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月色下,在我眼前被睡走的妈妈】(1)作者:NTR我喜欢

海棠书屋 2022-08-01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月色下,在我眼前被睡走的妈妈】(1) 作者:NTR我喜欢2022年7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字数:8028   写完52赫兹第六章后,我思来想去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所以也不敢随便动笔,又恰好最近在单曲循环一首老歌叫初
【月色下,在我眼前被睡走的妈妈】(1)

作者:NTR我喜欢
2022年7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8028

  写完52赫兹第六章后,我思来想去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所以也不敢随便
动笔,又恰好最近在单曲循环一首老歌叫初恋,听着听着突然就对绿母题材有了
些灵感,遂尝试动笔写点练练手。

  52赫兹我需要一点时间沉淀一下再写,我真的怕毁了这本书,亦或这本书从
来也就是渣滓,这个就见仁见智了 .

  可惜,这篇文有七八成的篇幅是在昨晚爆发的,写完一看字数没到一万啊,
就想着今天再补一些内容,也好上个蓝框上个推荐,但是今天看来看去,修补了,
感觉无论再填的什么东西进去都是画蛇添足了。

  本作是我之前写的《我的NTR 人生》的续章,如果看的有点云里雾里的朋友
可以移步去看看,但是个人认为即便是把这篇当成独立的一个短篇来看,也是看
得懂的。

  我也有想过添加几个小故事增加下篇幅,或者把一些简短的句子修饰下,但
是全篇看下来后,我认为再加点什么都会影响我的所要表现的张力。

  张力二字,是我最近想到的一个词,我喜不自胜,我就是要张力。

  第一次听见张力二字,是经常玩的LOL 里戏命师的一句台词:宁静的死亡,
毫无戏剧的张力。

  我现在要研究透这两个字,也不知道这短短的篇幅能不能给大伙带来点这种
感觉。如果有,能否讲讲你的感受或者提点建议,如果没有,请默念一句写的什
么几把玩意儿,然后去找点优质文洗洗眼睛。

  本章无图,但是有个BGM :林志美《初恋》

  【妈!】,我伏在墙上,将帘子拉开一个口子。

  【诶!】,一个和煦的声音在教室里应着。

  【我忘记把衣服拿进来了,你帮我带一下~】,我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教室里响起脚步声,不一会儿,她探过头来。

  她将头发盘着,她很喜欢这个淡黄小花的发夹。

  她把我的衣物递过来,还一手把帘子撑的更开了。

  我羞红了脸,捂住了下身。

  她了然的轻声笑着,眉眼弯弯,直勾勾的瞅着我那。

  【妈~】,我无地自容的别过脸接过。

  【儿子长大了~】,她放下帘子,感慨道。

  我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

  其实,妈妈你知道吗?

  我偷看过你洗澡很多次了。

  就像前天晚上,你在浴室里用手机放着林志美的《初恋》,自顾自跟着哼的
时候。

  咱在五楼的走廊风很大,本该遮掩你酮体的帘子飘飞着,只需要用手撑着就
行了。

  你光滑的后背粘着几缕没绑好的发丝,所幸没有挡住腋边的痣。

  如果不是肥校,我真的还不知道你那有颗痣,我总觉得你的背,因而这颗微
小的黑点有了别样的美感。

  晶莹的水珠汇聚在你浑圆臀部上滑落,这两片挺翘的臀瓣,也已经有好几个
不是爸爸的人抓过握过撞过了。

  你的腿很好看,我不是觉得你其他地方不好看,只是我最钟爱的,就是你的
腿。

  虽然妈妈你没有大长腿,但白皙又光滑,有点肉感,却不算胖。

  咱们吃饭的时候,它在我们的桌子下并着。

  你和我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它在沙发上盘着。

  你做家务的时候,它微微曲着。

  你偷欢的时候,它跪着、并着、曲着、颤着。

  你的脚也很美,足弓秀而翘,脚背有道小坡,坡下是嫩藕芽似的脚趾,你不
爱涂指甲油,是最原生态的美。你的指甲永远都修的很干净。

  你批改作业的时候,可能自己都不会注意到,它会吊着平底鞋不自觉的晃动
着,坐远儿看的话,嫩红的脚心也会映入眼帘。

  你盘着腿给我剥橘子吃的时候,足底也是显而易见的。

  只是可惜了足后跟,时常都会有些破皮,因为你长期站着的缘故。

  那十颗错落有致的脚趾,时常都会在你看书时摁在床单上,若有似无微微动
着。

  你的声音温柔婉转,它给过无数的学生孜孜不倦的教诲。

  气极时,也会不忍的对我责骂。

  可我总忘不了你哼着歌声的嘴已经吃过好几个人的阳根了。

  你是我春梦里的唯一对象。

  我总梦见你慈爱的含吐我,眼里全是真拿你没办法似的溺爱。

  我总幻想你怜爱的捏着我的鼻子,一双肉感正好的美腿带动着丰臀着将我阳
根坐落回出生的地方,那该是怎么样的舒畅感呢?

  我幻想不到。但那几个不是爸爸的男人都享受过了。

  妈妈,你是真的有什么苦衷吗?为什么要跟他们交合呢?可我看不出你哪里
有不情愿啊。

  虽然。

  我也喜欢看你这样。

               ——引子

  我气喘吁吁的撑着膝盖,教学楼的阶梯比较古老,是那种跨度很高的款式,
爬起来颇有攀山的感觉,每次回家,都要被迫锻炼身体。

  撑着转平的楼梯扶手后,一股熟悉的香味飘来,伴随着办公室改装的厨房传
来高压锅上减压阀的滋滋声,我走到厨房一看,精心准备这一切的妈妈却不在。

  我会心一笑,转身走到教室门口,果不其然:

  她一双美腿盘着,耳朵上戴着耳机,还用耳机线将耳麦别在嘴下,两眼聚精
会神的看着手机屏幕,嘴巴张合着。

  妈妈这个女人,真要说有什么兴趣爱好,也就剩个唱歌了。

  我忍俊不禁的看着她眉飞色舞的自娱自乐,放下如山般重的书包,靠着墙默
不作声,倾听着她犹如百灵鸟一般空灵的歌声。

  但她毕竟不是专业歌手,高音部分还是垮掉了,只得赶空虚的假音上架。我
抿住嘴唇,强忍着笑意。

  不知过了多久,她唱完了,白皙的脸上显露出如释负重的笑,正准备自己欣
赏一遍,一抬眼,便对上了我的揶揄:【妈~】

  【回来啦~】,她白了我一眼,摘下耳机,将玉足伸向地面,脚趾探着拖鞋
穿上后起身:【吃饭了。】

  她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撑着腰蹙眉质问道:【又是文学社的事?】

  我心虚的扭头看向窗外昏暗的天色:【嗯哪…】

  我其实去了召唤师峡谷。

  她眯着眼直勾勾的盯着我,话锋又再度一转:【对了,打开手机。】

  我顿时轻松不少,哭笑不得间自觉的掏出手机打开了全民K 歌。她笑吟吟的
把下巴支在我肩上,看着我流畅的操作:

  点开她的主页。

  点开她最新发布的歌,一阵伴奏后,她的声音当面处刑似的响起。

  给她送免费花花。

  在下面评论着:哇~君君的歌声真的宛若百灵鸟呀~

  看到我打出的评论,妈妈笑得很开心:【好啦好啦~吃饭去~】

  我们在走廊放了一张凳脚可以收放的桌子,她的无情铁手端着热腾腾的紫菜
汤放在垫子上。

  我们家顿顿都是紫菜汤,只因为我喜欢喝。

  她吃饭的时候喜欢看我吃饭,自己碗里米饭数量几乎可以数的过来,每次我
扒拉进嘴里的菜一消失,她就赶忙添上。

  我先前就心酸的戏称着:我们母子两人,撑得撑死,饿得饿死。

  她笑吟吟的说:妈妈真的吃饱了。

  我总没法理解,生活其实挺好的。

  可:

  为什么牛奶永远只是叫一份。

  为什么炖汤永远只是我喝。

  为什么每次吃饭都是等我吃饱了她收尾。

  为什么?

  你会这样?

  【别剩,隔夜就馊了。】,出神间,一只辛劳的手握着筷子,将盘里的最后
一只虾被剥好放到了我碗里。

  她今晚心情很不错,电脑放着歌,在教室里面回荡着歌声。她叠着刚晾干的
衣服,嘴里跟着哼哼。

  我强迫自己静下心写点不需要被是检查的作业。突然脸上闪过一道白光。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扭过头:【别拍啊,妈~】

  【怎么了】,她笑眯眯的眼神从屏幕离开转向我:【儿子认真学习的样子很
帅啊~】

  也就只有她觉得我帅。而且她总认为我第一帅。

  我苦笑着。

  她像个媒婆一般盘问着:【在学校里面有没有谈女朋友啊?】

  我来了兴致,滔滔不绝:【学校里的女生都太小了,很幼稚,都没什么共同
话题。】

  【你就很成熟吗?】,她嗔问着:【你有时候也挺不懂事的。】

  我哑口无言。

  【不过,】,她又若有所思的盯着我:【我也觉得你以后要找个比你大一点
的女生。能照顾你的,你都读初中了,还经常喜欢踢被子,好歹要找能给你盖被
子的…】

  我哭笑不得:【妈…】

  后来长大以后我回过头来想想她说的这些话,难道人家不想自己的女儿被照
顾吗?妈妈好歹还是个老师,为什么会有这种「自私」的想法呢?

  可这就是为人父母的偏爱。

  【那就找妈妈这样的。】,我不假思索的接了句。

  【不要找妈妈这种,没出息,一辈子老老实实被人吃毒(潮汕话:老实人不
好意思拒绝别人的请求,总是吃亏的意思。)】,她正色道。

  【我是说找妈妈这么漂亮的。】,油嘴滑舌其实是我与生俱来的天赋。

  她是真的很开心,嫣然一笑:【我都老了。】

  【你那些追求者的故事我都会背了…】,我抿着嘴说道。

  【你爸老是对这些人耿耿于怀。】,她的笑意淡了,眼神很复杂:【说我还
把那些情书留着。】

  但其实那些都被我爸爸烧了。

  她突然低落了,走到案前坐下,拖出还未批改的试卷。

  我脑海顿时涌现出那些挥之不去的画面,暗自出神。

  妈妈,你也想到了吗?

  良久。

  【今天这么懂事?】,她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握着笔的手背撑着下巴,她闭
上疲倦的眼,眼角有些细微的皱纹。

  我抿嘴笑着,手指往她操劳得僵硬肩膀上揉捏着。

  【唉~】,她扭过头笑吟吟的盯着我:【儿子,你要不要去学医?】

  【为什么?】,我有些不解。

  【学理疗方面的,以后可以给妈妈做理疗。】她解释着。

  【可以啊…】,我没怎么犹豫,就单是可以帮她缓解职业病,就足够了。

  【你很有天赋的…】,她扬着头,眉头轻皱。

  【妈~】,我哭笑不得,可是心里喜滋滋的:【我都是乱按的。】

  【不会啊~妈妈觉得很舒服…肩膀都没有那么酸了。】,她闭着美目,浑身
放松,两手垂在腿上,身体随着我的敲击震颤着。

  【嗯~】,她惬意的微笑着,回过头,温热的手覆在我的手上:【再过来一
点。】

  我的手跟随着这股暖意迁移了一些,再发力。

  【对~就是这~好酸~】,她的头发轻轻倚在我的手臂上,脸庞柔和的曲线
被暖光灯勾勒的更柔美了。

  她都不爱喷香水,但是头发刚洗过,还未全干,隐隐能够嗅到洗发露的清香。

  【妈妈是不是很自私?】,她闭着眼,轻声问道:【只顾着自己,就安排你
以后做什么。】

  我摇着头,恳切的笑着:【我觉得做这个确实挺好的,再说了——】

  她仰面的眼缓缓睁开。

  【我能不能考上大学都不知道呢…】,我看着她温和的目光,自嘲道。

  【呵呵呵~】,她眼角笑出了细微的皱纹:【学校老师都怪我对你不管不顾,
说我是在害你。】,话音未落,她轻蹙的眉舒展开来,接着说道:

  【但我总觉得,不能强求你做什么。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

  我沉默无言,将手放上她有些出汗的脖颈处上两根筋拨弄着。

  【我觉得我儿子比很多人懂事~】,她自豪的笑着:【我还没有睡醒,你就
会起来煮粥,自己吃过就去读书,妈妈一起来就可以吃了。】

  我惭愧不已,我也就帮忙煮个粥了。

      【还经常帮妈妈按摩~头痛的时候还给我按头~】

  可是,我每天放学一回家就在教室像尊弥勒佛一样躺着玩手机。你满脸疲倦
的提着买来的菜去厨房,下厨的时候我一眼都没有去看。就等着你喊我吃饭,就
连碗都不知道自己拿的。

  你真的好容易满足啊妈妈。

  【你手酸不酸?妈妈觉得好多了。】,她温热的掌心抚摸着我。

  【没事~不酸~】,我嘟囔着。

  她笑靥如花,按住了我:【可以了可以了…你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

  我恋恋不舍的松开手,她扭着脖子,睁开满是血丝的眼:【记得把厨房的牛
奶喝了…应该凉些了】

               【好~】

  我走到教室门口,回过头。

  泛黄的暖光灯下,她又开始伏案疾书了,鬓前散落的发丝搭着试卷轻轻晃动
着,凳子有点高,她肉感的小腿悬空着,足尖若有似无的搭在拖鞋上。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看痴了的眼神,她扭过头,一瞬间像极了课上的老师,可
是她嘴角是上扬的:【快去~别摸了~】

  在我心里,妈妈犹如白月光般。

  试问多少人的初恋,都是自己的妈妈呢?

  深夜时,一阵开门声吓得我一阵哆嗦,我将手机塞进裤裆,佯装睡着了。

  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她蹑手蹑脚的走来,我能够听到裤腿之间轻微的摩擦声,随后,我右手侧的
床垫微微下沉,脸上随之传来她温热潮湿的吐息。

  她温柔的手从我的额头缓缓抚至头顶,往复数次。

  尽管闭着眼,我仍然能够感觉到她慈爱的眼神。

  而后,她掖着我压在腿下的被单,又突然顿住了,我突然感到脚背有股一股
温和的轻蹭。

  她极具怜爱的用指尖轻抚着,片刻后,被单又盖在了我腿上。

  床垫上浮着,一阵窸窸窣窣后,门又被关上了。

  我睁开眼,今晚再也无心睡眠了。

  【你疯了?】,走廊响起一声压抑着惊呼的低语。

  我猛地睁开假寐的眼,一个激灵坐起身,一股似曾相识的异样感升上心头。
我轻轻的拉开被子,光着脚缓缓踱到门前,贴上耳朵。

  【孩子都睡觉了,你赶紧回去!】,这不是妈妈的声音,还能是谁的?

  【睡不着啊我,满脑子都是想要你~】,这是楼下叔叔的声音,他一边念着,
一边喘着心急如焚的气。

  【他就在旁边屋里睡着呢…】,妈妈无奈的轻声哀求着。

  【我们小点声~】,可是他很大声。

  【去教室…】,她默许似的祈求着,因为刻意压抑着声带,她的声音是虚尖
的。

  【没事就这儿…】,叔叔音调兴奋得发颤。

  走廊忽而响起逃跑似的脚步声,又霎时被止住。

  【去里面…】,妈妈羞耻的哀求带着些许哭腔。

  【就这!】,叔叔低吼着,不由分说的拉扯着 .

  【啊~】,我倾听到了悦耳的哀吟,她羞怯的抱怨着:【你真的有病!】

  我心里沉睡的一部分又再次觉醒,这股畸形的窥探欲驱使着我扭开房门。

  一阵晚风拂面而来,走廊的栏杆下有一面斑驳的老墙壁,前面摆着数盆爸爸
去惠州后交由我照料的不知名盆栽。

  它们贴的很近,相互依偎着,又随着风曳动起来。万叶丛中,有一朵小黄花
孤芳自赏。

  皎洁的月光下,妈妈侧背着我,身体因为叔叔的手上的侵袭而发软着。她的
头发用小黄花发夹盘着,散落的发丝轻舞飞扬。她白皙的脸上透着悲怆,昔日慈
爱的眼里满是矛盾和迷离。

  叔叔咬住了她轻喘的唇,发出喔咿嚅唲的声响。她柳眉轻蹙,试图拦住叔叔
正欲解衣的手,最后一次叹出无用的哀求:【去里面吧,对面也有很多人住的。

  【这么黑,没人看得到。】,他猴急将妈妈的睡衣推到胸上,妈妈闭上哀羞
的眼,手上却自觉的抓住。

  叔叔,我看的一清二楚。

  他痴迷的望着包裹住挺拔双峰的乳罩,伸手往下扯,妈妈象牙白般的乳房跳
动着,双峰的正中间都点缀着浅红的乳晕。他饥渴的张开胡子拉扎的厚嘴,品尝
着我幼年的曾体会过的滋味。

  妈妈黛眉轻蹙,眉梢里隐约着忧愁,她担惊的睁开美目,受怕似的朝我这边
望来。

  我的心抽搐着,怔怔的定在原地。

  深夜的走廊安静极了,温柔的晚风将他舔舐间的啧啧声裹挟着带到我耳边。

  我硬了。

  他俯身,挡开妈妈欲拒还迎的纤手,轻而易举将睡裤拉到她的膝下,光滑细
腻的洁白美腿微芒渐露,一条粉色的内裤羞生生的捂住半个臀面,它成为遮羞的
最后一道屏障。

  在这慌乱间,妈妈下意识的张开嘴,却又不敢出声,零碎的发丝都随风跑进
了嘴里。

  叔叔将鼻子贴在她下露的臀面,嗅着,吻着。她微微发颤的玉手握着他的头,
额下的眉轻舒,口里吐着娇嗔的叹息,两颊媚态尽显。

  【呵啊~】,丰臀的最后一道屏障也被移除了,一个浑圆的臀部被我尽收眼
底,妈妈羞愧难当的再度望向我,眼角泛着泪光。

  花径处袭来的扣弄,让妈妈两腿一软,失掉了力气似的玉手搭在叔叔肩膀上,
玉藕似的手臂也在微微发颤。

  妈妈的娇喘声愈来愈响,她的头因动情而耷拉着,一对酥胸不断起伏。

  我羡慕嫉妒恨到发狂,我死死钳住门框,另一只手兴奋的打着飞机。

  叔叔把头埋进她臀瓣间,走廊霎时响起嘶溜嘶溜的吸吮声。

  妈妈想推开他的动作却激得他变本加厉的探索着。

  她耳根子都烧红了,两手无措的捂着脸。

  【哦~】,她呻吟起初是压抑的,但最终还是犹如潮水一般迸发了。

  叔叔嘿嘿笑着,嘴上泛着晶莹的爱液,他站起身搂住妈妈。

  妈妈瞳孔放大,不屈的扭过头,在抿死嘴唇前她悲羞的抗议着:【不要。】

  叔叔嗤笑着,一只手擒着她的下巴:【你也尝尝你的骚味~】

  妈妈都快急哭了,两手握着拳锤他,这拳头落在叔叔身上就像雨点一般。他
坏笑着作罢,将宽松的运动裤拉下。

  妈妈背对着我,我看不清她表情,但是她蹲下来了。

  她发后的小黄花随着她头上的动作前后耸动着。

             【咕叽~咕叽~】

  此刻舔着叔叔几把的这张嘴,曾对我循循善诱,是曾喊我起床的,也是方才
还在唱着歌儿的。

  【婉君~】,叔叔舒爽的闭上眼,呼唤着她的名字。

  妈妈闻声又给他大腿来了个爆栗,也不知道这不满是因为怕吵到我,还是被
喊名字的那一刻,带给了她清醒的背德感。

  叔叔不以为然在吸溜声中问着:【有给阿华这么吃过吗?】

  【别提他。】,妈妈嗔怒着瞪他。

  所以有没有呢妈妈?难道没有吗?

  晃神间,妈妈已经伸手握住了栏杆,她把一对玉足从落到地上的睡裤脱出来,
由于身后的惯力,她挪了几步,洁白的腿挨进了万叶丛中,孤芳自赏的小黄花剧
烈的晃动着。

  我的眼前,有两朵小黄花。

  它们都在曳动,一朵随着小腿的碰撞,一朵随着肚皮的撞击。

  【嗯~】,这是从妈妈鼻腔里跑脱的娇喘。

  妈妈抿着嘴,眉头轻蹙,她又不安的望向我。

  叔叔的肉棒引领着肚子前茂密的丛林撞向妈妈光滑无暇的圆臀,激起一阵臀
浪。

  妈妈压抑的喘息中,开始夹杂着难忍的轻吟。

  眼前的妈妈开始陌生,她渐入佳境,她嘴角上扬,她气吐幽兰,她就像是第
三朵小黄花般花枝乱颤。

  我又渐渐失掉了视觉,眼中的热泪模糊了我的视线。

  曾有人说过,倘若少了一样五官的知觉,那么其他五官就会发挥出无限的潜
力。

  好像是真的:

  我听见了风,听见了风中的苟合,听见了背德的喘息。

  风告诉我,叔叔用着不遗余力的劲撞击着妈妈,他十分老练,每下都是满插
满拔,龟头缓缓撑开妈妈的花道口,到花径时,龟头棱逐渐加速破开一道道褶皱,
即将抵达终点时,都是猝不及防的全速撞开花心。

  妈妈的叫床声,先是昂扬的「呃啊~」,接着是因为颤而断断续续,最后的
尾音似惨叫一般。

  我撸动着下体,用袖口拭去盈眶的泪。

  妈妈脸上的红晕,已经到了月光下都可见的程度。她随着每一次的强力冲击
而扬起头,小黄花在飞舞着。

  她光滑的背已经被汗水浸透,在月色下熠熠生辉。

  她那恰到好处肉感美腿弯曲着,小腿呈内八状,微微颤抖着。

  她晶莹的脚趾吃力的抓握着地面。

  尽管如此,妈妈都已经快被叔叔干到墙上了,她腿前的盆栽被压到墙壁上,
那朵小黄花早已不见踪迹,许是被干折了。

  妈妈欢快悠扬的娇吟又将我唤回,她花径的水分已经不同于方才,叔叔的抽
插每下都连带着响亮的啪啪声。

  她鬓前的发丝不再飞扬,被汗液留在了脸上。一对丰盈的乳房摇晃着。

  叔叔也是干的大汗淋漓,泉涌般的汗珠顺着下巴滴落在妈妈浑圆的翘臀上。
他咧着嘴:

  【老话说得好,别人的媳妇最好肏. 】

  妈妈不怒反而媚眼如丝的笑着,她回过头,摸着奸夫的脸,娇喘的嘴里渴求:
【用力插我!】

  叔叔闻声努着嘴,搂住她的腰狠狠发力。

  妈妈吃惊的睁着美目,嘴巴颤抖着,身体痉挛了两秒后,跪倒在走廊上,两
手无力的撑着地。

  那朵小黄花现眼了,只是忧伤的耷拉着,凋落是它最后的归宿了,它本可以
多盛开一些时日的。

  叔叔见状,乘胜追击般的跟着跪下,捧着妈妈的丰臀,再度将她贯穿。

  妈妈发后的小黄花好像松了些,随着叔叔的腰部并驾齐驱。

  我很想问问叔叔,肉棒撑开我出生的地方是什么感觉?

  首先肯定是惬意的,他的脸上尽是怪异的满足感。

  他的颧骨突然高了起来,下唇盖住了上唇,一双血管暴涨的手死死扣着妈妈
的丰臀,嘶吼着,顿住了。

  妈妈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跟着身体一同泄走了,她扬起头的瞬间,小黄花发
夹被挥落,她发出背德的哀吟,眼角的泪光闪烁着,一头秀发散落下来,十根手
指颤着扣住地板,一对玉足绷紧又高高举起,臀部抽抽着。

  她这样美极了。

  我听说精液有些是滚烫的,不知叔叔给妈妈浇灌的精液是否也是?

  叔叔瘫坐在地上,嘴里舒爽得呼呜~一声,抹着脸上黄豆大的汗。

  妈妈将头埋进手里,我看不见她的脸了。

  徐徐的晚风略动着她的发丝,其他大部分的头发已经贴在汗津津的背上,她
的背随着舒适的呼吸微微起伏。

  我虚弱的抓着门框,内裤已经黏糊糊的了。

  楼梯响起了窃喜而轻快的脚步声,妈妈缓缓抬头看向了我。

  我们四目相对。

  她看见的是一道紧闭的门。

  我看到的是她迷乱的眼。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