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万界神女征服录】(5-7)作者:南曲

海棠书屋 2022-11-18 20:29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万界神女征服录】(5-7) 作者:南曲2022年/11月/15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五章 枪之女神擒拿淫贼 野草演狗愚弄众人   「淫贼,哪里跑!」   野草城上,人来人往,因野草秘境即将开启,各方势力都纷至沓来,采集
【万界神女征服录】(5-7)

作者:南曲
2022年/11月/15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五章 枪之女神擒拿淫贼 野草演狗愚弄众人

  「淫贼,哪里跑!」

  野草城上,人来人往,因野草秘境即将开启,各方势力都纷至沓来,采集情
报。

  此时街道旁房梁上,一身着白色劲装之少女正追逐一黑衣蒙面男,二人不走
寻常路很快便引起了诸多人的注意与议论。

  「这两人是谁,野草秘境即将开启,居然还如此张扬。」

  「你不认识那女子?」

  「你认识?」

  「王腾殿的白英然啊,二十五岁黄境初期的天骄,算是这一带有名的年轻女
修了。你这功课做的不行啊。」

  「二十五岁黄境?!这么厉害,那被她追的那人,恐怕也是黄境高手。」

  「有意思,跟上去看看!」

  ……

  随着二人你追我赶愈来愈远,关注这场追逐战的人也愈来愈多,绝合人也混
在其中。

  「白婊子!你追够了没有!不嫌丢人是吗!」

  发现摆脱不了白英然,且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蒙面男子沉着脸停下脚步,双
目通红地回头对着白英然怒喝一声。

  白英然也飘然止步,杏眼一瞪:

  「你这淫贼还知丢人二字怎么写?」

  随即一把长枪出现在手中,直接向那蒙面男子刺去。

  「龙吟枪!」

  「咻!」

  枪柄上龙纹一闪,一条灵力所幻化的龙盘浮在枪身上,随长枪刺出发出一声
龙吟,随即枪势大增,破空而出,瞬息间枪尖便现入了蒙面男子的近前。

  蒙面男子惶恐地退后了几步,脚底出现的紫色真气也表明他用了某种身法。

  (幽玄步?他是幽玄宗的人?)

  白英然一念至此,而功势不减,运转真气至脚底:

  「踏云步!」

  只是刹那便又出现在蒙面男子近前,而长枪迅速刺出瞬息间贯穿了男子的手
足,最后长枪扎在男子的脚上,将男子钉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啊啊啊!」

  「白婊子!我一定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

  蒙面男子双目变的更加通红,歇斯底里地发出杀猪般的怒吼!白英然一脸正
色,伸出手将男子的面罩摘下,并从他的怀中掏出一件胸衣。

  随即正色看向围观的众人,抱拳道:

  「诸位道友,此淫贼于刚刚在众目睽睽之下窃走一凡人妇女之私物,今日英
然为捉拿这淫贼扰了诸位道友的兴致,在这给道友们陪个不是。」

  见白英然如此谦卑懂礼,一旁众人又是看热闹而追随而来,也便没有拘谨地
说道起来:

  「怎的话!白女侠伸张正义为民除害,为的是善举,哪里有白女侠的不是,
要说不是,我们这些什么都没做的看客才要陪个不是。」

  「是啊,白女侠不必如此,今日既拿下这贼人,不如我们随女侠一起,将这
贼人送进官府,免得他跑了,也当是我等出一份力了。」

  「好!俺同意!」

  「算我一个!」

  ……

  众人纷纷向白英然示好,最后竟蜂蛹报名一同送那男子进官府,也是侠义之
辈为多。白英然面带微笑,正准备同意

  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道声音:

  「咦,等等,那不是幽玄宗的伯海吗?」

  「还真是!伯海可是黄境中期,今日居然被白女侠瞬息间拿下,白女侠不愧
为女中豪杰!」

  「是啊!以黄境初期强势越级败黄境中期,真是了不得。」

  「何止!伯海可是五十多岁的老牌黄境高手了,白女侠不费吹灰之力地拿下
他,已有入道之资啊。」

  「什么女侠!那是我的枪之女神!」

  「枪之女神!」

  「枪之女神!」

  「枪之女神!」

  ……

  在知晓蒙面男子的真实身份与修为后,众人对白英然的客气化为了敬意,欢
呼声中,白英然有些不好意思,她本只为心中的正义,却没想居然得了这么大的
名号,不由有些局促。倒是伯海面色阴沉,在看到白英然居然靠踩在自己头上获
取声名,怒火中烧,一气之下「白婊…」话还没说完,便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失血
过多,晕了过去。

  白英然正了正神色,压下心中的骄傲,严肃道:

  「我等先把这个淫贼带到官府吧。」

  「不急!」还不等众人同意,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男子缓缓走出人群,男子
长着一双带有邪性的猩红双眼,一袭血红色的长发披在身后,从人群中走出来面
带笑容,隐隐间能看见他锯齿般的尖牙。

  男子笑道:

  「枪之女神,好名号!这贼人自可由他人押入官府,不知白女侠有没有空与
我去酒馆喝一杯?」

  见来人出言如此轻狂,白英然蹙眉:

  「不必了,将此贼人送入官府后,英然须回宗门一趟,怕是领回不了公子的
好意了。」

  拒绝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男子一笑,眼神变得有些轻佻,但语气却重下一分

  「不知白女侠是不是听不懂我说的话,他,不必你亲自送。」

  见男子如此不羁,人群中议论的声音已经不少:

  「此人谁啊,居然这么轻狂」

  「没见过,是没见过世面的小鬼?」

  「真是无知,白女侠能在黄境初期秒杀黄境中期,年轻一代已为翘楚,他如
此挑衅,真是找死。」

  众人议论间,混在人群中的绝合人眉头紧皱,他人不知那人是谁,可他却知
道!

  此人乃是血莲教一合道长老门下亲传弟子——徐甄。

  血莲教,与绝剑宗同为天池大陆鼎盛的三大宗门之一,门中高手无数。而三
大宗门的亲传弟子于黄境巅峰以前,极少有下山历练,绝合人是例外,现在看来,
这徐甄也是一例外。

  三大宗门时常有联系或纠葛,所以亲传弟子之间见面也较多,互相也都认识。
绝合人虽非亲传弟子,但其贵为少宗主,也与不少亲传弟子相识或是见过几面。
这徐甄便恰好与绝合人相识,二人因年龄相仿,还一度在长辈商议事务时相伴玩
耍。所以此时见到徐甄,绝合人感到有丝亲切,准备上前打招呼……

  此时白英然眉头皱地更深,就要再次拒绝时,一个大汉从人群中挤出来,冲
着徐甄大喝道:

  「哪里来的小毛孩!在这么多人面前耍泼!赶紧给老子滚!小心老子削你!」

  「咔擦!」

  徐甄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大汉身边,拍了拍大汉的肩膀,语气温和道:

  「对不起哦,我不是很喜欢别人对着我大喊大叫。」

  大汉不做声,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徐甄已不在原地,连忙扭头看去,却发现那
大汉的头颅已经歪在了一旁,整个脑袋被徐甄给折断了。大汉倒在地上,突如其
来的一幕,使得正准备上前打招呼的绝合人步伐一顿:

  (甄子怎么变得这般毒辣了!不对……)

  那大汉也是小有名气的黄境中期强者,此时太多人甚至没有意识到他是怎么
死的,但也意识到了眼前这个男子不好惹,于是议论的声音小了,甚至有些胆小
怕事的、不想多惹事的偷偷抽身离开此地。

  「你!」

  见有人为自己出头却反被杀害,白英然怒眼直逼徐甄,将枪头从伯海脚上拔
出,一甩之下血迹横飞,枪头却直指徐甄,娇喝一声:

  「看招!」

  随即脚踏踏云步,打出龙吟枪,长枪破空而出,枪势直面徐甄。

  徐甄血红色的头发被枪势形成的风吹得扬起,双目微眯,轻佻一笑,伸出两
指用力一夹,枪头便卡在指缝间无法动弹。

  「你!松手!」白英然面色沉住,一双白手紧握枪柄,无论怎么办,枪都一
动不动,刺也不是,拔也不是,毫无办法。

  徐甄依然眯着眼睛笑着看向白英然:

  「你不仅对我大喊大叫,还拿沾了别人血的枪对着我,我现在可是很生气哦,
你若是今日不陪我喝一杯,可别怪我当众辣手摧花了~」

  见美人如此受难,众人却不敢上前,那大汉便是前车之鉴,为英雄救美打上
一条性命,不值!

  就在白英然咬唇纠结时,绝合人终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笑着对徐甄招手道

  「甄子!这位姑娘既然今日无空,我来陪你喝酒便是,何必为难姑娘呢。」

  「合人?」

  徐甄听到有人叫他甄子,不由一恼,又觉得声音有些熟悉,抬头看去,才发
现居然是玩伴绝合人。于是松开了夹住长枪的双指,在白英然恼火的目光下走向
绝合人。

  「你小子怎么在这?也是为了那野草秘境?」

  「你还知道野草秘境?看你刚刚那样,我还以为你是来强抢妇女的。」

  「哈哈哈,那怎么可能,走走走,咱兄弟俩去喝一杯!」

  徐甄笑眯眯把手臂一把架在绝合人的脖子上,手抓着绝合人的肩膀就要领他
去酒馆。

  「等等!」

  一道充满英气飒爽的声音在他们背后传来。

  回头看去,白英然正一脸愤然地定着徐甄,她先是朝绝合人鞠了一躬:

  「多谢这位公子帮英然解脱」

  随后又恶狠狠地盯着徐甄:

  「你!刚刚杀了人现在就当无事发生,如此草芥人命还有没有王法了!速随
我去官府一趟!」

  徐甄眉头一皱,瞥着嘴说:

  「本公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你还这般事多,既然无缘让本公子临幸就赶紧
滚吧……」

  绝合人拍了拍他的背,正色道:

  「好好说。」

  见已经被绝合人发现,徐甄讪讪一笑,对着那大汉倒下的身体喊道:

  「大强,别演了!」

  众目睽睽下,那倒下的大汉居然缓缓站起,扭到一旁的头颅恢复正位,此时
也是讪讪笑着看向徐甄:

  「公子……那个……」

  徐甄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回头会把钱给你的,赶紧滚,别打扰本公子的兴致了。」

  那大强脸上重新挂起了灿烂的笑容,也不在乎围观众人唾弃的眼神,踏着欢
快步伐离开了。

  白英然也是愣住,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背徐甄耍了,顿时恼羞成怒,举枪挑着
伯海就健步向官府走去。

  有些人真陪同白英然一同前去,也有些回到自己的住所向他人讲述今日的离
奇事件,最多的声音便是唾骂徐甄:

  「那小子我以为多牛逼呢,结果是演戏!」

  「那大强才是真的狗啊,什么烂钱都恰!」

  「赚钱嘛,不寒碜!」

  「别说,那小子演的我还真信了,这演技还修炼什么啊,去勾栏里面当个演
员不也能混口饭吃?」

  ……

  不少人因为徐甄那段逼真的表演而气愤不已,一时间对于徐甄的恶名是一传
十十传百,甚至让多年后的徐甄也后悔自己演了这么一场戏,因为这次事件后,
天下人冠予他的称号即是「野草演狗」。

  然而除了白英然以外,无人记得他两只手指便挡住了白英然的一枪。

  ……

  酒馆

  「干杯!」绝合人与徐甄坐在酒馆的一角,好在刚刚在场的人没几个还能有
心思来喝酒,倒也没人认出他们来。

  酒过三巡,绝合人虽知道徐甄的品性却还是问道:

  「你小子怎么干起这种勾当了,血莲教里找不到合适的了吗?」

  徐甄干下一碗酒,脸已微红,擦了擦嘴:

  「本公子说了……是临幸她,她不识趣那……本公子也没办法。」

  「什么意思?」绝合人追问。

  「那小妮子确……实有几分姿色,但也没到……能让本公子动……心的地步,
我的心……可是只属于红敏师姐的~」

  徐甄说到红敏师姐时,一手便抓住心房,另一手高举,眼神陶醉迷离。在绝
合人一脸黑线下,才慢慢从陶醉中清醒,正色起来:

  「下山来此……前,我师尊……和我说,此番秘境……之行,若见一英气逼
……人行侠仗义……之白衣女子。让我尽量与其……拉进关系,最好能阻止她…
…入野草秘境。当然只……是让我顺……其自然,莫要强求,没必……要沾染上
不必要的因……果。」

  「一个地方宗门的弟子,有何因果,竟惊扰了你师尊?」绝合人听徐甄的话
语,突然有些清醒,要知道徐甄的师尊乃是天池大陆顶尖的高手之一,更是精通
占卜一道,平常合道境找他算一卦都难于上青天,此次居然主动关注一个黄境女
修士,不可谓简单。

  徐甄又是三杯下肚,眼神逐渐迷茫,醉醺醺的说:

  「是啊,我也……不知为……何……反正……我本来就打……算…把……她
灌醉……然后……让她去……不了……秘……境……」

  说完徐甄便倒在了桌上,绝合人一手拍在了额头:

  (就这酒量,谁灌醉谁啊……)

  第六章 第七章 野草秘境开 第一关!

  翌日

  野草城的大街上,绝合人和徐甄勾肩搭背并肩走着。徐甄不时眉飞色舞地向
绝合人讲述他的英雄往事,绝合人早就习惯了这位玩伴不着调的性格,也没有多
说什么。

  只是路上不时有认出徐甄的人对着二人指指点点,主要还是徐甄那一头血红
色长发太过显眼。

  就在绝合人准备提议回客栈休息片刻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身着红色劲装的
女子,女子略有些清瘦,一张俏脸亦棱角分明,一双明媚的丹凤眼配上一对剑眉
,饶显得英气十足。此时的样子正像是刚刚做完什么事闲逛一般,周围不时有人
搭话,她都有礼地回应。

  此时白英然也看到绝合人二人向着自己迎面走来,看到徐甄,一阵羞恼还是
涌上心头,但凭借着良好的修养也并未发作,待与绝合人二人靠近后,抱拳一行
礼,不卑不亢道:

  「二位公子,又见面了。」

  徐甄见是白英然主动来打招呼,咧嘴一笑,露出锯齿般的尖牙,一挑眉,对
着白英然就是招了招手:

  「白女侠今天是打算约本公子喝酒吗!走走走!」

  白英然平生最看不惯轻佻之辈,尤其是眼前这个对自己几番做轻佻姿态的徐
甄,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很快就压制下去:

  「多谢公子好意,英然还有要事再身。」

  徐甄也是来了脾气,自己堂堂血莲教天骄,几次主动邀请都被拒绝,若不是
师尊先前特意交代,此女身上背负大因果,自己怎会如此主动受挫。

  于是冷哼道:

  「怎么?今天又有淫贼要去抓?」

  白英然微笑,充满英气的脸庞笑起来宛若清晨第一缕阳光:

  「英然刚刚已经把一个淫贼送入官府了,若这位公子不嫌弃,英然也不介意
今日再多抓一位啊。」

  说完闪亮的丹凤眼还狡黠地看向徐甄。

  徐甄吃瘪,不愿再理会这个女人,绝合人却是接话来:

  「白姑娘心地纯正,别和他一般见识。」

  白英然对绝合人还是有些好感的,见绝合人如此说道,也见徐甄吃瘪样,也
就一笑把先前的不快暂且忘掉,随即笑着看向二人:

  「还不知二位公子的名讳。」

  「绝合人」

  「徐甄」

  绝合人和徐甄同时回应道。

  「不知二位公子出自何宗何派,为何英然从未听闻过。」

  昨日徐甄轻松接下自己几近全力的一击,让白英然耿耿于怀下又多了几分好
奇,好奇这个徐甄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当然在她的潜意识里便认为与徐甄一
同的绝合人和徐甄的实力相当且出自一派,二人关系看上去也极为亲密,此时正
好撞见,便顺带询问道。

  绝合人与徐甄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三大宗门之所以极少有黄境
巅峰以下弟子出门历练,正是因为虎视眈眈的人太多了,若无黄境巅峰修为有一
些可以自保的手段,很容易便被一些敌对宗门擒拿或击杀……这在历史上不可谓
少数。

  于是徐甄又发挥出「野草演狗」的演技来,随意道:

  「我们师兄二人随着师尊一同修炼,平日闲云野鹤,无门无派,白女侠没听
过很是正常啊……想当年,八仙过海那是各显神通...本公子嘭的一下从石
头里蹦了出来。」

  绝合人点头附和,心底却佩服起徐甄的演技来,这小子说谎可还真是面不改
色,不过后面那些是什么鬼啊喂。

  白英然也点点头,很多无门无派的得道高人就是如此,带着弟子随处闲逛,
有合适的机缘让弟子去争一争,当然徐甄后半段的话被白英然自动屏蔽掉了。

  「白姑娘,既然遇见了,不如一同闲逛下如何,正好我们可以分享一下野草
秘境的情报」

  徐甄还在喋喋不休地瞎编故事,绝合人向白英然发出邀请。白英然倒是对绝
合人没多大恶意,通过短时间的对话发现徐甄其实就是有点不着调,本质也不算
坏,于是便答应下来。

  发现白英然点头,正在绞尽脑汁想接下来剧情的徐甄一愣,停下编故事的行
为艺术,随即反应过来,原地一跳,眼睛瞪地通圆,指着白英然愤怒道:

  「你是不是瞧不起本公子!」

  ……

  三人有说有笑,一同并行。

  ……

  「原来如此,这野草道人当年所请的奇人异士还包括各方势力的掌权人,所
以等于说这份蛋糕各方势力都有股份,而各方势力同意的基础便是,地境及以上
不得参与这场争夺。完全靠小辈的实力去获取。」

  「也对,一旦到达了地境,所修功法的神异便会彰显出来,对小势力来说,
根本没有可能捞到好处。所以让黄境小辈来争夺,一些小势力也有很大的可能获
得悟道草,甚至于散修都有不小的几率。」

  绝合人沉吟间,徐甄面色古怪:

  「这些我都听说过,能惊扰各方势力,这野草道人真算一号人物了。」

  白英然傲然地抬起头,鼻梁高高地顶上天:

  「那是!野草道人可是我的偶像,我一定会成为野草道人那样的修士!」

  「你拉倒吧,就你那三脚猫实力~」

  「你!看拳!」

  「呵呵呵~」

  白英然与徐甄打闹间,绝合人的疑惑更深,为何自己从未听说过这些,甚至
宗门内也没见长辈谈论过,如此盛会理应说不会少得了议论,但是绝剑宗内没有
,甚至于当时这个消息在情报堂居然同那些个花边新闻一样在密密麻麻的一个角
落里,绝合人不明,但此刻也不方便去询问谁,只得走一步看一步……

  ……

  两天后

  野草城外,南野平原

  此时平原上汇聚了东洲各方势力的天骄,甚至于其他洲也有不少天骄来此。
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密密麻麻地立满了人。

  「那不是梨花宗圣女刘师黛吗?四十七岁的黄境巅峰高手!在她旁边那个没
灵力的男子莫不就是传闻中黄土宗那个废物杂役?」

  「看!是鲲鹏门的庄炼,四十九岁黄境巅峰!也是为了不得的天才!」

  「啊啊啊!天刀派的韩剑子!姐姐爱你!」

  「那衣不遮体的是北洲的蛮人吧?传闻蛮人力大无穷,肉身极为坚硬。」

  ……

  「甄子,黄境巅峰可不少啊,咱俩这小体格能扛得住吗?」

  人群中,绝合人看向那些被众星捧月的天骄对着徐甄揶揄道。

  「切~这种小宗门的黄境巅峰本公子初期的时候就能杀一片了,又没有三大
宗的……」

  徐甄脸上写满了不经心,一脸不屑地掏了掏耳朵,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人群中
惊撼的声音:

  「那是!瑶池宫的「碧瑶圣女」!!!」

  「天呐!三大宗之一的瑶池宫都来了!!!另外两大宗不会也来了吧!!」

  「圣女!圣女!我们爱你!」

  ……

  绝合人和徐甄闻言都是面色一惊,连忙看去,只见一身着碧色霓裳的妙龄女
子飘然而至,女子长得极为惊艳动人,一对细长的柳叶眉下清冷的杏眼楚楚动人
。纤细都身段仿佛风一吹就折了,细白娇嫩的玉足上套着一双青浅纹着荷花的绣
花鞋,足尖于地上轻轻一点,便落在一片无人处。分明是等待着秘境开启,但那
娇弱的身影却像等待离人的思妇一般惹人怜惜,但谁都知道这副外表柔弱的女子
,是在场最为深不可测的一位存在。

  「姬莲梦?她怎么来了?」徐甄脸上变得难看起来,刚刚那副自信的模样全
然消失不见,扭头看向绝合人,却见绝合人一脸无语地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
己乌鸦嘴显灵了,连忙拍了拍自己的嘴,随即幽怨的看向绝合人:

  「要不我们撤吧,咱俩加起来都不是这妮子的对手啊。」

  三宗亲传弟子,若是闻名于世,那必然已经是黄境巅峰的存在,更重要的是
,三宗亲传弟子不下山则已,下山就必然要一战成名,惊动世人。

  就拿姬莲梦来说,三年前,她一下山,就剿灭了数个邪教据点,后引起整个
邪道上人的不满,各方邪教势力都派出一些实力不等的邪修前来围剿她。

  那一战,于天山脚下,邪教方一个地境中期,五个地境初期,十个黄境巅峰
,以及黄境人境不等共百余人,全军覆没!

  从那之后,姬莲梦的名声彻底轰动天下,甚至瑶池宫的名声也一度因此力压
绝剑宗和血莲教。

  绝合人摇了摇头,他自然知道姬莲梦的名声与实力,但此刻已经到这了,哪
怕是硬着头皮都要走下去,于是他叹了口气:

  「甄子,你要怕了就先走吧,我还是想去闯一闯的。」

  徐甄一听便是急眼了:「你是不是等着看我跑了,回头之后和那帮家伙嚼我
舌根?想都别想!」

  ……

  姬莲梦的出现吸引了太多人的眼球,无论是为了一饱眼福还是盘算实力差距
,还有人在默默等待另外两大宗弟子的出现,可惜还没有等到,秘境就开启了

  ……

  「咔擦!」天空撕开一道巨大的虚空裂缝,覆盖在了诺大的南野平原上,一
道威严庄重的声音从虚空裂缝中传出,响彻天地:

  「所有黄境修士!野草秘境…开启!」

  「唰!」

  裂缝中传来一道极为恐怖的吸力,所有黄境修士都被那股吸力所牵引着没入
虚空裂缝之中,随即裂缝缝补而上。天地归为平和。

  就在这时,空旷的南野平原又突然多出了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人身上的气
息比刚刚那些人的气息强大的不是一星半点,地境到天境不等……更有一身着宫
袍的绝美女子,默默的注视着秘境的方向…

  ……

  绝剑宗绝剑峰

  绝无情似有所感遥望天边,面色古怪:

  「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合人应该没去那里吧…应该吧…」

  ……

  第七章

  ……

  被吸入裂缝之后,身体还处在漂浮状,忽然天地斗转,刚刚明明是被吸入天
空,现在便要坠落地面,绝合人连忙定住身形,稳稳地落在地面后,看向四周一
片荒野:

  「这是把我们都打散了?不过这四面都是平原,该往哪走啊?」

  绝合人无奈,随意选择一个方向走去……

  ……

  「合人!」徐甄落在地上后,连忙扫过身边的众人,没有发现绝合人,叫了
一声后又没听见响应,便先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这是一条极为宽大的隧道,宽大到在场无数修士并列于此都不显得拥挤,在
这条隧道的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光门,光门旁边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须有
三人并行方可算作自动成队进入第一关的试炼。

  一众天骄这便了然,一些本来就有所同行的人来到光门前,三人携手同时踏
入光门,随光门强光一闪,便消失在了门前。

  这使得一众没有同行的人纷纷开始召集组队了起来。

  惹得徐甄一阵头疼:

  (该死,合人那小子怎么不见了?不会真被姬莲梦吓跑了吧……那小子应该
不至于吧。)

  (现在最要紧的是找人组队,该找谁呢?要不去找姬莲梦……不行不行,还
没有搞清楚这玩意的规则,万一三个人进去是相互厮杀一人通过那本公子不得栽
了。)

  (为什么我也没瞧见白英然那小妮子。该死,紧要关头这些家伙怎么一个都
不在!)

  (咦,那是……)

  就在徐甄烦恼头疼之时,他看见了一个人,那人也看见了他,两人目光一对
,互相笑了。

  此时梨花宗圣女一脸傲然的领着一个侍女和黄土宗的杂役一同进去了。

  姬莲梦与一对不相识的夫妇也组队一同进去了。

  徐甄笑眯眯的走到那人的身边,拍了拍那大汉健壮的身体:

  「大强,和本公子组队吧。」

  那人正是那天与徐甄一同演戏的大强,大强此时面露难色,徐甄微微一愣,
随即便看到了大强身边已经站着两位男子了,此时正一脸不善地看着自己,于是
便意识到大强恐怕与这两人已经说好组队了。

  不过见大强支支吾吾的样子,徐甄突然想起白英然屡次拒绝自己,心中突然
冒出一句「白英然拒绝本公子就算了,你也配拒绝本公子?」于是一恼火下揪住
大强旁边那两男子的脖子,冲着大强咧嘴一笑:

  「不愿意就算了,本公子也不难为你。」

  就拎着两人迅速的冲进了光门,留在原地懵住的大强只好像冥冥中听见一曲
「雪花飘飘~」

  ……

  那被徐甄拎着走的二人本来便是相识,只是随意找个人搭伙,也不在意对方
究竟是谁。被徐甄放下后虽然有些恼火徐甄刚刚的作为,但是在试炼中只得先放
下那些细枝末节的恩怨,开始探查周围的环境。

  很快三人便清楚自己正处在一间空旷幽暗的密闭空间中,周围什么也没有,
只有四个石像,以及地上不明意义的纹路。其中三个石像围绕着密闭空间,手中
兵器各不相同,有剑、有刀、有斧子。最后一座石像立在最中心的位置,那石像
无比高大,三人不过它脚的高度,根本看不清它的全貌。

  除徐甄外的其中一个人好奇,掏出一一掌大的袋子,双手结印,召出一只鸟
形妖兽来,骑在妖兽上命那妖兽载他去见识见识这石像的全貌。

  鸟妖振翅,如箭般射出,另一位男子羡慕地看向那很快化作一点的鸟妖,心
想要自己也能收服飞禽类妖兽就好了。

  然而美好的现实很快告诉了他的错误,那骑着鸟妖的男子本已消失不见的身
影越来越大,最后狠狠地摔在了徐甄和他面前的地面上,血花溅起,沾在了地面
和那男子的身上,大块的血迹还在蔓延,分不清是鸟妖和那人的血。

  「啊啊啊啊!师兄啊啊啊!」那男子发疯了一般跪在原地,鬼哭狼嚎起来,
师兄死的太快了,快到他还没从羡慕中挣脱出来,便已经甩在了他的脸上。

  徐甄倒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本公子反应快,用灵力互住了自己,不然沾到这些东西可不吉利…)

  二人一个崩溃,一个不在意,都没有发现地上的血液顺着那莫名的纹路,流
向了三座石像…

  ……

  另一边

  「夫君!啊不!主人……求求您……不要杀奴家啊!不要舍弃奴家!」

  「奴家还可以帮主人得到更多……求求您……奴家还能帮主人清理粪便……
奴家还有用啊啊啊!」

  梨花宗的圣女刘师黛披头散发跪倒在地上,一双水灵的眼睛里再无往日的骄
傲,此时一脸惊恐地不停磕着头,额头沾到了一旁女尸留下的血也无从顾及。

  王小邪俯下身子,伸出手捏住刘师黛此时沾上灰尘的下巴,对着刘师黛的脸
上唾了一口唾沫,眼中已经有了一丝嫌弃:

  「可是小爷玩你这母狗已经玩腻了…」

  平时见到污渍都会找人问责的刘师黛此时完全不顾脸上的口水,谄媚地乞求
王小邪:

  「主人…母狗还有用…对了!主人!您不是看上瑶池宫那个贱人了吗!奴家
可以帮主人拿下她!只求主人饶母狗一条贱命好服侍主人!」

  「「碧瑶圣女」吗...确实是适合调教成母狗的好料子..」刘师黛闻言
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一样,却突然「咔擦」一声,刘师黛带着那看到希望
了的明媚眼神,结束了她的生命。

  王小邪在刘师黛身上切开一个口,开始把血放到地面上,口中还喃喃着:

  「碧瑶圣女小爷会亲自出马把她调教妥帖的,至于你,你还是帮小爷先拿到
机缘吧……小爷会记住你的…」

  待血液完全流入三方石像,三个石像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眼睛突然一亮,
紧接着,竟开始缓缓动了起来…

  ……

  「世人都说野草道人大义,为何这第一关还需以两人血祭才可开启…」

  被王小邪盯上的姬莲梦手持佩剑,此时已然踩在一堆石山之上,在她的面前
已经出现了下一道光门,此时她黛眉紧促,柔弱的美眸凝重地看向那光门:

  (若非那夫妻二人是邪教之徒,此次前来是特来劫杀我,恐怕我也不能这么
快通过此关.)

  (不过万幸的是,此番只是我一人前来,若是与师姐师妹同行,恐发生悲剧
.)

  (这秘境如此凶恶诡怖,究竟是与外界传闻有多少出入,不过不管怎的……
我先一探究竟便是.)

  一念至此,姬莲梦挪动莲步,踏入第二个光门

  ……

  「轰!」

  徐甄一拳轰碎了一座石像,向后退了几步,看向还在原地痛哭流涕的男子,
掏了掏耳朵无奈道:

  「喂,动一动啊!你再搁那划水,本公子可也不打了嗷,别想躺赢啊!」

  那男子这才好像意识到什么,擦了擦脸上的泪迹,眼眶通红的看向那两座石
像,随即掏出一和他师兄一样的袋子,召唤出一头蓝色虎妖,摸了摸虎妖的额头
,男子怒喝道:

  「虎鲨,碾碎他们!为师兄报仇!」

  「吼!」虎妖咆哮一声,随即直冲向一座石像,张开血盆大口,在口中凝聚
出一蓝色火焰构成的球体,喷射出去。

  持剑石像一剑劈开火焰,猛虎已至身前,两双利爪朝着石像用力一撕扯,石
像崩裂。

  而此时徐甄也已经解决了最后一座石像,拍了拍拳头,徐甄看着还沉浸在悲
伤中的那男子说道:

  「这石像也就人境巅峰的实力,弱的离谱,看来这一关的要点本就是血祭,
鸟妖加你师兄的血才唤醒这三座石像,乐观点,要你师兄不死,你怎么都得死。

  那男子看出徐甄的好意,但也没有多少好转,只是低声说:

  「谢了,不过你不了解我们师兄弟的感情,我宁愿死的是我…」

  徐甄沉默,想来也是,若是他与绝合人一同组队,恐怕也不会让对方去死来
成全自己,所以也没在说什么,看向眼前出现的光门,徐甄道:

  「下一关的入口出现了,你还往前走吗?」

  男子摇了摇头:

  「我要在这将我师兄的身体收起来,随后传送回宗门…就不继续走了,祝你
好运…」

  徐甄看着满地分不清鸟妖还是人的碎肉,不由有些动容,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独自踏入光门,前往下一关。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