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阴阳长生法】(261-265) 作者:色道宗师

海棠书屋 2022-06-29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阴阳长生法】(261-265)作者:色道宗师   第二百六十一章.险情   这时候,魏央体内的剑意赫然爆发,一股雄浑的气势在湖底荡开,把所有冲来挤压的水流全部都震散了,接着太虚天龙发出了震天彻地的咆哮,随后
【阴阳长生法】(261-265)

作者:色道宗师

  第二百六十一章.险情

  这时候,魏央体内的剑意赫然爆发,一股雄浑的气势在湖底荡开,把所有冲
来挤压的水流全部都震散了,接着太虚天龙发出了震天彻地的咆哮,随后由魏央
意志所演化的剑意在四周凝聚出了太虚天龙的虚影,巨大的身躯在水底快速翻滚
,引得风雷阵阵,浪涛翻滚。

  太虚天龙剑意衍化之后,形成了庞大的实景,蛇身、猪头、鹿角、牛耳、羊
须、鹰爪、鱼鳞

  ,等等象徵着龙的元素的身体快速的出现在两人视线中。

  「太虚天龙显化的心相……

  剑修意志的实景延伸……

  太虚天龙剑意!!!」

  这便是太虚天龙剑意,现在他可以依靠个人意志,把太虚天龙剑意的实景显
化出来,也就是一直神龙。

  惊涛骇浪的气势更甚,太虚天龙每一次在湖底翻滚,便能够快速的把周围碾
压在身上的水幕墙抵御住。

  他虽然已经看不见柳月烟身处何地,可却早已用指剑碎天元法门锁定住了柳
月烟的身子,天空中降落的每一道剑气,都是奔着柳月烟而去的。

  吼……

  突然,太虚天空咆哮一声,恐怖的龙尾仿佛能够让万物慑服,在这股实质如
音波般的咆哮之后,碾压在魏央身上所有的水幕墙全部都溃散了。

  而魏央此时的法力也渐渐枯竭了。

  魏央的身子在水中猛然一踩,身子化作利箭一般朝着湖面冲了过去。

  重天而起的不只是魏央,还有他以心相所演化的太虚天龙实景。

  太虚天龙张开龙口以凶猛的姿态直冲而去,洞庭湖千丈范围内所有的海水都
猛然一震,在湖面上掀起了无尽的浪涛。

  正在不断躲避天空中引落而下的金色剑气的柳月烟听见这道龙吼的瞬间,脸
色彻底变了。

  「龙!」

  她心中不知道多么震惊,人间怎么可能会有龙的存在,便是强大的妖国,最
多也只是蛟妖而已,根本不可能有龙的存在。

  可是这道声音不是龙吼,又是什么……

  下一秒,太虚天龙掀起无尽的水流,朝着柳月烟吞了过去。

  「是龙……真的是龙!」

  柳月烟神色再次一变,继而眼神凝重无比的看着冲来的太虚天龙,还有那被
掀起的水流,水流中隐约能够看见魏央的呻吟。

  「剑意所……显化的……龙……」

  柳月烟瞬间便明白了,这怎么可能是真实的龙,只不过是以剑意所显化的形
体,跟她的朝烟剑意一样,都可以通过心相来显化出真实的形态。

  但就算是真实的形态,也只是虚幻达到了极致的景象而已,并不是真实血肉
的存在。

  蹭蹭蹭……

  天空中依旧快速的降下金色剑气,柳月烟不断躲避,同时左手食指上的戒指
亮了起来,一柄紫色小锤出现在了手中。

  「去!」

  柳月烟口中清冷的声音响起,这柄小锤重天而起,顿时化作百尺长度的巨锤
,朝着降落而下的金色剑气砸了过去。

  轰!

  剧烈的响声爆发,当金色剑气接触到巨锤的时候,顿时被轰的粉碎,而这柄
巨锤?赫然颤抖了一下,但并没有被损坏,依旧朝着不断降落下来的金色剑气轰
去。

  这是她压箱底的法宝,紫英锤,一般很少拿出来对敌,但如今危机时刻,她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在这之后,柳月烟便看见太虚天龙已经张口吞了过来,随后手中的细剑高高
举起,整个人完全虹化,变成了一道灿烂的虹霞。

  这一刻,她把朝烟剑意彻底融入体内,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随后她身躯所
化的剑意虹霞划出几道折叠的轨迹,速度快到了肉眼根本看不见的地步,直接贯
穿了魏央用剑意所化的太虚天龙实景。

  只见几道虹霞快速闪过,太虚天龙便直接崩裂了,随后她所化的虹霞再次出
现在了魏央眼前。

  魏央只感觉她所化成的那道虹霞其锋锐的程度达到了极致,仿佛连天空都能
够刺穿。

  魏央也意识到此刻的危机,但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直
接把百炼体催到了极致,体表上晶莹的光泽更甚从前,也传来了一阵阵如同黄豆
爆响的声音。

  魏央以浑身法力为基,施以强大的肉身力量,朝着柳月烟挥出了一拳。

  这一拳,是他此生位置最强大的一击,周围的空间首先产生了扭曲的波纹,
随后在这股力量的震荡下,赫然崩裂。

  轰……

  如雷霆霹雳般的响声爆开,魏央的拳头与柳月烟所化成的虹霞撞在了一起,
两人周围电闪雷鸣,百尺空间也在这一瞬间彻底塌陷,周围被掀起的水流全部都
被震散,落在了湖面上。

  「噗!」

  魏央如遭雷击,口中喷出一道血液随后身躯不受控制的朝着湖面坠落而去。

  柳月烟的虹化也完全消失,露出了狼狈的身形,口中溢出丝丝血迹,身上的
衣服破损了不少,魏央这才看清她里面所穿的衣服,一件白色肚兜裹住硕大的乳
房,下半身露出一件白色超薄连裤丝袜。

  柳月烟身躯一晃,再也支撑不住朝着湖面跌落,远处那柄紫英锤已经恢复成
了原本巴掌大的小锤模样,自动飞入了柳月烟手掌心。

  这一战,可谓是两败俱伤,齐齐朝着洞庭湖坠落。

  就在这时,异像生出,只见湖面巨浪翻滚,继而一道漆黑的庞然大物从湖底
窜出,这道庞然大物的体积比宫殿还要大上十倍不止,完完全全就是远古巨兽般
的存在,光是身长便超过了千丈。

  这只巨兽窜出来的瞬间,便张开了巨口,巨口犹如深渊一般看不到尽头,而
且从口中爆发出一股猛烈的气流,气流锋利无比,就连虚空都能够割裂。

  「小心!」

  魏央朝着柳月烟大喊一声,若这股气流吹在柳月烟身上,以柳月烟的肉身强
度,只怕难以抵挡。

  柳月烟的脸色再一次变了,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了起来,这是她迄今为止,
第一次感觉到距离死亡如此之近的一刻。

  「用捆仙绳拉我过去。」

  魏央快速喊道。

  柳月烟用仅剩的一丝法力,催动了捆仙绳,随后帮助魏央的身体,把他拉了
过来。

  捆仙绳赫然收回,魏央恢复了自由,便把体内剩下的所有法力都用来催动百
炼体,随后再次喊道:「贴在我身后,不要动!」

  听了魏央的话,柳月烟身姿平贴在魏央身后,胸口硕大的乳房也紧紧的压在
魏央后背。

  魏央此时没有心情去想这种旖旎的暧昧,全力催动百炼体抵挡着吹来的气流

  铛铛铛……

  刹那间,气流吹在了魏央身上,体表爆发出一阵剧烈的火花,可瞬息之间,
他身上便出现了大量裂痕,血液不断的流淌下来。

  「你……你挡不住的。」

  柳月烟看到这一幕后,大惊失色的说道,心中不禁有些后悔,不该今日不该
来找魏央麻烦的。

  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两人的法力都已经见底,彼此又都受到了重创,最后
双双陨落于这种洞庭湖大妖之口。

  「管不了那么多了,快点想办法脱离这片区域。」

  可是魏央的话音刚刚落下,却见这股气流突然消失,随后巨兽口中传来一股
强烈的吸力,直接把两人的身体朝着这只巨兽口中吸了过去。

  「快抱住我!」

  听见魏央的话,柳月烟当下没有任由犹豫,直接把双手拦住了魏央腰间,两
颗巨乳在魏央后背再次一压,完全被压成了饼状。

  对于这种暧昧的姿势,柳月烟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但魏央却感觉到后背一片
柔软,芬芳的体香不断的汇入鼻孔,让他下体的肉棒一下就坚硬了起来。

  魏央不禁暗骂一声,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想着这种事情。

  柳月烟紧紧的抱住魏央的后背,一双明亮的美目朝着漆黑恐怖的深渊看去,
这一刻她心底却没有任何恐惧。

  呼啸的风声不断从耳边传来,漆黑的深渊依旧看不到尽头,这一刻,魏央与
柳月烟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若不是身躯依旧处于下坠趋势的话,这一刻一
定感觉像是静止了一般。

  「怎么回事……这只巨兽不过千丈身长,便是口腹贯通最多也不过八百丈之
深而已,怎会坠落这么久?」

  魏央越来越奇怪不禁张口问了一句,寄希望于柳月烟纵横大玄界见识广博,
能够知晓这种异样的情况。

  但柳月烟显然也疑惑不已,眉头紧紧的皱了皱,这种异常她从来没有见过。

  「不知!」

  柳月烟大声回了一句,随后目光朝着四周看了看,突然间,她发现了一道白
色光点,但那道白色光点却又瞬间消失不见,紧接着这股白色光点越来越多,几
个呼吸间便能够看见。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继而脱口而出:「是空间节点……这里……这里是…
…」

  她的话还没有完全落下,两人坠落的身躯正好碰到了白色光点上,随后身躯
顿时消失不见。

  ………………

  第二日,观自在坊,玄女宫。

  凤傲仙神色慌张的走了进来。

  柳玄音看见凤傲仙之后并未说话,可她脸色慌张的神色却让柳玄音有些惊讶
,这个女人何时有过这种慌张的神色。

  「出事了。」

  凤傲仙快速说道。

  听了这三个字,柳玄音心中下意识的一紧,冥冥之中似乎感应到了不好的消
息。

  「是央儿吗?」

  柳玄音赫然站了起来,这完全出自于本能的反应,世间还有谁能让凤傲仙这
个女人如此紧张,也只有魏央了。

  凤傲仙点了点头:「央央不见了。」

  「什么?」

  柳玄音惊愕的看着凤傲仙。

  「昨日有人看见柳月烟与央央起了冲突,两人在玉京城内斗了一番,从城内
斗到城外,又从城外斗到洞庭湖,可今日两人全然不见踪影。」

  「姐姐她……」

  听了凤傲仙的话,柳玄音立即沉默了下来,随后又沉声说道,「可知道她们
消失的确切位置?」

  凤傲仙摇了摇头:「暂且只知道是在洞庭湖范围,昨天下午有人目睹到两道
光芒一直朝着洞庭湖飞去,想来应该是央央和柳月烟。」

  「但以她们的修为,若没有出事的话,也不会整整一夜没有消息。」

  柳月烟和魏央都是能够催使剑书传达消息的修为。

  「除非柳月烟把央央杀了,然后自己躲了起来……」

  说到这里,凤傲仙一脸的寒意,虽然她并不相信柳月烟会这么做。

  「不可能!」

  柳玄音立即否决的说道,「姐姐她怎么说都是央儿的亲姨娘,虽然不太喜欢
央儿,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对央儿下杀手的。」

  「我也不相信。」

  凤傲仙说道,她不是因为相信柳月烟不会下杀手,而是相信魏央不会出事。

  这时候,柳玄音白皙的手指在空气中轻轻一点,随后一柄红色小镜出现在视
线中,镜子轻轻一转,传出一道嗡嗡嗡的响声,随后上面闪过一阵粉色雾气。

  一息之后,这柄红色小镜立即遁了出去。

  「我已经用先天镜探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柳玄音轻声说道,但心头却始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后朝着凤傲仙走了过
去。

  「先天境固然能够探查央儿和姐姐的踪迹,但在范围上却有局限性,以洞庭
湖的广阔,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事不宜迟,你我分头行动,去洞庭湖探查一番
。」

  「好!」

  凤傲仙点了点头,此刻两个女人并未在有争锋相对的意思,同时走出了玄女
宫,朝着洞庭湖遁去。

  魏央和柳月烟的消失并未惊动其他人,考虑到影响问题,凤傲仙暂时只告诉
了柳玄音。

  ………………

  第二百六十二章.空间

  明亮的光芒映入眼帘,视线中出现了一抹诡异的景象,这一刻,魏央被震撼
的满脸惊讶。

  视线中的场景广阔而瑰丽,各种奇山异水怪石林立,除此之外,还有无数参
天巨树冲至云霄深处,破开如海浪般的云层。

  远处两道拔地千丈的危峰兀立,呈双子状,崖间相距万丈,有横锁链接,直
插大地,势如苍龙昂首,气势非凡。

  两旁群山起伏,林海莽莽,空气极为清晰,灵气充裕,。

  魏央眼中雄壮景象吸引,生平所见奇观异景虽然极多,但此般雄伟的景象对
却很少见。

  收回目光,魏央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眼,这才发现此地是一处到山崖脚下,两
侧是兀立的双子山峰,狂暴刺骨的风吟从前方吹来。

  「这里是……」

  魏央神色一惊,眼前的景象极为陌生,而且他清楚的知道之前是被那只巨兽
吞入腹中,可那巨兽的腹中却犹如深渊一般深不见底,后来又看见了大量的白色
光点,通过白色光点感觉像是灵魂在诡异的虚空中漂流一般,像是穿梭了无尽空
间,恍惚间又有无数刺目的光芒照射之后才终于苏醒。

  「巨兽腹中竟有如此空间……这到底是什么?」

  魏央惊讶的想到,却突然察觉到这里的灵气竟然比外界充裕了数倍不止,每
时每刻都有大量的灵气朝着体内汇聚。

  只不过他的法力早已经枯竭,便是这般吸收灵气的速度,短时间内也很难恢
复。

  「嗯……」

  这时候,魏央耳边传来了一道轻吟,随后转头一看,发现柳月烟正紧紧的抱
着自己的后面,美目紧皱的把下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

  魏央的目光朝着她看了过去,柳月烟正好苏醒,与魏央对视了一眼,却又快
速躲开,继而察觉到自己如同八爪鱼一般抱住他,这才松开手臂,但脸上也却没
有那种暧昧的娇羞,仿佛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而已。

  「这是……哪里?」

  柳月烟朝着远处看了一眼,眼中也浮现了惊讶的神色,她与魏央的表现一样
,对于这处空间广阔瑰丽的景象极为吃惊。

  「不知道,大概是来到了某处特殊的空间吧。」

  魏央摇了摇头说道。

  「这下麻烦了……」

  柳月烟轻声一叹,「算我害了你。」

  「现在知道错了?早干什么去了……」

  魏央笑了笑,似乎并没有把目前的困难放在心上。

  「刚才……谢谢你了……」

  柳月烟低声说道,之前魏央救她的一幕,她并没有忘记,这么多年来,还从
来没有任何男人会如他这般舍命酒自己,若非是他,之前那股怪异的气流便能够
把自己的身子撕扯成碎片。

  想她堂堂一派之主,如果这般轻易的陨落……

  「不用放在心上,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姨娘,我跟柳玄音的事情是私事
,跟你没有关系。」

  「再说了,我也不是完全为了你,若你死了,我一个人被吸到这片诡异的空
间,岂不是很孤单,现在你我孤男寡女的在这里相处,还挺好的。」

  听了魏央的话,柳月烟心中顿时产生一种莫名的滋味。

  不过,她突然又板着脸哼了一声:「谁想跟你一起在这里相处。」

  「好了,先不管这些,这里灵气充裕,恢复法力要紧。」

  两人的法力早已耗尽,尽快恢复才是当务之急,不过魏央的身子才刚刚动弹
一下,身体四处便传来了一股强烈的剧痛。

  「啊……」

  魏央痛苦的叫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已经到处都是撕裂的伤口,血
液已经把衣服染红了。

  「你……你怎么会伤的这么重……」

  柳月烟也才反应过来,看见魏央胸前位置上的触目惊心的伤口,有些心疼的
说道。

  「没……没事……」

  魏央忍着具体摇了摇头,「应该是之前那股气流造成的,不用担心,我的百
炼体已经修炼到了很深的境界,要不了多久便会恢复。」

  话虽如此,可他知道此时自己的伤势有多重,而且两人已经法力耗尽,再加
上此地看上很可能隐藏着极大的危险。

  「先服丹药。」

  柳月烟急忙从储物戒内摄出一枚白色丹药,直接朝着魏央口中赛区。

  魏央张口吞下,却不经意间双唇与她白皙的手指摩擦了一下。

  「好嫩的手指!」

  魏央下意识想到,目光怔怔的看着她,此时的柳月烟衣服已经被划破了好几
道口子,胸口那件白色肚兜都漏了出来,两颗巨乳正沉甸甸的垂吊着,随着她身
躯的移动轻轻晃动了一下,她下半身的裙子也碎了一大半,正好露出了两只修长
的美腿,腿上裹着一双白色超薄蕾丝丝袜,丝袜上出现点点红色血迹,应该是自
己身上的血液染红的。

  柳月烟穿着粉色绣花鞋,露出被白色丝袜包裹的脚面。

  此刻柳月烟少了平日里的端庄,多了几分性感。

  「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涂抹一些药膏。」

  柳月烟轻声说道。

  「姨娘……」

  魏央怔怔的叫了一声。

  「什么?」

  听了这个称呼,柳月烟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却看见他的目光始终盯在自己的
胸口一对白色巨乳上看着。

  「你好美!」

  柳月烟有些气恼的看着他:「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正经。」

  「哦哦……」

  魏央立即回过神来,低声笑了一句之后,才把上身上的衣服脱掉,不过他的
伤口可不只是上半身,小腿,大腿上以及腹部也有伤口。

  好在没有伤到命根子,不然魏央能后悔死。

  「让你脱了上半身,没让你全部脱掉。」

  柳月烟哼了一声说道,目光又有些好奇的看着魏央裸露的身体,她完全没有
女人的娇羞,仿佛只是很平常的事情而已,哪怕是之前两人肌肤相亲,都没有让
她心中产生任何涟漪。

  「那我在穿上。」

  魏央脸色微微一红。

  「算了。」

  柳月烟摇了摇头,「你也不是外人,再说了我对这种事情也不感兴趣,没什
么大不了的。」

  看着魏央身上的伤口,柳月烟拿着药膏在伤口上轻轻涂抹着。

  「嘶……」

  魏央痛苦的叫了一声,药膏清凉,可是药力侵入伤口之后却有一种火辣辣的
疼痛。

  「很疼吗?」

  柳月烟轻声问了一句,但并没有停下来,依旧在他的伤口上涂抹着药膏。

  「废话,你被千刀万剐一下试试。」

  魏央痛苦的说了一句,这不亚于千刀万剐,好在他的肉身强大异于常人,虽
然被割裂出不少伤口,但却并不致命。

  「嗯……」

  柳月烟只是低声嗯了一下,便不再说话,过了一会,魏央上半身都被涂抹了
药膏,随后看见他下大腿上的伤口之后,却又突然把药膏递给了魏央:「你自己
弄吧。」

  不经意间,她的目光从魏央那根被内裤裹住的坚硬上划过,心中有些奇怪,
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可从来没有见过那种东西居然那么大,像是一根粗大的铁
棍一般。

  柳月烟并不是房事小白,曾经也与别的修士结为道侣,以夫妻相称,并且行
过房,但她那位道侣的下体哪有魏央这般巨大,跟他这根相比,也不过是虫子而
已。

  只是柳月烟天生就是个性冷淡的女人,对于这种事情从来不感兴趣,便是看
见他这根粗大的东西,心境也极为平和。

  「姨娘,坐在这边,让我靠一下。」

  魏央轻声说道。

  「真是麻烦。」

  柳月烟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原本想要拒绝,但一想到之前魏央是为了自己
才受到这般伤势,于是又坐在他身边,把他的身子轻轻的朝着自己怀中拉了一下

  她并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想法,只是认为这是自己舍命救自己的亲外甥,不
过是个孩子而已。

  魏央赤裸的上半身轻轻的压在了柳月烟怀中,裸露的后背也与她胸口那两颗
巨乳贴在了一起。

  柳月烟的肚兜虽然不透明,可却很薄,贴上去明显能够感觉到那两颗乳房是
多么柔软,圆润。

  魏央感受了片刻,随后把药膏涂抹着了大腿以及小腿的伤口上。

  因为是正面抵挡那股气流,所以背后并没有伤口。

  等药膏凝固之后,魏央把衣服重新穿上,继而又问了一句:「姨娘,你没受
伤吧。」

  「没事,只是脚有些痛而已。」

  柳月烟摇了摇头说道。

  「我帮姨娘看看。」

  魏央连忙说道,随后便捉住了他那两只粉色的绣花鞋。

  「算了,伤势也不重。」

  柳月烟拒绝的说道。

  见她这么说,魏央也没有在强求,只是放下她美足的同时,用手指轻轻的在
她裹着白丝的脚面上抚摸了一下。

  这一幕自然被柳月烟察觉到了,她用平静的目光盯着魏央看了一会,才终于
说道:「你为什么会对女人的脚感兴趣?」

  「啊……」

  柳月烟这话直接让魏央愣了一下,更没有想到这位美艳无双的姨娘居然会这
么问,可看她的脸色却无比平静,好像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而已,并没有女人的
羞涩。

  他越来越看不懂自己这位姨娘了,之前抱住自己的身子与自己肌肤相亲,然
后又毫不在乎的看见自己赤裸的身子,更是亲自给自己的伤口涂抹药膏。

  这一切看上去原本应该能让任何一位女子变得羞涩无比,可这些完全没有在
柳月烟身上体现过,说她不动男女之事吧,不太可能,可是若懂的话,又岂会毫
不在意?

  「姨娘你……怎么会这样问?」

  魏央再次问道。

  「你小时候对玄音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小时候……什么事情?」

  魏央心中一震,她自然明白柳月烟说的是什么,但依旧装作不解的样子问道

  「你不知道?」

  柳月烟紧紧的盯着他看了一眼。

  魏央再次摇头。

  「看来玄音说的是真的,那只是你睡梦中的下意识行为。」

  柳月烟收回目光,想了想才说道。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姨娘?」

  「你小时候睡觉的时候喜欢把玄音的丝足含入口中舔舐……看来就是这个原
因,才让你这些年来养成了舔足的癖好。」

  柳月烟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难以启齿的感觉,十分平静。

  「这……不可能吧……我若真的做这种事情……她……她怎么不阻止呢?」

  「这大概就是母爱吧,我也无法理解。」

  柳月烟摇了摇头,看着魏央又有些疑惑的文档,「不过,脚不脏吗?」

  「不脏。」

  魏央说道,目光下意识的朝着柳月烟的双足看了一眼。

  这正好被柳月烟看在了眼里,不过她也并没有动怒,目光虽然平静,但却带
着一种疑惑,一想到之前柳玄音跟她说被舔足的时候有些舒服,她眼中便产生更
大的疑惑。

  舒服?

  她便是当年与自己成亲的道侣行房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舒服的感觉,更别说是
被舔足了。

  在她的意识中,从来不认为这是舒服的事情。

  「吃到嘴里是什么感觉?」

  柳月烟又问了一句,这听上去极为暧昧的话,可是柳月烟说的却十分坦然和
平静。

  「很香,很软……」

  「主要还是一种心灵上的满足。」

  见柳月烟表现的很平静,魏央也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此时两人经历生死,
又被困在了这里,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心灵上的满足?」

  柳月烟疑惑无比,接着她突然把一只裹着白色超薄丝袜的玉足从粉色绣花鞋
中抽了出来。

  魏央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这位美艳的姨娘难道?

  不过他想错了,柳月烟并没有想要让他舔的意思,而是用目光在自己的丝足
上打量了片刻,才重新把丝足伸进了绣花鞋中。

  「真想不通,玄音居然说被舔的很舒服……」

  柳月烟低声说道,继而又摇了摇头,极为不解。

  「什么……姨娘你说……她……她那时候很舒服?」

  魏央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若真是如此的话,起步就证明自己这个亲生母亲不
但不排斥这点……反而还很喜欢?

  「是啊……她说被舔了丝足之后很舒服,热热的,滑滑的,像是泡在温泉里
面一样。」

  「我无法理解。」

  柳月烟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

  第二百六十三章.鼠妖

  魏央的心顿时加速跳动了起来,自从与凤傲仙发生关系之后,在床上进行母
子扮演的游戏,他便打开了对母上的欲望之门,长久以来以为没有机会了,现在
听到柳月烟的话,他顿时感觉也许还有机会得到母上。

  到时候算不算一举两得呢,既为父亲报了仇,又满足了自己变态的禁忌欲望

  「要不……姨娘你试一试?」

  魏央声音颤抖的说了一句。

  听了这话,柳月烟目光平静的撇了他一眼,说了一句让魏央全身沸腾的话:

  「等回到玉京城之后我把脚洗漱一番,我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心中期待的并非是被舔,而是想要弄清楚为什么凤傲仙,柳玄音两个绝代
佳人被舔丝足之后都会说极为舒服,她更想要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种事情上丝
毫没有任何兴趣。

  世间能够入她法眼的男人寥寥无几,以往的魏央也是如此,但经过这次遭遇
之后,她对魏央改观了很多。

  这个外甥看上去也没有之前那般讨厌了,反而有些坦率,对于自己这种癖好
也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虽然偶尔看自己的目光带着色眯眯的神态,但她也没有
在放在心上。

  「好的姨娘。」

  魏央用力的点了点头,这也是个跟师尊凤傲仙同等层次的美丽熟妇。

  柳月烟拿出一柄金色小剑操弄一番,随后便用手指轻轻一点,金色小剑顿时
消失。

  可是突然见,柳月烟的脸色微微一变,继而失望的说道:「飞剑传书失效了
。」

  「怎么会失效?」

  魏央也愣了一下,「难道说这片空间根本无法把剑书传递出去。」

  「应该是这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处链接到现实世界的独
立内景,之前把我们吞入腹中的那只巨兽体内,应该被人用特殊的手法当成了内
景的容器,所以之前才会有一种坠入深渊的感觉。」

  柳月烟的话让魏央想起了之前锦瑟对付他的神通,也是把内景世界与现实的
某处链接在一起,最终内景化为现实中独立的世界。

  锦瑟不过四禅修为,内景自然不大,可是这片空间广阔无垠,完完全全就是
真正的世界,群山大川,江河湖海等等,现实世界又的这里都有,而且灵气还如
此的充裕。

  这要何等恐怖的修为才能够做到。

  「姨娘,你见多识广,应该知道如何出去吧?」

  魏央问了一句。

  柳月烟沉默了一会,接着说道:「如这般巨大的内景世界,应该与外界有着
空间节点,我们进来的时候是通过巨兽腹中的空间节点,出去的话,也要寻找到
巨兽体内的空间节点才行。」

  「当务之急还是先养伤恢复法力,这样的话才有机会去寻找空间节点。」

  就在柳月烟的话落下的时候,魏央突然听见一道尖锐的嘶叫声,聚耳在听:
「叽叽叽叽…..」

  正当他聚精会神聆听之时,从远处草丛中猛然蹦出一只巨大的黑影,趴在魏
央前方三丈处,龇着牙狠狠的盯着魏央和柳月烟。

  他稍稍走近,这才看清面前怪物,约莫一人高度,身上长着黑色的毛和一条
大腿粗的尾巴,尾巴长长的托在地面,头上两只尖尖的耳朵,一对拳头大小的眼
珠泛着青光。

  他心中一惊,前方怪物硕大的身形向着高空猛然一跃,一道极为尖锐的嚎声
响彻天际:「吱啊……..」

  声音如同波纹一般向着百丈处扩散而去。

  「小心!」

  柳月烟连忙说道。

  「老鼠?」

  魏央惊愕,又有些哭笑不得,他从未见过如此之大的老鼠,想来必然是常年
吸收此地浓郁的灵气而长成的,就在他愣神之际,老鼠张着锋利的爪子扑了过来

  魏央身形不动,面对凶恶的老鼠,抬起一掌拍了过去,掌势凶猛,凌空打在
了面前老鼠身上,无数血液洒在地下化为大地的养分。

  他体内法力恢复的并不多,这一掌完全就是肉体的力量,隔空一掌便能够开
金裂石。

  「不好……这里应该有妖。」

  柳月烟脸色一变,似乎听见了什么。

  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无数道尖锐叫声。

  原来刚才它的嚎叫声音是呼叫同伴。

  目光看去,却是惊住了,无数道黑影在狂奔,大的有丈许高度,最小的也有
着半人的体型,犹如黑色洪流一般,起起伏伏的席卷而来。

  魏央身形快速一闪,直直的扑入鼠群,一双肉掌毫无章法的四处挥动,杀了
半响,周身百丈处全是老鼠尸体。

  眼看数千只鼠群被他杀了个干净,余下的躲在角落中眼中泛着青光盯着魏央
,不敢上前。

  他心中杀意舒缓,也不想再此多耗费心力,便准备离去,却在这时又从远处
传来一道比之前强百倍的嚎声,只见一座山峰大的鼠怪仰天嘶叫,身边聚了黑压
压一片鼠群,目测不下数万只,魏央一愣,快速的回到了柳月烟身边。

  这鼠王定是成了精了,绝不单单是吸收此地灵气而长成的,称之为妖也不为
过。

  鼠群如黑云般压来,最前方的便是那只鼠妖,粗壮的蹄子踏在地上,每进一
步便震开大片尘土,它紧着不舍,渐渐的已临近魏央身后。

  魏央突然感觉耳边传来一股凌厉的破空声,于是急忙抱住柳月烟的身子躲过
,那激射而来的粗壮黑影如同一道长长的巨鞭,猛然砸在大地之上,轰隆一声,
前方大地裂出丈许的深坑。

  「这是妖……已经脱离野兽之身了。」

  柳月烟沉声说道,「现在你我法力尚未恢复,只怕不好对付。」

  「姨娘,你躲开一些,我来对付他。」

  魏央深呼吸一口气,朝着前方踏了一步,用冷厉的目光注视着这只鼠妖。

  从刚才那一鞭的威力还看,这只鼠妖应该有三禅的修为,哪怕是全盛时期,
想要斩杀也需要费一番手脚,更别说现在他体内的法力依旧处于枯竭状态,而且
又身受重伤,对付这只畜生只怕有些吃力。

  妖向来要比人类强大,得天独厚的肉身力量,以及天赋神通是人类无法比拟
的,只不过妖的手段比较少,而且这只鼠妖虽然堪比三禅的修为,可似乎并不能
化形。

  他不明白为何这片内景世界会有这种妖物,而且可能还不止这一种。

  「你的伤势还没有恢复……」

  柳月烟紧张的看着魏央。

  「你难道忘了,我可不只是剑修。」

  魏央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冲向了面前的鼠妖。

  柳月烟看着魏央冲出的背影,发现这个男孩身上突然展现了一种让人很心安
的气质。

  原本对于魏央,她只是从讨厌转而为不讨厌,最多只有一丝喜欢而已,这个
喜欢也只是姨娘对外甥的喜欢,但现在对于魏央彻底改观了。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魏央此时所展现的男子气概,正是柳月烟所欣赏的,通
过之前的事情柳月烟发现魏央除了好色这点之外,身上也没有其他缺点了。

  想到这里,柳月烟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看着冲来的人类,鼠妖眼中亮起狡黠,身后巨尾甩动,正好与魏央的手掌撞
在了一起。

  砰!

  魏央被这股劲力震的倒退几步方才止住身形,接着无数只巨鼠再次扑来。

  这鼠妖经过长年累月的精修,已经生出灵智脱离牲畜的范畴,眼中时而狡佶
时而阴狠的情绪与人类无异,见魏央掠来的身影,露出一抹人性化的冷笑,接着
口中猛然一吐,一道黑色光柱破空冲来。

  魏央见黑光啸来,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急忙掠着身子躲开,轰鸣一身,黑
光从他衣肩擦过,击在身后草地上。

  顺着黑光看去,只见光泽如魔的气体没入方圆十丈,继而生出嗤嗤低鸣,所
有杂草皆被腐蚀的一干二净,化为光秃秃的土地,失去了生机。

  这只巨妖已经生出了神通。

  匍匐在周围的巨鼠不断朝着魏央冲来。

  魏央双掌灵活无比,时而化作甩动的长鞭拍在空气中,时而化作连环舞动的
巨锤轰下,顿时周围所有冲到他一丈范围的巨鼠全部都被打成了肉饼。

  另一边,柳月烟抽出细剑抵御着冲来的巨鼠,她的法力枯竭了,可本身还具
备着强大的剑术,虽然实力下降了很多,但这些小妖还不放在眼中。

  只是那只已经生出神通的鼠妖看上去极为难缠,

  魏央身躯赫然跃起,以强大的肉体力量朝着鼠妖拍了一掌。

  轰隆一声如同雷霆一般巨响传开,空气在这一刻都彻底炸裂。

  「吱啊……」

  鼠妖被掌势覆盖,暮然惊吼,身上出现了一道伤,延伸到粗壮的腿部,阴冷
的盯着魏央,不消片刻,它胸前的伤势瞬间恢复如初。

  「不好办啊…」魏央心中泛起波澜,对此情形还有些棘手,至今争斗半响也
未发现面前鼠妖的明显弱点,再加上鼠妖不但具备诡异的神通,而且能把伤势瞬
间恢复,仅凭借这一手段,就极为难缠。

  妖修天生就具有极强的恢复能力,身体可以承受极强的能量洗礼,又没有境
界的障碍,所以向来极为强大。

  鼠妖被魏央一掌激怒,张口血盆大口吼起,此刻所有鼠群瑟瑟发抖的立在原
地,并没有再次冲上来,似乎是被鼠妖下了命令,原地待命。

  它向前踏了几步,如小山般的身体把大地一震,眼中充斥着慑人的寒意,豁
然扑来。

  速度太快了,卷起的罡风犹如铜墙铁壁一般,向着魏央砸下,力场所形成的
能量风暴盖下,黑影遮蔽了他的视线。

  重!

  魏央此时的感觉,就像是身上凭空压了一座山峰,整个身形弓着,面前黑影
张着獠牙向他咬来,眼看就要被吞入腹中。

  他左手当即掐诀,口中念念几句,百脉聚元诀急速运转,磅礴的力量瞬间升
起,坚韧如钢的百炼体,此时闪烁着更为晶莹的光泽,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脆响
,弓着的身形豁然一撑,百尺范围的地面赫然龟裂,那握紧的拳头引发串串音爆

  面对临面扑来的鼠妖,魏央身躯窜出,一掌拍了过去。

  鼠妖眼中一顿,继而本能的颤抖了起来,像是见着了此生最恐怖的一幕,那
一抹无形气劲自对方掌心生出,化成薄澎湃的掌势从它下方腹部一穿而过,掌势
没有尽头,直直冲入天空,炸成雷霆一般的动静,此刻,周围的空间好像也被一
掌打的瞬间塌陷,数十丈范围内的大地也豁然崩裂。

  鼠妖初始还毫无感觉,但是半响后才发现自己硕大的身躯不受控制的产生巨
大颤动,又感腹部传来剧烈疼痛,继而看去,只见双爪上方出现一道巨大的伤口
,血流如注,这一掌直接把它穿了个通透。

  鼠妖悲鸣一吼:「吱啊…...」

  被掌势贯穿的身体直直定在了原地,血液如同小溪,不一会儿便染红了地面

  鼠妖小山般的身体轰隆一声砸在大地之上,它的恢复速度虽然极强,但其体
内五脏皆被掌势搅碎,已经无法愈合,躺在地上挣扎翻滚,身后鼠群吱吱吱的低
声嚎叫,继而向着魏央的方向窜来。

  魏央一步十丈,猛然越到鼠妖身后,右脚骤然发力,向着前方一步踏去,轰
隆轰隆的震动声响了起来,大地被震的起起伏伏,犹如席卷的海浪般向着鼠群盖
去,过了片刻,前方百丈方圆又传来地动山摇,草地逐渐分化成百丈裂缝,地面
粘合的劲力消失,草地猛然一收,向下方凹陷形成了百丈巨坑,大半鼠群都被裹
入其内。

  他眼中冷漠的扫视半响,见在没有鼠怪上前,便后退至鼠妖身旁,看着一地
鲜血,耳边传来鼠妖低沉的嘶啸,坐着死亡之前最后的挣扎。

  见魏央走来,随即又想支撑着身体向他攻来,它跌跌撞撞的巨大身躯再也支
撑不住,豁然倒地,目光依然凶恶越发血红,狂风吹不尽的血腥味越发浓郁刺鼻

  巨大的身体挣扎了半响,伴随着猩红的血液,带来了死亡征兆。

  不过片刻,鼠妖的眼神逐渐平静了下来,也没有了凶气,匍匐在地,瞳孔溃
散失去声息。

  见鼠妖就此身亡,魏央这才长舒一口气,好在只是一只相当于三禅境界的鼠
妖,若是来一只四禅境界的妖,那就只有逃命的份了,毕竟两人的法力还需要一
段时间才能够恢复。

  第二百六十四章.妖塔

  「没事吧!」

  柳月烟快速的走了过来,担忧的问了一句。

  「没事,我们快走,刚才的动静说不定会惊动其他妖物。」

  魏央沉声说道,随后再也忍不住吐了口血,他本身就受了重创,虽然服用了
疗伤丹药,涂抹了药膏,但短时间又怎么可能恢复,再加上刚才与鼠妖大战,强
行运转百脉聚元诀,试图让百炼体发出更强的威力,因此便造此造成了伤口的撕
扯。

  见魏央吐血,柳月烟立即走过来扶住了他的身子,随后从身上抽出一枚粉色
手帕把他嘴角的血迹擦掉,继而又拿出一枚丹药给魏央服下。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再次传来了一股猛烈的噪音。

  「不好,快走!」

  魏央察觉到了危险,柳月烟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两人快速的逃离。

  只见远处奔来无数道黑影,全书凶猛的妖物,它们被之前的战斗吸引而来。

  两人快速狂奔,身后的妖物紧追不舍。

  狂奔了近两个时辰,两人终于停了下来,面前的路被一方巨大的寒潭阻挡,
身后的妖物依旧紧追不舍。

  此刻进无可进,退无可退。

  「没路了。」

  柳月烟沉声说道。

  「姨娘,我们跳入寒潭。」

  魏央眼神朝着四周寒潭扫视了一眼说道。

  「赌一把,就算死了,也能做一对同命鸳鸯。」

  「丧气话!」

  柳月烟哼了一声,「都这时候了,还占姨娘便宜……」

  「来不及了。」

  魏央拉住柳月烟白皙的手掌,便朝着寒潭跳了下去。

  噗通一声,两人沉入了寒潭水中,可就在这时候,魏央和柳月烟都是一震,
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吸力从寒潭底部传来,直接把两人的身子吸了进去。

  等两人消失之后,那群妖物终于冲到了寒潭四周,可是却又诡异的快速推开
,仿佛那处寒潭极为恐怖,它们根本不敢靠近。

  噗通……

  耳边传来一阵猛烈的咆哮声,这股咆哮声完全是深海爆发的声音,可却有一
种不真实的错觉,好像离的很远,却感觉就身在其中一般。

  就像是梦境一般。

  魏央和柳月烟跌入寒潭,感受到寒冷至极的冰水都快要淹没了思维,可是下
一秒,两个人的意识世界突然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魏央和柳月烟同时睁开眼睛,震惊的看着四周的环境。

  沙漠?

  魏央赫然愣了一下,刚才明明是跳下了寒潭,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沙漠之中。

  从进入这片空间之后,便感觉这片空间到处都透着诡异,此时又莫名其妙的
来到了一片广阔无垠的沙漠之中。

  「这是?」

  旁边的柳月烟怔了片刻,才惊讶的看着四周,「沙漠?」

  她的目光不禁朝着魏央看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神色。

  「刚才我们明明跳到了寒潭里面,可为什么会出现在沙漠里面?」

  魏央疑惑的问了一句。

  柳月烟摇了摇头,又发现两人的手掌紧紧的握在一起,她下意识的松开魏央
的手掌,随后站了起来朝着四周看了看。

  柳月烟朝着四周看去,发现整个荒漠中除了她与魏央之外,再无他物。

  如果此时从极高的天空俯瞰而下,整片荒漠中只有两个极小的黑柳月烟,那
便是他们的身柳月烟,魏央抓了一把黄沙,扬在风中被吹散,又摸了摸身体,上
面的伤势依旧存在,因此确定这并非是梦境。

  「这里很诡异。」

  柳月烟皱了皱眉头说道,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先找个方位探查一下吧。」

  魏央沉声说道,不过两人法力尽失,想要走出这片沙漠并不容易。

  说到这里,魏央来到柳月烟身边,下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掌。

  见魏央重新拉住自己的手掌,柳月烟愣了一下,可看他眼中全部都是担忧的
神色,便也没有多说什么,任由他握着自己白皙的手指,跟随这魏央缓缓走着。

  不知行了几日,前方荒漠依然没有尽头,身体中的水分不断减少,虽然两人
都是度过了小三灾的修士,但没有法力作为源泉,在这处沙漠中的消耗极大。

  二人一路向前,风沙太大吹的睁不开眼睛,沙暴不时的从远处卷起,无尽黄
沙的余辉之下天地一片蒙尘,沙暴虽然极为庞大,但对于他们这般修士来说却没
有太多危险,一路行去,遇着沙暴便直接穿行而过。

  沙沙沙…

  「可听见什么声音?」柳月烟疑惑问起,眼神不经意的撇过魏央平静的面容

  「在前方。」迎着他的目光,魏央向前方扫视一圈,遥远处整个沙丘在不断
的起伏,神色平静的拿手遥指:「有动静!」

  「那是?」柳月烟愣了一下,继而心中一震:「沙妖!」

  「危险!」

  魏央也感受到了,一股极为灼热的气浪压来的同时,整个沙地猛地一声震动
,无数黄沙扬起在天空之中,厚厚的沙土中出现一只巨大的火焰怪物,向着魏央
扑来。

  魏央眼中古井无波,数丈距离只一闪便穿过,在他的眼中,周围环境的流动
速度仿佛都变的极为缓慢,像是静止,但却能感受到微弱的时间流逝,眼睛一眨
,定格的画面才重新活了过来。

  轰隆一声,火焰妖物全力的扑击,扬起无尽沙尘弥漫满空,魏央不知生死。

  看着浑身凶焰的妖物,柳月烟奋力一喊:「魏央!」

  声音不断扩散,但却没有听到答复,待沙尘落尽之后,向周边数百丈范围扫
视,依然看不到他的身影,似乎是其吞入腹中。

  直至现在方才看清妖物的全部身形,此妖物全身由黑红色的火焰形成一只巨
大的头颅,双眼中诡异凶悍,一只大口不断张合,似乎能吞噬万物。

  「焰妖!」

  不知何时,一道声音在柳月烟身后响起。

  柳月烟转身一瞧,只见一位约莫六尺的青年出现在身后,继而揉了揉眼睛,
惊异的回道:「魏央?」

  「是我!」魏央轻轻点头,方才焰妖的毁灭一击虽然极为凌厉,但还是在关
键时候躲了过去。

  在焰妖扑来之时,魏央早已心有感应,只不过是为了静距离的观察对方的本
质。

  体内的百脉聚元诀法门自然的运转起来,化为坚硬如刚的躯体,躯体虽然未
有丝毫增大,但其表面却与之前大有不同,之前驭使这种法门时,所显现的晶莹
光泽更加实质,周身所有的气息被荡开,而此时他心中的感觉又变的不一样了。

  整个身体,从头至脚,以及双手躯干皆传来一股气息,比之前强了十不少,
他现在的力量,便是一座山隔在眼前也能一拳蹦碎。

  「我来处理!」

  魏央沉声说道。

  「不行,你的伤势还没好。」

  柳月烟急忙说道,「不能在让你冒险了。」

  说完之后,她拿出之前使用的那柄细剑,横在胸前,脚步向前一踏。

  「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姨娘,不能总让你来保护我。」

  柳月烟转头朝着魏央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还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露出这种醉人的笑容。

  「那就一起上吧。」

  魏央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世界,但我相信跟
姨娘一起联手,一定能够走出去。」

  柳月烟看着他沉默了一会,随后做出了一个让魏央惊讶的动作。

  她伸出另一只白皙的手掌:「握住姨娘的手,这一次,我们并肩作战!」

  「好!」

  魏央快速的走了过去,手掌与柳月烟的手掌紧紧握在了一起。

  前方焰妖突然猛的嘶吼,继而形态发生了变化,焰妖整个头颅瞬间暴涨,化
成三十丈有余,接着它口中一吐,一道拳头大小的火团生出,把虚空震的一顿,
又有无数火焰洪流不断的向着火团汇聚,不断压缩,一眨眼便形成了一枚尺许大
小的火团。

  火焰表面深红色,但魏央和柳月烟双眼看的清清楚楚,隐藏在深红色火团内
,呈现漆黑色的焰光,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极为恐怖。

  焰妖低鸣一声,火团沿着沙地急速掠来,所过之处所有沙土全部瞬间融化,
焰妖似乎感受到对方前所未有的强大,做完这些后并未停止,形态变幻,蓦然生
出一对火焰巨臂,火爪成锤对着魏央猛然轰下。

  「魏央小心!」

  不理会柳月烟的惊呼,魏央淡淡一笑,看着上下而来的毁灭气浪,周围空气
像是融化了一般,气浪震的方圆十里之内沙地寸寸凹陷。

  他动了,手指紧握成拳,对着前方的烟妖赫然轰了上去。

  同一时间,柳月烟也执剑冲了过去,两人一左一右,同时到达焰妖身边。

  虽然柳月烟的法力尽失,可并不代表她毫无战斗能力,至少这一手绝妙的剑
术还存在着。

  魏央一拳轰在了焰妖身上,拳头上顿时浮现了滔天烈焰,但那股雄浑的拳力
也完全贯穿了焰妖的躯体。

  柳月烟的细剑也从焰妖的一颗眼球上划过,直接把那颗眼球刺穿。

  轰!

  这一瞬间,一股坚不可摧的气浪贯穿焰妖身躯,气势震的周围狂风大作,黄
沙漫天。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这股气势终于逐渐消失,漫天的沙尘被狂风吹尽之后,
这方天地方才重新显现。

  焰妖被两人覆灭,一道深邃宽大的裂缝出现在了眼前,直直延伸百丈距离方
才到尽头,周围沙土全部消失不见,余留下来的只是光秃秃的黑色岩石。

  柳月烟站在黄沙之上剧烈的喘息着,刚才那一击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体力,
在没有法力的支撑下,每一次挥剑都是极大的负荷。

  「姨娘,你没事吧?」

  魏央走到柳月烟身边,担忧的问道。

  「没事。」

  柳月烟摇了摇头,「你有没有发现,这片空间的妖都没有化形的存在。」

  听了柳月烟的话,魏央也是一愣,想到之前遇见的那只相当于三禅修为的鼠
妖,还有追逐两人的众多妖物,完全就没有任何一个化形,全是以真身的存在。

  「是有点奇怪。」

  魏央沉思一会想到,任何妖物到了一定修为之后,都会生出化形的神通,哪
怕一些妖物不选择主动化形,但也不代表所有的妖物都这样。

  可这里的妖物完全就没有化形的存在。

  「这里应该是某个大人物留下来的内景世界。」柳月烟沉声说道。

  「是啊,能够直接在内景世界圈养妖物的存在,天知道神通有多么恐怖。」

  魏央也很惊讶,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内景世界可以圈养或者的生灵。

  「先找出路吧。」

  柳月烟说道,随后两人一路穿过风沙行去,没有在遇见任何妖物,不知又行
了多久,二人面前方才出现一座高塔,塔面不知铺的何种材料,没有被黄沙腐蚀
,除了泛着些许的沧桑之外,再也看不出其他。

  「黑色的塔?」

  魏央疑惑地说道。

  「小心点,可能有古怪。」

  见柳月烟眼中似乎有担忧之色,继而手指又抚了抚下巴,眼圈滚动:「好,
先找入口。」

  绕了一圈后终于在塔前发现一座石门,石门紧闭,随即用手推了推也不见动
静,又扫视一遍石门,见有几道不知名的红色图案印在上面,心神一动,转身看
向柳月烟:「姨娘,你来看看!」

  柳月烟走上前来,他自然看到了红色图案,又扶手触摸一遍,感受到图案上
传来的一丝微弱的能量感应,想了片刻回道:「这是蜃纹,专门用来封住气机与
命脉的禁法。」

  「哦?」魏央点头,又问:「可有解决法子?若没有的话,我们只能放弃…
…」

  「不过这道蜃纹看上去年代久远,应该早已失效了。」

  想了想,柳月烟再次说道,「这种蜃纹乃是云纹的一种分支,在大玄界已经
极少见到,随着诸多妖云纹的丢失而遗落在时间长河中。」

  「云纹是一种仙家禁制法门,在大玄界修习的人不多,蜃纹便是传承下来的
其中一个分支。」

  「我曾经在涉猎过一些云纹禁法,可以尝试一下。」

  柳月烟走向蜃纹,伸出十根手指抖动几下后,指间蓦然浮现几道红芒丝线,
继而又解释道:「还好这面石门上的蜃纹与我涉猎的云纹大致相同,用的都是三
才法门,若非如此,便是手段通天也无半分可解…」

  第二百六十五章.蛟龙

  柳月烟的指间汇聚的红芒丝线越来越多,丝线似乎是由气体组成,相互勾连
,只见她十指间相隔大约十寸,蓦地清微颤动,颤动的同时指间红芒不断起伏穿
插,指间越来越快,只看见一阵残影浮动,最后手指的震动猛然停下。

  一道由红芒丝线组成的三才式的蜃纹出现,化为惊艳的图案,继而口中吐出
一道雾气没入指间的云纹中,云纹一阵变化,泛起了寸许的红芒浮影,浮影犹如
实质。

  柳月烟一抖十指,指间云纹瞬间脱离,向着石门上的蜃纹突然贴合而去,只
一眨眼间,便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柳月烟的身形又是一动,对着石门中央看了半响,念头祭在石门内的蜃纹之
上,双手手指张开,沿着一种莫名的轨迹,在虚空中不断划着,不时的几道红芒
浮影闪过,继而又瞬间消失,便这样持续一盏茶的功夫方才停下。

  咔…咔…咔…

  石门震动!

  柳月烟露出了一丝惊喜:「成了!」

  石门露出一道缝隙,继而缝隙逐渐张大,从两旁看去,这石门至少半丈厚度
,也不知是何种顽石所铸,若是以人力推动,不知要多大的力气。

  石门张开,又传来一阵霉味,必是经年无人步入,进了塔,这才向周边扫视
一圈,见前方尽头摆放香案,香案贴合墙壁,上方三尺的墙壁之上铭刻一字:道

  道字似乎是用非凡的手段刻上去的,没入三分有余,呈现一种宏达庄严的肃
穆感,目光在看,案台上立着一尊方形铜鼎,鼎内装着深灰色的烟尘,估计是烛
香燃尽所留下的残余。

  整片大厅除了案台,铜鼎之外,便在无他物,右侧深处是一座木制阶梯,通
往上层,微微扫视后,他二人方才来到案台的墙壁之前。

  「此处祭拜的是…道?」

  柳月烟看了一眼,轻声道。

  魏央没有回答,静静的立在原地,目光向着墙壁上的字迹看去,似乎有着无
尽的魔力,不知为何,他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猛然间捂住头颅,压住那股从墙
壁上传来的意志,口中闷哼的低吟。

  糟糕!

  他向着墙壁又是一撇,突然见着其中题着几个小字:瑶池!

  「瑶池……此人是谁?」

  魏央怔了一下。

  「瑶池?」

  柳月烟也是疑惑无比,她从来没有听过瑶池的名号,于是猜测道:「会不会
是三十三重天之上的仙人?」

  「难道说是仙人留在人间的洞府?」

  魏央想了想说道,仙家洞府一直都有流传,只是极少人发现。

  「应该的是,以内景化作真实的世界隐秘在洞庭湖巨兽的口中,设下只能进
不能出的空间节点,让进入的人无法出去。」

  他越想越觉得如此,也只有仙家遗留在人间的洞府,才能够解释这一切。

  魏央和柳月烟在四周检查了片刻,并没有发现其他东西,只是看见不远处出
现了一道通往上层的楼梯。

  「去塔上看看,应该会有其他发现。」

  魏央与柳月烟迈上阶梯,咚咚咚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塔内响起。

  不知道多久,两人来到了一座古老的方室,正前方处立着一根巨大的不明之
物,最上方钳着一枚头骨,头骨之下是骨质的十字长矛形状与头骨链接在一起,
骨质长杆之上一面黑色大旗覆在其上,两旁是惨白色的飘带,黑色大旗表面几道
白色乱纹,形成一股阴森的气势。

  它浮空着,但并非没有凭依,自十字骨矛各处,各有一道精钢铁索绑着,似
乎镇压着一尊了不得的凶物。

  「这是?」魏央感受到面前传来的阴森诡异的死亡气息,走至前方,近距离
的观察片刻,这一走近,又感觉周身传来的迷幻之力越发强大,像是从黄泉之中
冲来的死气洪流一般,震的他倒退几步,方才止住身形。

  「没事吧!」柳月烟连忙走过来问道。

  魏央说道:「姨娘你看,那绑在其上六根精索,其上蕴含着无边的法力,必
然是用来镇压此物的死气,想解开这股禁制,想必不易!」

  柳月烟走了过去,怔怔的看着面前被精索困住的骨质长幡:「这好像是……
幡!」

  幡,有多重解释,是旗帜,教派所用的旌旗,也可为人死后引导阴灵去处之
物。

  而面前的幡看上去绝不普通,应该是用来镇住某种恐怖东西的物品。

  魏央目光看了半响,说道:「我去试试。」

  精索之前,魏央暮然五指张开,凝练成刚向着其中一根锁链握去,砰的一声
,锁链之上一道白色匹练炸响,震的他整个右手变的麻木,锁链之上像是倒立着
无数雷霆钢针,刺的他气血翻涌。

  「雷?」魏央心中一顿,

  「这里!」柳月烟在远处叫了一声,魏央走过去,眼中一定,只见一处极为
隐秘的角落中有一道白光,白光链接在各处的精索根部,也是这道禁法的源泉所
在。

  「用这把剑试试。」

  柳月烟把手中的细剑交给魏央。

  魏央接过剑轻轻舞了几下,便在空中转化为一抹锋锐的青芒,剑口虚颤,犹
如蜂鸣,传来嗡嗡响动,一道华光闪过,虚空低啸一声,那链接在精索根部的白
芒瞬间化为两截,消散在虚空中。

  白芒断裂,虚空传来轰隆响动,只感觉脚下一阵晃动,下一刻高塔似乎要塌
陷一般。

  砰砰砰砰砰砰!

  接连六道脆响,链接在幡上的精索瞬间崩裂,沉重的锁链砸在坚实的地板上
,地板猛的裂出几道缝隙,幡上虚芒一震,卷起一道灰蒙蒙的气浪。

  「死气?」魏央甩动袖口,向着前方猛的挥动,把冲来的死气挡住,幡失去
了锁链的束缚,向下一沉,没入尺许有余。

  幡之上的头骨瞬间狰狞,像是活了过来一般,自头骨两旁又生出两道尖锐的
骨刺,突然,黑色大旗抖动,两旁惨白色的飘带迎风而起,一股寒入骨髓的阴风
刮过,头骨中吞吐死气的情形这才停止。

  他的眼前又是一阵恍惚,像是听见了无数道厉鬼的嚎叫之音,这股冲击之力
来的太过突然,极为猛烈,把他的身形冲的一个趔趄,直直的向后方倒退。

  「糟糕,神魂被震的有些散乱。」他心中惊愕。

  「小心,这柄幡有古怪。」

  柳月烟急忙说道。

  嗡!

  一股无形的压力盖住整个高塔,塔身砰砰砰的蹦出无数道裂缝,继而疯狂的
晃动了起来。

  「不好,这座塔要塌了。」

  柳月烟脸色大变,意识到那柄幡是用以镇这座塔的东西。

  轰轰轰……

  塔崩裂的速度越来越快,只是瞬间,两人便感觉到身躯朝着下方坠落了。

  魏央的身躯在下坠的瞬间,便下意识的握住了那柄幡,随后快速的收入到储
物戒内,之后柳月烟的手掌伸了过来,两人的手掌快速握在一起。

  两人快速下坠,整座塔在这一刻彻底崩塌。

  失重的感觉传遍全身,仿佛又回到了之前那种坠入深渊的错觉。

  噗通一声!

  魏央耳边再次传来跌落水中的声音,身上被冰冷的水包裹住,整个人朝着寒
潭底部坠落。

  魏央终于睁开了眼睛,眼前全书冰寒彻骨的水,他的手掌与柳月烟的手掌依
旧紧握在一起,柳月烟已然晕了过去,魏央抱着她的身子快速的寻找着方向。

  他心中自然极为疑惑,但此时根本来不及想那么多,必须要尽快寻找到脱困
之法。

  在寒潭中每多呆一会,他便感觉体内的寒意增强一分,几乎要把他冻住了。

  好在他身具百炼体这种极为稀少的体质,这才能够承受住寒潭的侵蚀。

  但柳月烟就没有他这般强大的抵抗力了,早已晕过去的柳月烟,脸色已经极
为惨白,身上被寒气不断侵入,肌肤上已经开始溢出丝丝白霜了。

  魏央朝着柳月烟看了看,意识到她的情况有些不妙,需要尽快脱离寒潭,否
则随着寒气的侵入,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支撑不住的。

  魏央在寒潭内抱着柳月烟继续游动,不断的搜寻着能够出去的位置,可过了
半响,却依旧没有发现任何能够脱困的方法,就算是不断的朝上游,却也始终无
法浮起,仿佛这处寒潭也是一片特殊的空间一般,根本找不到出路。

  就在这时,魏央耳边响起了一股猛烈的噪音,这像是某种怪异在嘶吼一般,
魏央朝着声音传来的位置看去,突然发现寒潭的水流开始剧烈变化,继而一股凶
猛的吸力传来,直接把魏央的身子吸了过去。

  魏央双手用力的抱住柳月烟的娇躯,消失在了寒潭之中。

  等魏央醒来的时候,赫然察觉一道冰冷凶戾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自己。

  魏央心中赫然一惊,下意识的朝着身边看了看,看见柳月烟正靠在自己身上
的时候,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柳月烟脸色更加苍白,身上出现了不少因为寒气入体而形成的冰霜,此
时她已经晕了过去,但身体冰凉无比,再这样下去似乎要支撑不住了。

  「小鬼!」

  突然,一道冷厉的声音响了起来,魏央这才反应过来,看着之前那道凶戾的
目光,他瞳孔赫然放大,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只浑身长满碧青色鳞片的……龙!!

  怎么可能会有龙!

  魏央不敢相信,龙是什么存在,那可是飞舞在九天之上,与仙人齐名的生物
,怎么可能出现在寒潭之中……不对。

  想到这里,魏央又怔了一下,目光朝着面前碧青色的龙看了看,这只龙没有
角,身长不到十丈,脖子上有白色花纹,只有前端两只脚,尾部很尖,如同蛇尾
一般,而且又出现在寒潭之中。

  魏央似乎想到了什么……蛟龙!

  这下有大麻烦了。

  魏央心中一紧,就算是最弱的蛟龙,那也至少是相当于人类四禅境界的修士
,而且要比四禅修士强大很多。

  再加上他目前深受重伤,法力枯竭,根本不可能是这只蛟龙的对手。

  「小鬼,把东西交出来。」

  这时候,蛟龙口吐人言,再次冷厉的说道。

  「什么东西?」

  魏央压下了心中的慌乱,让自己强行镇定下来。

  「往生幡!」

  蛟龙怒喝,「吼……」

  剧烈的响声爆开,魏央明显能够听见远处寒潭的水流正疯狂的咆哮着。

  「什么往生幡,没见过。」

  魏央沉声说道。

  「你从那座塔里面带出来的幡!」

  蛟龙低吼了一声,死死的盯着他,「交出来。」

  「那座塔……」

  听了这话,魏央赫然一震,想起来之前跳入寒潭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他原以
为是梦境,可听见面前蛟龙这么说,似乎根本不是梦境。

  魏央急忙朝着储物戒内看去,赫然发现之前梦中带出来的那柄往生幡,正是
用以镇压那座塔的某种特殊的法宝。

  「你怎么会知道?」

  魏央惊讶的看着他。

  「嘿嘿。」

  蛟龙露出了凶恶的笑容,虽然没有化形,可是看上去完全就是人类的表情。

  「说来这次还要感谢你,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活人了,没想到在你的帮助
下能够一举助我的灵魂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

  「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突然像是做梦一样进入那个诡异的世界?」

  还没等魏央回答,这只蛟龙便又自说自话:「那是因为我已经在这处寒潭内
设下了特殊的秘法,任何人进入之后,灵魂都会被拉扯到那处空间,并且在我的
影响下,去寻找那座塔,最后破坏掉往生幡内的禁制。」

  「原本我早已在多年前便可以脱困,可那个女人却根本没有打往生幡的注意
。」

  「哼,你应该看见塔里供奉的那个道字了吧,已经三千年了,那个婊子我一
定会找她算账。」

  听了这只蛟龙的话,魏央感觉它口中的应该是两个不同的女人。

  「原来如此,我可以把往生幡交给你,但你要立即救她。」

  魏央朝着身边的柳月烟指了指说道。

  「你在跟我讨价还价嘛,小鬼!」

  蛟龙怒喝了一声。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