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阴阳长生法】(266-270) 作者:色道宗师

海棠书屋 2022-06-29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阴阳长生法】(266-270)作者:色道宗师   第二百六十六章.同眠   「愿意的话,往生幡就交给你。」   魏央从储物戒内摄出了那柄幡,幡上阴气阵阵,时刻都能够听见无数阴魂的哀嚎声。   「救活……那也不
【阴阳长生法】(266-270)

作者:色道宗师

  第二百六十六章.同眠

  「愿意的话,往生幡就交给你。」

  魏央从储物戒内摄出了那柄幡,幡上阴气阵阵,时刻都能够听见无数阴魂的
哀嚎声。

  「救活……那也不过是一个食物而已。」

  蛟龙的喝声响起,随后它张口便朝着魏央吞了过来,一股猛烈的寒气不断冲
击出来。

  魏央快速的收起了往生幡,知道就算把往生幡交给这头畜生,最终也会被它
一口吞下去。

  这幡绝对是强大的法宝,可是需要祭炼之后才能够使用。

  魏央当即抱着柳月烟的身躯朝着一边跳了过去,可身躯刚刚跳到半空中,蛟
龙的巨尾便甩了过来。

  魏央的身子直接被击中,撞在了不远处的山体上,抱着的柳月烟也跌落到了
一边。

  好强!

  他下意识想到,继而口中吐了一道血液,支撑着身子重新站了起来。

  魏央便是全盛时期,也未必是这只蛟龙的对手,更别说此时了,显然是凶多
吉少。

  「吼!」

  蛟龙张口,朝着魏央喷出了一道冰冷的寒气,魏央的身子彻底被冻住了,全
身无法动弹,只有双眼能够活动。

  可惜他的法力还没有恢复,否则的话可以催使双眼中的神通。

  「把你吞入腹中,往生幡自己会回到我手中。」

  蛟龙露出冷戾的寒芒,抬起巨大的龙首,便要把魏央吞下去。

  就在这时,魏央意识一震,只见神庭穴四周盘旋的太虚天龙突然诡异的颤动
了起来,他的脑子仿佛像是沸腾了一般,有种恐怖的东西要破体而出一般。

  「吼……」

  这时候,一道更为猛烈的龙吟响了起来,这道声音把蛟龙洞府震荡的疯狂晃
动,随后魏央体表闪出一道诡异的身影,化作百丈长度的巨龙,正用更为威压的
眼神注视着面前的蛟龙。

  当魏央看见之后,才终于知道是什么。

  那是一直存在于神庭穴四周的太虚天龙,之前吸收过血狐,紫牝神猿的精血
,身上的鳞片已经变成金红相间。

  「太……太虚天龙……怎么可能!」

  当蛟龙看见出现的这只栩栩如生的太虚天龙,不可置信的怒吼了起来。

  它怎么也没有想到,时隔这么多年遇见的第二个人类,体内居然隐藏着太虚
天龙。

  「怎么可能……太虚天龙……太虚天龙早已消逝了,怎么还会有太虚天龙…
…」

  魏央对于这种情况也极为不解,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至少这只太虚天龙似
乎很让这只蛟龙恐惧。

  「小鬼,你到底是谁?」

  蛟龙阴沉的说道,当太虚天龙出现的时候,它已经生出了逃走的想法。

  但它还没有得到回答的时候,便看见这只太虚天龙已经张口龙口冲了过来。

  蛟龙的身躯下意识一躲,根本不敢跟这只太虚天龙接触。

  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它了。

  太虚天空咆哮而去的瞬间,便把身子缠绕住了蛟龙的身子。

  蛟龙疯狂的挣扎了起来,龙头不断轰在周围的墙壁上。

  轰轰轰……

  连续十几次挣扎,蛟龙的头颅赫然砸了下来。

  在这之后,太虚天龙更为变本加厉,张口便咬在了这只蛟龙的脖子上,快速
的吸着它身上的龙血。

  蛟龙身躯疯狂的摆动,却始终无法脱离束缚,口中发出强烈的吼声,身躯在
地面快速翻滚。

  魏央对于这一幕也震惊不已,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盘膝在神庭穴四周的太
虚天龙,所能够展现的力量是如此恐怖。

  面前的只是蛟龙,而魏央放出来的则是天龙。

  蛟龙口中不断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仿佛不相信会阴沟里翻船一般。

  等待了多年才终于脱困,它又怎么甘心被这样吸干了身体,可是太虚天龙乃
是远古生物,对于蛟龙的克制是天生的,那是源自于血脉中的威压。

  只见蛟龙的身体渐渐瘪了下来,随后身子停止了晃动,它身上的血肉像是被
吞噬了一般,只剩下一道骨架而已。

  吸收完这只蛟龙血肉的太虚天龙变得更加灵动,身体也越发实质,原本金红
相间的的鳞片增添了丝丝碧青颜色,双目更加有神,四只龙爪抓在地上。

  这一幕惊的魏央根本说不出话来。

  还没等它走过去检查太虚天龙的情况,魏央就看见太虚天龙的身躯顿时化作
一股光芒朝着神庭穴内钻去。

  不过片刻,魏央神庭穴四周重新出现了太虚天龙的身影。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看着已经彻底死去的蛟龙,魏央男男想到。

  他现在更加怀疑神庭穴的太虚天龙了,从以往的经历来看,这只太虚天龙似
乎有着自己的灵智,似乎也像是在自己身上寻求某些东西。

  动静消失之后,魏央才长舒一口气,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面积很大,但极为落魄,想来这只蛟龙再次等候了很久,为的就是解开
镇压它灵魂的旺盛而已。

  「嗯……」

  柳月烟缓缓苏醒,眼神暗淡的在四周扫视了一眼,正好看见了魏央。

  「姨娘,你终于醒了?」

  见柳月烟苏醒过来,魏央急忙跑过去抱住了她的身子。

  「姨娘你的身子……好冷!」

  魏央感觉一股股强烈的寒气在朝着体内冲击着。

  「快……快放开我,我中了寒气,会伤了你的。」

  柳月烟声音颤抖的说道,脸色更加苍白。

  「好……好冷……」

  她身子猛然抖了一下,冰冷的寒气在她体内不断肆虐。

  「姨娘,把衣服脱了。」

  魏央快速说道,又在储物戒内拿出一件宽大的袍子平铺在地上。

  他身上也湿透了,于是快速的把衣服脱掉,露出了浑身赤裸的身躯。

  「不……不行……呜……冷……」

  柳月烟看见魏央把衣服脱了,声音抗拒的说道,可体内的寒气实在太过猛烈
,在她还没有来得及阻止的时候,魏央已经开始脱去她湿漉漉的衣服。

  外面破损的长裙,里面的白色肚兜,白色超薄丝袜,粉色绣花鞋,还有包裹
住阴户的白色纯棉内裤,这些衣服全部都被魏央脱下来了。

  魏央用力的抱住了她赤裸的身子,柳月烟猛然感觉到魏央身上传来温暖的热
量,下意识的搂住魏央,两人直接躺在了用袍子铺好的地面上,如同八爪鱼一般
紧紧的交缠在了一起。

  魏央此时是痛苦而快乐的,从柳月烟身上不断传来冰冷的寒气,但又感觉她
的身子是如此的柔软,尤其是胸口那两颗巨大的白乳,正用力的抵在他胸口上。

  柳月烟也顾忌不了那么多,只能用四肢死死的缠住魏央的身体,又感觉到小
腹上被一根火热的棍柱物低着。

  她抬头看了看魏央,眼中浮现一抹挣扎之后,似乎下了某种决心,把绝美的
脸颊埋在了魏央脖子上。

  「抱……抱紧姨娘……好……好冷……」

  柳月烟声音颤抖的说道。

  魏央直接把两边的袍子掀起,犹如被褥一般盖在了身上。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魏央始终能够感觉到大量的寒气朝着体内汇聚,
柳月烟的身子已经都快要被冻住了,一阵阵寒气肆虐之后,整个身子都显得极为
僵硬。

  不过,在她用力的抱住魏央的身子之后,却感觉到一股股温暖的热量朝着体
内传递,原本体内贮存的寒气,竟然在这股热量之中渐渐被抵消。

  感受到了这一点,柳月烟下意识的更加用力的抱住了魏央的身子,只感觉此
生从来没有这般舒服过,那股热量,好像能够把身子都融化了。

  柳月烟的脸颊埋在魏央脖子上,四肢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地把魏央的身子缠
住,随后口中喷出来的气息,都显得冰冷无比,在这一刻,她心中突然感觉异常
平静,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

  只不过,除了传递到体内温暖的热量之外,她并没有其他的感觉。一般来说
,男女之间赤裸拥抱,在接触到对方敏感位置的时候,必然会有刺激的感觉,可
是柳月烟却根本没有这种感觉,这也是让她这么多年来极为疑惑的,哪怕是当年
行房的时候,对方插入自己体内,都没有那种属于女人的快感。

  带着这种疑惑,柳月烟更加用力的抱住了魏央的身子,一股股热量汇入体内
,让她体内的寒气开始逐渐减弱。

  魏央并没有在这时候多说什么,危机已经解除了,现在更重要的是想办法解
除柳月烟身上的寒气,他体质强大,都是男儿子身,天生就具备着强烈的雄性热
量,在两人赤裸拥抱之后,便可以把体内的热量传递到柳月烟体内,以此来缓解
她所受到寒气的侵扰。

  魏央的肉棒逐渐的挺翘了起来,正好抵在了柳月烟小腹之上,他只感觉柳月
烟的小腹传来冰冷的寒气,继而身子一抖,下体的肉棒都像是遇见了寒流一般,
骤然收缩一下,朝着旁边移动着。

  只不过在这次收缩之后,魏央已经完全熟悉了柳月烟身上的寒气,又重新挺
翘着粗大的肉棒,抵在了柳月烟的小腹下方,但她不知道是没有察觉到,还是因
为没有任何属于女人的快感,根本就不在意。

  魏央一只手轻轻的按在了柳月烟白皙圆润的美臀上轻轻的捏揉了起来,另一
只手在她后背抚摸着,虽然寒气依旧在侵入,可在他的特殊体质所传递的热量中
,寒气减弱的速度越来越快。

  魏央微微抬起头,看着已经如同猫咪一般埋在自己脖子上的柳月烟,于是贴
着她耳边轻声说道:「姨娘,你的身子好软好冷。」

  「呃……别说话……也别胡思乱想……就当是……患难之后的互相慰藉吧。

  柳月烟低声说了一句,她很清楚自己目前与魏央之间是一种多么羞耻的姿势
,可对于她这种天生就极为冷淡的女人来说,哪怕魏央下体那跟粗大火热的肉棒
直接抵到她的阴户上,她也没有太多感觉。

  「姨娘,从今天以后,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秘密了。」

  「你看光了我的身子,我也看光了你的身子,我们都不着寸缕的抱在一起。

  「等你醒来以后,可别怪我啊。」

  魏央笑着笑说道,他还真怕柳月烟这个女人翻脸不认人。

  「现在……就当是做梦吧……睡了一觉,做了一场梦,醒来以后什么都没有
发生过。」

  「你也不能记住,要把这一切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知道吗?」

  说到这里,柳月烟突然抬起头看着魏央,眼珠散发着亮光。

  在经过之前寒气入侵的煎熬之后,柳月烟已经感觉好了很多,寒气逐渐减弱
,身上冰冷的霜珠也缓缓褪去。

  「可是姨……」

  魏央顿了一下,刚想说下去,却见柳月烟用平静的目光盯着他,「你什么你
……要说什么?」

  「我……我想亲亲姨娘……」

  「不行!」

  柳月烟脸色一冷,淡淡的说道,「现在是特殊时期,所以特殊对待,我毕竟
是你的亲姨娘,绝对不可以这样做,不然我会生气的。」

  可是魏央却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直接张口吻在了她额头上,鼻孔内嗅
到一股诱人的体香,魏央更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下体的肉棒在柳月烟穴口上轻
轻颤抖了起来。

  一般来说,魏央这种粗大火热的肉棒抵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肉穴端口,都会让
对方的身子极为颤抖,引发出强烈的情欲,可是从柳月烟的眼神来看,似乎根本
没有任何感觉。

  「我就亲……亲一下……」

  「一下也不行,别忘记了,我跟你娘亲是亲姐妹,你不要忘记你自己的身份
。」

  柳月烟哼了一声说道,却继续用力的抱住魏央赤裸的身子,她给人一种欲拒
还休的错觉,可魏央跟她相处了一段时间,也知道这个女人的性格并不是那种伪
装的,若她有任何快感,此时应该隐藏不住。

  「好吧。」

  魏央有些失落的看着她,继而又问了一句,「姨娘,你的身子好点了吗?还
冷不冷?」

  「没有那么冷了,你抱紧点姨娘。」

  「对,就是这样。」

  第二百六十七章.挑逗

  柳月烟更为舒适的用力抱住魏央的身子,似乎把他当成了枕头,把脸颊埋在
了魏央脖子上。

  魏央能够感觉到胸口传来的温暖热流,那是柳月烟两颗被挤压出各种形状的
乳球,只不过上面时而出现冰冷的寒气,时而出现温暖的热量,有一种冰火两重
天的感觉。

  就这样,两人赤裸的身子紧紧缠绕在一起,看上去跟夫妻也没有太大区别,

  只不过魏央知道,用力抱住自己的女人,是自己亲姨娘,更是个如同仙子一
般的熟妇,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跟她发生点什么,那也不虚此行了。

  带着这种想法,魏央渐渐昏睡了过去,缠绕着魏央的柳月烟,也感觉身子极
为疲惫,缓缓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多久,魏央终于苏醒过来,看见依旧抱住自己身子的柳月烟。

  柳月烟的身子已经变得温热了起来,而且极为柔软滑嫩,被魏央紧紧的抱在
怀中,尤其是胸口那两颗巨大的乳房,不断的挤压在魏央胸口,他很想伸手握住
,可却又看见柳月烟正睡的香,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魏央沉思了片刻,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好几次九死一生才终于被困入这个
寒潭底部,又想到之前从神庭穴内遁出的那只太虚天龙,居然一举吞噬了蛟龙。

  他意识到,那只太虚天龙可能还存在着更多的秘密,只是无法操控,更无法
从它那里得到一些蛛丝马迹。

  但当务之急,还是先寻找到脱困之法,一直被困在这片莫名的空间内,也不
知道外界过去了多久,只怕很多人会着急的吧。

  想到这里,魏央察觉到体内的法力已经恢复了不少,于是便用手掌在柳月烟
丰满的美臀上轻轻的摩擦了起来。

  柳月烟浑身赤裸,睡的很香,似乎全然不在意自己这个外甥的轻薄,哪怕是
清醒的时候,被这个外甥赤裸的抱在怀中,也只是感觉到一股温暖的热量而已,
并没有其他感觉。

  她身体的敏感度极低,便是连行房也没有太多感觉,更别说这种情况了。

  魏央手指在她白皙圆润的美臀上轻轻摩擦,随后又增加力量握住了分明的屁
股,上面的股肉也从他的指缝间挤压出来。

  这个女人不管是样貌还是身材,都是当世一绝,能够与之比拟的,也不过是
与他有着密切关系的那几个熟女,还有柳玄音。

  揉捏了半响,柳月烟依旧没有苏醒过来,于是他把柳月烟的身子转了过来,
以背靠自己的方式涌入怀中。

  这样一来,他正好可以把那两颗白皙丰满的巨乳握在手中。

  手掌自然是无法完全握住,可感觉却要比之前爽快太多,柔软的乳房极有弹
性,可又十分柔软,每次捏揉之后都能够变幻各种形状。

  魏央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子,把下体那根依旧粗壮的肉棒抵在了柳月烟的屁
股缝上,开始缓慢的摩擦了起来。

  滚烫的肉冠在她屁股缝内来回摩擦,不时的从那道诱人的菊花上擦过,留下
一丝丝温暖的热流。

  这股热流并非是柳月烟菊花内溢出的,而是位于龟头上溢出的精液,直接把
柳月烟的屁股缝涂抹了一遍。

  就这样,柳月烟两颗巨乳在魏央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两颗粉嫩的奶头也被
他手指玩弄出了各种形状,可是柳月烟却并没有传来任何急促的呼吸。

  不但如此,她胸部的乳房也没有任何要膨胀坚挺的意思,像是完全没有快感
一般。

  魏央一边玩弄着柳月烟胸口的两颗巨乳,一边把脸颊埋在柳月烟脖子上用力
的吸着这股体香。

  正背靠在魏央怀中的柳月烟突然说了一句:「放开!」

  听见这道淡漠中带着呵斥的声音,魏央握着巨乳的手掌下意识的用力的揉了
一下。

  只见那两颗巨乳开始来回晃动,如同甩动的吊钟一般。

  「姨娘,你醒了?」

  魏央贴着她耳根子说道,但双手并没有离开那两颗巨乳。

  「嗯……已经没事了,可以起来了。」

  柳月烟轻声说道,便要挣扎着站起来。

  可是魏央却依旧没有松开抱住她的双手,低声说道:「姨娘,我想在揉一会
。」

  「胡说什么……」

  柳月烟淡淡的说道,「已经让你占了这么多便宜了,你还不满足?」

  听她的口气,仿佛毫不在意一般,也并没有太过强烈的挣扎,任由魏央双手
在上面捏揉。

  可是让魏央疑惑的是,便是这般捏揉两颗乳房,柳月烟竟然依旧没有产生如
同其他女人一样的呻吟。

  「揉不够啊,我还想吃一下,姨娘……」

  魏央贴着她耳根轻声说道,随后又呼出一口热气打在上面。

  柳月烟眼珠子微微转了一下,心中也有些好奇,为何自己这两颗巨乳被这般
揉捏,依旧没有太多的感觉,这是敏感部位,被捏揉之后,不是应该产生快感的
嘛……

  为何会这样?

  带着这种疑惑,柳月烟逐渐沉默了下来,也没有阻止魏央的动作,轻轻闭上
了眼睛想要感受着被捏揉的那种感觉。

  「随你吧,反正我也没有任何感觉。」

  柳月烟淡淡的说道,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姨娘,你……身子怎么没有颤抖?」

  魏央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为什么要颤抖?」

  柳月烟极为不见的说道。

  「呃……但凡女人被揉胸之后,不都会产生一种特殊的快感吗,这种快感会
让身子不断颤抖起来的。」

  「没有……」

  柳月烟摇了摇头,「从来就没有过那种感觉?」

  「不是吧?」

  魏央愣了一下说道,「那这样呢?」

  说着,他张口含住了柳月烟白皙柔软的耳朵,用舌头在上面轻轻的舔舐了一
下。

  「还没有感觉吗?」

  「没有……只是有点痒而已。」

  柳月烟回道,「你抱了我这么久,我也没有任何感觉,只有那种温暖的热量
不断朝体内汇聚。」

  「奇怪……」

  魏央喃喃自语,他体内的法力已经恢复了一部分,此时能够运转《阴阳长生
法》,按理说在这道双修法门的影响下,不止于此啊。

  可是柳月烟的话又不像是假的,如果她有快感的话,绝对不会保持这般平静
的神态。

  魏央把柳月烟的身子翻了过来,让她面对的看着自己。

  柳月烟的美目轻轻动了一下,目光正好与魏央的眼神撞在一起。

  「你到底想说什么?」

  听了柳月烟的话,魏央沉思片刻,才终于说道:

  「姨娘,你的身子有些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

  柳月烟看了他一眼说道,虽然两人赤裸拥抱了很久,自己这对巨大的乳房又
被他玩弄了很久,而且那根火热粗大的东西不断抵在自己身上,可她依旧并未有
太多感觉。

  「一般来说,女人的乳房或者其他敏感部位被揉捏的时候,一定会很敏感,
有时候会产生瘙痒,有时候会有强烈的快感,可是看姨娘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
这种表现。」

  「所以我猜测,姨娘你身子应该有问题。」

  「又在胡说。」

  柳月烟哼了一声,「这也许只是我特殊的体质而已。」

  她很清楚自己敏感度极低,便是在行房的时候也极少有他说的那种快感。

  「真没有,姨娘。」

  魏央郑重的说道,「不信的话,姨娘跟我接吻一下试试,如果接吻的时候姨
娘有那种快感的话,那就证明我说的不对,如果有快感的话,那就是姨娘身体有
些问题。」

  「这……」

  听了魏央的话,柳月烟也不禁一愣,她知道魏央说的是对的,可是跟自己亲
外甥接吻,这算什么事情。

  「不……不用试了……」

  柳月烟摇了摇头,拒绝的说道。

  「不接吻也行,我有其他仿佛能够测试姨娘的身子为何敏感度这么低。」

  「什么方法?」

  柳月烟好奇的看着他问道,她原本想要拒绝的,可一想到这么多年来自己的
身子越来越冷淡,冷淡到现在自己的外甥揉捏乳房,都没有那种快感,她也很好
奇,自己的身体到底是天生便是如此冷淡,还是因为身体有问题的原因。

  「舔足……」

  魏央看着她白皙的脸颊轻声说道,「我舔一会姨娘的玉足,如果姨娘有感觉
的话就说一下。」

  「如果舔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感觉,就证明姨娘的身子真的出了问题。」

  「你可真不害臊。」

  柳月烟低声说了一句,她自然清楚这个外甥恋足的癖好,不过她也很想知道
被舔足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滋味。

  尤其是想到柳玄音当时跟她说的话,就更加好奇了。

  因此之前才答应自己的外甥,等脱困回去之后便让他舔一下自己的玉足,自
己也能够试试被舔足之后会优惠有特殊的快感。

  「姨娘,我这是在给你治病啊,你的身子被男人抱着,胸部被揉捏,哪怕是
我用下面粗大的东西碰触姨娘下体部位,姨娘都没有任何敏感。」

  「我猜测这不是心里的原因,很可能是身体除了状况。」

  「真是这样?」

  柳月烟静静的看了他一言说的。

  「当然,再说了,我跟姨娘现在已经是坦诚相待的状态,彼此都赤裸着抱了
这么久,但姨娘却并没有任何敏感的感觉。」

  「这完全是身体上出了问题啊。」

  听了魏央的话,柳月烟沉默了片刻,随后才开口说道:「那……那就试一下
吧。」

  说着,柳月烟离开了魏央的怀抱,把盖住身上的袍子轻轻揭开,露出了她那
白皙绝美的身子。

  她并没有在意自己已经全身赤裸的暴露在魏央眼中,心中也没有羞耻感,只
认为这是权宜之计,而且这个外甥还三番两次救自己。

  若非他之前用身体传递来热量,只怕之前自己的身子都会被冻住。

  柳月烟缓缓的坐了起来,胸口那两颗巨大的乳房也晃动了一下,随后她把身
子一转,两只白皙的美腿出现在了魏央眼底。

  柳月烟的眼神很平静,平静中还带着一丝好奇,看上去有些呆呆的,跟她平
日里那种锐利的女剑仙截然相反。

  「你……品尝一下……看看……」

  柳月烟轻声说道,抬起白皙的右脚放在了魏央嘴边。

  魏央坐了起来,伸手捉住了她的玉足,玉足很精致,上面的皮肤极为光滑,
五根脚趾缝隙很小,而且有些纤细,隐约间能够看见淡淡的青筋,组织上涂抹着
粉红色的指甲油,有些性感。

  「姨娘,你真的介意?」

  魏央看着柳月烟,轻声问了一句。

  「嗯。」

  柳月烟轻声说道:「我也很想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很可能我也没有任何感
觉。」

  「好。」

  魏央把她的玉足抬了起来,在上面轻轻的吐了口热气,接着张口在她白玉的
脚面上吻了一下。

  可是吻过之后,柳月烟的玉足并没有传来任何颤抖的感觉。

  魏央轻轻的抬起头问道:「怎么样……有感觉吗姨娘?」

  「没有。」

  柳月烟摇了摇头,眼神中也极为疑惑,「就感觉湿湿的滑滑的,可却并没有
你说的那种瘙痒的快感……」

  「那我继续。」

  魏央的嘴唇继续在柳月烟的玉足上吻了起来,从脚面,然后吻到了脚底,随
后伸出湿滑的舌头,在她脚心上舔了十几遍,等他脚底全部都是口水的时候,魏
央才终于抬起头看着她。

  可是柳月烟的表现却让魏央极为吃惊,她脸色依旧平静,并没有那种羞红或
者是瘙痒的快感。

  「还没有那种感觉?」

  「没有……」

  柳月烟摇了摇头说道。

  听了这话,魏央抓住她的玉足便送入口中,在五根白皙粉嫩的玉足上来回品
尝了起来。

  当他把柳月烟的玉足吃入口中之中,只感觉到一股淡淡的足香,只不过这种
香味并不像其他女人那般浓郁。

  「湫湫湫……吸溜……」

  魏央把她五根足趾全部含在口中品尝了一遍,随后又伸出舌头从她脚趾缝内
穿过,来回舔嗦了好几遍,才终于放下。

  等他放下的时候,柳月烟的足趾上已经全部都是晶莹的口水。

  这一刻,柳月烟只感觉脚趾湿滑而温热,可是却并没有任何敏感的感觉,至
于他说的那种瘙痒和快感,更是没有出现。

  第二百六十八章.升温

  「还是没有什么感觉。」

  柳月烟沉声说道,她有些怀疑当日柳玄音跟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被舔足
怎么会舒服呢,除了因为舌头滑动产生的湿滑和温热之外,并没有任何感觉。

  「在试试另一只吧。」

  说着,柳月烟平静的抬起了另一只白玉美足,放在了魏央嘴边,好奇的看着
他吃入口中的样子。

  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个外甥会这般喜欢女人的玉足,明明被舔了也
没有像妹妹说的那种舒服的感觉。

  「你试着把五根脚趾一起吃进来看看。」

  柳月烟平静的说道。

  这让魏央更加惊讶了,若不是这个女人自始至终一脸平静的表现,她真怀疑
这个女人是个被舔足的极度爱好者。

  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感觉,魏央有些不太相信,任何女人
被他舔了脚趾之后,都不可能表现出这种平静的样子,就算没有因此而产生任何
欲望,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柳月烟那种庄严平静之中闪过好奇目光,让魏央有些凌乱。

  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在彼此没有建立情侣关系之前,便
主动的让自己品尝玉足,而且是如此的坦然和平静,仿佛只是在做某种测试一般

  想到这里,魏央张口便含住了另一只白玉般的美足。

  依旧是之前那种淡淡的足香味道,似乎是因为之前落入寒潭之中被水清洗过
的原因,上面少了很多原始的足香,更多的是一种足趾上自然而然散发的体香,
味道非常淡,不过魏央依旧非常喜欢。

  魏央的嘴唇抿住了五根如同白玉般的足趾,轻轻的吸了一下。

  哧溜一声。

  干涩的足趾在口水的涂抹下变得湿润了起来,五根柔软的足趾上显得十分滑
腻,但却并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轻轻颤抖的动作。

  魏央微微抬头,正好看见了柳月烟正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舔舐足趾的一幕

  「有点滑滑的,湿湿的。」

  柳月烟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声音很轻,依旧很平静,完全没有因为这双玉
足被自己亲外甥含入口中舔舐而产生羞涩。

  「痒吗?」

  魏央含住玉足,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随后伸出舌头在她大拇指和食指中的
指缝内滑动了一下,脚趾缝内传来一股淡淡的温热,里面十分感觉,光滑,作为
舔的人,他感觉十分舒服,就如同他之前说的那样,主要来自于心灵的满足。

  听了魏央的话,柳月烟轻轻摇了摇头:「还是之前那种感觉。」

  「也并没有很舒服啊?」

  柳月烟有些疑惑的说了一句,眼中尽是好奇,她想到之前柳玄音跟她说的话
,心中就有些怪异,明明就没有她说的那种舒服的感觉,也不痒,最多只是因为
被含住之后所产生的湿润和温热,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感觉了。

  更别说那种淡淡的欲火了,更是丝毫都没有感觉到。

  听见她说的这个情况,魏央又分别含住她的几根玉足来回舔嗦了几遍,等把
她两只玉足都舔湿了之后,才终于放了下来。

  「也就是说,我舔姨娘玉足的时候,姨娘丝毫没有任何舒服的快感?」

  魏央重新做到柳月烟身边问了一句。

  「没有。」

  柳月烟说道,见他张开双手把自己赤裸的身子抱在了怀中,柳月烟轻轻推了
推他的身子。

  魏央沉思了片刻,想到了几种可能:「姨娘,你这个可能是一种由于心里或
者生理因素所引起的性功能障碍。」

  「性功能障碍?什么意思……」

  柳月烟有些不明白。

  「就是说身体对性兴趣极为丧失,对对性生活无兴趣,也叫做性冷淡。」

  「所以我在舔姨娘玉足的时候,姨娘才没有任何快感?」

  魏央想了想说道,按照他前世的了解,也只有这个可能,不过还要进一步查
验。

  「这……」

  柳月烟愣了一下,想到以前与自家相公行房的时候确实性致阑阑,很多次都
是在毫无任何快感下进行房事的,而且仅有的几次性生活之中,也并没有任何高
潮,她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原本只是认为天生就如如此。

  「性冷淡……就是这个原因吗?」

  柳月烟看着魏央低声问了一句,这极为露骨的词似乎并不像是从她这个绝美
的仙子口中说出来的,可是她说这个词的时候却又端庄平静,更是坦然。

  「我猜测是这个原因,只是目前不知道到底是姨娘的心里原因还是生理原因
。」

  「不如……我在给姨娘测试一下?」

  魏央轻声说道。

  「怎么测试……还像之前那样舔脚吗?」

  柳月烟撩了撩耳边的秀发,看了魏央一眼说道。

  「这次换其他部位。」

  魏央朝着她胸前那两颗吊锤的白色巨乳看了看,就算不是第一次看见这对巨
乳,依旧感觉巨大无比,巨乳白皙如玉,挺翘无比,乳头鲜嫩粉红,周围的乳晕
并非是那种暗色,而是粉嫩的红色,乳头的形状是偏平的,在整个乳房上显得极
为小巧,她的乳房也是那种半球形状,看上去十分养眼。

  「还是……算了吧。」

  见他的目光朝着自己的乳房上看着,柳月烟这才轻声说道,她并没有任何羞
涩的感觉,因为之前已经与自己这位外甥赤裸相见了,两人抱在一起不知道睡了
多久,而且这两颗乳房都被他两只小手握在手中很长时间,如今在害羞岂不是矫
情了。

  她不但不是个矫情的人,更是个坦然的女人,对于这些情情爱爱之类的性事
从身体上不感兴趣,心里上更是不感兴趣。

  在她看来魏央是自己的亲外甥,被他看了摸了不算什么,而且她对魏央从心
里彻底的改观了,又一起度过了不少磨难。

  「在试一试吧,现在危机也暂时解除了,我们就先躲在这里,等法力彻底恢
复了之后在寻找出去的通道。」

  魏央轻声说道,抬起一只手掌轻轻的握在了柳月烟右边的乳房上。

  柳月烟看了看他,也没有阻止,只是幽幽一叹:「我知道你心中是什么想法
,你想要摸就摸吧,反正我也没有任何感觉。」

  说到这里,柳月烟微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不过你要记住,我始终
都是你的亲姨娘,这件事情算我们之间的秘密,出去以后可别这样了。」

  「嗯,好的姨娘。」

  魏央笑着说道,心中大喜,他原以为要把柳月烟这个绝美的姨娘弄到手要花
很大的精力,没想到这般轻松,远比其他任何女人都要来的轻松。

  不过他心中也很清楚,这种摸摸舔舔容易,但要真的跟她发生关系就很难了

  而且最麻烦的是柳月烟居然是个超级性冷淡的女人,这种女人没有快感和高
潮,想要拿下,难于登天。

  所以魏央想着,只能尝试一步一步的通过抚摸,舔舐的方式来试试能不能激
发她体内的情欲。

  「姨娘,你坐在我身上。」

  魏央稍微移动了一下,双腿插开坐在了柳月烟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身子,把
两只手掌分别按在了她两颗白皙的大乳房上。

  「麻烦!」

  看着魏央的动作,柳月烟没好气的说道,撑着身子朝着后面坐了坐,不过她
的屁股正好碰到了魏央那根粗大的肉棒上。

  柳月烟感觉到了一股火热的触觉贴在了股缝内,一股股滚烫的热量朝着屁股
缝内汇聚,让她有些惊讶。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掌,握住了魏央粗大的肉棒。

  「啊姨娘你……你轻点……」

  魏央感觉肉棒被她的手掌握的有些疼,忍不住叫了一声说道。

  「啊……」

  柳月烟似乎也知道那根粗大的火热是什么了,于是惊吓了一下,连忙松开了
手掌。

  魏央把肉棒朝着前面移动了一下,这才说道:「姨娘,坐下来吧。」

  柳月烟缓缓把白皙的美臀坐在了魏央的小腹上,魏央的那根粗大的肉棒正好
朝着后面甩动了一下,正好打在了柳月烟白皙的阴户上。

  啪的一声。

  清脆的响声传开,柳月烟阴户被打的抖动了一下,她只感觉阴户有些疼痛,
继而低头一看,正好看见那根肉棒正以棒身的位置紧紧的贴在了阴户中央的肉缝
上,猩红的龟头正对着她脸颊位置露出狰狞。

  「别胡闹,快让他消下去。」

  柳月烟低哼了一声说道,直接闭上眼睛不去看那跟狰狞的龟头。

  「消不下去啊姨娘,要不姨娘用手给我消下去。」

  魏央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不要……」

  柳月烟拒绝的摇了摇头,「你快点揉……揉完了就结束吧。」

  见柳月烟依旧是之前那般毫无兴趣的表现,魏央也没有强求,能够让自己在
她身上抚摸捏揉就很不容易了。

  「姨娘,刚才你握着外甥肉棒的时候,有没有快感产生?」

  魏央轻声问了一句,随后双手在她胸口两颗巨乳上轻轻的揉捏了起来,同时
张口把她白皙的耳根子也含入口中吸允了起来。

  「没有……就……就感觉有些粗,有些烫而已。」

  「你说的那种快感,并没有产生。」

  柳月烟想了想说道,「轻点揉,不要揉那么重。」

  「不会吧姨娘。」

  魏央惊讶的说道,「如果连一点快感都没有,那我也不知道你的身体到底是
什么原因造成的了。」

  「这种事情是天性,就像我看见姨娘赤裸的身子之后,下面的肉棒会自然而
然的勃起,这是上天赐予的天性。」

  「真的。」

  柳月烟沉声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够感觉到上面传来的热量,可是
就没有任何快感产生。」

  「那姨娘你用手掌握住,在试试看。」

  魏央说道,揉捏双乳的手掌逐渐加大了一些力度,两颗乳球在掌心变幻成了
各种形状,大量的乳肉从手指缝隙内挤压出来,不时的捏住乳头轻轻玩弄,柳月
烟的乳球比较干燥,但却很滑腻,白皙,上面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乳香。

  魏央在她两只耳朵了都舔舐了很好几遍,却并没有发现柳月烟身体在颤抖,
那两颗乳球更是没有丝毫膨胀,乳头也并没有勃起。

  渐渐的,魏央意识到柳月烟的身体应该不只是超级性冷淡这么简单。

  性冷淡,也只是对性兴趣丧失而已,但没理由被自己这般玩弄乳房根本没有
任何快感。

  「那……那我试试?」

  柳月烟怔怔的说道,她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淫秽的事情。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她对性爱这方面的知识极为缺少,虽然当年成过亲,可
满打满算的性爱次数也不超过10次,而且都是在成亲之后一段时间进行的,在
这十次的性爱中她从来没有高潮过,之后就因为种种原因彻底的过上了禁欲的生
活。

  对于她来说不应该叫做禁欲,因为她本身对性爱就丝毫不感兴趣。

  「把手掌摊开,轻轻握住我的肉棒,让后缓慢的上下抽动。」

  「姨娘你以前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所以刚开始一定要轻轻的。」

  魏央轻声说道,双手继续在她两颗巨乳上玩弄着。

  柳月烟不叫也不喊,丝毫没有女人的呻吟产生,这让魏央也有些兴致阑阑,
不过一想到若是能把姨娘这个超级性冷淡的熟女改造成荡妇,那种心灵上的快感
就让他兴奋不已。

  「哦……」

  柳月烟轻声说道,随后目光紧盯着魏央翘起的肉棒,右手张开轻轻的握了上
去。

  她的手掌有些凉,当握住肉棒之后,魏央整个人都是一颤,好柔软的手指。

  「是这样吗?」

  柳月烟问道,按照魏央之前说的,缓慢的抽动了起来。

  「是的,不过不要握的这么紧,姨娘你放松一点,手掌不要崩的太紧,用掌
心发力,轻轻的抽动。」

  魏央呼出一口热气打在柳月烟的耳朵上,「对,就是这样,抽上去之后,在
抽下来,就是来回抽动。」

  「真麻烦!」

  柳月烟哼了一声,按照魏央说的方式继续抽动了起来。

  她感觉掌心内的热量逐渐升高,原本有些冰凉的手掌此时也变得火热,掌心
内已经渐渐出现了香汗。

  她心中是有些吃惊的,吃惊的是魏央下面这根肉棒居然如此大,手掌根本无
法全部握住。

  她心中把这根肉棒与当年自己相公的肉棒做了一下对比,不对比还好,一对
比的话差距实在太大了。

  魏央这个根肉棒比他大了何止数倍,而且传递的热量也更多,简直像一根粗
大的黑龙。

  第二百六十九章.白丝

  魏央一根手指轻轻的夹住了柳月烟鲜嫩的奶头,另一只手掌拖住她的乳房晃
动了一下。

  那只巨乳在柳月烟胸前微微晃动了一下。

  魏央的胸口紧紧贴在柳月烟的后背,两人便这般姿势逗弄了起来。

  下体的肉棒在柳月烟一阵阵不熟练的抽动下再次增长了几分,一股股热流朝
着魏央小腹内汇聚。

  快感虽然较为强烈,但远没有到射精的地步。

  柳月烟替他手交了好大一会,渐渐感觉手掌有些酸痛,于是有些生气的放开
了手掌:「不弄了,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不会吧姨娘?」

  魏央惊讶的说道,看着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正挺翘着,目光稍稍移动,又看
见她腿缝间光滑的阴户,小穴白皙光洁,没有任何毛发,阴唇有些粉嫩,中间的
缝隙极小。

  「还没有感觉吗?」

  「没有……」

  柳月烟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对这种事情也没有任
何兴趣,没有就没有吧。」

  「这样呢?」

  魏央突然把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她的阴户口子上,轻轻的拨开了那道细缝,
看见了里面粉嫩的穴肉后,便把手指深入,轻轻的摩擦了一下。

  魏央突然感觉到里面传来微微的湿意,虽然并不强烈,可是这个发现却让他
心中一喜。

  这至少证明,她还是有快感的,只是这种快感极浅,浅到连柳月烟自己都察
觉不到。

  「你干什么……快抽出去。」

  柳月烟冷哼了一声说道。

  「姨娘,我应该知道你这是什么原因了。」

  魏央没有理会柳月烟冷漠的声音,直接说道。

  「什么……什么原因?」

  柳月烟下意识的回答。

  「你不是没有快感,而是快感太浅了,浅到连姨娘你自己都无法感觉到。」

  「你看。」

  说着,魏央把手指抽了出去,指尖上出现一道淡淡的湿意。

  「这就是姨娘下面流出来的圣水,如果完全没有任何快感的话,就不会出现
这种湿润的水迹。」

  听了魏央的话,柳月烟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就连呵斥魏央都忘记了。

  刚刚魏央手指插入的时候,她却是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感觉到阴户肉壁被一
丝丝火热所侵扰。

  柳月烟看着他手指上出现的湿意,久久没有回答,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

  「姨娘,我想舔一下你下面,看看你会不会还是像之前那样没有任何快感?

  魏央再次说道。

  「不行。」

  柳月烟低哼了一声,「都已经让你抹遍了身子,不要得寸进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

  柳月烟虽然对于情爱之事了解甚少,但不是傻瓜,从在妙衣楼见到他那一刻
起,她就能够看出来自己这个外甥是多么色的男人,让他摸遍自己的身子,其中
也有对他多次护着自己的感激而已。

  「我什么想法?」

  魏央嘿嘿一笑,反问了一句。

  「对我不怀好意的想法。」

  「我只是想给姨娘治病而已。」

  「治病……别自欺欺人了,你那双色色的眼睛我都看透了。」

  「其实……姨娘,我喜欢你……」

  魏央贴着她脸颊轻轻说道。

  「你在胡说什么呢……」

  柳月烟的身子靠在魏央怀中,低哼了一声说道。

  「没胡说,这几天跟姨娘相处以来,我发现姨娘真的很好。」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柳月烟没好气的说道。

  「姨娘喜欢我吗?」

  魏央问了一句。

  「喜欢。」

  柳月烟没有犹豫的回答。

  「真的?」

  魏央眼神一亮,可是心中又有些怀疑。

  「这有什么真的假的,之前我很讨厌你,但后来发现你也不是一无是处。」

  「是哪种喜欢?」

  「哪种喜欢?」

  「我是你的姨娘,姨娘喜欢外甥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哦……只是姨娘对外甥的喜欢啊。」

  魏央有些失落的说道,想想也对,以柳月烟这种性格,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这
么快就产生男女之间的情爱,更别说她还是那种性冷淡的女人,心思从来不会放
在男女之情上。

  「你说的喜欢,难道不是这种吗?」

  柳月烟疑惑的说道。

  「是啊是啊,我最喜欢姨娘了。」

  魏央有些像小孩子一般任性的说道。

  「嗯……起来吧。」

  柳月烟用力的从魏央怀中挣脱了出去,赤裸的站起来之后朝着四周看了看。

  她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是否赤身裸体,好像心中并没有这方面的概念一般。

  这明摆就不是姨娘对外甥所做的事情,可她却坦然无比。

  「姨娘,法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呢,在休息一会吧。」

  魏央站了起来抱住柳月烟的身子说道。

  「你想抱就抱,找那么多理由干什么?」

  柳月烟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目光又在四周打量了片刻。

  魏央嘿嘿笑了起来,直接把她的身子抱在了怀中,双手托住她的双腿,用肉
棒抵在她的屁股缝内。

  「姨娘,用手抱住我的脖子,把腿缠在我的腰上。」

  「放手!」

  柳月烟冷冷的说道,「要是在放肆,我饶不了你。」

  那种姿势多么淫荡柳月烟自然知道。

  「好吧。」

  魏央无奈的说道,放开了她的身子,「姨娘,我拿衣服给你穿上。」

  「哼,现在知道让我穿衣服了,刚才干什么去了。」

  「穿不穿又什么区别,不都被你看光了。」

  柳月烟淡淡的说道。

  「那……那就不穿了……」

  「衣服拿来。」

  柳月烟突然又说道,随后撇了撇他下体那根依旧挺翘的肉棒,淡淡的说道,
「赶快想办法把你这根丑陋的东西消下去。」

  「是是是,听姨娘的。」

  魏央顿时笑了起来,感觉这次虽然出现了很多危险,但也不虚此行,至少跟
这位美丽的姨娘关系拉进了很多。

  魏央在储物戒内翻找了片刻,随后拿出了一件月白色的丝绸薄纱长裙,一件
白色超薄蕾丝吊带丝袜,以及一双白色细跟高跟鞋。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白色透明蕾丝丁字裤,一件白色蕾丝花纹胸罩。

  「姨娘,快船上让我看看。」

  魏央急忙说道。

  「哼。」

  柳月烟看见那件诱人的丝袜高跟之后,低哼了一声,拿起他递过来的衣服缓
缓的穿在身上。

  首先是丁字裤,穿在下体之后只能够遮挡住阴户位置,绑带缠住细腰,丁字
裤后面只能够遮挡住屁股缝,而且这件丁字裤极为透明,诱惑无比。

  柳月烟捋了捋白色丝袜,把一只美足套了进去,又把吊带袜套在上面,并且
与丁字裤的绑带系在一起。

  丝袜极薄,能够很清楚的看见白皙的美腿,十根玉足轻轻扭动一下,上面的
丝袜紧紧的贴在脚面上。

  柳月烟继续穿着胸罩,魏央拿出来的胸罩很小,只能够遮挡住乳头周围一小
部分,在胸罩的挤压下,两颗乳房朝着中间压出了巨大的乳沟,随着身躯而微微
晃动了一下。

  柳月烟撩了撩秀发,用冷淡的目光撇了撇魏央,见他下体的肉棒不但没有消
减,反而变得更加粗大。

  「你……转过去!」

  她有些不好意思看魏央的肉棒,淡淡的说道。

  「不要!」

  「你……」

  听见魏央的回答,柳月烟哼了一声,「算了……想看就看吧。」

  柳月烟拿起那件月白色的丝质长裙穿在了身上。

  这件长裙极美,肩膀以及手臂是一套,上面绣着白玫瑰图案,把脖子和双肩
都裹在里面,双臂的袖口是分叉的样式,长裙并没有吊带,而是用蓝色腰带系住
的,腰间系着几道白色珠子组成的串饰,胸口分叉,紧紧的裹住两颗巨乳,要不
一下是由不透明到逐渐透明的样式,裙子下面是完全分叉的透明样式,微风一吹
便能够看见两只裹住白色透明蕾丝吊带丝袜的大腿。

  这件裙子完全把柳月烟的身材和样貌展现了出来,看上去就算是仙子下凡,
也没有她这般绝色的容颜。

  「姨娘你……」

  魏央怔怔的看着她。

  「怎么了?」

  柳月烟疑惑的看着他。

  「太漂亮了……简直是仙子下凡,不……就算是仙子也没有姨娘漂亮。」

  「是吗?」

  柳月烟嘴角微微翘了起来,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谢谢你的夸奖,少年……」

  说完之后,她便要伸脚把那双白色细跟高跟鞋穿在脚上。

  不过魏央却率先一步蹲了下来。

  「姨娘,我给你穿。」

  「嗯,那就快点。」

  柳月烟看了他一眼说道,随后把一只穿着白色透明丝袜的美足伸了过去。

  魏央轻轻的捉住她的丝足,放在鼻孔上嗅了一下,上面传来淡淡的足香,还
有一丝丝丝袜的香味,因为丝袜是全新的,所以并没有原味足香。

  「变态!」

  看见魏央痴迷的嗅着自己的丝足,柳月烟眯着眼睛低哼了一句,但她却并没
有阻止魏央,毕竟之前自己都已经让他舔足了,现在他闻一闻自己的丝足也不算
什么了。

  「快点。」

  柳月烟用丝足轻轻的在魏央脸上踢了一下说道。

  可魏央却张口把她的丝足含入口中舔舐了起来。

  柳月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冷傲而淡漠的脸孔配上此时的场景,竟然展现
出一种特别的淫秽。

  见魏央已经把自己的丝足在口中舔舐了好几遍,上面的丝袜全部都被浸湿了
,柳月烟眼神微微动了动:「哼,我会问玄音你这个癖好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魏央在柳月烟的白丝美脚上舔允了片刻,随后便放了下来,把两只白色细跟
高跟鞋穿在了她脚上。

  柳月烟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没有继续舔下去。

  等把两只高跟鞋穿上之后,魏央才重新站了起来,走到柳月烟身后,张手环
抱住了她的身子。

  「姨娘,我想亲亲你。」

  魏央轻声说道。

  「刚才不是亲过了吗?」

  柳月烟轻哼了声说道。

  「我想吻姨娘的唇。」

  「不行。」

  柳月烟冷喝一声,「越来越得寸进尺。」

  可是魏央却突然把柳月烟身后分叉的丝质分叉群撩起,露出了那白皙圆润的
美臀,屁股缝内是一件丝质超薄的丁字裤,正勒住股缝间,魏央直接把下体挺翘
的肉棒直接抵在了柳月烟的菊花上,然后轻轻的摩擦了起来。

  「放手!」

  柳月烟厉喝一声,虽然她并没有任何快感,可是被火热的肉棒抵在菊花上依
旧感觉到羞耻无比,身子轻轻挣扎了一下,但却没有挣脱开。

  魏央的双手直接按在了她被月白色长裙包裹的乳房上,隔着长裙和乳罩在上
面快速的揉捏了起来。

  「姨娘,等出去以后,我还能像现在一样揉捏姨娘的乳房吗?」

  魏央低声问了一句。

  「不可以!」

  柳月烟哼了一声说道,「出去以后,我们就恢复正常的关系。」

  「可是……我想姨娘的话,到时候要怎么办啊?」

  「你要是想我,就来观自在坊找我。」

  柳月烟用力的转过身子,目光盯着他看了一眼,「总之,出去之后绝对不能
在对我动手动脚,不然饶不了你。」

  「嗯……到时候我想抱着姨娘睡觉,姨娘,你愿不愿意……总之在没有你的
允许下,我不会对你做出超过现在这种事情的,最多也只是抚摸一样姨娘。」

  魏央把柳月烟的身子抱在怀中,轻声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

  柳月烟哼了一声,「让你这样做已经很出格了,总之你可以去观自在坊见我
,但不能对我动手动脚。」

  「可是我想啊,我就想多抱抱姨娘。」

  「真是个讨厌的孩子。」

  柳月烟有些无奈,「记住了,只需你抱,不许你动手动脚的。」

  「那我想舔姨娘的丝足……姨娘到时候愿不愿意?」

  魏央又问了一句。

  第二百七十章.品尝

  「就只是这样吗?」

  柳月烟盯着他看了一眼。

  「是的,就只是这样,我就想跟姨娘在多亲近亲近。」

  「嗯……那行吧。」

  柳月烟想了想,只是一双丝足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想的话就让他做去
吧,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她也想要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是那种性冷淡的
女人,明明从自己妹妹口中听见被舔了丝足之后很舒服,自己居然没有任何感觉

  想到这里,她更加好奇,那种舒服的快感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姨娘,你真好。」

  魏央用力的抱住了柳月烟柔软的身子低声说道,同时伸出双手把她双腿间的
裙摆撩开,把下体粗大的肉棒轻轻按了一下,正好抵在了柳月烟的小穴上,用棒
身在上面快速的摩擦了起来,隔着蕾丝丁字裤,每一次摩擦,都让魏央产生了极
大的快感。

  「你做什么?」

  柳月烟冷冷的说道。

  「姨娘别说话,马上就好了,憋了好久,让我发泄出去吧,就这样就好……

  魏央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随着身子的抖动,下体肉棒在她阴户上摩擦的
速度渐渐加快,一股股火热的能量朝着肉棒上汇聚,他并没有在刻意的压制这股
快感,想要以最快的方式释放出来。

  柳月烟就这样盯着他看,任由他粗大的肉棒在阴户隔着丁字裤快速的摩擦,
她突然感觉阴户上传来一股淡淡的热流,这股热流是以往从未出现过的,一辈子
也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从这股热流之中,她感觉到了一丝极其微弱的快感,只不过这种快感一闪即
逝,连体味都没有做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月烟身子一怔,那股快感虽然微弱,可是还是被她察觉到了,身子居然真
的产生反应了……怎么可能?

  柳月烟吃惊的看着魏央,怎么也没有想到,一辈子都没有出现的快感,居然
从自己的亲外甥身上感觉到了,这让她又欣喜,又悲哀,更多的是一种禁忌的羞
耻。

  虽然之前身子让魏央看光了,又被他双掌玩弄了乳房,可是她没有产生任何
快感,就没有任何羞耻,也没有任何禁忌,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她在自己的亲
外甥身上,感觉到了快感。

  「你……怎么会……」

  柳月烟吃惊的看着魏央。

  「怎么了姨娘?」

  魏央一边用肉棒隔着丁字裤在她小穴上摩擦着,一边疑惑的文档。

  「没……没事……」

  柳月烟心中一颤,随后立即清除了心中那怪异的想法,她很想要挣脱,可是
却被魏央双手用力的环抱住。

  「姨娘,这不知道过了几日的相处,以后我只怕做梦都忘不了你了。」

  魏央一边用肉棒摩擦着柳月烟的阴户,一边轻声叹道,眼中尽是失落。

  「什么意思?」

  柳月烟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因为啊……姨娘你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都深深的刻在了我心中。」

  「这一辈子只怕都无法忘记了。」

  「胡……胡说什么呢……」

  柳月烟怔了一下,「你要在这般孟浪,我一掌拍死你。」

  说完之后,魏央并没有回答,只是全心全意的用棒身在她下体快速的摩擦,
棒身很粗很长,上面不断传递出热量,通过柳月烟的阴户端口汇入其中,柳月烟
的身子也破天荒的变得热了了起来,仿佛在这股摩擦之中,察觉到了一阵又一阵
的快感。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站直了身子,任由魏央的肉棒在小穴上摩擦
着。

  只不过摩擦了这么久,她的丁字裤已经完全被阴户吸入其中,里面传来淡淡
的湿意,虽然并不明显,但却产生了更多的热量。

  「姨娘,现在有感觉了吗?」

  又摩擦了一会,魏央轻声问了一句。

  「没有!」

  柳月烟直接说道,那股快感只是偶尔才会传递过来,而且一闪即逝,就算有
,柳月烟也不会承认,再说了摩擦这么久,她的阴户也并未产生多大变化,依旧
如同之前那般,只是产生了淡淡的湿意。

  「姨娘,如果有机会回去,可以让我舔你下面吗?」

  「我想舔。」

  魏央毫无羞耻心的说道。

  「闭嘴,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柳月烟冷冷的说道,「在说就撕烂你的嘴。」

  「哼哼!」

  魏央低笑一声,直接用双手再次握住了她的两颗巨乳,只是这一次隔着长裙
和胸罩,手感减弱了许多,但看上去却增添了不少情趣。

  魏央双手快速的在上面捏揉了起来,两颗巨乳变幻成各种形状,魏央毫不怜
香惜玉的捏揉着,柳月烟也没有阻止,便任由他双手侵犯这两颗绝美的巨乳。

  一边捏揉着,魏央下体摩擦的速度再次加快,每一次都用棒身从柳月烟的阴
户上快速摩擦一遍,随后感觉到里面的热量渐渐增加,但是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
水迹溢出。

  这还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挫败感,以往不管是熟女还是少女,被自己这般玩弄
,早就溢出大量的汁液了。

  可是现在,自己这个姨娘却没有任何感觉。

  他的法力已经恢复了不少,因此《阴阳长生法》也在缓慢的运转中,但就算
有《阴阳长生法》的作用,似乎在短时间内也并未起太大的效果。

  这让魏央的挫败感更加强烈了。

  想到这里,魏央直接低下头,把脸颊埋在她的乳房上,顿时,一股浓烈的乳
香味汇入鼻孔内。

  「在给你十息时间,必须离开。」

  柳月烟看着魏央,淡淡的说道,看着他的脸颊在自己硕大的胸部上紧紧按着

  「嗯,要来了……」

  魏央身子突然一个激灵,随后感觉到小腹内的热流朝着棒身上汇聚,一道浓
稠的精液赫然喷射在了她的丁字裤上,这道精液的量实在太大了,直接把她的丁
字裤以及周围的阴唇都打湿了。

  但这只是第一道精液,还有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魏央连忙抽开身子,双腿跪在地上,伸出双手把柳月烟脚上的高跟鞋褪了下
来,拿起其中一只高跟鞋,把鞋口对准了肉棒,赫然又喷射出三股精液,这三股
精液数量很大,把高跟鞋内喷出一层厚厚浓浓的液体,之后他又快速的把柳月烟
另一高跟鞋褪掉,然后对准了肉棒,剩下的精液全部都喷射到了高跟鞋内。

  等他精液喷射完之后,两只高跟鞋内已经注满了精液。

  「你……你……」

  柳月烟看着这一幕,久久无法言语。

  「呼……」

  魏央长舒一口气,这才感觉舒服很多,于是轻轻握住柳月烟的白丝美足,想
要把她的丝足重新放进注满精液的高跟鞋内。

  「还能穿嘛!」

  柳月烟冷喝一声,抬起的丝足直接抽了回去。

  「姨娘,我这在给你治病,你不知道吗?」

  魏央轻声说道。

  「治病……有这样治病的吗?」

  柳月烟盯着他看。

  「你难道忘记了,你对于这种事情没有任何快感,所以我想用这种方式,让
姨娘多感受一下这种男性的雄性激素,一段时间之后,或许会通过这种方式重新
激发出姨娘体内的快感。」

  「姨娘,这是真的!」

  见柳月烟极为疑惑的看着他,魏央抬起头笃定的说道。

  「黏糊糊的,怎么穿啊。」

  柳月烟皱了皱眉头,抬手撩了撩耳边的秀发说道。

  「就是要这种黏糊糊,而且还带着温热的感觉,这样的话应该才能够重新激
发出姨娘体内的快感。」

  「总之,就试试这种方式吧。」

  听了魏央的话,柳月烟沉默了半响,最后才幽幽一叹,「那就……试试吧…
…」

  说着,柳月烟把那双被魏央舔的湿润的丝足放进了满是精液的高跟鞋中,她
顿时感觉到一股黏糊糊的液体朝着脚趾缝内钻去,便是隔着丝袜,都能够清楚的
感受到,只不过她心中也闪过一丝极为怪异的感觉,双足就像是泡在某种特殊的
液体中一样,竟然让她产生了一种舒服的感觉。

  「噗嗤……」

  柳月烟的高跟鞋踏了一步,传来一道闷声,里面的精液和脚趾摩擦的声音,
那股精液实在太多了,从鞋底挤压之后,溢到了丝袜脚面上,又从见面溢出,从
高跟鞋两侧缓缓滑落,看上去极为淫秽。

  「怎么样,姨娘?」

  魏央站了起来轻声问道。

  「不怎样……很难受。」

  柳月烟皱了皱眉头说道。

  「习惯一下就好了,多踩几次应该就会有感觉了。」

  魏央笑着说道,心中也在偷乐,这自然是他胡扯的。

  「嗯……就这样吧,快穿衣服,看看有没有出口。」

  柳月烟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踩着两只白色细跟高跟鞋朝着不远处走去

  魏央把衣服穿上,快速的跟着柳月烟走了过去。

  柳月烟每走一步都能够感觉丝足极为滑腻,双脚的脚面上已经出现了不少精
液,配合她穿的情趣丝袜高跟,以及月白色丝纱长裙,显得极为淫秽。

  魏央走到柳月烟身边,伸手捉住了柳月烟白皙的手掌。

  「你做什么?」

  柳月烟看着他抓住自己的手掌问了一句。

  「我怕等下出现危险,我抓住姨娘的手,这样才能够更好的保护姨娘。」

  「难道姨娘忘记了,我有百炼体护身。」

  「嗯……你倒是有心。」

  柳月烟点了点头,便任由他亲昵的捉住自己的手掌。

  两人手拉着手,朝着深处走去,看上去如同情侣一般。

  「姨娘,你法力恢复的怎么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央问了一句。

  「嗯……已经恢复了大半,不过我们现在在寒潭底部,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遇
到多少危险,最好能够多恢复一些法力。」

  柳月烟开口说道。

  「我的法力也已经恢复了大半,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了。」

  说到这里,魏央突然响了起来什么,于是在储物戒内搜寻了片刻,拿出了那
柄往生幡。

  「这是……那柄幡?」

  当柳月烟看到这根白幡的时候愣了一下,「那不是……梦吗?」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梦中出现的白幡,竟然真的被带出来了。

  「那不是梦。」

  魏央开口说道,随后把她昏迷之后的事情告诉了她。

  「那是只隐藏在寒潭底部多年的恶蛟,是它提前设了进发,让我跟姨娘的灵
魂进入到了那片空间,而我们所遇见的那座妖塔,便是困住那只恶蛟灵魂的所在
。」

  「取了往生幡,恶蛟的灵魂就在本体上恢复了。」

  魏央沉声说道,又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原来如此……」

  柳月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体内竟然隐藏着太虚天龙……」

  「其实我也很奇怪,太虚天龙一直在我体内因此,可平日里却无法驱使,这
次也是因祸得福,若非是太虚天龙的缘故,只怕我和姨娘都要葬身在那只恶蛟的
口中了。」

  「嗯……」

  柳月烟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说话,直接朝着前方走去,通过一片长长的甬道
之后,两人来到了一处巨门门前。

  门前是两尊恶鬼雕像,旁边燃着两道幽暗的火焰,看上去如同鬼火一般。

  「这应该就是出口了。」

  魏央看了片刻口说道。

  「怎么打开?」

  柳月烟低声说了一句,随后抽出长剑朝着前方挥斩了一下,剑气破空而出,
可是打在门上却没有半分作用。

  「不行,根本无法破开。」

  柳月烟摇了摇头说道。

  「会不会往生幡才是真正打开的钥匙?」

  魏央沉声说道,想起之前那只恶蛟如此在意这柄往生幡。

  「姨娘等下,我去试试。」

  魏央眼神一动,随后松开了握住柳月烟的手掌,右手拿着往生幡走了过去。

  越是靠近,魏央越是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在朝着体内侵袭,可当意识快要
迷糊的时候,那股力量突然消失不见,让后看见握住的往生幡上浮现一阵黑色气
流。

  下一秒,往生幡上突然亮起来一道黑色火焰。

  这道火焰没有任何温度,只散发出阴森诡异的气息,握在手中,魏央明显能
够感觉到如同千万只恶鬼在咆哮一般,如果不是他的法力已经恢复,只怕现在就
会被这上面的恶魂给吞噬了。

  「试着用上面的火焰点燃两边的雕像。」

  柳月烟突然说道。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