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那山,那人,那情】(55)作者:dearnyan

海棠书屋 2022-11-21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那山,那人,那情】(55) 作者:dearnyan 第五十五章:白嫖   「咦?」那个王姐推开那扇吱嘎吱嘎的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张春林一愣,随即沉思了一会之后才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看得旁边的胖女人很惊讶地问了一
【那山,那人,那情】(55)

作者:dearnyan

第五十五章:白嫖

  「咦?」那个王姐推开那扇吱嘎吱嘎的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张春林一愣,随即
沉思了一会之后才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看得旁边的胖女人很惊讶地问了一
句「怎么?你们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二人异口同声的回道。

  「行了,地方交给你们了,我去外面给你们看着。」胖女人很识趣,她一直
以来也都是这么干的,毕竟来到这里的男人都是为了发泄,而他们往往只要一发
泄出来,就什么都不想干了,她可以拿到钱再等下一个人上门。

  「你怎么会来这里?」王姐等到胖女人出去才看着张春林问道。

  「你认识我?」这一下惊讶的换成了张春林,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个王姐似乎
真的认识自己。

  「呵呵,申钢的小名人,不过她们都不知道,你放心吧,我也不会泄露你的
身份信息的!」

  「你怎么知道我的?」

  「申钢的报纸啊,那上面有你的照片,我这个人吧,对于人的脸特别敏感,
见过一次就能记住,不过也因为只在报纸上看过你的照片,我这才多想了一会!
若是我的客人,就算只来了一次我也都马上想起来!」

  「你还有这个技能?」张春林惊讶地问道。

  「呵呵,屁用没有,又不能当饭吃,还不如老娘两腿一张给人日两下来得简
单!」妇人大大咧咧的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床沿边上。

  「额……」张春林有些不习惯,说话这么粗俗直接的女人,他倒是第一次见。

  「不习惯啊,呵呵,老娘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到了这里入乡随俗,就成这样
了,你搞不搞啊!」两句话就显示出来女人的目的,她不是来谈情说爱的,她是
来挣钱的。

  「先放个电影看看吧,我钱也不能白花啊!」张春林摸了摸鼻子,他其实是
有些尴尬。

  「行,你自己放呗!不过你要是耽误的时间长了,我可得加钱!」

  「还要加钱啊!」

  「那是,老娘是出来卖的,又不是来找情人约会,不过我从出来干这一行就
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如果能把老娘操舒服了,一分钱不要也行,就看你有没有那
个本事了!」

  「你还真属于那种欲望强的女人啊!」

  「哦?胖女人跟你说了我的事了?」

  「嗯!」

  「她说的没错,我就是这种女人,老娘自从嫁了人,就没满足过,我那男人
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女人一边说一边坐在床边上撩起了自己旗袍的下
摆,好让自己雪白而又匀称的双腿露出来,张春林透过她过于豪放的动作可以看
清这女人的下身除了那一套好看的丝袜就再也没有了其他任何东西。

  「你的旗袍很好看!」

  「你就光看见旗袍了?」女人鄙夷的笑了笑,这是她的老招式了,一般男人
见了这种情况都会恨不得扑上来,但是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就不为所动呢?

  「呵呵,丝袜更漂亮,这里的女人没有的!」

  「这个当然了,这是我叫老乡从上海带来的,这里的女人土死了,一点都不
知道打扮自己!」

  「我能摸摸吗?」

  「随你!」妇人说完就再次把旗袍撩了起来,张春林发现那丝袜并不太长,
长度也就到女人的大腿中部靠下面一点,论起诱惑程度来那是远远及不上自己手
里的那些情趣内衣了。

  用手在上面摸了摸,手感似乎比那些情趣内衣略好,想想这也不奇怪,那东
西毕竟属于消耗品,而这个则属于日常用品,可是,这两种能否联系起来呢?能
不能造出一种足够性感但是又穿起来很舒服的丝袜?这样的东西应该很受女人们
的青睐吧!

  「你摸够了没?」张春林一陷入思考就一动不动了,王璐瑶看他的眼神就更
加奇怪了,这个小男人难不成也是个银样镴枪头?

  「啊,抱歉抱歉,呵呵,对了我问你个问题哦,如果有一种丝袜,嗯,是到
这里的!」张春林用手指了指女人的大腿根「颜色呢,黑色的,肉色的都有,穿
着呢比这个有诱惑力,你愿意花钱买吗?」

  「有这种丝袜吗?」王璐瑶看着他很疑惑的问道:「我怎么不知道?我让人
带的这个已经是上海最新潮的了!哦,你是不是在国外看到过?」

  熟悉张春林事迹的她有了这个猜测。

  「差不多吧,怎么样,如果有这种丝袜的话你愿意买吗?」

  「当然愿意了!」女人非常兴奋的说道:「我跟你说,阿拉上海人啊,就喜
欢国外的东西,国外的东西老好了!可惜啊,我就是没活在以前的上海,听说解
放前啊,大上海那是很开放的拉,啥东西都有来,可现在么,就不行啦!想买个
啥都买不着,就我穿的这些想要买还要托关系来,可费劲啦!」

  王璐瑶一激动说话就带上了上海腔,张春林虽然听不大懂,但是大概意思他
也能猜出来。

  「怎么,你有办法能够搞得到这样的顶级货色?有多少啦,我都愿意买下来!
你不晓得啊,我从杂志上看到那些国外的女人穿的丝袜老漂亮啦,就是买不着啊!」

  「我现在还没有,不过以后说不定会有,到时候送你一些也不妨事!」张春
林想着自己的内衣产业,提前许了出来。

  「那这样好伐,只要以后你给我带那样的丝袜,你随时都能来日我,我都不
收费好伐!」

  「呵呵!日不日你的以后再说,我如果真给你带来这样的丝袜,有些事要你
帮忙你不要拒绝就是了!」

  「哎呦,一言为定拉!」

  「呵呵,一言为定!」张春林想到的是情趣内衣的国内市场,这东西与其说
是女人穿的,那不如说是女人穿给男人看的,这个市场他目前是独家,没人抢的,
但是这个情趣内衣也有一个很明显的缺点,那就是市场太小众化,但是如果他同
样抢占女性丝袜市场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这个市场很大,而且未来的市场只会
更大!国外情趣内衣的市调已经有师母的学生反馈回来了,国内市场他是没人可
以咨询的,再说现在国内也没有人敢穿这东西,但是如果将这玩意交给王姐她们
这个特殊的群体,也许会比自己去跑市场得来的反馈更加真实!而且不光可以让
她们测试普通丝袜的效果,那些情趣内衣的国内市调也都可以交给她们来完成!
碍于目前国内的大环境以及国内女人保守的性观念,也唯有她们才可以带给自己
真实的产品反馈,这样算来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正事谈完,接下来就该看电影了,如果说他四年前带着娘和大娘看过的那种
电影是开胃菜的话,那今天看的简直就是生猛大餐,这片子都没什么剧情的,上
来简单的几句话之后就是直接开干,而且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性器官都在外面
暴露着,甚至那直接性交的场面更是时不时地来几个特写,这可把血气方刚的张
春林刺激得不行!他也终于从王璐瑶那里知道这种片子叫四级片,而他以前看的
那种叫三级片。

  他在这里喘息加重,那边王璐瑶就更加不堪了,她本就是个欲望强烈的女人,
那片子才刚刚开始她就已经很想要了,没生扑过去吃了张春林倒不是因为她矜持,
而是她好奇这个男人到底能撑多久不碰自己!

  张春林自然不是个老实人,他只不过是想再多欣赏一下这新奇的场景,于是
二人呼吸沉重的度过了头二十分钟,王璐瑶是真撑不住了,那闪耀着光芒的电视
机里不断的传出女人愉悦的嚎叫声,这玩意对她的杀伤力太大,她悄悄的伸出手
往张春林的裤子上摸了一把,那尺寸立刻让她大为震惊。

  张春林被她摸了一把,再回头看了她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个已经显得急不
可待的妇人,只见她双目赤红脸颊火热,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透漏出来的全是欲
望,王璐瑶看到张春林看向她,故意诱惑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说道:「小哥儿,
日我吧,受不了了!」

  张春林被她这么一勾引,也就想要了,于是站起身来让妇人服侍着自己把裤
子脱了,当王璐瑶见到张春林那家伙的一瞬间,立刻吃惊的捂住了小嘴!她感觉
自己的肚子里升起了一团火,这团火烧得她浑身上下都无比的燥热!

  「你鸡巴真的好大!」

  「还可以吧呵呵!」对于这一点,张春林自然无比自豪。

  妇人看着那如此硕大的鸡巴已经急不可待了,没等他再说什么话就一口将鸡
巴吃到了肚子里,品尝着那股浓烈的男人气息,王璐瑶感觉这一次自己或许真的
可以尝试到久未尝试的愉悦!

  硕大的龟头撑开了女人的小嘴,她身材本就不怎么高大,这样一来就更加凸
显男人鸡巴那惊人的尺寸,反正张春林从自己的视角看过去,自己的鸡巴都快要
盖住女人的半个小脸了。

  「咕滋,咕滋。」王璐瑶如饥似渴的舔着,她感觉随着自己的舔舐那口中的
鸡巴也越发的胀大起来,摸着上面暴起的青筋,想象着被这巨物插到自己屄里的
那种窒息一样的快感,她觉得自己那什么都没穿的下体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下滴着
淫液。

  「把你衣服脱了!」张春林下命令道。

  王璐瑶没有一丝迟疑地将自己的旗袍从上到下脱了一个干净,她对自己的身
材还是很自信的。

  「你的皮肤很白啊,为什么要在脸上擦那么厚的粉?」张春林看着她身上雪
白细腻的肌肤感觉到自己难以理解。

  「呵呵,那是一种保护,你不喜欢我洗掉就好了!你看了就知道了!」王璐
瑶转身去了旁边的水龙头下弄了点水在脸上搓了几下,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张春
林傻眼了,如果说脸上涂脂抹粉的她最多只能打六十分的话,那现在的她最少有
八十分!

  「你是怕有人见色起意?」

  「是啊,干咱们这一行其实挺危险的,我不像那些农妇,她们是没本事也不
懂,所以考虑不了这许多。但是我不一样,我毕竟上过学,而且我是对这种事上
瘾,一天不做就浑身难受,既然不得不做,那我做之前就充分考虑了这一行会出
现的各种问题,而想要规避危险,我首先做的就是提高了费用,别人都是五元十
元一次,就我是二十,这样就屏蔽掉了那些最底层的也是最容易出事的男人,其
次就是要做必须戴套,我自己还定期体检,所以当她们都是一身妇科病的时候,
就我自己什么事也没有,有病了我就休息几天,什么时候下面养好了我再出来干,
还有就是脸上的这层粉,涂了这层粉,我的年龄看起来最起码老了十岁,人也显
得古怪了许多,既然没那么漂亮,也就没那么多人垂涎。最后一层保险就是我那
个没用的男人,我从来不出街的,我的接客范围就在这一片,喊一声他就听得到,
就算他身板弱了些,但是打不过至少还可以喊别人,所以我到现在一直都很安全,
而这里其他的好多女人,过的日子也是一言难尽。只不过这里人来人往,就算有
些人哪天消失了,大家最多讨论几天就过去了,没有人会关心她们的死活,特别
是我们这种人!」

  「你很有头脑!」这一点同样是张春林没想到的,刚开始见到她的时候发现
她竟然能够从报纸上刊登过自己的照片上认出自己就已经足够让他惊讶的了,他
那张照片可是和那些德国工程师以及申钢工厂里的所有领导和技术人员拍的一张
大合照,他还是属于站在角落里并不怎么显眼的一员,等到她把这番话说完,那
条理清楚的分析简直让他有了一丝敬佩。

  「谢谢夸奖,对我这么聪明的女人,你是不是应该直接给一点奖励呢!」王
璐瑶摇摆着自己赤裸的身体走到床上躺下再张开了自己的双腿,主动掰开自己的
穴口对准了张春林,那邀请的意味已经不言自明。

  「可是……我没带避孕套……」张春林想起她刚才的说明,尴尬的说道。

  「呵呵,没事,其他我不认识的人自然是要带的,你么就不用了,再说你那
么大的家伙,我手里的避孕套你也肯定带不上啊!到时候做到一半烂了,还不是
一样!」

  「那倒也是……」张春林想起自己与大娘那一次的性爱,点了点头续又说道:
「可是不带套不是违反了你的原则了么?你不怕危险?」

  「哈哈,你还真傻,我之所以定下那个规则是为了防止那些男人身上带着病,
你啊,一看就不是个经常泡在这种地方的人,我们这双眼睛可是很毒的,再说,
你的事迹我大略都知道一些,你哪里有时间到处找女人玩啊,不过你应该不是第
一次了,我刚才舔你鸡巴的时候你的反应明显是接触过女人,是不是跟自己女朋
友做的啊?」

  女人的话再一次让张春林惊叹,这个女人是真的不简单啊!

  「你叫什么名字?」

  「呵呵,这时候才想起来问人家名字么?我叫王璐瑶!」

  「名字不错!」

  「那是,我阿爷起的!」妇人很傲娇的回道。

  「你年龄应该不大吧!」

  「我阿爷还说,男人问女人年龄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呵呵,不过看在你是
我认可的人,告诉你吧,我今年刚刚三十二!」

  「你们似乎没小孩?你怎么会从上海嫁到我们这里的?」

  「喂喂喂!我在这掰着个屄等着你来干呢,你的问题还没完没了了啊!」

  「嘿嘿,嘿嘿,不好意思,只是有些好奇!」

  「先进来么,先让我感受一下你那个大鸡巴,我慢慢的都告诉你!」

  「好!」张春林扶正自己的鸡巴,看着她那个流淌着淫水的猩红洞口,缓缓
的推了进去!

  「哦哦哦哦……好充实……啊啊啊……舒服……胀……好胀……哦哦……屄
里被撑满了……太爽了……哦……哦耶……这滋味……太销魂了!哦哦!」

  在鸡巴进去的一瞬间,张春林就感觉到那层峦叠嶂的软肉异常紧凑的包裹了
过来,不光是包裹,她的整个屄里还传来了异常强大的吸力,这份吸力比师父闫
晓云的吮吸还要强劲,而且更诡异的是,当自己的鸡巴捅到头的时候,她的子宫
口那里像是有一个小舌头一样的东西在一下一下摩擦着自己的龟头。

  「啊啊啊啊……顶到头了……我的天哪……你真厉害……好人……你……你
太猛了……我这辈子……还从来没被一个男人顶到头过……果然还是大鸡巴比较
爽啊!我来这里确实是来对了……啊啊……好人……你咋个不早点出现……哦哦……
日死我了……顶死我了……老娘太爽了……哦哦哦哦……真他妈带劲!」

  妇人高声呻吟着,浪叫着,两只手紧紧的抓着他宽厚的背脊,由于过于兴奋,
那背上都被她抓出来了一道又一道手指印,她的双腿同样盘得高高的,一对脚丫
也因为过于兴奋以至于整个脚趾都抓向了脚心的方向,她的屁股一抖一抖,那既
是因为被张春林一插到底的兴奋,也是因为身体内部的快感在不断地冲击着她的
神经。

  「你为什么会嫁到这里来?还找了一个那么混账一男人?」张春林再一次问
出了自己刚才的问题,他对这个女人实在是感到好奇,按理来说,如此聪慧的一
个女人不应该沦落到这个地步才是。

  「因为我在上海待不下去了!哦哦……好人……你动动……你一边日我……
一边听我跟你讲……好不好!」

  「嗯!」张春林答应了一声就抱着她的屁股开始抽动,不得不说,这女人绝
对是个尤物,怪不得她把自己扮得那么丑,如果不那么干,想必她绝对不可能像
现在这样还能够平淡的生活在这里。

  「啊啊,好……好舒服啊……被大鸡巴日真爽……我……我跟你说呀,其实
我们家条件很好的拉,我阿爷是个干部,小时候我也是被他们宠得衣食无忧跟个
小公主似的,只不过后来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的身上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我发现自己穿不了内衣了,我只要一穿上裤头,被那个布条一摩擦我的小屄,我
就会兴奋得流水,我那时候哪敢告诉家里人啊,就只能等到上学的时候偷偷把内
裤给脱了,后来因为一个意外,这个事情被我们班上的男同学知道了,他们认定
我是一个骚货,就把我骗到学校后面的一片野地里把我强奸了!那是我第一次被
男人搞,刚开始是挺疼的,可是后来是真爽啊!当然,这个事肯定瞒不住,后面
我阿爷就知道了,那几个强奸我的也都给抓起来了,不过这样一来,我身体的事
情也就瞒不住了!」

  「后来呢?」

  「后来我阿爷就带着我到处看病啊,反正国内着名的医院都去了,也没看好,
而我的症状却越来越严重了,我想要找男人日我,那股瘾头起来的时候连我阿爷
我都想勾引,阿爷嫌我丢人,就让我爹爹把我锁在房间里头不让我出门。后面我
趁家里人不在,就砸开窗子自己偷偷的跑到了火车站随便买了一张票就来了这里,
来到这里之后,我身上带着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就只能搬到这里来,也是在这里
我认识了我男人,当时就是看他还算老实,虽然没什么本事吧,但是至少不坏,
不喝酒也不打女人。至于孩子,呵呵,我这辈子都不能怀孕生孩子,那个名词叫
啥来着?哦哦,对了,雌激素水平超高,精子不易存活,对,似乎就是这个!到
了这里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我的欲望越来越强,恨不得时时刻刻找男
人做那事,我男人被我搞怕了,到了后面干脆见了我就躲,我是管不了了,干脆
就背着他偷男人,他知道了也不管,再到后面,国家改革开放了,这方面管得也
松了,我就出来卖了呗,既能挣钱还能解决我的问题,一举两得!到了后面,干
这行的人越来越多,这里就形成了一块独特的地盘,公安也来过,抓了我们最多
罚点款就又把我们放出来了,那大家还怕什么,就光明正大地干呗,再到后面抓
得多了,他们也就不抓了,象征性的罚点钱,我们也就当上贡了!」

  「原来你的经历这么坎坷!离开家人你觉得幸福么?」

  「想么肯定想啊,但是我回不去了,也不想回去我阿爷和爹爹妈妈怎么会要
一个当妓女的人回家,再说我身体的问题也始终没办法解决啊,总不能回家了还
继续干妓女吧!干脆就这样活着吧,谁知道哪天就死了,一了百了了!」

  从她的语气中,张春林听得出来她内心的自暴自弃,不过这种事情,也不是
他能够操心的,他自己都一堆事呢。他是没办法拯救她,但是倒是有能力让她生
活得更好一些「你愿意换个地方……工作吗?」她卖淫这个事情,似乎不能叫工
作,但是不叫工作又该怎么叫呢,随他去吧,张春林心里想着。

  「换个地方?什么地方?」

  「XX酒店,我在那里有一点关系,嗯,可以帮你介绍进去工作。」

  「我去酒店干什么?打扫卫生么?呵呵,不过还是谢谢你。」

  「不……不是,不是打扫卫生,你不是说你做这种事有瘾吗,那个酒店里有
一座小楼,里面就有女人干这个,而且那里接待的都是外宾,我想你去了那里应
该会更容易得到满足!」

  「你说真的?」女人的眼一下就亮了起来,外国人的鸡巴那是普遍要比中国
人大啊,当然,小日本除外!

  「真的,我们这次招待德国工程师就是在那里,我自己去那里呆过,怎么说
呢,以你的长相,那些外国人会非常喜欢的,你有一种东方女人的气质,那些老
外就喜欢这样的!」

  「我去!」第一时间女人就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她倒不是为了什么更好的生
活,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超强的性欲。

  「那行,过几天我联系联系那边看看,回头有信了告诉你!」张春林非常欣
赏这个女人,无论是性格还是她那个看人的本事,他都觉得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反正身边有个举手之劳的机会,就随手帮她一把,而他如此做,显然让那个女人
非常高兴,而她高兴的后果就是,她在性事上更加主动了!

  用上自己所有的技能,妇人费劲心力的讨好着张春林,去XX酒店,又是招待
外国人,想想就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会有多爽!

  「好人……用力日……人家给你日得太舒服了……鸡巴好大,顶得人家好爽!
哦哦……到头了……都顶到人家子宫了……啊啊……肉跟肉的摩擦好舒服……比
平时人家带着套做舒服太多了……好人……以后你……你想我了随时都能来日我……
我免费给你日……啊啊……你日得我太爽了!」

  「你真的很骚!」张春林看着妇人胸前不停跳动着的小白兔,发现那里竟然
并不怎么黑,想一想她说的自己体内雌性激素过盛,也许跟这些他搞不懂的东西
有关吧,他伸出手握住那一对并不怎么肥硕的奶子,而那个女人感应之下竟然主
动握着他的大手,用力的在自己的奶子上搓起来。

  「啊啊啊,奶子也舒服……你的手好粗糙啊……可是……可是磨得人家好舒
服……啊啊……太好了……太美了……被你日死了……啊啊……不行了……鸡巴
顶得太深……人家要到了!啊啊啊啊!」女人的体质很敏感,张春林没弄多久她
就经受不住了。

  「啊啊啊啊!来了……来了……到了!到了!」女人大喊着,下身开始急剧
的蠕动,张春林摸了摸自己与她结合的地方,虽然早已经是水汪汪一片,但是并
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喷水出来,果不其然,这个王璐瑶并不像其他女人一样高潮
之后就不想要了,随着她的高潮到来,她的叫声越来越激烈,要张春林肏她的声
音也越喊越大。

  「日我!日死我!大鸡巴插死我!哦哦!好爽!你是第一个肏我肏得这么爽
的男人,人家爱死你了……我……我还要……继续……继续不要停……继续日我……
用力日!啊啊啊!对……就……就是这样!」

  张春林抱着她的屁股,鸡巴前后动得飞起,随着二人交媾的声音越来越激烈,
那女人的整个屁股都已经被他撞得通红!那一根粗黑的大肉棍,就这么粗鲁的捣
在女人鲜红的肉穴中,他的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了她体内大量的白浆,等到他捅
进去,女人又会发出超大声的淫叫,而他们这里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在门外看门
的那个胖女人!

  这男女的事她见得多了,可是肏得如此激烈的她却从来没见过,听着里面自
己的小床嘎吱嘎吱的叫声一直延续了快半个小时,王璐瑶那不断淫叫着的巨大声
浪也连绵不断的传出来,那可是号称这一片最强女人的王璐瑶啊,一般的男人在
她那个紧窄的小屄里连五分钟都撑不过去,可是现在听着,那被蹂躏着的人却明
显是她!这让胖女人如何不惊奇!

  偷偷的溜到自己那个破烂的窗户边,透过窗缝胖女人往里瞧去,这一瞧之下,
立时让她惊讶得合不拢嘴,只见那位平日里号称吃男人不吐骨头的王璐瑶已经被
肏得翻了白眼,而她那个粉嫩的小屄中间,愕然插着一个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的
庞然大物!那尺寸甚至比自己小电影里黑人的那家伙还要巨大!「娘勒!这么大!」
胖女人忍不住惊呼出声,而她的这一声惊呼,也让张春林在里面听了个正着。

  胖女人看到张春林回头看了她一眼,想要逃跑哪知道却迈不开腿,这么惊人
的场面她也就只能从小电影里看过,现在可以看真人现场直播,她哪里舍得离开!
所以顶着张春林那诡异的笑容,胖女人终究还是一动没动。

  张春林刚开始看见她偷看心里其实是不爽的,可是不知怎的,这心里突然崩
出一个变态的想法,他诡异的笑着,抱起了躺在床上的王璐瑶,就这么一边肏弄
一边走到了窗户边!这一回,胖女人又吃惊了!她显然想不到张春林竟然这么大
胆,看着那般尺寸的巨物越走越近,她感觉自己甚至能够看清上面一根一根暴起
的血管。

  胖女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一双手忍不住就开始往自己的裤裆里伸了进去,
张春林笑了笑,将怀中的王璐瑶调换了一个方向,让她面向着窗户外的胖女人,
让她也看见了此时有人在偷看,王璐瑶果然也发现了窗户外的她,可是她根本就
没有一般女人应该有的羞意,她看出了门外那个丑女人的饥渴,她也看得出她现
在在干嘛,她很高兴,高兴挨肏的是自己而不是那个胖女人,而随着这股兴奋,
她的叫声更是放肆得大叫起来!

  「小哥儿……用劲日我……好爽……你是我碰见最强壮的男人……啊啊啊……
人家被你弄死了……屄都快被你的大鸡巴插烂了!好猛啊!用力肏啊……人家就
愿意被你日呢……啊啊……好爽……来了……又要到了……啊啊啊……我又要到
高潮了!」王璐瑶感觉到张春林的鸡巴随着她的喊叫一次比一次还要用力地往自
己的体内顶着,那强烈的冲劲让她觉得自己的子宫口都在被撞击,被顶开,强烈
的快感犹如翻滚的波涛,一阵强过一阵地往自己的大脑之中汇聚,她感觉得到,
这一次的高潮似乎是不一样的,而这样强烈的快感,她就只经历过一次,那也是
她失去处女的同一天,那一天,十几个小男生扑在她身上,用他们短小的鸡巴轮
流弄进她的屄里,虽然他们一个个坚持不了多久,但是胜在人多精力恢复的也快!
于是两三个小时弄下来,到了最后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来了和现在一样的感觉,
她也牢牢记住了那个感觉,只可惜,后来这种强烈至极的快感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现在,她又找到了那熟悉的感觉!

  王璐瑶双手不停的挥舞着,整个人就靠着一个屁股支撑在男人的身上抖成了
一个筛子,胖女人再一次惊讶地叫出了声,她从来没见过女人在高潮的时候可以
从下体喷出那么多的水来,以至于离得不远的自己被浇了一头一脸,她闻了闻,
发现那并不是腥臊的尿液,而是一种略带着青草气息的淡淡的液体,而此刻这股
液体的女主人,已经彻底的瘫软在了男人的怀里。

  她的嘴巴急剧的喘息着,她的整个下体全都是黏糊糊的白浆,那原本应该是
红彤彤的小屄现如今竟然全都紫了,透明的淫水挂在她薄薄的两片阴唇上,顺着
男人那不停蠕动的蛋蛋在往下滴落,目之所及,男人的鸡巴依旧坚挺,至少在他
看来还没有射精,那东西虽然在蠕动,但是却依旧如一根铁棒一样捅在女人的小
屄里。

  她仿佛被男人肏得丢了魂一样,整个眼睛翻白,嘴角也不受控制地往下淌着
口水,她犹如一只小猫小狗一样坐在男人的鸡巴上面,一身的软肉在不受控制的
抖动着,一直抖个不停!

  看着男人将怀里半昏迷过去的女人放在床上,看着她躺在床上人依旧在抖个
不停,看着电视里的雪花声哗哗作响,这整个房间里静悄悄的,唯有男人那如山
一般挺拔的身体和那个依旧昂扬在那里的巨物,那玩意是那么的让人瞩目!

  丑女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但是她也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想着要跑过来说
自己也想要挨肏,她知道自己的这幅尊荣,那是连自家男人都没有兴趣下嘴的,
无奈,饥渴,身体的瘙痒,这些东西一起纠缠着她,烦恼着她,让她对床上瘫软
着的女人更加羡慕了!

  王璐瑶强撑着抬起了自己的半个身子,看张春林站在床边穿起他自己的衣裳
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要走了?可你还没射啊!」

  「今天来不及了,我晚上还有事,改天吧,改天我再来看你!」伸手在妇人
那白白的小屁股上轻轻地打了一巴掌,张春林笑着说道。

  「嗯,我好满足,谢谢你!」到现在王璐瑶还感觉自己的小屄有些麻乎乎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还有东西顶在自己的屄里,让她觉得身体异常充实,她现在只觉
得自己的头有些昏昏欲睡,那是她被彻底满足的标志。

  「那我走了?」

  「嗯,记得改天一定要来看我!我等着你!」王璐瑶很认真地说出了自己心
底的话,张春林站定看了看她,点了点头。

  「胖姐,让他走吧,他的账算在我这!」王璐瑶迷迷糊糊的对着窗户边的胖
女人喊了一声,这是她已经拿定的主意。

  「啊???额额……好……好的!」张春林明白了女人的心意,他没掏钱,
因为如果此时再掏钱,那就属于辜负了女人的心意,他笑着在女人的小嘴上亲了
亲,而女人也任由他亲吻着自己血红的小嘴,两个人如此吻了许久许久,看得站
在门口的胖女人傻了眼,她当然知道当一个妓女肯吻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那个
吻,是比她们的身体更重要的东西!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