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那山,那人,那情】(34) 作者: dearnyan

海棠书屋 2022-07-05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那山,那人,那情】(34)作者: dearnyan2022/7月/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十四章:闫晓云的第一次(下)   张春林将鸡巴塞到师父的屁眼之内,他并没有着急动,而是继续揉着师父的阴蒂,缓解着她的痛苦
【那山,那人,那情】(34)

作者: dearnyan
2022/7月/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十四章:闫晓云的第一次(下)

  张春林将鸡巴塞到师父的屁眼之内,他并没有着急动,而是继续揉着师父的
阴蒂,缓解着她的痛苦,看到那鲜血顺着自己的鸡巴流淌在床单之上的场景,他
就知道师父的下体有多疼。他没破过女人的处,所以他也不知道女人肛交时候被
撕裂要承受更大的痛苦,但是因为被他这样捅的人是他的师父,是他一直敬仰和
敬佩的师父,所以他不敢有丝毫自己的意见,也不敢在脸上带着些得意的表情,
当然,在心底里,他早就已经爽得不行!

  女人对男女之事看重的是什么,这个问题如果去问女人,那一百个女人就能
有一百个答案,但是如果去问男人,那答案十之八九就是征服,对自己女人的征
服,对不是自己的女人也要征服,而现在,他对自己非常满意,在他的猎艳名单
里,排在第一位的是自己的大娘,那种亲人之间禁忌的关系,让他非常沉迷,而
排在第二位的,就是自己的师父闫晓云,虽然她与自己之间的关系不如大娘那般
充满了禁忌乱伦的刺激,但是师父无论是能力还是美艳程度,都可以算得上是女
人之中的佼佼者,而现在,他得到了师父的第一次,而且是女人身上另外一个更
加让人感觉到另类与刺激的洞!这如何能不让他的男人自尊心无限膨胀!所以此
刻的他的心中很得意,非常得意!

  看着自己的鸡巴深深的没入了师父后面的洞口,看着那原本充满了褶皱的屁
眼被他的鸡巴撑得平平的场景,感受着师父肠道里传来的一阵一阵蠕动,张春林
捏着师父阴蒂的手忍不住轻颤起来,这场景实在是太过美丽,他的心根本就平静
不下来!

  「春林,我不疼了!你试着动动!」随着男人揉搓阴蒂的手指不断的动弹,
闫晓云感觉到自己身体里传来的快感大大的超过了屁眼的痛感,而身体里的饥渴
以及肠道之中夹着的那跟火热的肉棒,也终于让她说出了允许男人开始在她体内
抽送这句话!

  「好的师父!」张春林早就想动了,不得不说,这是他的鸡巴自从有女人以
来接触的最紧窄最能蠕动的洞,那是屄远远不能比的,而男人的本能欲望,就是
鸡巴只要插进女人的洞里,就想要抽插,更何况,这个洞还如此的美妙!如今听
到师父的命令,他终于不用再继续忍耐心中传来的一阵一阵咆哮,立刻就抱着师
父的屁股快速的抽弄起来。

  「嗯嗯,啊啊!」快感不断侵袭着闫晓云的脑海,那是一种与肏屄不同却又
紧紧相连的快感,她看着自己的身体随着男人的冲撞不断的起伏着,她看着他一
会盯着自己的眼睛,一会吸着自己的奶,可是他的目光,百分之八十还是瞧着二
人连接的地方,他的眼里,仿佛能够放出光来!于是她也有些好奇二人结合的地
方,到底是个怎样的光景!

  于是她也抬起了自己的半个身子,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自己的下体!而在看
到的第一眼,她也有些惊叹于自己下体的淫靡,以往都是肏屄,所以她见过的所
有场景都是一根鸡巴捅在屄里,自己的屄也包裹着男人的鸡巴,可是现在,原本
应该包裹着男人鸡巴的两片肉唇正油光锃亮的贴在她屄穴的两边,那个粉嫩的洞
口大大的张开着,淫水从那个小洞里泊泊不断的往外流着,仿佛就像那山间的清
泉一样流个不停。

  再往下,那清澈而又淫靡的淫水碰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阻碍,那是一根黝黑
锃亮青筋盘旋的黑色肉棒,原本平缓的水流碰到那巨物,就从宁静变得肆虐起来,
淫液撞击在那肉棒之上,有些往回弹,有些往两侧奔走,有些则溅到了男人的身
上,随着二人交合的越来越激烈,大量的淫水从自己的屄里喷溅而出,而男人那
粗壮的鸡巴始终就像是潭底里最坚硬的礁石,任由自己的淫水撞击泛起片片水花,
他却巍然不动,那上面的青筋却更加突起!

  自己的屄大张着一个粉嫩的洞,自己的屁眼张得更大,她很惊讶于自己的屁
眼竟然真的可以容纳进男人那粗壮的阳物,看着那宛如儿臂一样的东西在自己娇
嫩的屁眼里进进出出,看着那布满了褶皱的屁眼如今被撑得就像自己的肚皮一样
平,看着他鸡巴上,自己屁眼周围那红色的血迹被淫水冲刷得干干净净,闫晓云
的心底里充斥了异样的满足。

  他,是进入她身体的第二个男人,他,是老师安排在她身边给予她帮助的男
人,他,是老师的影子,是自己的助手,是她的情人,而到了现在,他变成了她
的爱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进入了她的内心,填补了她因为离婚,因为
与家庭割裂的补充,他就这么突然闯了进来,带着老师的气息,闯进了她的心灵,
她这才发现,也才明白,原来自己从来没有忘掉老师的身影,虽然她自己结婚了,
虽然老师娶了自己最好的闺蜜,但是这十年,她从来都没有忘掉这份感情,那是
她的初恋,那份爱情带给她的只有数年的单相思和离别的酸楚,可是少女的初恋
爱情,依旧是甜蜜而又令人难忘的,所以后来出现的与她结婚那个男人,只能说
是个替代品,可是她却无法从那个男人的身影之中找到和老师的任何一点关联之
处,直到,直到老师将他送到了自己的身边。

  他最终替代了老师,替代了她隐藏在心底里的那个男人,占据了她全部的心
灵,而他还有着老师所不可能拥有的几乎完美无缺的性能力,至少,郭明明的日
子过得并不如何顺心,所以现在她满足极了,原本老师的影子,渐渐的被这个与
他十分相像的男人所替代,妇人很开心,她很享受男人在她的身体内狂冲乱撞的
模样,她也喜欢看着他满脸大汗趴在自己身上耕耘的模样,从这一刻起,她的心
中,再也没有了别的男人!她爱他!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而又满足的表情,她伸
手擦了擦男人额头上凝结的汗水,她抓着他强壮的臂膀,她两边的嘴角悄悄的往
上弯着,她的眼睛也笑的眯成了一道缝隙。

  「啊……啊……屁眼……屁眼里……爽……竟然比前面还爽……我的天……
我的天哪!怎么回事……为什么插后面比插前面还爽?早知道……插屁眼这么爽……
我……我恐怕早就让好徒儿给我开苞了!……哦……哦……太舒服了!太太太舒
服了!热死我了……啊……屄里好热……身上好热……啊……屁眼里更热……好
徒弟……鸡巴又粗又大又长……啊啊……顶到人家的肠子里面……好爽!」妇人
的心结解开,立刻不受控制的叫了出来,她一边浪叫着,一边努力的迎合着男人
的抽送,她感觉身体内的快感在加速的累积着,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

  听着师父的淫叫,张春林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似乎从来没在自己面前如此
放浪形骸过?难不成这都是肏屁眼造成的?师父说日她屁眼要比日她屄还让她更
爽,这又是什么原因?难不成女人后面的这个洞,会让女人感觉到更加刺激?对
女人的生理构造理解犹如小学生的张春林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他只是
看着越来越疯狂的师父,看着她抱着自己疯狂的挺动自己的身子,他也配合的将
自己的鸡巴捅到师父体内深处。

  大量的淫水从闫晓云的屄里涌出,那个原本应该是快乐源泉的洞口如今反而
成了辅助自己获取快感的源泉,那些粘稠而又滑腻腻的淫水每一次浇在男人的鸡
巴上都能够帮助他更加顺利的捅进自己的屁眼,而那里也早已经不再疼痛,男人
的鸡巴烫的她的直肠不住颤抖,烫的她整个人也不住的颤抖,她也控制不住自己
的喉咙,她呜咽着,呻吟着,浪叫着,感觉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她是谁?她不
知道,她现在就是一个被男人肏得欲仙欲死的骚货,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她就只
想男人的鸡巴进入得更深一点!进入得更快一点!

  「师父,师父!」闫晓云的表现是如此的癫狂,自然也感染到了张春林,他
喜欢师父现在的样子,他觉得,此时的她才像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平日里那副冷
冰冰的样子,让她显得没有温度,就犹如一块冰,她平日里工作起来,更是如此!
只有在私底下,她与他开着玩笑的时候,师父那块坚冰才会融化少许,可是那种
时光转瞬即逝,就算是他也并没有机会时时刻刻感受到。而师父这块冰,每一次
到了床上的时候,都会化成一块火炭,她是那么的热,她又是那么的激情,于是
他知道,师父外表寒冷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所营造的一个躯壳,她也已经习惯了
躲在那冰冷的外表之下,他很心疼,他想保护师父,他不想让她再这么冷冰冰的
过下去,他想让她展露出自己的真实性情!哪怕现在他只能在床上让她这样,但
是他有信心,自己以后一定会让她这块坚冰融化。

  他一边低声喊着闫晓云,一边抱着她的嘴唇猛亲,当身子俯下去的时候,他
甚至可以感受到女人那娇嫩的肉唇贴在他小腹上的触感,用自己的身体剐蹭着师
父那流淌着淫水的肉唇,他趴在闫晓云的耳边说道:「师父,我喜欢你现在这个
样子!你看起来……很……很……很……」

  他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法说出来那个字,他觉得那个字是对师
父的一种侮辱。

  可是他没说,不代表闫晓云不知道,那淫荡的话,她淫荡的反应,都能让她
知道徒弟没说出来的那半句话是什么,他觉得自己很骚!很淫荡!可是此刻的她
认为自己就是很骚,很淫荡,所以她并没有觉得徒儿没说出来的那些话有什么不
妥,深陷于爱情和欲望的女人,无论男人怎么折磨她们,她们都是没意见的!

  「臭小子……你……你是不是想说……师父很骚!」

  「啊!是……不……没……不敢!」

  「呵呵,骚就骚了!你喜欢师父这么骚嘛?」

  张春林瞪大了眼睛看着师父,他有些不敢相信师父竟然自己说出了他不敢说
的话,他猛的点了点头「嗯……喜欢!特别喜欢!」

  「哈哈哈哈,小东西,师父今天感觉自己要被你给肏疯了!真的太爽了!以
前我绝对不会喊出这么淫荡的话的,不过徒儿今天太厉害了,师父……实在是忍
不住了……所以,就骚一下给你看吧!」

  「师父……我要你天天都这么骚!」

  听到张春林的话,闫晓云的眼睛再一次笑的半眯了起来,她温柔的回答道:
「好!」

  「师父……我……我喜欢听你叫!」

  「好!」闫晓云嘴角上弯,她也喜欢叫,既然淫荡乱叫既可以讨好自己,又
可以讨好男人!那她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她朱唇轻启,嘴里再一次大声喊了出来
「啊啊……春林……好徒弟……你的鸡巴好粗……好大……插的师父好爽……哦
哦……屁股被你日肿了……鸡巴日到人家屁眼里……师父好淫荡……坏蛋好厉害……
啊啊……把人家日得好舒服!」

  「师父……你真骚!」他终于努力说出了那个字眼,而事情也没有出乎他的
预料,师父不光没生气,她的屁眼反而蠕动的更加厉害了。

  闫晓云被徒弟如此称呼着,那伦理的反差刺激的她的心里更加愉悦「啊啊啊……
骚……师父就骚……师父越骚徒弟越喜欢……你不是说喜欢师父骚的嘛!」

  「嗯……徒弟喜欢……真心喜欢!」

  「臭小子……师父的屄也给你肏了……屁眼的第一次也给你肏了……也骚叫
着给你听了……你肯定喜欢!」

  「嘿嘿,嘿嘿!」

  「你是喜欢肏师父的屄……还是喜欢肏师父的屁眼!」

  「师父,那你是喜欢我肏你的屄,还是喜欢我肏你的屁眼!」张春林鬼精的
没有回答闫晓云的问题,而是反问说道。

  「哈哈,小鬼头!师父啊!师父都喜欢!」

  「师父……我也都喜欢……无论是你哪个洞……只要师父愿意给我日……我
都很满足!」

  「我也是……只要春林的鸡巴肏到师父的洞里面,师父也满足!不过咱们是
不是不太公平,我只能被你肏,你却可以肏别的女人!」

  「啊!」张春林刚刚才想起这个问题。「师父,那我回去就跟大娘说,断了
跟她的关系!」相对比起来,他其实还是更喜欢师父,这个年纪的男孩,并不像
成年人一样拥有许多乱七八糟的欲望,感情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虽然他心底里
隐隐有些不舍得和大娘的关系,但是如果师父吃醋的话,那他绝对还是愿意跟大
娘断绝关系的。

  闫晓云的真实目的自然也不是让他真的断了和林彩凤的关系,对于她来说,
张春林的这番表决心意的话说到了,那也就足够了!再说她原本也就是半开玩笑
的说出那番话,并不是真的介意张春林和林彩凤之间的关系。

  「傻小子,师父逗你玩的!我怎么会介意你日别的女人!如果介意,怎么会
让你去娶别的女人当老婆!」

  「师父!我真的愿意就日你一个!」张春林当然借着这个机会再次表明心意。

  闫晓云心想:「乖乖,这话还真不能乱跟这孩子说!」

  她禁不住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冷汗,转而继续呻吟浪叫道:「好孩子,别说
这些事了,日你师父的屁眼……我感觉自己快要到了!」

  「嗯!」听说师父要高潮,张春林也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房间里再一次响起
了女人浪叫的呻吟声和男人吭哧吭哧努力的耕耘声,那高亢的尖叫顺着房间的墙
壁,也不知道传播到了多远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啊!」闫晓云已经不能如刚才一样叫出连贯的声响,她整个人
被张春林冲撞的头都顶到了床头上,她要到高潮了,张春林也差不多,那紧窄的
屁眼造成的摩擦实在是太过强烈,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的男人也坚持不了多久。

  「师父……我也要射了!」

  「啊啊啊啊啊……给……给我……给我……一起……一起到……你射……射
进来……射到师父的屁眼里……射到师父的肚子里……啊啊啊……给我……射给
我……到了……啊啊啊……好硬……好大……师父好爽……射……射了……好烫……
好烫……啊啊啊啊啊啊啊……到了……来了……我也来了!」随着女人惊天的吼
叫,她猛的抓住男人的背脊抽搐起来,整个蜜穴像是失禁一样潮吹喷涌而出,床
单很快就被打湿了一大片,嗤嗤的声音,直接撞击在男人的肚皮上,而男人也在
喷射,大股大股的精液直接喷到了女人的直肠里,而那硕大阴茎的底部也几乎贴
到了女人的屁股,两个人的下体紧紧贴在一起,你喷我也喷,一起迎来了极为强
烈的高潮。

  「啵!」像是扒瓶塞一样的声音从二人的下体响起,由此可见那个屁眼洞有
多么紧凑,张春林等了好久,一直等到全部射完,鸡巴完全软掉才敢把自己的鸡
巴拔出来,他怕再次把师父的肛门给撕裂了,现在高潮的快感已过,再那么做师
父肯定会受不了的。

  「我好累!让我睡一会!」闫晓云感觉自己的两个眼皮在打架,她已经顾不
得自己的下身一片狼藉,无论是肉体的疲倦还是精神的疲倦,都让她困顿得不行。

  「师父,你睡吧,我给你收拾下!」张春林经过一番大战虽然还有些困,但
是他还继续撑着眼皮,师父的下体不清洗一下肯定不行,既然师父没精神去弄,
那他就慢慢服侍她吧!

  「嗯!」闫晓云点了点头,一合眼皮就睡了,张春林翻身起床打了一盆热水
又拿了毛巾放在热水盆里捂得热乎乎的,这才伸到了闫晓云的屁股下面擦拭着。
而如此一来,他自然也看到了师父那被自己刚刚日过的屁眼。

  那里现在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不过可以庆幸的是伤口倒是已经不再
流血了!原本应该闭合的洞口,如今依旧剩下一个拇指大小的深深的洞,那方孔
穴也因为师父身体的一呼一吸而轻微的喘息着,后面的洞口前面的洞口都是一片
浑浊,女人的淫水混杂着白带干掉之后,形成了大片大片的白色凝固物,而这些
东西全都沾在了她的屁股上面,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极为壮观!

  拿热毛巾轻轻的给师父擦拭着下体,将那些白色的污垢一样一样的清洗了去,
他愕然发现师父的屁眼里竟然开始往外流着一种像水一样的东西,他并不知道那
是他的精液液化之后的表现,只是震惊于师父屁眼里会流出东西的神奇看的目不
转睛。

  而且那东西好像擦不完似的,一股一股又一股,流个没完,现在他知道那恐
怕是自己射进去的精液,不过对于自己的精液为何会化的跟水一样,他就完全不
知道了!

  跟大娘做了许多次的他知道自己的精液量有多少,而那海量的精液显然不是
短时间内可以流干净的,所以他只能拿着毛巾等在师父光溜溜的屁股后面,一旦
里面有东西流出来了,他就及时擦掉,如此折腾了十多分钟,里面的东西才算流
干净。

  张春林嘘了一口气,看着闫晓云的屁眼周围又红又紫,连忙掏出前面买过的
药膏伸出手指沾了些先是给她抹在肛门周围,然后又伸了一小截进去抹在里面一
些,闫晓云在睡梦之中感觉到一阵凉意侵袭自己的后门,那肿胀酸疼的感觉立刻
就好了许多,于是她稍微翻了个身,翻腾了一下大白腿,继续美滋滋的睡了过去。

  收拾干净了师父的身体,接下来就要收拾床铺了,那上面大量大量的水痕遍
布了一小半的床单,他想了个办法,从卫生间里拿干毛巾上来把那些水渍严重的
地方仔仔细细地吸了一遍,然后再拿出大浴巾来铺在上面,最后再把睡在床沿的
师父抱起放在床中间,他则轻轻的躺在师父的旁边,看着她那娇俏艳丽的容颜,
心中甜滋滋的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肯定是不上班的,他们与德国人商定了到28号才开始继续谈判,所以
圣诞节的早晨,折腾了半夜的两个人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嘶!」闫晓云睡着睡着就感觉到有一根硬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肚皮上,她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睡在徒弟的臂弯里,而那顶在自己肚子上的东西,她很熟
悉!坏笑着在他鸡巴上掐了一下,她刚刚打算起身,却突然感觉屁股一阵疼痛袭
来,忍不住轻嘶出了声。

  「师父……你醒了?怎么了?怎么咬牙切齿的!」感觉到身边丽人的动静,
张春林也睁开了眼。

  「都是你!」闫晓云感觉到自己下身一阵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昨夜的激情褪
去,如今那肛门撕裂的痛感袭来,她终于还是将火气撒在了身边男人的身上,她
怎么也没想到,破肛竟然这么疼!怪不得闺蜜跟自己形容的时候是如此的咬牙切
齿了!原来真正的痛苦竟然是在做完那事之后!

  「师父……对不起!」虽然很明显不是自己的锅,但是这个锅,又不能说跟
他没有关系,所以张春林只能背起。

  「算了!」闫晓云叹了口气,这一切毕竟都是她的主意,徒弟只能说是个执
行者,或者,算是帮凶?她摇了摇头,觉得自己今天走路应该都会成为问题,幸
好这两天不用去跟Hr公司谈判,不然这个糗可就出大了。

  于是一切吃食都由张春林叫客房服务送到房间里来,一男一女就仿佛度蜜月
一样,一连三天都缩在房间里没出门。这几天,闫晓云后面的伤口慢慢愈合,没
再让张春林肏进去,但是那前面的骚穴却是被干了个底朝天,经历过开苞肛门这
件事,二人的感情越发的如胶似漆,闫晓云在床上彻底的放开了自己,在她热情
似火的逢迎之下,张春林当真是好好的享受了一把。

  他享受,闫晓云也在享受,张春林的性能力是她碰见的最出众的,所以她玩
的疯,那是因为张春林有这个资本够她这样折腾!于是男的强壮,女的饥渴,天
雷勾动地火,二人躲在房间里日了个惊天动地!

  与此同时,在日本的林司却在自己的房间里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其实也不
能叫不速之客,这些都在他和马部长的意料之中,而来的人,自然也是知道内情
的。

  二人坐在房间里,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言语,面对面就这么坐着,而二者面
前的桌子上,摆了一个黑色的手提箱,里面摆放了崭新的美钞,总共一百万。这
是林司为了进一步伪装而向日本人讨要的,明面上是为了出卖祖国的利益所收受
的贿赂,但是实际上,却是用来钓日本人上勾的鱼饵。

  「那我就回去了!」一包烟抽完,一壶茶喝完,林司才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
说道。

  「林司……辛苦了!」许多话,不用明说,林司的付出,他明白。

  「呵呵,这钱,明天你就还给那些小鬼子吧,接下来的谈判就交给你了!」

  「我保证!」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目光之中闪过那种英雄惜英雄的赞叹,二
人握手就此告别,留在房间里的中年男人,看着房间里的黑色皮箱,深深的叹了
一口气。那是一种看着自己的战友为了祖国的伟大事业牺牲却不能得到应该得到
的评价和回报的惋惜,林司,他没有机会东山再起了!连换个部门继续任职都无
法做到,为了防止被人看出来这是计,林司只能被牺牲,这就是这个阳谋的代价,
不过他的前途,却为国家节省了数亿美元的投资,在某种意义上,这种牺牲又是
值得的!只不过他的功绩,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而已。

  中日谈判再次开启,这一次日本方的姿态放得很低,他们没办法不放低,原
本百分之八十的设备都要从日方购买,而现在,最多只有百分之二十,甚至连这
百分之二十都要摇摇欲坠,他们已经丢了一笔近乎于四亿美元的进项,所以早田
株式会社社长大发雷霆,直接撤掉了谈判的人马,换了另一拨人来谈判。

  在中国的新年即将到来之际,他们所有人回国了,最终这次引进设备,从德
国引进设备占比百分之85,从日方引进设备占比百分之15,中国最终出资六亿美
元,比最开始日方的报价便宜了两亿三千万美元,可以说是一次极为成功的谈判,
而归国的谈判代表团,自然也获得了极高的赞扬,有小道消息说,马部长因为主
导了这次谈判,又要高升了。

  而在申钢,闫晓云和张春林没有机会出席接下来的一系列欢迎会,自然有刘
福明这个总厂厂长去做全权代表,其实刘福明原本是想带着闫晓云一起去的,不
过被闫晓云婉拒了。

  对闫晓云的知情识趣,刘福明心中是非常高兴的,如此巨大的功劳,她不出
席,那自然是全都要落在他这个一把手身上的!而在谈判之中同样出过不小功劳
的张春林,这次没有一个人提及,对此马部长早就跟闫晓云打过了招呼,这等出
风头的事情,落在张春林身上着实有些过了,他那个小小的肩膀,还扛不起!闫
晓云明白,她自己都不想去出这个风头,更加不想自己的徒弟和男人去站在那个
风口浪尖上,于是私下里和张春林说定,二人干脆躲回了家。

  他们不说,葛小兰和林彩凤自然不知道儿子在外面干了多大的事情,四个人,
打算热热闹闹的在闫晓云家里过这个年,而张春林却没那么闲,出去了那么久,
落下的功课要补上,日语和德语的学习也要继续进行,出去见过了世面,他也再
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所以其他三人收拾房间做家务的同时,他却忙了个底
朝天,而且,临近毕业只有最后的半年,他要开始准备自己的了!至于要写什么?
他心底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这套轧机系统,明年上半年就会在申钢厂里进行实装,
他随便弄点东西写写,都是学校老师见都没见过的东西,用来写,甚至都有些大
材小用了!

  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设备引进庆功会在一片喧闹声中结束,身为庆功会的主
角,马部长脸上的神情却不见得有多高兴,众人不明就里,也不敢多说什么,只
能陪着他干笑着,庆功会一结束,马部长没有留下来继续跟那些人寒暄,找了个
借口第一时间奔赴去了林司的家里,有传闻说,二人喝酒喝到了天亮,以至于数
日都未醒。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