女子满足?」他无意间已将自己比了下去。
聂心如神魔一般的地位,正慢慢在他心中䇄立起来。

  二女各执一手,一上一下的握着棒身细意套弄,萧慕雪手握着近肉冠位置,
看着包皮在肉冠上一进一出,这东西仿如活龙般生猛,弄得她芳心乱跳。

  木依琳则握着棒根处,此处是肉棒最坚硬之处,她轻轻用力按压套弄着,看
着下面两个斗大的精囊,涨得满满的。她心想这人今晚又不知要泄多少次才会满
足。但眼见自己的男人如此勇猛,却是欢喜得紧。

  二人套弄了一会,便把头伸过去,脸贴着脸,母女二人合力为男人跪舔。

  聂心看着两个顶级美女,就这样在他眼前卖力侍奉。此时萧慕雪正将整个肉
棒尽吞入口中,木依琳则在棒根处吸啜舔弄。

  不一会萧慕雪把肉棒波的一声吐出,木依琳立即接力含上,尽力的深喉吞活
,二人天依无鏠地交替着,很快便渐入佳境,给他来了个毫无保留的母女跪舔!

  聂心满足之极。

  门外的郭冲也是份外激动。

  看着生命中最亲的两个人被如此淫玩,他捺不住心里的兴𡚒:「太厉害了
!太厉害了!」差点便哭了出来。

  时已深夜,外面温度渐降,房内三人却越演越烈。

  在他们两屋之隔的主室内,一宗之主木靖,傻傻的躺在床上。

  他圆瞪着双眼,一脸呆滞地望着天花。

  他的宗门,妻子,女儿,大弟子。

  他用一生所得到的一切,短短一年间,被聂心鲸吞殆尽。

  此刻他貌美如花的女儿,宗门的第一天骄,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宝贝,正卖力
地吞吐着淫修的巨物。

  聂心大力地抽插攞动着,对着年轻的小嘴狂操猛干。

  少女的母亲,正识趣的从少年胯下趴到后面,抬手分开少年臀部,毫不理会
那阵恶臭,用香舌钻进少年屁眼内,给他助兴。

  「哦⋯⋯就是这样了⋯⋯小师妹⋯⋯小师妹她⋯⋯」郭哲再忍耐不住,他的
手伸向自己那已经微涨,但只得两寸多的细小话儿,上下套弄起来。

  饶是聂心御女无数,对母女二人此等侍奉,也是极为满意。

  毕竟,这是母女,更是正道宗门的母女!

  「这对母女,果真有淫奴之资!」在干枯的柴枝上,他要再加一把火。

  运起那淫逻图录,猛力摧发着二女体内的淫逻之种。

  花芯处那淫逻之种传来阵阵骚麻,萧慕雪变得更加敏感,她的香舌疯狂地钻
进聂心屁眼,冰雕玉砌般的精致脸颊,整块往他屁眼贴了上去。

  窗外的郭哲看得心惊肉跳,他那想到贞洁动人的师娘,竟会堕落于斯。

  聂心在享受着这旁人梦寐以求的独龙侍奉之余,干她木依琳的力道可从没放
轻过。

  木依琳很快便被干得受不了,连忘纤手按在他大腿上,示意他稍为放慢。

  聂心知她已到极限,深喉也被干得红肿,也不好相逼,便把整条阳物退了出
来。

  才只一会儿,木依琳的小嘴已被干垮。少女跪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她侍奉淫修一年有余,本来做这深喉口活也可捱过整整一个时辰,不过聂心
已突破到金丹境月余,这一个月更勤修淫道无上功法淫逻图录。这可是上古淫逻
五千年前所创的新功法,比森罗魔殿内任何真典更加宝贵。

  若聂心将淫逻图录献上魔殿,他最少可换取一百万点贡献值!

  但这可是他压箱的底牌,亦是今次争夺淫逻传承的最大优势,故他选择藏私
,以换取更大利益。

  萧慕雪见阳物暴露在空中,无人照料,立即收回香舌,从男人胯下爬到男人
面前,接替着女儿的跪舔,打开喉头,深喉吞吐起来。对女儿叫道:「琳儿妳到
后面去。」

  如此二女交换了位置。

  萧慕雪实际经验及不上女儿,但怎么说也是已为人妇,能耐非年华少女可比

  她张大小嘴让巨根尽情深入,直达深喉处,倒还应付自如。

  敏感的香舌被进出的巨根刺激个透。

  她年轻的女儿同样都技艺不凡。

  这后眼侍奉她也是做惯了的,男子肛门传上的异物一点她也不在乎。

  那里还沾着娘亲的香液。

  她就这么整张脸贴了上去,香舌在屁眼在疯狂舔弄。

  「小师妹她⋯⋯她在舔⋯⋯这淫修的屁眼⋯⋯」看着心上人如此下贱不堪,
窗外的郭哲正觉三观尽毁,但又异常兴奋。右手套弄着短小微软的那话儿,停不
下来。

  若是寻常淫贼有幸享得此母女侍奉,只怕至此已忍不住一泄如柱。

  但聂心暗运着淫逻图录,依旧迎刃有余。此次更是籍次精练一这功法的难得
机会。

  淫逻图录要旨在于接通天地,将自我融于天,达到无我境界。再进一步更可
以将交合中的女子也融于天地,将灵欲提升至另一个境界。

  「此功法该可将我们三人连为一体,她们二女也可在那美妙境界交流起来,
更容易攻陷慕雪母狗的丹田壁垒。今晚我一于毫不留情在她们身上尽情施为。」

  他看重的当然是萧慕雪一身的元婴修为。

  对于刚入金丹初期的他可是大补之物。

  这一个月来随着他的金丹境界稳定下来,对于淫逻图录的了解日溢加深,他
已不满足于每晚一点一滴地吸取了。

  想到就做,他运起淫逻图录,把二女的淫逻之种催发到极致。

  这成效比起他之前懂的淫逻秘法强大得多。

  正在被猛干着小嘴的萧慕雪顿感下阴处一道痕痒,竟突然泄意急涌。

  她不禁大羞,这少年连碰都没碰过她下身,假若她这都能泄出来,还如何做
人?

  只好夹紧双腿,强忍着泄意。

  但巨大的棒身依旧在她小嘴猛烈进出着,没有停过,不停刺激着她舌头。

  少年身后的木依琳更是不堪。

  她修为低下,更没有娘亲的能耐,竟已泄出一小道阴水。

  「哦⋯⋯」她忍不住叫出声来,双腿在磨蹭着,明台已被淫意完全攻陷。

  「小母狗已被催发得熟透了,但大母狗还差那么一点。」

  他要在正式开干前把二女先带上灵欲的顶峰,在她们忍无可忍,抛开一切羞
耻,主动求欢下才将她们带上那无上极乐,如此方能最大程度的攻破萧慕雪的丹
壁,让他大吸特吸。

  聂心把阳物从雪慕仙子小嘴退了出来,自己蹲下来,一脸充满自信的笑意,
望着眼前着让他予取予携的母狗,大手向她下阴摸去。

  萧慕雪心下一慌,她已经在极力忍耐着,如果被聂心这只魔手乱来,她那里
还忍得住?如果这样泄得出来,在她女儿面前她还如何做人?

  但男人的一双手还是无情地把她双腿分开,充满魔手的大手从她腰摆处钻入
裙裾,立刻对她泥泞不堪的阴处狠狠挑弄起来!

  「啊~不……不要,我受不了」

  淫修那会罢休。

  粗糙黜黑的魔指已探入幽穴内,肆意勾弄起来!

  「别再弄了……我忍不住……不要……不要让我出丑」

  萧慕雪满脸红潮,散发出熟透了的妇人味道。

  她一双白玉般的致手抓着少年粗壮的前臂。

  一方面示意少年停手,另一方面她已是欲海孤舟,她要有所依靠。

  郭哲那想到聂心用这么一只手就把他敬重如山的师娘,弄得如小女孩般求饶

  「太厉害了!这淫修怎么会懂得那么多节辱女子的技巧⋯⋯师娘一代侠女,
竟也被他弄成这样!」手下对自己那话儿的套弄更是停不了。

  坐在一旁地上的木依琳也是目瞪口呆,她那有见过娘亲这模样。

  聂心继续用淫逻图录催发着她的淫逻之种,手上劲力丝毫不停。

  萧慕雪感到下阴花蕊内那不速之客,正放肆地晃动着数百条幼细须根。

  本是恬静洁净的花蕊,被这邪物弄得湿涩难堪。

  随着手上逐渐加劲,美妇的下阴淫水汹涌,已是湿润之极。

  聂心感到内壁一处位置涨大了开来。

  他知这就是美妇的淫核,此处虽不如花蕊般有趣,却也是一块敏感之地。

  聂心轻而易举地按上这敏感之处,粗糙的指心贴上了娇嫰的内壁。

  萧慕雪心感不妙,却已无力阻止,只得紧握着少年前臂哀求道:「不要弄⋯
⋯千万不要弄⋯⋯大母狗受不了⋯⋯主人你放过我⋯⋯哦~~~~」

  聂心还是毫不留情地强攻那羞涩之地!

  「不要!快⋯⋯快停手⋯⋯我忍不住了~啊~啊~~」

  被挑弄得敏感之极的羞处,那堪如此刺激,萧慕雪再也忍不住,下阴终被弄
得潮水狂喷,大泄而出!

  到此为止,二女一件衣衫也还未脱。

  「呜~~来了⋯⋯来了⋯⋯我泄了⋯⋯」悲愤莫名下,她堂堂一代侠女,被
弄得哭了出来。

  木依琳看得目瞪口呆。

  她还记得,今早娘亲可是言正严词,饶以大义地解说着今晚之事,是何等悲
壮。

  「一切也是为了让宗门延续下去,为了不被魔殿所收编。」

  「娘亲我为了妳爹爹,为了整个青云宗,早已把自己的贞洁置身事外,可是
却拖累了琳儿妳。」

  萧慕雪今早的话语还在木依琳心里回荡着,但眼前的娘亲,与那大义澟然的
形着,怎么也配不上来。

  「原来,娘亲和我一样,已经彻底成为了主人的禁脔。」

  看着眼前泄得一地都是的娘亲,她只想到两个字:「母狗。」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