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姑姑,你真是来留学的么?(同人之沐铭的回忆录)】 (1) 作者:若饮

海棠书屋 2022-11-24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姑姑,你真是来留学的么?(同人之沐铭的回忆录)】 (1)作者:若饮2022/11/21发表于: 第一会所              第一章:相逢的那一天   城市的夜色是暧昧迷离的,它剥离了夜的宁静,沸腾的喧嚣和绚烂
【姑姑,你真是来留学的么?(同人之沐铭的回忆录)】 (1)

作者:若饮
2022/11/21发表于: 第一会所

             第一章:相逢的那一天

  城市的夜色是暧昧迷离的,它剥离了夜的宁静,沸腾的喧嚣和绚烂的灯光穿
过窗台依旧闹腾,模糊了桌前沐铭的眼,心思抑郁的沐铭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格格
不入。他成长于这片土地上,一度苦恼于自己无法融入社群,此刻他更清晰的明
白,自己不属于这里。

  沐铭是美国社会里很典型的一群华人二代,父母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高知
分子,他们的教育背景迥异于当地人,认知又早已成熟刻板。在沐铭的成长过程
中,他常常感受到家庭教育和社群认知的冲突。沐铭并没有什么同龄的朋友,不

  久前,他相逢某个以为会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从那里获得无比的快乐和
满足,他以为自己终于获得认同,被人所需求,终于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只是
最终,他迎来人生中无法弥合的冲突,他心有不甘,徒劳挣扎,最后无能为力。
沐铭想,就像曾经有人对自己说过的,他不适合这里。是的,既然如此,他该要
离开这里了,否则,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继续之后的生活。

  离别之前要做些什么呢?

  应该要告别吧?

  同谁告别呢?

  自己似乎只有唯一需要告别的对象——姑姑。

  要怎么告别呢?

  他想起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想起他们在机场相逢的时候。也许告别要从重
逢的那一天说起。

  沐铭的思绪飘飞到了那时候,他和姑姑在机场相逢。彼时已近夜,但机场有
独属于它的热闹,在热闹的人群中沐铭遇见了那个和自己有着一样黑色头发和棕
色瞳孔的女人,沐铭心生亲近,那是自己的姑姑。他和姑姑已经有许久不见了,
姑姑到来后他们要怎么生活呢?沐铭的脑子里原本有许多想法,他和姑姑在异国
的机场相逢了,他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瞬间消散无影,只留下姑姑美丽
的身影。

  沐铭想起了姑姑,他不想哭,可是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姑姑曾带给自己
无比的快乐,而此刻,除了痛苦就什么也不剩下了。

  那是无数个日子里毫不起眼的一天,如果不是接到了父亲的消息,他正如往
常一般,抱着课本要去上课。」小铭,过几天你姑姑要到美国去……到时候你去
接下你姑姑,她会到你那里住些时日……

  「突如其来的信息让沐铭有些惊讶,姑姑要到美国来?还要和自己住在一起?

  他正打算享受一个人独处的快乐呢!沐铭全无准备,不过他无暇多想,快要
上课了。

  课堂开始的时候,沐铭看了眼讲台上那个神情古板的中年男人,他的授课同
他的语调和神情一般沉闷,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而他要讲述的内容沐铭早已仔
细完成。

  沐铭的思绪又回到了父亲发来的信息上,他想起了姑姑,一个叫沐宛之的女
人。尽管姑姑还躺在自己的手机联系人和社交软件上,但其实二人之间并未有什
么联系。自己和姑姑许久不曾见面了,而过往的数次会见,也多半匆匆。姑姑的
容貌有些模糊,他拿出手机翻到某张留存的相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女子,她

  绑着一副长长的单马尾,正撑开双臂,微微仰起脸歪着头看着画框,露出飒
爽的笑意,女人的笑意似乎比阳光还要灿烂,沐铭盯着照片看得仔细,姑姑原来
这么漂亮吗?还有那明媚的神情,情不自禁让他神往。姑姑的相貌有了,姑姑的
性格呢?沐铭有些茫然,他记不清楚了。他仔细地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想为之
后的相处做好铺垫。他依稀想起了姑姑是一个……该怎么形容呢?对了,姑姑是
个很强大的女性,他比自己见过的许多美国女生更有主见,更加大胆,不拘一格。

  尽管有着这样的记忆,但沐铭不会知道,不久后他仍旧会被姑姑大胆出格的
举动弄得狼狈不堪。

  不拘于俗的女人总是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沐铭记得,姑姑是一个很受欢迎
的女人。他记得某次回家,那是个传统节日,一家人要聚在一起,而餐后,他看
到姑姑去见男人。姑姑不会有男朋友了吧,会想起这些,沐铭不由有些失落。

  还有,姑姑虽然是自己姑姑,但两人之间只差着三岁的距离,还算同龄人,
这样两人之后的相处应该不用有太大压力。想到这些,沐铭松了一口气。如果是
大龄长辈,他就要悲痛不已,恐怕好长一段时间得夹着尾巴做人了。哎!沐铭又
叹了一口气,他有些羡慕,羡慕美国人的代际关系更轻松平常,而他在面对父母
时常有种胆怯之感。他有些期待同龄人的姑姑的到来了,期待和她相处更轻松愉
悦些。这一堂课,沐铭有些心不在焉,胡思乱想。

  沐铭不会知道,彼时幻想的姑姑不仅会带给自己从未有过的愉悦,也一并带
给让他几度崩溃的痛苦。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沐铭稍稍整理屋子,至少不愿让即将到来的居住之人露
出某种嫌弃。劳作过后,沐铭打量四周,感觉还不错,他对于姑姑的到来有些忐
忑,期待又不安。他躺在沙发上,思索着之后接姑姑的事宜。

  穿过了昏暗的街道,走入灯火通明的机场,这里热闹非凡,人声鼎沸,仿佛
是从黑夜走入了白天,从荒野行进了闹市,他有些忐忑的心思也被点燃,变得活
跃起来。

  芝加哥奥黑尔机场,有着通往世界各地的航班,肤色各异的人们在这里相聚
又分别。而此刻,沐铭已等候有段时间,他看过了机场的航班时刻表,姑姑的飞
机已经到达。沐铭给姑姑发去点位信息,他有些无聊地观察起人流,眼中多是一
群和他一般肤色的男女,他有些好奇地打量他们,既熟悉又陌生。出口通道熙熙
攘攘的人群,出了闸口各自张望,他们似乎也期待着看到熟悉之人的身影。

  沐铭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他有些拘谨地张望,或许是来到国外要同子
女团聚,不知是否有人来接他呢?还有青春靓丽的年轻男女,神情兴奋活跃,他
们也是同姑姑一样,来美国求学的吗?想到姑姑,待会就要见面了,不知道……
沐铭正想着,他的思绪被眼前一幕打乱,一个年轻女人和男人小步快跑着紧紧地
拥抱在了一起,好久,他们才微微松开,彼此满含情谊地对望,似乎是一对恋人,
沐铭感觉他们就要接吻,他正看得有些入迷。

  「在看什么?」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沐铭一跳,他转头看去,一个身材高挑
的女人正打量着她。

  两人四目相对,她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神有几分好奇,或许是长途旅行的劳
累,她神情带着一丝倦怠,如瀑的长发未曾扎起,几缕发丝随意垂落胸前,配着
她一身素雅长裙,让她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妩媚。

  「是姑姑吗?」好像有些不一样,沐铭心想。

  「我叫沐宛之。」女人点了点头,她撩起耳边垂落的碎发,打量了男儿几眼。

  这是沐铭和姑姑初次在异国的相逢。

  沐宛之好像有些疲惫,回去的车上就开始闭目小憩。沐铭忍不住侧头打量,
总觉得怎么和照片中的不一样,此刻,他更清晰地瞧见女人精致的面容和她如瀑
的黑色长发,他想起每次早上看过的镜中那个自己,她和自己有着一样的肤色,
这理所当然。沐铭觉得有些亲近,他下意识地想要靠近些。沐铭打量姑姑的目光
变得更大胆直白,姑姑鼻梁挺拔,红唇紧抿,嘴角弯出一条微微弧线,高傲美丽
中透出几分诱惑;柔美的五官显出些许倦意,长长的睫毛轻颤,带着几分让人怜
爱的柔弱,姑姑很美丽。沐铭的目光下移,女人微微仰躺着,衣裙被胸部撑得饱
满,那里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沐铭的目光被吸引,他盯着那有节奏的起伏,呼

  吸也渐渐趋同。

  「呜~」沐宛之一声喘息,她挺起胸膛撑了个懒腰,原本只是饱满的胸部显
出惊人的弧度。

  「快到了吗?」沐宛之侧头看着男儿。

  「啊?」沐铭的眼神还停留在不该有的地方,好大!随即,他意识到自己正
在想些什么,这想法把她吓了一跳。我怎么会有这样龌龊的想法,沐铭赶忙收回
视线。

  「快了。」沐铭做了亏心事一般,正襟危坐。

  「呵~」沐宛之脸上露出抹笑意,原来是个不老实的家伙啊。

  沐铭心情愉悦,要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姑姑如此美丽。他看着窗外迅
速远离的如常景色,仿佛它们也变得美丽可爱了起来。

  回到家后,沐宛之早早地休息。夜深了,沐铭却还睡不着觉,屋子里突然多
了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尽管她是自己的姑姑,沐铭还是有些在意。说起来,沐铭
这些年来还没有和同龄的女孩子亲近过。

  接下来的几日,除了生活中不时多出来的那个身影,和往常也没有什么不同,
沐铭依旧如常去上课,回到家中和姑姑打个招呼。姑姑之后要去芝加哥大学,但

  在此之前,她有些自由支配的时间。

  今天是周末,沐铭如往常一般宅家,他并不会去参加谁的Party或是什么宴会,
他没有什么美国朋友。他既不是个主动的人,也并非那么受欢迎,不过没关系,
他已经习惯这一切。

  可是一个人怎么能没有社交需求呢?在美国社会里所缺失的这些,他潜意识
里想要弥补,几日的相处下来,他对姑姑有种天然的亲近,他情不自禁地被姑姑
吸引,想要了解更多。沐铭还未意识到,这是不该有的妄想,但他遵从着下意识
的本能靠近了姑姑。

            第二章:穿越伦理的界限

  穿越伦理道德的界限需要几步呢?只需要在一个无人打扰的小房子里,然后
他们遵从自己的本能,那么一切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有段时间沐铭时常会想,如果那一切没有发生,是更好还是更坏呢?他无法
想象,他还清晰地记得姑姑带给自己的快乐,他不能假装那快乐不存在。当那一
切发生的时候,他忐忑不安,又惶恐不已,但当他接受这一切之后,他感觉自己
仿佛走进了人生的天堂,从那一天开始,在沐铭眼中天上的云卷云舒,地上的一
草一木,甚至往昔碍眼的事物都变得生动可爱了起来。沐铭从未如此惬意过,此

  刻回忆起来,依旧让他迷醉。

  距姑姑到来已经有些时日了,期间他们彼此时常分享些故事,沐铭给姑姑讲
芝加哥的事,而姑姑给他讲述国内的事,一来二去,两人变得更加熟络,也更了
解彼此。他们的话题也由最开始从那些宽泛的社会问题,到具体的某些事件,再

  到更私密的事以及一些不着边际的逸闻。在这个过程中,沐铭才确定他印象
中的那个姑姑并没有错,她果然在某些事情上有着大胆又别具一格的看法,而沐
铭不知道,姑姑也给他打上了许多标签,比如完全不像是个美国社会长大的男孩,

  国内许多追求过她的男人更单纯传统,还带着些胆小和别扭。

  十六七八的男女,总少不了讨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八卦。

  「姑姑,你有男朋友吗?」那是沐铭和姑姑的某次话题。

  「有过一个,分了。」沐宛之的话语很是平淡,离开的人或事,她都通通丢
掉,毫不留恋。

  「怎么分的。」虽然沐铭早有预料,但心中仍不免有些失落。像姑姑这样漂
亮的女人,有男朋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如果是在美国这里,姑姑一定会是Pa
rty上最耀眼的那颗明珠,她会成为许多人追逐的对象,而男孩子会骄傲地讲述和
她之间有了什么样的进展。也许这一点,在中美两国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要去八卦一个女人悲伤的往事。」沐宛之白了沐铭一样,这家伙也太不
会问问题了,想起那场不愉快的恋爱,沐宛之的心冷了许多,在这之前她以为自
己可以随意支配自己的人生,她甚至开始规划起和男友的未来,之后她才发现,
也许她的人生往后的旅途早已被人决定了座次和位置。但如果那就是他们想要的,
她绝不会容忍,她会做出抗争的,她绝不接受任何人随意干预支配自己的人生,
就算那是他的父亲和哥哥,她的事情,就该由她自己来决定。

  「怎么了啊,问一下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也问过我那些事吗?」沐铭吃了个
软钉子,有些不服气,姑姑不也问过他的私事,他都一一交代了吗?

  「什么事啊?哦!你是说你还是个处男,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的事啊?」

  「处男怎么了,干嘛要一直说这件事啊,再说,也牵过女孩子的手啦,只是
不是女朋友罢了。」沐铭很恼火,姑姑不止一次用这件事嘲笑自己,本来他觉得
无所谓。但是被嘲讽得久了,让他有些在意。对于男人和女人,沐铭的看法和周
围的人有些格格不入,他有些厌恶日常生活中同龄的那些男孩讨论女孩有多甜美,
多性感,他不愿去参与那样的话题,他从来不觉得这又什么不好,但此刻姑姑的
揶揄,好像他是一个不受女孩待见的男人,这让沐铭有些不满,其实我也没那么
差,姑姑你别看不起人。

  沐铭不太喜欢那些过于花枝招展的女孩,他更喜欢姑姑这种,带些神秘高雅
的气质,而不是随意被人追逐的花蝴蝶。沐铭偷偷打量了眼姑姑,他的心怦怦悄
跳,无论什么时候看,姑姑都是如此美丽;无论看了多少次,姑姑一次比一次更
让他心里俏跳。

  「对对对,牵过女孩子的手,不会是小时候和幼儿园的女同学手牵着手过马
路吧?」

  「姑姑,这里是美国啦,没有那种事。」沐铭又一次被气到,尽管他已经被
姑姑嘲笑了无数次。

  姑姑是个很自在随性的人,她把这里当作自己家,一点也不见外,就好比,
在家里她总是穿得很随意,有好几次,他都怀疑姑姑没有穿内衣,他还记得,第

  一次看见姑姑单薄的上衣遮掩不住她女性的特征时,他尴尬得要死,身体某
处更是起了反应,而姑姑只是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就若无其事了,搞得他一直
认为自己反应夸张过度了,那之后他拘谨了许久。不过,姑姑似乎并未在意这些,

  是后面又有第二次第三次,他想既然姑姑不在意,他也不该做出过分夸张的
反应,可是,沐铭欲哭无泪,他的身体,一次比一次做出更诚实深刻的回应。沐
铭有些负罪感,但姑姑从来不说什么,虽然难堪,沐铭也就一直忍耐。有时沐铭
忍不住是想,姑姑把自己当作什么呢?小孩子吗?他不得不这样去想,要不然姑
姑为什么总是以一种长辈的姿态轻蔑对待他,为什么姑姑在他面前都不顾及点男
女之别呢?姑姑不知道他是个青春期正常的男人,会对异性的身体起生理反应的
吗?

  得出这个结论的沐铭有些气恼,姑姑把侄儿当小孩子有什么问题?当然没问
题。

  可是,他们只隔着三岁的距离啊,沐铭更乐意她把自己当同龄人对待,他有
些闷闷不乐。

  这天,沐铭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他看得入神,眼角余光瞥见姑姑的身
影,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心里大叫了一声。姑姑又这样,是的,姑姑就那样穿
着单薄的睡衣走了出来,她好像并不在意屋子里还有一个正值青春热血的男人,
可是那对未经人事的少年来说,真是一种别样的震撼:姑姑的睡衣似乎比以往更
薄,完全遮掩不住女人诱惑的胴体,沐铭清晰地记得,自己透过睡衣看到姑姑若
隐若现的胴体曲线,身体的某处一下子就昂扬挺立了起来,沐铭的脸色涨红了,
他头一次如此清晰地用眼神感受到女人曲线起伏的性感,他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
出各色瑰丽的画面,源自于本能的冲动让他热血上涌,他只在AV电影里看过女人
的身体,而那通常便随着激烈的性爱,那些声色画面浮现在了沐铭脑海中,女人
的身体和姑姑的样貌重合,身体某处硬得更厉害。沐铭欲哭无泪,真不是他想要
幻想,他控制不住,他已经被姑姑这样折磨好几天了。她就是故意的,沐铭怀疑,
他情不自禁地抬头去看姑姑,姑姑也正在看自己,她的眼神玩味,神情暧昧,沐

  铭循着姑姑的视线,看到了自己胯下支起的帐篷。

  太丢脸了,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沐铭尴尬地落荒而逃,他仓皇的样子惹得姑
姑嗤笑出声,他听到了姑姑的嘲笑,那仿佛大人对于小孩子出丑的欢笑。他好几
次因为身体的反应充满逃回自己的房间,但这次不一样了。

  「太丢人了,太丢人了……」回到房间的沐铭,沉浸在巨大的羞耻当中,为
自己的行为,也为姑姑的嘲笑。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自己居然对姑
姑生起那种欲望,太下流了,他正遭受道德的拷问,他有些恼怒,好像自己犯了
多么重大的一个错误。或许是为了对抗那样的负罪感,沐铭脑海中又生出另一个
声音。「有什么关系呢,那不是很正常的反应吗?谁叫姑姑穿着那样的睡衣。」

  少年是处男,但还不是对性一无所知的孩子,况且,他所接受的性教育,他
所听闻的同龄人之间谈论的关于性的话题,都让他觉得这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情,

  是他想了想,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是逃避,就永远也抬不起头了。

  沐铭又走出房间,姑姑正坐在他先前的位置上看电视,她听到了沐铭的脚步
声,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姑姑的神情让沐铭觉得有些恼火,她分明憋着笑,那

  双明润的眸子更是毫不掩饰,里面笑意盈盈如水波荡漾。

  沐铭走过去,坐在了姑姑身边,他们之前还不怎么熟悉的时候,就这样,坐
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实则聊天。

  「还不错,有进步,这次比我想的要大胆些。」

  「什么?」沐铭假装不在意。

  「我还以为你会想前几次一样,逃进房间后就再也不敢出来了,沐铭,男孩
子不可以这样胆小的。」

  「你才逃跑呢!我有什么不敢出来的?再说,谁胆小了。」天呐,姑姑到底
在说些什么?这样被女人嘲笑,男人的自尊心可忍受不了,沐铭打肿脸充胖子。

  沐铭发现,他这一生遭受到的女人的嘲笑还没有姑姑到来之后的多。

  「是吗?不是逃跑?出来倒是出来了,那干嘛还要抱着个枕头。还有,别以
为你好几次偷偷看姑姑,姑姑不知道。」

  沐铭感觉自己要羞耻到死亡了,他急切地争辩。

  「当然不是逃跑,只是刚刚有点事情罢了。再说,谁偷偷看你了,有什么好
看的。」

  沐宛之懒得揭穿这种拙劣的谎言,她努了努嘴,眼神示意男人压在双腿间的
枕头。

  「干啥?」沐铭拿起枕头若无其事地放到一边,看了姑姑一眼,他只是怕再
起生理反应,谨防备用罢了,但现在并不需要。

  沐宛之饶有兴致地看着男孩做作的举动,她有些好笑。眼神掠向男人的腿间,
还不错嘛,都会控制自己的欲望了。既然这样,那就再考验考验他,对于沐宛之
来说,这好像就是一个简单的游戏。她靠近了沐铭身旁,贴得更近了一些。

  沐铭的脑海中不停地念叨着稀奇古怪的事物,好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冷静。他
感到姑姑靠近了下,姑姑的发丝从自己身侧垂落,他嗅到姑姑颈间的香气,太近
了啊,他侧过身去想要避开,脑子里却轰然炸响,姑姑微俯着身,睡衣宽松的领
口垂下,那缝隙间一大片耀眼的白和起伏的峰峦以及峰峦间的窄沟,如一道雷霆
划过了沐铭的脑海,将他所有自控的念头驱散得一干二净,身体某处更是瞬间做
出了回应,立马昂扬挺立起来。

  「沐铭,你硬了耶。」女人的话语里带着些挑衅和揶揄,不止如此,她更伸
手隔着裤子捉住了男人的欲望源泉。

  沐铭的身子一下子绷紧起来。

  「身体别那么僵硬!」少年身体的反应让她有些惊讶好笑。

  沐铭的身体硬了又软。

  「姑姑,你干什么?」好久,沐铭才做出无力的回应,他完全错愕在姑姑出
人意料的举动之中。

  沐宛之也有些惊讶于自己的行为,她没想到自己会亲手握着侄子的这玩意。

  也许只是无聊,她本想逗逗他,但是那也无所谓,做了就没什么好犹豫,而
且她还要更进一步。

  「你说呢?」她隔着裤子轻轻套弄。

  这一下可真点燃了沐铭,天知道,别说性生活,他和同龄女人亲近些都没有。

  沐铭差点激动地蹦起来,他忙站起来抓住了姑姑的手。

  「姑姑,别闹了。」沐铭的语气有些颤抖。

  沐宛之没有理他,她居高临下的跨跪在沙发上男人腿侧,另一只手依旧握着
没松开,她的睡裙被车至腿膝,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小腿。

  「这几天一直忍耐,忍了很久吧!」

  「姑姑你瞎说什么。」沐铭大声争辩。

  「沐铭,别欺骗自己,第一天,你去接姑姑的时候,就在车上偷偷打量了姑
姑很久吧?而且还是打量很不应该的位置。姑姑那时候还以为你是多么胆大包天
的家伙呢!原来是有贼心没贼胆啊?」

  沐铭涨红了脸,他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原来姑姑都知道,但此刻姑姑的嘲笑
又让他忍不住反驳。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男人偷看女人不都是那么一回事吗?好色!」

  沐铭感觉自己洗不清了。没有的啊,不是那样的,他觉得姑姑很美丽,很亲
近,他真没想过出格的事,但他没法反驳,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那样。

  于是只好红着脸沉默。

  「好色就好色,男人好色没什么大不了的。放松些,别那么大反应。」温热
的话语从颈间钻入沐铭耳朵,姑姑又一次隔着裤子撩拨他的欲望。姑姑的身体轻
轻地趴了上来,胸口传来一对饱满柔软的触感,那是姑姑的胸部贴着了他的胸膛。

  沐铭想入非非,他有些惶恐,感觉自己就要滑入某个未知的深渊。

  「姑姑,你干嘛要做这样的事啊?」沐铭的身体做出诚实的回应,但仅剩的
理智让他有些喘息地做最后的抗争。

  「为什么?不需要为什么,沐铭,你害怕吗?你一直忍耐那么久,不会累吗?

  不要压抑自己,姑姑还以为你会早些忍耐不住呢。」

  沐铭有些迷茫,姑姑在说些什么,怎么就会这样了呢?再说,他害怕什么?

  又忍耐什么?害怕和姑姑发生些什么吗?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寒颤,该死,
要是发生那种事,他可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沐铭,别害怕,喜欢就去做,不必抗拒,也别压抑自己。」

  她的声音暧昧迷离,如同林间山野的妖精,用悖于常世的呓语,引诱着沐铭
去往未知的世界。

  何况,一个女人鼓励男人不要害怕,男人怎么能再犹豫不前呢?沐铭的脑海
里乱哄哄的,最终,他用本能回应姑姑的话语,沐铭猛地抱住了姑姑。他知道,
其实在内心里,自己期待着和姑姑更靠近些,他抱着姑姑,抱得更紧些。

  他抱着姑姑的身体,姑姑坐在了他的腿上。

  「喜欢吗?姑姑的身体抱着舒服吗?」

  将姑姑抱了一个满怀,沐铭才发下女人的身体是如此温热柔软,他仿佛间明
白了温柔是什么意思。他什么也不必去想,身体本能蠢蠢欲动,他无需任何人教
导,下意识抚摸起姑姑的背部。而一双纤手此刻也趁机钻入了沐铭的内裤,毫无
阻隔地握住了那对火热坚挺的事物。

  「呵~男人也有这样口是心非的吗?」手中摸索的尺寸,真看不出来,比想
象中大多了。

  什么啊,姑姑,沐铭在心中大叫,这是什么意思。可是,被姑姑握住那里,
好舒服啊,他没有反驳,甚至下意识地挺了挺腰。

  「现在不会害怕,也不会后悔了吗?」这像是某种警告。

  姑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沐铭在内心里纠结。

  「不后悔。」纤柔的手握住了沐铭的要害,轻柔的抚弄,欲望在灼烧着沐铭,
他硬气地回答。

  「沐铭,做错事是要受到惩罚的,做得越错,错得越多,惩罚就越严重。」

  这是直白的恐吓,姑姑露出恶魔般的坏笑,好像在询问男儿是要堕落些还是
紧守道德伦理。

  老天爷!姑姑你到底要做什么,干嘛又要提醒自己啊,沐铭觉得他有些想不
明白了,明明是你让自己去做,现在又让自己不要去做,正的反的都让你说了,
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沐铭的身体还在受煎熬,他扭动起身体,磨蹭着姑姑,好像
这样可以稍稍减缓欲望的折磨。

  少年的举动对沐宛之亦是一种折磨,她推开沐铭,身体也怔怔地发软无力,
身体某处更传来微微的湿意,她感到脸色有些发烫,显然,对于和侄子做出这样
越矩的行为,对她来说也绝不是毫无负担。不过,没关系的,越过伦理道德的界
限,会迎来惩罚,但在那之前,她会先变得很愉悦。她喜欢那种感觉,那种挣脱
束缚,不被拘束的感觉,她很确定,现在正如此,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体正传来
阵阵渴望,不只是性的冲动,还有那种将要打破禁忌的快感。呵~她是个坏女人,
她渴望做坏事,她知道这一点。不过,她还稍稍有一点在意的,她不知道沐铭怎
么想的,这些时日的相处,她并非不明白沐铭对自己的亲近,少年时常用带着憧
憬的眼神看自己。她不介意和他发生越过伦理的关系,她甚至隐隐有些兴奋,但

  她知晓,沐铭是一个有些传统单纯的男孩,她真是有些惊讶,他原本以为沐
铭会更开放些,看来哥哥你把沐铭教育得很好呢?对于这样的一个男孩,她不希
望他草草地和自己发生关系,否则,乱伦的后果,她可不知道少年能否承受。至
少,她并不想伤害他,所以,她得让沐铭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她要给他先打个
预防针。

  沐宛之注视着沐铭,她知道此刻少年正受着双重的煎熬,源自于身体本能却
陌生的欲望驱使着他更加一步,但道德的枷锁正发出强烈的警告。

  姑姑松开他的身体,沐铭更清晰了些,他清楚,至少在乱伦这个问题上,现
代社会里可没有多少他们的容身之地。所以他要当作这一切都没发生吗?

  沐铭又将姑姑的身体抱得更紧了些,把头埋在她颈间,他没有进一步动作,
他一点也不想放手,他隐约明白,现在退却了,他就再也无法和姑姑有这样亲昵
的举动了,他不愿意那样。

  还不放手吗?那你可要接受那样的后果哦!沐宛之想。

  「如果不害怕,也不会后悔,就来和姑姑做爱吧!」

  沐铭猛地抬起头,他看到姑姑的眼神,正异样炙热地同他对望,沐铭仿佛从
姑姑的眸子里看到一团灿烂的烟火,他一下子迷失了。

  人的一生能有几次毫不顾惜地燃烧自己呢?反正此时,他不顾一切了。

  沐铭不知道该如何开始更进一步,当姑姑纤细的手指抚摸起他的胸膛带给他
战栗,当姑姑湿热的吐息钻进了他的耳朵有些发痒,当姑姑的手指从他的胸膛一
直滑下去,直到毫无阻隔地握住了他火热的阴茎,沐铭彻底沦陷在本能里,他顺
从于姑姑,任由着姑姑引领着,攀上灵与欲的高峰。

  人一旦挣脱了那条一直牢牢束缚着自己的绳索会怎样呢?

  会变得奔放无羁。沐宛之和沐铭现在就这样,此刻,两人变得坦然无畏了,
而性爱的甜美正要生根发芽,它望着被浇灌,渴望着茁壮成长。只不过,对于沐
宛之来说,沐铭只是一个开始,她还要去践行她的计划;对于沐铭来说,他还没
想过别的事,他全身心地沦陷在姑姑给予他的快乐中。

  PS:第一次写文,写得很生涩,写得很难受,让我回忆起高中时的憋作文,
老实说要不是提前找原作者夕晴大大要了申请,我肯定弃之不顾了。不过既然写
了还是先发上来吧,也不枉自己写了2周。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