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生化危机】(1) 作者:liondominic

海棠书屋 2022-10-05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生化危机】(1)作者:liondominic 2022/10/2发表于:sis001 写在前面: 隔了好长时间终于又回来发文了,这次为大家带来的是生化危机系列经典人物,吉尔·瓦伦蒂安的异种文学。 首先还是要说声抱歉,一来太久没有在
【生化危机】(1)

作者:liondominic
2022/10/2发表于:sis001

写在前面:
隔了好长时间终于又回来发文了,这次为大家带来的是生化危机系列经典人物,吉尔·瓦伦蒂安的异种文学。
首先还是要说声抱歉,一来太久没有在这边发布,二来这篇文章目前不能完整呈现给大家,可以发布的只有预览的部分,全文需要通过其它途径获取……
总之,希望大家理解,以及……看的开心。虽然是预览,但我已经将全文重点的部分都摘取了出来,至少整体的剧情应该是比较通顺的。
另外很遗憾地通知大家,女警妈妈堕入异种淫狱深渊系列的后续作品可能也将以这种形式同大家见面,我目前只能协调到这样的程度,不然很有可能就此弃坑了。
至少,美熟妇的苦难之旅的主线部分仍然在依照先前的构思不断推进,后续的章节也会全公开,我尽量不让我的每篇作品都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令人不爽的方式展现出来。
嗯,就先这样吧

————————————————————

吉尔·瓦伦蒂安在感染犬与丧尸的轮奸下堕落

  「咕……咿呃呀……呜呃?!!呃啊——操!」

  吉尔·瓦伦蒂安,在挣扎无望后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嘶吼,然后无奈地瘫倒在
台子上。

  「狗娘养的……放开我……咿……呃……呃啊啊……哈……哈呃啊……咕呃
……」

  「呃啊!放开……妈的……操!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呃……咕啊…
…哈……哈啊……嗯哈……」

  诡秘而阴森的烂尾楼隐秘在钢筋水泥的遗迹之中,原定安装窗户的地方是一
个个黑漆漆的洞口,如同幽灵窥视着外界的巨大眼睛。这一片城区都因为之前震
惊世界的感染事件而罕无人烟,在失去了人类活动的迹象之后,野蛮生长的杂草
树木和断壁残垣倒也让这幢烂尾楼不再显得那样破败。但它仍然弥漫着一股令人
不寒而栗的气场。尤其是顶楼那一处巨大的缺角,几乎可以从外面窥见房间的全
貌。而细看下来,房间之中也不是空的,反而有什么大型生物正在活动。

  映出绝美晚霞的红晕光芒照射下,破损房间的墙壁上呈现出剧烈晃动的身影,
膨大如小马一般的一头难以言状的野兽正剧烈地耸动着残缺不全的形体。它的皮
毛乃至血肉大块斑驳腐烂,身上的巨大创口甚至可以窥见惨白的肋骨。平常这样
的生物不是发出惨痛的哀嚎,就是无力地趴伏在地等待死亡。可偏偏眼下这一头
仍有着惊人的力量和充沛的活力,奋力向前不停做着活塞运动。

  「混蛋!放开我……呀啊呃!该死的!呃……哈……咕……嗯!嗯啊!」

  在这头活死体模样的感染生物身下,来自特殊部队STARS的女警官正在
拼命挣扎着。由于身体完全被皮带束缚在床上,她几乎只能是单方面遭受来自感
染生物的进攻。不过进攻亦不是撕咬或者抓挠这样的致命攻击,实际上,与其说
是攻击,对于感染体正在采取的行为,称之为「交配」更恰当些。

  它在同吉尔·瓦伦蒂安交配,或者说,它正在肏干着吉尔。

  「你这个……呃啊!呃……哦啊……哈……哈啊呀……咿啊!混蛋!从我身
上滚下去!狗娘养的……操!」

  事情开始变得不妙起来,当吉尔感受到下身传来异常的肿胀感时,她这样破
口大骂道。由于之前也有同大型犬交配的经验(经人介绍后欣然尝试),她知道
那一处不寻常的红色球状肿块意味着什么,惊慌失措的女警官开始了最为激烈的
一次挣扎,但这多少也激怒了正在享受紧致牝穴的大型感染犬。一声冗长而含糊
的吼叫后,这只怪物生气地把整个下身狠狠地向下猛砸下去,把犬科动物特有的
球茎结构一下子塞了进去。

              「咕咿欸——」

  女警官被这奋力的一插一顶弄得直翻白眼,而她拼劲全力的挣扎起到了意想
不到的作用:不知是因为抽插的磨损还是禁锢的松脱,缚住脚踝的皮带终于被挣
开了,但坏消息则是,突然自由的双腿因为下体急剧增加的快感而猛地收缩,居
然一下子盘住了那怪物的腰肢。裸露双腿的吉尔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它肌肤的粗糙
与黏腻,连带着的还有因为用力过猛而将对方的身体又一次摁得沉了下去,使得
本就齐根没入的犬茎又在她那被牢牢塞满的可怜膣道内再度突进了几分。

              「咿呃——」

  吉尔饱含怒火与羞愤的叱骂都随着她双眼上翻到极限所展示的绝顶态势而被
生生卡死在喉咙处,如今,这令人作呕的感染怪物整个趴伏在了她的身上,将她
牢牢压住了,那一根不断流淌黏稠腥臭浊浆的犬茎也完全塞进了她的身体。女警
官整个身体僵直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从喉咙间挤出细丝般的绵长呻吟。

  与甬道急剧肿胀扩张同时冰冷黏液涂满膣内轰击到失神的吉尔相对应的,那
怪物残留的神经系统传递来极度紧致与吸吮所诞生的热烈快感。它在生理快感的
支配下又把身体向下沉了些许,这一次破破烂烂的一坨血肉直接紧紧贴住了女警
官裸露在外的完美腰腹肌肉上。这样坚实硬朗的肌肉外加双腿攀住犬腰的动作都
令这只活死体感受到生前都未体验过的深邃快感,它不由得发出几声兴奋的吠鸣,
更多的黏液滴落到吉尔的脸上。

  「呃——咕啊——操!!」

  吉尔·瓦伦蒂安完全被这头变异后的巨型犬种链住了,和狗做过爱的吉尔心
里很清楚,一旦那样的球茎结构卡在体内,基本就只能等待这只狗在自己体内尽
情播撒精液后方才有摆脱的机会。这是自然界发展出来的为了让犬科动物得以繁
衍生息的重要保障,却在此刻成为人造病毒感染体欺辱人类的关键象征。

  精疲力竭的吉尔·瓦伦蒂安瘫软在了拘束住自己的架子上,她的两团乳肉还
因为卓越的弹性而争相摇晃抖动着。被丧尸犬以这般下流的方式淫辱后的女警大
口大口地呼出热烈的粗息。淋漓的香汗浸透了她的头发,让白皙的肌肤愈发泛起
油亮的同时,也让她凌乱的发丝一缕缕黏着在了脸颊。高潮的极致快感把她的脑
海荡涤成一片空白,以至于都忘记了在感染地带隐藏行踪的方式。她急促的喘息
和方才高亢的呻吟声无疑被察觉到了。就在这边的射精过程仍在持续的时候,另
一个硕大的身影正在逼近。

  尚未完全萎靡的犬茎「啵」地一下从身体里粗暴地拔了出来,被一阵空虚占
据的吉尔还随着那巨大的力道「嗯」地一声痉挛了一下。她的下身一塌糊涂,浊
黄色的兽精秽物填满了子宫后又沿着甬道倒溢了出来,因束缚而平躺着的身体无
力阻止或者驱动它们更多地涌出,只能那样稀稀拉拉地从她大开着的双腿间哗啦
啦地滴落。

  「咕噜噜噜……」发泄了个痛快的感染犬围着吉尔被缚住的身躯绕着圈。它
大概是在寻找最好下嘴的部位?吉尔相信过不了一会儿,可能它就会再次打开它
那恐怖的脑壳,把自己的身体啃噬殆尽。她连忙再次尝试着挣动身体,但缚着手
腕和腰肢上的皮带实在无法挣脱,尽管自己的双腿已经自由了,但高潮的余韵令
她浑身酥麻,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仍然颤抖不已的身体。吉尔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看来自己的生命真的要就此终结了。

  「嗷呜!呜——汪呜!咕噜噜噜……」

  半耷拉着的房间门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这下彻底掉落了,破损的屋门
摔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声响,但也没有掩盖住那一声模糊混沌的犬吠。出现在吉尔
面前的是一只比刚才还要再大一圈的感染生物,不过这一头丧尸犬似乎因为犬种
是长毛类的缘故,绵密的毛发盖住了它身上那些骇人的斑驳血污。

  「什么……他妈的……为什么还有……」

  尚未从前一次糟糕至极的「性爱」中有所缓和,吉尔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第
二只硕大的怪物一边走近自己,一边在胯下伸出火红色的丑陋器物。这一根甚至
散发着腐臭!吉尔干呕了几声,但自己似乎也吐不出什么东西来。紧张让她已经
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看着那个长毛丧尸犬一点点爬上束缚着自己的台架。

  「真他妈的……该死……操!咕啊……嗯!!!」

  「嗯唔……噗……哈啊!嗯啊……咕嗯啊……嗯唔?!呜……咕……嗯呜呜
呜呜呜——!!!」

  这场绵长而反胃的「深情」舌吻总算结束了,但也意味着吉尔最后一点挣扎
的气力也在窒息的痛苦和快感的轰击下荡然无存。激烈的喘息干呕被生硬地掐断,
那根丧尸犬茎直抵在了她的唇间,没费多少功夫,肉棍的大部就直接捅了进去。
吉尔发出的抗拒的吼叫再度被堵成存蓄在喉咙之间的难听的闷哼,肉杆紧接着插
入,而膨胀起来的球茎肉瘤则直接冲撞在她的鼻梁上。吉尔拼命地收紧喉咙,想
要吐出这根在自己口中播撒着咸腥浑臭的恶心肉条,可偏偏自己的动作却让对方
愈发兴奋。钢笔尖一样的肉茎顶端已经顶到了嗓子眼,而胀起的球茎结也一下子
拍打在了她的唇沿。吉尔根本没有多少反应的时间,随着身上那条丧尸犬兴奋地
吼叫然后猛地一插,自己面前这个硕大的,网球一样的火红色球茎结也紧接着整
个顶进了嘴巴,把自己的口腔彻底填满。

  「呜呜……呜咕……呋呜……呜……嗯咕噜噜嗯……咕呜嗯……」

  吉尔的双眼因炽烈的快感和几乎要脱臼的剧痛以及紧随其后涌来的窒息感而
猛地上翻,展露出大片的眼白,她身体不住地颤抖痉挛起来,下沉时甚至看得到
肉棍在布满腹肌的健硕小腹上顶出来的凸起。这一次是彻底的缺氧窒息,她毫无
反抗的力气,只能如一块死肉一样被两条犬形怪物一前一后狠狠地抽插着口穴和
牝穴。兴奋的两条丧尸犬此起彼伏般耸动着各自的身体,兴奋状态下的短毛丧尸
犬大张开的整个狗头肆意流淌着黏液,被甩飞的汁液溅到了吉尔另一边的乳肉上,
乳首登时也变得燥热瘙痒。她忍不住开始摆动腰肢,而这也让两只怪物更加兴奋。
长毛丧尸犬的巨根在她的子宫之中飞速狂暴突进,暴胀的球茎结将牝穴连同膣壁
一起急剧扩张,而粗长的肉杆连带着尖锐的茎头则一并撑开更为紧致的宫颈口,
直接死死抵到子宫内壁上,快速抽插的整根犬茎箍住了子宫,将其一并拉扯戳弄,
拖拽成各种形状。

  唾液与淫液同丧尸犬泌出的腥臭物质混在一起,随着一次次的抽插而溅得到
处都是。吉尔只能发出很细微的呻吟,可即便是这样的呻吟也被堵在嘴巴里面的
那根灯泡一样大的东西严严实实地阻塞在喉咙深处。吉尔那被堵城咕噜咕噜的呻
吟很快被淹没在肉茎连带着卵袋拍打到她脸颊鼻梁和大腿内侧的噼啪脆响,还有
肉茎抽插时带出来的咕叽咕啾汁液动静所淹没。在这一片月光下,愈发狂躁的两
头丧尸犬一边发出高亢的吼叫,一边抽插得愈发起劲。

  「吼呜——!!!!」

  「嗷呜——!!!!」

  正在交互着不停抽插吉尔的两条丧尸犬忽地一齐迸发出响亮的啸叫,同时身
体往前猛地一挺。不约而同地喷涌出大片滚热的精浊,吉尔整个身子顿时被顶得
绷紧而后弯曲,在滚烫的黏稠精液和一股股迅猛的冲击下被激得不断抽搐痉挛。
大片的精浊从嘴里和牝穴中倒溢而出,这样僵直的状态维持了两三秒,然后双犬
稍稍撤步,紧接着又是猛地一挺,迸射出更多的精浆。

  「呜噜噜噜噜噜噜……嗯唔噜噜噜噜噜噜……咕呜嗯噜噜噜噜噜噜……呜噗
呃——」

  吉尔不知道被那两只丧尸犬玩弄了多久,她模糊的意识里依稀记得自己被那
灼热,浓厚而腥臭的精液荡涤了一次又一次,甚至被这两头丑陋的怪物或是驮着
或是以肉茎链住拖行到了别的地方。但等自己恢复意识时,却惊讶地发现搂住自
己的竟然是一名感染的人类!吉尔慌张间大吼一声,努力挣脱却发现自己的身体
侧躺着,而腿则被对方强制分开。一根十分粗壮的东西正在打桩一般一下下狠狠
顶进自己的身体,不过这一次是后面的穴洞。

  「操!妈的……你给我,滚!!呃……呃啊!!」

  吉尔彪悍的性格自然也会使得她执着于各种花样玩法来满足自己压力之下积
攒的性欲,所以后穴的经验也还算充分,只是在经历过感染犬那样的怪物之后再
度被感染的人类玷污,激起了吉尔的愤怒。如果说感染后的大型犬具备压制她的
力量,而且占了她被拘束在台子上的便宜。那眼下这个丑陋的丧尸无疑是个捡漏
的卑劣的东西,信奉实力的吉尔十分厌恶这样的情形:这种原本可以被自己轻易
打倒在地并轻松消灭掉的存在,如今竟敢压制住自己,还如此放肆地侵犯起了自
己的后穴。一想到这些,女警官便羞愤不已,她怒吼着试图挣脱丧尸的钳制,却
不料正在身后拼力挺动腰挎的家伙是个敦实的胖子,他过大的体重反而真的限制
住了虚弱的吉尔。

  继续吼叫没有什么意义,吉尔冷静下来开始尝试着施展关节技,或者至少…
…先迫使那个家伙把他那根丑陋的玩意从自己的后穴里拔出去。正当她这么想的
时候,身后的那一团肥肉又是一阵拼命耸动,粗壮的肉乎乎的东西快速进出摩擦
起她的肠壁,「呜嗯嗯……」吉尔忍不住哼出了声,这样的体验已经很久没有体
味过了。再加上自从被那两头怪物脑子里泌出的紫色液体沾染后,她的身体总是
散发出难以忍耐的燥热瘙痒。偏偏……后穴被快速抽插的状态让她找到了些许的
舒适,这显然是不好的征兆,如果不能及时挣脱的话……

  「呣唔呃!呃啊……操……你他妈的……呃啊……哈……」

  肉茎仿佛知道她在抵抗一样,伴随着身后那一坨丑陋的「肉山」猛地向前一
挺。吉尔这才知道插入自己身体的肉棒不但粗壮,其长度也十分可观。

  「嗯……呼噜噜……吼……啊!!!」

  丧尸张开破烂的下巴,发出狂躁不已的吼叫,肉棒在吉尔身体里飞快地进出
着,带着四下飞溅的淫糜汁水,带着女警官阵阵不停的厚重喘息,这巨物此刻竟
然再度膨胀了起来,正愈发地趋近于最终的释放。

  「哈啊……哈啊……呃哈……哈……好……对……就该这样……嗯——!!」

  吉尔很敏锐地感受到了来自体内的变化,或者说,她的后穴已然变得无比敏
感,亦或者是那根肉茎膨大的幅度实在令人吃惊。总之,她的敏感带传来的强烈
快感几乎要把自己的意识都整个撕碎。而那根肉棒,那根实际上冰凉的丧尸肉棒,
竟也在自己迷离恍惚的意识之间,变得无比燥热滚烫。吉尔的双腿不断颤动着,
坚实的腹肌和紧致的臀肉都被这样的活塞运动掀起一股股的肉浪。而她浑圆饱满
的乳肉自不必说,一直随着丧尸抽插的节奏来回激烈摇晃着。一开始是一次一下,
此时则正逐渐变成一次两下。原本挺拔结实的双乳在这种情形下竟呈现出布丁一
样的柔软滑弹。更是在她原本洁白肌肤,还有皎洁月光的映衬下,点缀出圣洁而
无暇的滤镜。

  只是,这样的滤镜实在是放错了地方,如今吉尔正在承受的正是无比下流而
淫秽的交媾。而她也不得不抓住手中仅有的机会,奋力夹紧持续突入体内,又逐
渐膨胀撑大的腐败肉根。她凭直觉能感觉得到这将是她所经历的诸多性事,包括
不久前被丧尸犬奸淫的性事中,最炽烈也是最疯狂的一次射精。如果自己的身体
能挺过这一轮,一定可以顺利脱身,到时候要把匕首狠狠插进身后这坨丑陋烂肉
的……

  「吼——!!!」

  「咕啊?!!!嘶啊!嗯啊——呜呃——!!」

  体内的肉棒忽然变得无比硕大,而且还在继续膨胀。丧尸爆发出了响亮的吼
叫声,双手用力攥住吉尔的腰肢拉拽着她的身体向下。吉尔结结实实坐在了那怪
物的胯间,布满褶皱干硬外皮的骇人粗长肉棒完全顶进了身体,急剧膨胀的巨根
紧接着如同高压水枪打开了阀门般,猛地将一股浓稠的精浆打进了吉尔的身体。

  「咕咿——咕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

  两只感染体的射精过程持续了一分钟左右,虽然没有感染犬那样长时间的舒
缓注入,却来得无比急促而爆裂。吉尔的意识一次又一次被冲得支离破碎,她的
身体也在源源不断的浓稠精浆注入下高潮迭起,最终在无比炽烈的快感高频轰击
下,于连续不断的痉挛颤抖间耗尽了最后的意志与体力……

  「呃啊……呃……咕啊……咕呕——」

  吉尔瘫倒在桌子上,浑身沾满了污浊的精液。她依旧保持着刚才被暴干的姿
态,头以后仰的姿势向下垂去,双腿如同抽空了骨头一样悬在半空中不停地摇曳。
大片的精浊从她的嘴巴和下身飞泄出来,如同悬空喷泉的两个喷嘴一样,吐噜噜
划出两道浊白的弧线,在干硬的地面上蔓延开来。当肚子和子宫里的精浊总算排
去大半,体力也恢复了些许的时候,吉尔这才短暂恢复了意识,一些埋藏在记忆
深处的线索突然连成一条清晰缜密的逻辑,让她顿时眼前闪过一丝光亮。

  「……」

  「……操,妈的。」

  吉尔挣扎着强撑起身体,自己刚才被怪物的精液浇淋到高潮迭起时想明白的
一些事情如果属实的话,那么眼下继续待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果然,当
吉尔起身时,一胖一瘦两个丧尸都不见了踪影。破损的墙外,一阵阵令人不安的
怪异咆哮声由远及近,愈发清晰。

  「该死,来不及了。」

  吉尔刚刚站起身,她肚子里那些没有排干净的精浊便一股脑自下身涌了出来,
顿时身边再度弥漫起一股夹杂着酸腐气息的腥臭味道。她还没踉跄几步,便感到
大脑一阵剧痛,只是哼叫一声就失去意识,跌倒在地。

  ……

  ……

  这个夜晚,注定还很漫长。

  明亮但阴冷的月光挥洒向毫无生机的城市,没有了霓虹彩灯的点缀,气派的
高楼大厦变成了一幢幢宏伟的墓碑。喧闹繁杂的大都会,变成了破败灰暗的乱葬
岗。当病毒感染了每一个活物之后,繁衍与变异……或者说蜕变,成为了注定会
发生的事情。

  月光倾斜在一幢高楼的侧面,不似别的大厦那样用上下层层相连的落地窗回
应着月光的馈赠,而是以传统的钢筋水泥外表默默呈现自己黑漆漆的高大阴影。
这样平庸乃至稍显古朴的结构是一个理想的栖息场所——对这种自人类感染体蜕
变来的,能够灵活穿行于钢铁丛林间的怪物来说。

  「啊……啊……呃……哈啊……啊……」

  吉尔·瓦伦蒂安,被这只怪物拖带着来到了大厦的顶层侧壁,背靠着坚实的
外墙,在一次次的肆意抽插之中,呻吟着恢复了意识。

  挣动已经毫无意义了,甚至身体晃动的幅度再大一些就有从高空坠落的危险。
吉尔顾不上对眼前的怪物表示厌恶与惊慌,甚至对于它插入自己身体然后猛力肏
弄的行为也不再抗拒,倒不如说,她开始习惯,乃至贪图起这样的异种交媾快感
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