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关于我的青梅竹马是百合绿奴........】(15) 作者:Leonardsharker

海棠书屋 2022-10-05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关于我的青梅竹马是百合绿奴并献妻给我的淫乱情事】(15)作者:Leonardsharker 2022/10/02发表于SIS001字数:11377   祝大家假期快乐。 第十五章 冷艳少女的淫堕初夜   惊觉失态的柳菲儿立刻并拢玉腿,将暴露
【关于我的青梅竹马是百合绿奴并献妻给我的淫乱情事】(15)

作者:Leonardsharker
2022/10/02发表于SIS001
字数:11377

  祝大家假期快乐。

第十五章 冷艳少女的淫堕初夜

  惊觉失态的柳菲儿立刻并拢玉腿,将暴露在两人眼中的蜜穴隐藏起来,然而
在顾雨菡侵略性的目光下,那点遮掩完全没用,柳菲儿觉得在顾雨菡的眼中自己
一丝不挂,火热的目光化作电流传遍她敏感的身体。柳菲儿惊惶的样子没有半点
先前的冷艳高傲,想受惊的小白兔一样不知所措。

  渐渐地,似乎一切都掉进了顾雨菡精心编织的陷阱中,一个香艳的、错愕的
陷阱。

  顾雨菡扭动着腰肢,慢慢爬向柳菲儿身边。她留给宁烨一个诱人的背影,白
色蕾丝裙下美臀若隐若现,粉嫩的蜜穴处甚至能看到精液被她紧紧夹住,时不时
往下滴落。

  顾雨菡直接爬到柳菲儿的身后,宛如一条水蛇缠了上去。她抱住柳菲儿柔软
的身体,像是安抚。「菲儿——真的不想尝尝,贱狗肉棒的滋味吗。比起莫琳的
舌头,比起冰冷——刺溜——却不敢进入深处的——自慰棒,宁烨的肉棒,意外
的舒服呢。你体验过那种从下——刺溜——下身开始,深入骨髓的快感吗?被操
哭,可不是玩笑话呢。」顾雨菡含住柳菲儿的耳垂,伸出舌头一边挑逗舔弄,另
一边用饱含媚意的语气呢喃道。

  耳垂是许多女人身上最为敏感的部分之一,柳菲儿自不例外。更何况看似
「阅历丰富」的百合少女在没有指导时也不过是盲目追寻着身体的快感,在「情
趣」与调情手段上完全是小白。怎么可能敌得过顾雨菡这种为了勾引男人主动献
身献「妻」的反差妖女呢。

  湿热的风拂过柳菲儿的耳朵,些许暖意让她的身体不自觉地瘫软,而整个人
却被顾雨菡抱住,看起来就像是倒在她怀中。舔耳发出的口水音沿着耳朵直击大
脑,脑海里又全是刚才顾雨菡被操到失神的画面,柳菲儿已经完全失去思考的能
力。

  「唔嗯——」柳菲儿发出了慵懒的呻吟,妩媚无比。

  那声音宁烨从没听柳菲儿发出过,一次射精之后的宁烨立刻看向俨然是百合
姿势的顾雨菡和柳菲儿。他已经很久没有亲眼看过女人间的亲热,凌沐雪和顾雨
菡彻底堕落之后,两人更多的是彼此争抢讨好宁烨,一同侍奉自己,少有的百合
行径也大抵只是顾雨菡为了满足自己的某些嗜好,强行控制住凌沐雪罢了。而上
次的百合直播,手机里的画面固然淫乱,但始终不如亲眼所见。

  宁烨不清楚顾雨菡到底是真想为自己把柳菲儿勾引上床,还是为了满足她似
乎早已消失的百合欲。或许二者兼而有之吧,反正他已经习惯了听顾雨菡的安排,
只要乖乖躺着,将自己的粗大肉棒和浓浊精液贡献给她,她便会替自己安排好一
切——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宁烨很有自知之明,他根本不可能是顾雨菡的对手,
正如在失恋的惊慌中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这个看似清纯的女孩,现在又看着凌
沐雪和她身边的女孩一步步掉进深渊。

  反抗,开什么玩笑,爽还来不及呢。

  面前的淫戏看得宁烨极其兴奋,而顾雨菡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投射而来,看得
宁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正当两人眉来眼去,柳菲儿的喘息声打破了僵局:「呼——呼,菡菡别,别
舔了,难——难受——唔嗯——」

  「哦,刺溜,真的是难受吗?还是说爽得已经,说不出话了呢,小——处—
—女?」顾雨菡继续挑逗着她的耳垂,双手在她身上不规矩地乱摸起来,「是不
是感觉身体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特别是,刚刚抚弄的小——穴,没关系哦,可以
的。不用在我们面前掩饰什么——」

  「啊——」柳菲儿突然叫喊出声。在顾雨菡的撩拨之下,她的身体燃起了和
莫琳之间从未出现过的欲念。和男女性爱类似,如果男人插入女人身体之后一味
地只想泄欲,那最后会在心理的作用下导致时间越来越短,尽快达成那样的结果。
柳菲儿和莫琳之间就陷入了这种境地,当欲望缠身,彼此玩弄着对方最敏感的部
位直奔快感而去,久而久之,身体的敏感程度也大大提升,以至于在妖女的手里
彻底沦陷。

  「想要舒服吗,就和我刚才一样,把身心交出去的无上快感。那可不是和莫
琳的虚凤假凰可以比拟的。」顾雨菡轻声道。

  「唔嗯——啊啊嗯——」柳菲儿闷哼出声,没有正面回答顾雨菡。虽然顾雨
菡刚才那副被宁烨肉棒操得神魂颠倒的模样看呆了柳菲儿,那种全身心的高潮和
飞溅的淫液是她从未见过的,但实际上她也不过只是个处女罢了,即便是玩弄的
尺度大了一些,对于所谓「调教」更能接受了,也不过是仅限于女孩之间的百合。
亲眼真切地看见男人粗大、黝黑、丑陋的肉棒进入顾雨菡粉嫩媚艳的小穴时,那
种视觉上的冲击和对肉棒模样的畏惧还是充斥了她的内心。

  「难道——难道那么粗的东西进入了雨菡的身体,她——她不会觉得疼吗?」
柳菲儿的心中本能地生发了所有女生初夜时都会出现的问题——对男人粗大肉棒
所带来疼痛的恐惧,和连她自己都难以发现的潜藏在内心的崇拜与臣服。

  在听见顾雨菡的诱惑之后,柳菲儿本能地望向宁烨的肉棒。射精之后的疲态
已经被少女搂抱着的情色而优雅的百合姿态彻底消解。粗壮的肉棒重新抬起头,
肉棒上的液体泛着灯光,显得格外淫靡。即使是远远地看着,柳菲儿都能联想起
那粘稠的液体从顾雨菡的身体内分泌出然后浸染在宁烨肉棒上的过程。

  肉棒在粉色的肉壁间不停搅动,直往深处钻。小穴内的褶皱摩擦着肉棒黝黑
的外皮,反复挤压研磨。艰难地「跋涉」之后,宁烨的肉棒终于触及顾雨菡小穴
的最深处——花心,龟头触及花心的那一刻,透明的粘液犹如泉涌,从马眼浇灌
而下,在小穴口两人结合的缝隙之间渗出。

  柳菲儿的脑海里持续地浮现着小穴内的淫靡画面,眼神失焦,却正好对着宁
烨的肉棒:「唔嗯……。」她柔媚地呻吟着,根本没有办法回应顾雨菡。

  「是时候了。」顾雨菡心里想着,看向躺在一旁被「视奸」的宁烨泛起了诡
异的笑容。

  抓着柳菲儿的手突然用力,顾雨菡略带强硬地抬起瘫软在怀里的柳菲儿的身
体,慢慢地把她带到宁烨的身边。随着诱人少女的逼近,宁烨的肉棒也极度兴奋
起来,直挺挺地上翘着。

  「这——就是能给女孩子带来极乐的肉棒哦,别看它在我们的手下跳来跳去
的这么下贱,但如果进入了和它一样淫贱的我们的淫穴里,那种滋味——唔——」
顾雨菡一边诱惑着女孩,一边用手抓住肉棒,顺着表面的青筋抚弄起来,指尖沾
染了肉棒表面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顾雨菡伸出舌头轻舔两下,又把手伸到柳菲
儿的嘴里。柳菲儿下意识地学着她的动作舔舐指尖,腥臊味顿时溢满她的口腔。

  令人难以接受的味道刺激着柳菲儿的大脑,让她得以暂时清明,但掩藏在体
液伸出的荷尔蒙气息使得她又完全陷入了情欲中,俏脸的晕红几乎快要滴下来,
若是这一幕出现在漫画中,柳菲儿的瞳孔恐怕已经出现爱心了。

  少女红唇、粉舌与指尖的舞蹈全然落在宁烨眼中,那带有少女原初诱惑的场
景远比淫穴更加挑逗人的性欲,更何况少女们百合的身份使得这样的舔舐带上了
独特的情色意味,妄图互相侵占的少女很快就要落到自己的手心了——又是一场
情人操纵的乱欲的征服,身为M 、身为S 、身为掠夺她人女友的男人,宁烨心中
每一个有关性欲有关情爱的模块都在顾雨菡的安排下被不停地开发着。

  柳菲儿鸭子坐到宁烨的小腹上,那高高上翘的肉棒有些歪斜,却极为刻意地
被柳菲儿的旗袍遮住了。黑色蕾丝被肉棒顶开,甚至现出了龟头的形状,若隐若
现下显示出了淫靡的反差感,宛如出巡时女皇的长裙下藏了一个肆意妄为的男人。
黑丝料剐蹭龟头所带来的酥痒让宁烨的肉棒上翘得更加厉害,身体轻摇之下,肉
棒竟然顶到了腰窝。

  柳菲儿身体本就极其敏感了,更何况下半身还和宁烨亲密地接触着,被淫水
浸湿对蜜穴而言毫无遮挡作用,宁烨阴毛的剐蹭让柳菲儿难以坐稳。肌肤相亲之
时,宁烨的肉棒竟突然攻了过来,虽然腰窝对柳菲儿来说并非敏感点,那炙热的
触感还是让她吓了一跳。

  「好——好热的——肉——啊呜呜呜嗯——」失了方寸的柳菲儿没能将它说
出口,转而通过呻吟发泄着情欲。

  眼看时机成熟,顾雨菡一只手轻轻抬起柳菲儿的身体,另一只手握住宁烨的
肉棒,边抚摸边撸动,随后将肉棒对准了柳菲儿的蜜穴口。

  柳菲儿就靠着顾雨菡的一只手撑住,整个人虚悬在宁烨的肉棒上方,不安的
感觉迅速地蔓延至全身,让她暂时摆脱情欲。清醒之后的柳菲儿逐渐理解了自己
现在的状态,她就如同一个被吊在半空中的人,害怕,却带着一丝兴奋。

  顾雨菡故意抓住宁烨的肉棒在蜜穴口摩擦了两下,原本还算清明的柳菲儿下
身又传来了毒药般的快感,兴奋的她在迷失于快感前,用仅存的理智对两人道:
「不——不能进去,啊啊啊嗯唔——菡菡松——松开人家——」

  肉棒不需要顾雨菡的辅助就已经对在了小穴上,宁烨的肉棒不自觉地跳动,
摩擦着湿嫩嫩的小穴口。顾雨菡轻笑道:「你确定,真的要人家松开吗?」

  柳菲儿刚意识到自己失言,却已经来不及了,顾雨菡松开了抓住她腰身的手。
重力在此刻成为了情欲的帮凶,在那个瞬间让宁烨早已对准的肉棒挤进了柳菲儿
的粉嫩肉壶。蜜穴口那独属于少女的紧致美肉不停按摩着宁烨的龟头,那种始料
未及的刺激使得宁烨不由自主地叫喊出声:「噢噢哦噢噢——」

  然而少女在坠落时刻所臆想的那种混杂着疼痛和快感的狂潮却并未袭来,柳
菲儿甚至已经闭上眼睛做好晕厥的准备了,但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刚坠下一寸,竟
又被顾雨菡稳稳地抓住。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的处女嫩穴中,今生第一次被男人的
肉棒侵入。当男人真正的粗大肉棒进入身体之后,柳菲儿这才明白顾雨菡所说的
假物件完全无法与之相比。

  宁烨肉棒与蜜穴口亲吻着,炙热的龟头在蜜穴口反复搅动,裹挟了男人本能
性欲的肉棒并非只有温度,那种在小穴内不停冲击跳动的生命力让柳菲儿的蜜穴
不自觉地收缩夹紧,竟死死地咬住了宁烨的肉棒,宁烨的龟头感受到一股异样的
吸力,蜜穴宛如深渊不停诱惑着肉棒探入其中。

  「唔啊——不——不能进去啊——肉——肉棒好热——下——下面要——」
柳菲儿呻吟着,但没做出多少实质性的抵抗,看上去颇有些欲拒还迎的味道。实
际上她也很难弄清自己的心理,宁烨的肉棒给她的蜜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出于女人的本能,她何尝不想让肉棒更进一分,进入那莫琳从未探寻过的秘境。

  但莫琳似乎成了她维系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肉棒进入身体的那一刹那,莫
琳的脸浮现在了她的脑海,平日里大方的运动少女脸上显露出失望的神情,她骑
在宁烨的身上伸出手想要挽留,留给她的却只剩背影。

  随着失去莫琳的幻想在她脑中不断上演,龟头研磨小穴入口处的快感像是要
与它一决高下似的,突然变得格外的猛烈。逼迫着柳菲儿在堕落男根和纯情百合
中做出选择。

  「要——不——不能再进——进去了——琳琳——不行,不能对——琳琳!」
柳菲儿在莫琳和宁烨的肉棒之间挣扎着,迟迟难以抉择。

  而事实上,也没有柳菲儿选择的余地了。当顾雨菡拉着她骑上宁烨的开始,
一切都在这对淫乱情绿的掌控之下。蹭蹭不进去?什么笑话,当肉棒进入女孩的
身体,那他的使命只有一个,那就是插进最深处。顾雨菡也不可能突然化身纯爱
少女,阻止柳菲儿背叛莫琳。

  毕竟背叛、欺骗与放纵,这样的戏码最先就是由顾雨菡亲手在她最亲爱的姐
妹身上表演的。如果是女人对男人,想必是一件所有人已经厌恶的戏码,但若是
女人对女人,那之间所掺杂的爱欲、情色和淫戏,就是演上三天也演不完的成人
剧目。

  「你真的——不想让宁烨的肉棒进去吗?」顾雨菡悄声道,「我知道你在担
心什么,没关系哦。只要你不说我不说,琳琳怎么可能发现?到时候既能享受宁
烨的肉棒,又能品尝琳儿的娇躯。被宁烨和莫琳夹在中间,那种滋味一定——」

  「琳儿——宁烨——」柳菲儿呻吟着,仿佛自己已经置身于两具完美的身躯
之中。

  突如其来地,俏嫩的玉手和洁白肌肤的最后的一丝接触消失了。时间仿佛凝
滞,整个房间内只有肉棒和娇躯突破了时间的屏障,如慢动作一般接触地越来越
紧密。

  肉棒裸露在空气中的部分被蠕动的蜜穴口一点点地吞没。

  终于,在期待与畏惧的抗衡间,肉棒终触碰到柳菲儿那保存了十多年的轻薄
肉壁处。也许柳菲儿并没有为谁刻意保存过,但此时此刻,少女最为甜美的果实
就要被男人窃取了——这丧乱的初夜,也是她未曾想过的。

  重力总是能在最为巧合的时间段表现出超越它本身意义上勾魂夺魄的情趣,
肉壁一点点落下,粗壮的龟头挤压着,那一层轻薄桎梏显得有些可怜,和她的主
人一样,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就已经沉沦了。等到这一切完成之后,停滞感觉才重
新恢复过来,舒爽和疼痛传遍两人的身体,尽管对此刻的双方而言,这样的感觉
完全不对等。

  如果肉棒就此一进到底,剧烈的破瓜之痛也许会让柳菲儿彻底晕厥。而顾雨
菡很合时宜地,再次抓住了她的身体,不给她任何逃避的空间。清晰地体验此刻
的感觉对柳菲儿来说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肉棒在开苞之后就停下了,鲜红的血液从肉棒和蜜穴结合处的缝隙中流出。
时间不过走了一两秒,柳菲儿的口中爆发出激烈地呻吟:「啊啊啊啊啊——」那
是痛苦的,没有一丝兴奋地呻吟,在意料之外破处的疼痛瞬间占据了她的大脑,
把刚才顾雨菡肆意撩拨下营造出的令人沉醉的粉红气氛都消除干净了。柳菲儿直
接从梦一般地沉醉快感中清醒过来,即便再迟钝,她也完全明白了一个不争的事
实——自己被宁烨开苞了——那是莫琳都未曾到过的地方。

  破处时的猛烈疼痛转瞬即逝,蜜穴处不停传来丝丝火辣的感觉,柳菲儿控制
不住地流出了眼泪:「呜——嘶——唔嗯——」

  疼痛与和某种意义上失去所带来的悲伤冲击着她的心,当一个女孩突然被超
越她理解和承受极限的事冲击,无论她原先怎样——可爱、冷艳或者成熟、高傲,
对她而言第一反应就只剩下眼泪,就像每个新生儿来到未知的世界后第一个动作
永远是哭泣那样。

  柳菲儿抽泣着。也许曾幻想过的,莫琳离自己而去的场景快要成真,即便她
与她之间谈不上多么海誓山盟的情感,但作为普通女孩最为朴素的「喜欢」,柳
菲儿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脆弱的时候再被疼痛侵犯,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不想失去」?就和彼时的顾雨菡一样,如果不是她对感情的贪婪,那今天
这场扭曲到有些滑稽的淫戏根本不会出现。

  宁烨一时间有些尴尬,他粗大的肉棒还插在柳菲儿的小穴里,和柳菲儿的疼
痛相比,那点冲击感的不适不如其百分之一。只是肉棒在几乎悬空的柳菲儿的蜜
穴中上下为难,而原本冷艳的少女此刻正套在自己的肉棒上哭泣令他不知所措。
显然他也不是禽兽一般的男孩,会以看见女孩伤心痛苦为乐,那悲伤的模样让他
负罪感爆棚。

  宁烨求助似的把目光投向站在柳菲儿身后的顾雨菡,顾雨菡并未显得多么惊
慌,留给宁烨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

  顾雨菡侧过头,交缠着贴上柳菲儿的脸。伸出舌头一点点吻去她脸上的泪珠,
再呵着热气,用那一缕温暖潮湿轻抚她的面颊,以此缓解破瓜之痛。

  「不哭了,没关系的——」顾雨菡的声音格外温柔,宁烨甚至觉得此刻她的
身上带上一些母性的辉光,「疼吗——我会让贱狗轻一点的,现在把什么都抛诸
脑后就行了,害怕也好、担忧也罢,反正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不如先享受一下呢。
若是只有疼痛却没有快乐——那才应该难过啊,之后的事情,大家一起想办法就
是咯。」

  顾雨菡安慰的时候,用眼神示意宁烨轻轻扭腰。宁烨不敢动作太大,慢慢抖
动身体,让龟头在蜜穴中颤摇起来。

  配合着妖女的媚惑,破瓜之痛渐渐消却,那火辣辣的感觉逐渐从疼痛变成快
感,在宁烨肉棒的侵犯下愈发明显。猩红扎眼的处子血流向宁烨的阴毛,化身为
奇怪的催情药剂,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

  「唔嗯——下面好——好热——菡菡别舔人家的脸——唔呼呼——呜呜嗯—
—」哭腔的呜咽慢慢变成呻吟,媚意横生。宁烨盯着面前几度反差的美人,从冷
艳到骚媚,到小女生般的悲伤再到现在这副矛盾的神情,从始至终都和自己ide
肉棒相关。那种征服感让他只想挺动腰身。

  没有给宁烨这样的机会,顾雨菡看到时机成熟,柳菲儿被自己玩弄到动情之
后。开始扶着她的身体上下套弄起来。那模样实在令人难以启齿,就好像柳菲儿
的身体是这对淫乱男女的玩物,从头到尾都被操纵着。现在这副场面,当用上了
「套弄」这样的动作之后,一个色气到极点的想法在这对男女心中窜升起来,柳
菲儿就宛如一个人肉「飞机杯」被顾雨菡用来套弄满足宁烨的肉棒,或者换一个
更加粗鄙与羞辱的词——「鸡巴套子」。

  对宁烨来说,这副帝王般享受的淫乱画面让他兴奋到了极点,即便被紧致的
处女穴包裹着,肉棒依旧不停地跳动,把娇嫩的肉壁搞得「一塌糊涂」。「嘶—
—唔——啊——」宁烨忍不住呻吟着,他本想说一些平日里时常脱口而出的淫词
浪语,但想到身上的柳菲儿刚刚那副「可怜」的模样,只好用呻吟疏解情绪。

  处女的蜜穴总能给人新奇的体验,顾雨菡和凌沐雪被他进出过无数次的蜜穴
丝毫未减松垮,保持着几乎和初夜时一样的紧致感,但在新破处时肉棒传来的那
种探索未知的神秘感同样令他欲罢不能。

  「唔唔——别——别动了,好热——好大——都在里面进——进出——下—
—下面要流——」疼痛逐渐演化成快感,身体被顾雨菡把持着,柳菲儿几乎放空
了自己,一心一意地「享受」。柳菲儿一步一步地陷落,即便顾雨菡所谓的安慰
在外人看来都会有些可笑,她还是当成了救命稻草。从动情的那一刻起,柳菲儿
就不剩多少思考能力了。

  新作人妇的少女体会着男人肉棒在身体里抽插的快乐,和顾雨菡梦一般的挑
逗相比,疼痛感让她清醒异常。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求更多,仿佛肉棒
插入了灵魂前一寸,在细胞膜外反复抽动。

  顾雨菡操纵着柳菲儿的身体,或者说,操纵着整场性爱。看着身前的女人在
自己控制下服侍着自己的男人,那种满足和淫堕感丝毫不比主动接受宁烨的冲击
差。主动为「主人」献上一个又一个看起来遥不可及的美丽少女,把她们变成和
自己一样的「性宠物」,实在是难言的享受——更何况,面前的主人甚至还是别
人家的男人,关于背叛和剥夺,从她决定堕落成宁烨一个人的婊子的那一刻开始,
都变成了让这朵高贵艳丽的牡丹花向奇异方向「生长」的养分。

  兴许最初她对他只是钦慕,想要抢夺过来罢了,但随着她亲手将自己的百合
女友献给宁烨享受到淫堕和调教带来的反差快感后,已经越陷越深。被淫水和精
液浇灌长大的花朵,早就变成诱人堕落的毒药。

  面前的男人和女人都在索求着肉体的欢愉,却没人开口。看穿一切的顾雨菡
轻笑着完成她最后的推波助澜。托扶着柳菲儿的手彻底松开,甚至她故意地,把
柳菲儿推向了宁烨的怀里。

  宁烨顺势搂住她,当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肿胀的龟头正好抵撞到柳菲儿的
花心处。软肉带来的异样刺激让宁烨爽得直打颤。

  「唔噢噢噢——」宁烨叫喊道。

  而宁烨的反应和柳菲儿相比则是小巫见大巫。如果说处女膜附近还曾被莫琳
的舌尖所探寻过的话,那花心深处就是连她自己都没有触碰的处女地了,十几年
来习惯于空虚状态花心突然遭到肉棒最猛烈的侵袭,柳菲儿在宁烨怀里剧烈的痉
挛起来。

  「不行——啊啊啊啊啊——被插——插坏了,要——要喷出来了啊啊啊——」
柳菲儿丧失了所有矜持大叫起来。

  而事实也正如她所说,龟头触碰到花心的那一刻,淫水湍流而出,浇灌在龟
头上然后沿着肉棒流淌下来。淫水的润滑让肉棒和小穴内干涩的摩擦顺了几分,
和小穴内壁明显的温差使得宁烨的肉棒体验到别样的快感——另一种温和的冰火
两重天。

  伴着柳菲儿不由自主的呻吟,蜜穴随着她清脆的声音有韵律般地夹吸着。和
顾雨菡骚穴深处触手按摩般的感觉不同,柳菲儿的花心形成了一个略微宽敞的空
腔,每当肉棒触壁时,那空腔便会急剧收缩,营造出一种近乎真空的感觉用极强
地吸力榨取龟头和肉棒里的精液。在空腔有节奏地夹吸放松之下,宁烨疲劳的肉
棒逐渐感觉到了射意。

  柳菲儿此刻虽被宁烨搂住,但身子还是略主动地上下起舞。宁烨在这种状态
成功下反客为主,做出今夜第一次主动的要求。

  「快,快一点——我想再——」宁烨粗喘道。

  毫无疑问,柳菲儿在高强度的操弄之下失神了,她贪图快感地本能应答道:
「要——还要——肉——肉棒,再——再快点!噢噢噢——好,好深——顶——
顶到里面了。贱——贱狗想——想要什么,说——说啊——」

  矜持、冷艳、羞涩,所有的情感在高潮之前全部消失了。肉棒贯穿柳菲儿的
身体,将她脑海里仅存的一丝莫琳的幻影戳破。潮水般涌来的快感将她大脑中思
考的能力冲刷殆尽,只剩下渴求快感的本能。宛如两个相互独立的人格,柳菲儿
下意识地喊回宁烨「贱狗」。

  尽管把自己的立场放回「主人」,但柳菲儿的身体已然不属于自己。宁烨没
有等待柳菲儿的回应,抱住她的娇躯猛烈地抽插起来,用喘息回应着柳菲儿。柳
菲儿完全被宁烨操纵着,像个柔弱无骨的性爱娃娃。骚穴被疯狂地操弄,双眼在
情欲和失神之间来回转变,两人的结合处已经被捣出了白浆,显得格外淫乱。

  顾雨菡旁观着两人的交欢。那几乎是纯粹出于性欲的结合,宁烨的模样她见
过,那是在她第一次将他勾引上床时,彻底失去理智的样子。宁烨赤身裸体的矫
健身姿和柳菲儿掩藏在那已被宁烨撕扯到不成样子的黑丝旗袍下的白皙玉体形成
了极其鲜明的对比,如果旁观者不知道两人关系的话,想必一定会认为这是一场
男人强迫下的奸淫。

  再没有美少女的寸止调教,因为刚刚对他寸止的两个女孩,一个在他怀里挨
操,另一个把少女推到他怀里。没有任何压抑,属于柳菲儿和宁烨的初次高潮来
得格外顺利。宁烨把柳菲儿当成飞机杯淫玩,肉穴不断套弄着自己肉棒的敏感点,
没过多久就将自己的浓精交给了柳菲儿。这对宁烨来说只不过是一次满足地榨精,
但柳菲儿确实从未体验过的高潮。

  极其自然地,当柳菲儿的处女穴被粘腻白浊玷污之时,被肉棒操弄到濒临高
潮的身体转瞬间就抽搐着达到极乐的巅峰。浓精灌满肉穴,高潮时刻喷溅的淫水
混杂着精液顺肉棒缝隙处流下,高潮后脱力的柳菲儿就此倒在宁烨身上。

  「呼呼——里——里面被灌——灌满了——好——好多精——精液——射—
—射满之后还流出来了——唔嗯——贱,贱狗精力还真,唔唔,真旺盛啊——」
柳菲儿喘息着轻声道。

  宁烨反而没有显得多么的劳累,在经历无数次射精之后,这对他来说不过是
一次兴奋异常的破处,看着众人眼中的冷艳少女在自己的肉棒下求欢所带来的成
就感远大于性爱本身。粗糙的手在柳菲儿光洁的玉背上抚摸着,向下游走到骑乘
在自己身上的美臀处大快朵颐地揉捏了两下。

  听得柳菲儿在怀里的娇哼,口中不停吐出热气拍打在赤裸的胸膛——或者是,
胸前那个最特殊的敏感点。宁烨抬头看向顾雨菡,顾雨菡那双会说话的媚眼仿佛
在对他说:「瞧把你美得。」

  没有任何遮掩,骚穴里的精液早已顺着顾雨菡的大腿躺了下来,但她依旧迈
着妖娆的步伐慢慢走到宁烨身边,看上去内射没有给她带来半点不习惯。她用手
在肉棒与小穴的结合处抚摸着,指尖笼罩住宁烨的蛋蛋不停挑逗。

  「别——痒——」宁烨道。

  顾雨菡又转而开始玩弄柳菲儿的阴蒂,只听得在宁烨怀中的她无力地反抗道:
「那——那里不行啊菡菡——手——不行又要——唔嗯嗯——」

  顾雨菡轻声问道:「蜜穴被浓稠精液射满的感觉,舒服吗?刚刚菲儿被抱着
操的模样别提多媚了,一开始还挣扎的,怎么被大鸡巴一操就要不行了呢。贱狗
的肉棒,应该是个不错的玩具吧。」很合时宜地,顾雨菡继续用语言刺激着柳菲
儿,不停拉低她的羞耻下限,而她也很识趣地没有提到莫琳的名字,若是用力过
猛让柳菲儿难以接受,反倒会起反效果。

  「唔——别——别说了!」柳菲儿语气带着明显的羞赧。

  顾雨菡的玉手在两人的结合处沾满了精液与淫水,她当着宁烨的面送进口腔,
痴迷地舔舐着,等到手上的白浊液体完全消失从口中拿出时,唾液形成的粘稠丝
线将红唇和白皙的柔荑淫靡的连在一起。

  带着精液中毒般神情的俏脸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宁烨面前,除去诱人,宁烨还
嗅到了一丝诡异的感觉,顾雨菡不像是看着自己和其他女人交欢之后默默地看着
然后清理战场的女人。

  「但我看你们,像是还没满足的样子呢。」顾雨菡突然笑道。在两人始料未
及的时候,她抓住了柳菲儿的身体,不管两人的感受直接套弄起宁烨有些软掉的
肉棒。

  「啊啊——不行下面——噢噢噢噢——」

  「菡菡你干——又丢了噢啊啊啊——」

  高潮之后,男人和女人的身体处于极致的敏感中,哪怕是轻抚性器都能引来
身体的痉挛,更不用说被顾雨菡这么强制着再次性交。两人的身体异常地抽搐着。
如果说之前的场景是宁烨抓拿着柳菲儿「飞机杯」套弄肉棒的话,那现在就是宁
烨被榨干之后魔女仍不罢休,再用人肉飞机杯意欲把他榨到意识涣散。

  这两者对柳菲儿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她体验到的都是那种被当作物件使用
的堕落感,只不过被女人当作性工具服务男人,那种感觉要比主动委身男人更加
羞耻。

  「唔——又——被弄了,要,要去了——变——变成菡菡的玩具了啊啊——」
柳菲儿呻吟着。

  而宁烨今天好不容易主动一回,却在射精之后又变成了被动的那一方。他本
来还想要和顾雨菡争抢柳菲儿的控制权,却发现敏感的龟头根本经不住蜜穴的套
弄,柳菲儿的身体在顾雨菡手中随意地摇振两下,他就彻底地失去反抗能力,甚
至咸鱼一样地躺倒在床上认命了。

  宁烨双手抓住床沿拼命卸劲,才忍耐着没有喊出声,嘴里传出沉重地呜咽声:
「唔——嗯——呼呼唔——嘶——」

  害怕在女孩面前失态?没用的,宁烨已经逃不过顾雨菡「魔爪」营造出的深
渊。逐渐恢复活力的肉棒已经将他完全出卖了。一次射精之后根本感觉不到射意,
但连续的快感却持续涌向男人的肉棒,对于普通男人来说,巴不得有这样爽而不
射的能力,但他们从未想过,如果真有这么一刻,他们的身体和大脑能不能承受
的住这样的极乐,还是说会和女生一样,被操弄到直翻白眼。

  「贱狗,给我起来。」冷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宁烨下身的快感骤然消失。
人就是这样下贱呢,明明自己的身体在快感中即将迷失崩溃,但当快感消失后身
体却又被空虚支配。

  他感觉到身上的柳菲儿正在被拖拽,于是挣扎着直起身子随后站了起来。

  「托起小母狗的腿,让她悬空着。」顾雨菡冷冷地命令道。

  「你——你们要做什么?!不,不要啊——」柳菲儿惊觉,却没有力气反抗,
只得大叫起来。

  三个人以一种怪异而淫猥的姿势结合在了一起。宁烨的肉棒自始至终没有离
开过柳菲儿的骚穴,他现在直挺挺地站着,两只手抓住她雪白的腰臀,再用两臂
夹住大腿。另一边顾雨菡抬着她的两肩,使得柳菲儿此刻整个人悬在空中。

  身处空中的不安和蜜穴被肉棒摩擦着传来的快感持续地侵犯者柳菲儿的身体,
「啊——不要——放,放我下来,放开我,别碰我了!」柳菲儿的声音染上了几
分焦急。

  在被强迫的时候,她终于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从进入房间到口交足交再
到破处,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荒唐。掩藏于内心深处的理智终于在此刻被发掘
出来,警醒着无法控制自己的柳菲儿——她正在被身子前后的男人和女人一起凌
辱。可惜一切已经太迟了,当肉棒侵入蜜穴的那一刻起,事情彻底失去了挽回的
余地。

  就像现在,露出了魔女獠牙的顾雨菡将柳菲儿的头按到了自己的蜜穴处。

  精液在蜜穴里酝酿已久,和淫水混杂在一起,随后又伴着蜜穴原本的气息一
同沁入柳菲儿的鼻子。柳菲儿发现了一个可悲的事实——即便她本能地抗拒着,
但身体却在种气息的诱导下发情了。理智似乎只是昙花一现,口水从她的嘴边缓
缓留下,她失去控制地伸出舌头开始主动替顾雨菡舔舐蜜穴。

  而前后男女彼此配合着托住自己的身体前后运动起来,让肉棒成功地在蜜穴
深处反复抽插,直抵最为敏感的花心。

  「噢——啊嗯——好——不——不要——停!要,要被肉棒操坏了——刺溜,
下——下面被捅穿了!」柳菲儿压抑不住自己的声音,大声呻吟着。

  「噢?到底是不要——嗯唔——还是不要停呢?怎么不自觉地开始舔着人家
的下面了?被灌满子宫的精液好吃吗,更喜欢精液的味道,或是淫水的味道——
嗯啊——舌技很不错嘛,没少给琳琳舔吧——」顾雨菡玩味地笑道。

  「嘶——噢。」「啪啪啪——」大腿撞击着蜜臀,宁烨口中也闷哼着。

  「没——没有——不要——琳琳——贱狗不许再操了噢噢噢噢哦哦哦——」
柳菲儿刚想说话,就被逐渐加快的肉棒频率操弄到失神。

  「贱狗?你还真以为宁烨是贱狗啊,就算是,他也是人家专用的,而你不过
是贱狗的母狗罢了。」顾雨菡嘲讽着,配合宁烨的手速变得更快,「还喊着琳琳,
真该把莫琳叫过来让她看看你被大鸡巴爆操时的模样,不知道她是会生气地离开
和你绝交,还是和你一样跪在大鸡巴下面呢?」

  「琳琳不要走啊——哦哦嗷嗷嗷嗷——」莫琳离开的幻影重新浮现,她趴在
地上看着莫琳远远离去,骚穴也在此刻被宁烨操到高潮——比第一次还要淫乱的,
充满了背德和背叛的出轨淫妻高潮。柳菲儿的嘴也不自觉地吸住顾雨菡蜜穴,深
入子宫的精液被她淫贱的小嘴全部吸出来吞了下去。

  一股精液沿着食道流向胃,另一股精液沿着阴道喷进子宫,在它们共同的冲
击之下,堕落于快感的大脑暂时失去了接收信息的能力,精液、肉棒、骚逼和逐
渐远去的莫琳——这是便她醒时最后留存的意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