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韵母攻略】 (94-95) 作者:流浪老师

海棠书屋 2022-10-02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韵母攻略】 (94-95)作者:流浪老师                第九十四章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让我原本对大学的向往和期待,消散了许多。   每天最放松的时间,便是军训之余,和妈妈、蒋悦悦在手
【韵母攻略】 (94-95)

作者:流浪老师

               第九十四章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让我原本对大学的向往和期待,消散了许多。

  每天最放松的时间,便是军训之余,和妈妈、蒋悦悦在手机上聊天。

  和蒋悦悦大多聊一些各自的大学,学校的食堂饭菜可不可口,宿舍的同学相
处是否融洽,都是一些毫无营养的东西。

  而我最思念的妈妈,可能是因为带高三年级,闲暇时间少,平常的聊天都是
寥寥回应几句,偶尔调侃一句想我了没有,妈妈立马消失不见。

  唯一的国庆假期,成了我心心念念的日子。

  「呼,终于结束了。」漫长的一个月军训,可算是熬了过来,我躺在操场的
草坪上,仰望着碧空如洗的天空,长长的吁了口气。

  明天就放假了,总算可以回家,见我朝思暮想的妈妈了。

  想到这里,我微微迷上眼睛,幻想着和妈妈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睡觉,
过我期待的小生活了。

  可惜的是,只有七天的假期。

  「走啊,打篮球去啊。」正当我沉浸在幻想里,准备和妈妈接吻的时候,忽
然有人开口打断了我的美梦。

  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班里较为熟悉的几个同学。

  「走着。」我起身拍了拍屁股,笑道。

  反正明天就可以回家了,今天下午正好放松一番。

  晚上,洗漱了以后,我拿着手机来到走廊,给妈妈打了电话过去。

  「喂。」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我连忙回话,按压着心中的激动,道:
「妈,我明天放假,上午就回去了。」

  「嗯。」妈妈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那您明天有课吗?」我忐忑问道。

  「有课,怎么了?还得我去接你啊?」

  「不用不用,我都是大学生了,又不是找不见回家的路,不过嘛,您要是想
来接我也不是不行。」

  「我明天有课,你自己打个车回家。」

  「好吧。」我应了一声,妈妈那边也安静了下来。

  过了几秒钟,妈妈轻咳了一声,才问道:「想吃什么,明天中午我回去的时
候给你买上。」

  「什么都行,反正您做的我都爱吃。」我立马说。

  「德行。」妈妈没好气的臭骂了一句,说:「没事就挂了,早点睡。」

  「妈妈晚安。」言罢,妈妈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放下手机,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心情美的不行。

  「叮咚。」手机响了一声,我打开一看,是妈妈发来的消息。

  「晚安。」只有两个字。

  我笑了一声,随即给妈妈回复了一个「老婆大人晚安」的表情包。

  等了几秒,也没见妈妈回复消息过来,等我回到寝室的时候,手机才叮咚响
了一下。

  我打开一看。

  「滚!」

  我咧嘴一笑,又给妈妈发了张亲嘴的表情包,并打字发了句话:「亲爱的晚
安喽。」

  「明天你不用回来了。」妈妈回了消息,并且在句尾加了一把菜刀的表情。

  吓得我没敢再回消息,继续撩拨妈妈。

  翌日,到车站买好车票,我激动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仅仅时隔一月,我对妈妈的思念便犹如长江之水,泛滥的不可收拾。

  以往在车上犯困的习惯,这次也罕见的没有发生。

  直到下车,我依旧兴奋的像只猴子,在路边招手打了辆的士,便迫不及待的
坐进了车里。

  「师傅,到xx小区。」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再过几十分钟,妈妈就应该下班
回来了。

  我放下行李,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走进妈妈的卧室,我坐在整洁的床边,打量起了屋子。

  「呼~ 」我轻轻的松了口气,直直的躺了下去。

  一切,和我走的时候一模一样。

  微微眯着眼睛,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直到鼻尖萦绕着浓郁的香气闯入鼻孔后,我才缓缓醒了过来。

  起身伸了个懒腰,我推开被关上的房门,走了出去。

  客厅充满了一股香气扑鼻的肉香,看着关闭的厨房房门,我平静的心跳又砰
砰跳了起来。

  脚步轻轻的走近,推开厨房的门,入目便是熟悉的伊人。

  妈妈窈窕的身子正围着围裙,靠在灶台的边上,手中拿着铲子,忙碌着。

  听到响声,妈妈回过头来看向我:「醒了?饿了没?」说着,妈妈重新将注
意力转向锅中,并说了句:「饭马上就好,先去洗手。」

  「好的。」我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从推开门就没有落下去过,心中满满的幸
福。

  不一会,三菜一汤便摆在了桌子上,丰盛的午餐,香气四溢,不等妈妈言语,
我就夹起一个大猪蹄啃了起来。

  妈妈微笑着脸颊,不停的打量着我,虽然没有言语,但眼中却有着满满的关
心。

  「嗝!」一大口肉咽下去,噎的我打了声嗝。

  妈妈见状,不禁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没好气道:「注意吃相,又没人跟你抢。」

  我憨憨一笑,一边吃一边朝妈妈吐槽起了学校的饭菜:「妈,学校的饭菜味
道都很淡,一点都没您做的好吃,我觉得我都瘦了。」

  「而且吧,军训了一个月,胳膊都晒黑了。」

  「还有还有,我那个上铺,晚上睡觉打呼噜,您是不知道,我睡觉的时候还
得往耳朵里塞两团卫生纸。」

  「对了,我们班的辅导员是个男老师,我有点烦他,您知道为什么吗?我跟
您说哈,他对我们班的女同学特别关心,怎么说呢,就是区别对待,尤其是漂亮
的女同学,也不知道这种人怎么能当老师。」

  妈妈一边小口小口的吃着饭菜,一边静静的倾听着我的倾诉,从头到尾都没
有打断。

  「妈,您说我出去租个房子住行吗?我实在受不了打呼噜的人,说都睡不好,
搞的我都精神失调了。」

  说到这里,妈妈斟酌了半晌,才劝慰我道:「出去租个房子住也行,不过你
现在才大一,就搬出宿舍去住,不太合适,等你大二大三了也不迟。」

  「可晚上实在睡不着咋办。」

  妈妈瞧了瞧我,蹙了蹙眉,说道:「你不会睡在他的前头?等你睡着了也就
听不见了。」

  「倒也是个办法。」我无奈的点了点头,继续埋头啃猪蹄,吃到一半,我抬
头看向妈妈,问道:「妈,您下午要去学校吗?」

  「下午调了下课,去不去都行。」妈妈一脸平静,说了句棱模两可的话。

  闻言,我眼珠子转了转,计上心来,立马嬉笑道:「妈,那您下午没课的话,
不如陪我去买个笔记本电脑吧?」

  「买电脑做什么?」

  「当然是学习用啊,平常没事的时候也能和舍友打打游戏,反正用得到。」

  「行。」妈妈犹豫了几秒,便满口答应了下来,不过下一秒又凤眼瞪着我,
道:「我警告你啊,答应给你买电脑主要是让你学习用的,要是让我知道你每天
用来打游戏,以后都别想让我给你买其它东西了。」

  「您就放心好了,我平常玩游戏不多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觉得没个电脑
挺不方便的。」我无奈道。

  「那就行。」妈妈放下碗筷,说:「吃完收拾了桌子,我去眯一会。」

  「知道了。」看着妈妈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走向卧室,我不禁有些心疼了。

  妈妈的上进心和责任心都太强了,尤其是作为高三重点班的班主任,完全没
有了自己的课余休息时间。

  学生早上六点五十到校,妈妈六点半就得提前到学校,周六日还需要给学生
补课,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了毕业班。

  如果能带出几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妈妈的教师生涯,可能会芝麻开花节节
高,有了继续往上升的可能。

  而且还供着我这么一个大学生,花销肯定也少不了。

  我想我能为妈妈做些什么,但想了想,似乎没什么能为妈妈做的,唯一能做
的,便是别让妈妈为我操心,好好学习多拿奖学金了。

  肚子填饱后,我勤快的收拾了饭桌,然后将碗筷洗涮掉,又把厨房打扫了一
遍。

  下午,妈妈开车带着我来到了市里最繁华的电脑城,选购了一台价值800
0元的笔记本电脑。

  我的本意是买一台差不多点的就可以了,毕竟自己平常不怎么玩游戏,也就
是学习偶尔用用,但妈妈坚持要给我买配置比较好的。

  「既然决定要买,就没必要将就,大学还有四年呢。」

  「我这不是想给您省点钱嘛。」

  「用不着。」妈妈翻了个白眼。

  「好吧。」我不再多说什么,只等着以后好好孝敬妈妈了。

  手里抱着新买的笔记本,高兴的我一路上叽叽喳喳个不停,等回到小区以后,
我才消停下来。

  等妈妈停好车子,我跟在妈妈的屁股后头走进电梯。

  快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我已经急不可待的准备拆笔记本的包装盒了,但是,
我忽然瞟见家门口站着一道熟悉的人影。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爸爸。

  爸爸怎么来了?自从爸爸和妈妈离婚以后,爸爸来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今
天怎么忽然来了?

  正想着,妈妈便在一旁冷冷的开口了:「你怎么来了?」

  爸爸闻声转身,就仿佛没听到妈妈的质问一般,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我的身上,
目光中还透露着慈爱。

  我沉默了几秒,连忙上前跟爸爸打招呼:「爸,您怎么过来也不说一声。」

  话音落下,我便觉得自己的这句话有些不合适,连忙补了句:「您过来说一
声,也省的您在门口等着。」

  「没事。」爸爸乐呵呵的笑了笑,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的欣慰:
「军训了一个月,更像个男子汉了。」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我得意的扬起脑袋,回过头来,自然而然
的对妈妈说了句:「是吧,妈。」

  「呵呵。」妈妈冷冷的笑了一声,上前几步,对爸爸视而不见,拿出钥匙打
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我连忙跟在妈妈屁股的后头进屋,回头看站在门口犹豫不前的爸爸,我无奈
的朝爸爸使了个眼神,示意他进屋。

  客厅,妈妈穿着下午出门的那身衣服,倚靠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爸爸双手放在膝盖,正襟危坐,看起来有些放不开。

  毕竟,爸爸和妈妈已经离婚了,从法律的角度讲,爸爸和妈妈已经没有任何
关系了,这个家,是妈妈的家。

  爸爸和妈妈互相沉默着,谁都没有出声。

  我端着两杯水放在茶几上,刚准备坐下,爸爸忽然开口了:「儿子,你先进
屋看会书,我跟你妈聊会。」

  闻言,我将目光转向妈妈,眼神中带着询问。

  妈妈抿着嘴角,朝我那屋的方向努了努下巴,说:「去吧。」

  「那我去看会书。」尽管知道爸爸和妈妈这是想将我支开,我也没什么办法,
自顾着走向了卧室。

  进了卧室以后,关上门,便隐隐约约听到了屋外传来爸爸妈妈交谈的声音,
但是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想起网上的那些小妙招,我连忙从本子上撕下一张纸,卷成前粗后细的喇叭
状,放在细窄的门缝处,偷听起了爸爸妈妈的谈话。

  「怎么?现在知道她怀了个女儿,就想起儿子来了?以前也没见你怎么对儿
子上心啊。」屋外传来妈妈冷嘲热讽的声音。

  「我平常医院的工作比较忙,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小暖是你的儿子,但
也是我的儿子,不管怎么说,他都姓顾。」

  「呵呵,那我改天就带他去改个姓,改姓宁。」

  「你这就是在开玩笑了,儿子怎么可能改你的姓。」

  「是你先跟我开玩笑的,不是吗?不然你凭什么不让儿子来我这里?」妈妈
吐了口长长的气,继续冷冷道:「从血管关系上来讲,你是小暖的父亲这没错,
但除了血缘关系,你又有哪一点配做一名父亲?他从小到大,你尽到一名父亲的
责任了吗?」

  这如同刀子般一连串的犀利话语,将爸爸气的不轻,我甚至听到了爸爸呼吸
逐渐急促的声音,我握着拳头,已经做好了冲出去的准备。

  在爸爸和妈妈两人之间选择,我的选择肯定是妈妈。

  「儿子长大了,有他自己的选择,你我都不应该干预,而是应该尊重他自己
的选择。」这时,妈妈又说话了。

  许久的沉默,爸爸有些落寞的声音响起:「好。」

  紧接着,便是一阵渐渐逼近的脚步声,我连忙坐回电脑桌前,佯装学习的样
子。

  「儿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得上班。晚上没事了就过来一起吃个饭,你杨
阿姨今天还念叨你呢。」下一秒,爸爸便推门走了进来。

  「知道了,爸。」

  「那行,我这就回去了。」

  言罢,爸爸便转身离开了。

  几分钟后,妈妈推门而入,盯着我瞧了半晌,才慢悠悠的问了句:「晚上想
吃什么?我待会回来的时候买。」

  「您要出门啊?」我下意识的反问。

  「去班里看一眼,不然不放心。」妈妈露出一丝愁容,无奈道。

  「好吧,那您去吧,晚饭随便吃点就行了。」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妈妈嗯了一声,把门轻轻关上了。

  过了会,听到屋外传来「彭」的一声关门声,我长吁了口气,瘫坐在了电脑
椅上。

  回想起刚才爸爸和妈妈的谈话,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一家人十几年的生活,
到最后竟然落个这般田地。

  如果能回到以前,也不知道爸爸妈妈会作何选择。

  也许,爸爸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而妈妈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爸爸是因为有了新欢,有了新的生命的延续,而妈妈是因为和我发生了不该
发生的禁忌,不能让爸爸发现。

  爸爸对妈妈有着愧疚,而妈妈同样对爸爸抱有愧疚,至于我,面对爸爸的时
候,已经抬不起头来了。

  面对妈妈,却依旧是那般迷恋,包括精神和身体。

               第九十五章

  晚上,我没有去爸爸那边吃饭,而是选择待在了妈妈这边。

  除了想更多的时间和妈妈在一起之外,最重要的是,爸爸组建了新的家庭,
他那边始终让我不自在,觉得自己像一个外人。

  而且,在学校憋了一个月的欲望,我已经完全没有其它心思了,只想着和妈
妈来一场欢快淋漓的肉宴。

  打量着妈妈那张满满胶原蛋白的脸颊,温润而红的檀口,皙白的肌肤,我的
心脏怦怦直跳,就像期待着某件要发生的事情,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因为妈妈下午去了趟学校,所以穿着的那身教师制服还没脱掉,只是单独将
外套褪下,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紧致的衬衫将妈妈胸前圆滚滚的乳房紧紧包裹,
像两座小山一样,无比吸引着我的眼球。

  斜搭在桌子底下的一只美足,晶莹剔透,甚至还有些反光,仔细一看,便明
白是妈妈穿着一条肤色的丝袜,还未及时换下来。

  再往上看,是同样包裹着薄薄的肉丝的一截小腿,圆润笔直。

  只是,妈妈今天穿了一条九分的直筒西裤,遮挡了这双美腿的大部分美景,
但仍然可以看出,妈妈的这双美腿,是多么的修长匀称,小腿没有多出一丝赘肉,
丰腴紧实的大腿并拢在一起,软酥酥的腿肉夹在一起,没有一丁点的缝隙,而且
丰腴却不臃肿。

  看着看着,我都有些觉得嘴里的肥肉不香了。

  目光再次转回妈妈的肉丝美足上,我咕噜吞咽着口水,胯下的肉棒都支起了
帐篷。

  「电脑用的还行吗?」正当我看得出神的时候,妈妈忽然随口问了一句,我
连忙点头道:「嗯嗯,很好用。」

  「那就行,不过。」妈妈放下手机,凤眸直勾勾的瞪着我:「给你买笔记本
是让你学习用的,你要是用来打游戏,哼。」

  妈妈充满威胁的目光,不言而喻。

  「妈,您就放一百个心好吧?我不怎么玩游戏,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连忙
替自己辩解。

  「那也拦不住别人带你玩,你要知道,虽然去了大学没有人管你了,但学习
的劲同样不能松懈下来,知道吗?等出了校园,你就知道想学习再给自己充充电,
已经没机会了。」

  妈妈又开始了她的说教模式,我无奈的不断应和,一句句知道了,明白了。

  饭后,我收拾碗筷,妈妈慵懒的躺斜靠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很是悠闲。

  我不禁有些幽怨的瞅着妈妈,小声嘀咕了句:「饭后不动,身体长肉。」

  「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妈妈凤眸斜视着我,目光透着寒气。

  「没、没说什么,我去洗碗。」我连忙转身进了厨房。

  「把桌子也擦一下。」不一会,妈妈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我只好拿着抹布从
厨房出来,开始擦拭饭桌。

  「左擦一下右擦一下,你当画花呢?」妈妈放下手机,没好气的训斥道。

  等我认真的擦了一遍之后,妈妈又来了句:「去洗一下抹布,再擦一遍。」

  「哦。」我拉着张脸,起身走向厨房。

  等我从厨房出来,妈妈抬头瞥了眼我郁闷的表情,忽然失落的叹了口气,说
道:「让你洗个碗,擦个桌子,怨气都这么大,等我以后老了,算是指望不上你
了。」

  见状,我连忙求饶,哭笑不得道:「您这是哪的话啊,我可没有怨气,我这
只是担心您刚吃的饱饱的就躺在沙发上,对胃不好,」

  妈妈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明显有些不信。

  「再说了,您以后不指望我,那指望谁啊。」我一边认真的擦拭着桌子,一
边笑着说。

  「大不了我再找一个。」妈妈撅着红唇,说话的底气都不足,明显是气话。

  不过,我可是当真的了,佯装吓唬妈妈:「您要是再找一个,那我就离家出
走,让您这辈子也见不到我了。」

  「那你可真自私。」妈妈冷嘲热讽了一句。

  「哪有啊。」我挠了挠头,小声道:「这不是怕您识人不明,后半辈子不幸
福嘛,再说了,有我您还不知足啊。」

  言罢,我小心翼翼的打量妈妈的反应,只见妈妈气呼呼的,手机都扔到了一
旁。

  半晌,妈妈不耐烦的说道:「那你还是赶紧离家出走吧,我眼不见心不烦。」

  见妈妈有些恼怒了,我也没再敢言语了,擦完桌子,连忙进了厨房。

  「妈,您要不要下去散散步?」从厨房收拾完出来,我询问的语气问妈妈。

  「不去。」妈妈此时已经整个身子面对着沙发,软绵绵的侧躺在了沙发上,
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看着无聊的肥皂剧。

  「为什么啊。」

  「懒得去。」妈妈简单一句。

  我哑口无言,只好走过去,坐在了妈妈脚的这一头。

  其实,我打心里也懒得去散步,还不如和妈妈在家里卿卿我我,但事情总讲
究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

  和妈妈出去散散步,谈谈心,然后回来家到了休息时间,水到渠成。

  不过现在,我一时间有些犹豫不断了。

  妈妈现在不会像以前那样果断拒绝我了,但我同时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毫不尊
重妈妈,就直接强迫妈妈了。

  低头看着妈妈那双上下搭在一起的丝足,我不禁有些心神荡漾起来,自己的
手也在犹豫一阵以后,慢慢的伸了过去。

  「呼~ 」我轻轻的吐了口气,心里只觉得紧张的不行。

  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和妈妈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而且明确清楚妈妈不会拒
绝我,但我还是很紧张。

  光滑细腻的丝足,与我的指尖触碰之时,妈妈下意识的缩了下美足,但下一
秒,就被我一把抓进了手里。

  「你干什么。」妈妈有些惊慌的转过头来,看着我,一边用力向后缩着丝足,
一边羞怒道:「松开。」

  「我、我给您按按脚。」我没敢抬头去看妈妈的脸,只是低着头一个劲的抓
着妈妈的丝足,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不用你按,赶紧松开。」妈妈踢腾着丝足,却始终脱不出我的手。

  「您每天上课都站着,对身体不好,要经常按按脚,这样能促进血液循环。」
一边说着,我一边轻轻的按起了妈妈光滑的丝足。

  一只手压在妈妈的足踝上,另一只手轻轻抓着妈妈的足趾,隔着一层薄薄的
是丝袜,一个一个的轻按揉捏,妈妈贝齿轻轻咬着下唇,眼神垂下,完全没了刚
刚的样子。

  几近透明的肉色丝袜,包裹在妈妈的美足上,光滑细腻,摸起来滑滑的,还
有着接近肌肤的温润触感。雪白的足背,隔着一层丝袜,也清晰可见,五根整齐
的足趾如同嫩葱,可爱而又圆润。

  我不断吞咽着口水,呼吸都似乎紧促起来。

  按捏完妈妈的足趾,我继续向下,将手指按在了妈妈足掌的前端,那块软软
的地方,轻轻的按压起来。

  「嗯……」妈妈忽然发出一声细微的轻吟,然后向后缩了下美足,我连忙停
下,抬头道:「怎么了?」

  妈妈将酡红的脸颊扭向一侧,小声的说:「别、别按了,有点痒。」

  「那我稍微用点力,您忍着点。」言罢,不顾妈妈的反对,我增加了几分力
度,用手指的关节开始按压妈妈的足心。

  「嗯~ 」妈妈发出一声轻吟,连忙看了我一眼,接着止住了声。

  「妈,力道还行吧?」我一边轻轻按压,一边问。

  「嗯~ 还行~ 」妈妈有些紧张的轻喘着气,脑袋重新转了回去,面朝沙发里
面,将脸埋了起来。

  明亮的客厅,寂静无比,只能听到手掌摩挲着丝袜的「沙沙」声。

  「妈,我再给您按一按另一只脚。」

  「嗯~ 」妈妈有些慵懒的应了一声。

  见妈妈没有拒绝,我抓起妈妈的另一只丝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再次轻轻
的按压起来。

  「嗯~ 」妈妈向后抽了下美足,细声道:「痒~ 」

  「我用点力。」我低着头,喘着加重的气息,眼睛直直的盯着妈妈的丝足。

  妈妈今晚穿着的薄如蝉翼的肉丝,简直戳中了我的小心脏,让我的灵魂都躁
动了起来。

  胯下直挺挺的肉棒,已经将裤裆顶了一个巨大的帐篷。

  这时候,我已经逐渐忘记了按摩是什么,放在妈妈丝足上的手掌,已经开始
由按压,变成了轻轻的抚摸,细腻的丝袜触碰在掌心,那种让人悸动的感觉,让
我不断的心猿意马。

  到后面,我已经完全不满足于此了,手掌从妈妈的足心不断抚摸游走,绕过
妈妈的足踝,攀上了妈妈那截裹着丝袜的小腿。

  妈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满的踢腾了几下,就像是在警告我。

  但妈妈碍于脸皮薄,丝毫没有转过头来训斥我的迹象,这也让我的胆子越发
的变大。

  手掌「沙沙沙」的抚摸着妈妈笔直光滑的小腿,感受着细腻的丝袜,再逐渐
向上,将手钻进了妈妈的裤腿之中。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信号了,但妈妈仍然没有要转身过来的意思。

  我喘着轻微的急促气息,将手从妈妈的裤腿中退出来,双手把着妈妈的丝足,
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的裤裆上面。

  直挺挺硬邦邦的肉棒,在戳到妈妈足心的那刻,妈妈就立马察觉到了异样,
刚刚还放松下来的身体,都甚至变得僵硬了起来。

  但妈妈并没有出声,而是不露痕迹的将美足向后缩了缩。

  见此,我已然明白了妈妈的心思,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

  轻手轻脚的将自己的裤子解开,然后往下拽了拽,就将自己滚烫硬挺的肉棒
放了出来。

  妈妈自然感觉到了动静,但仍然像一只千年乌龟似的,憋的一动不动。

  我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己的肉棒,捏着龟头顶着妈妈的足心,轻轻的转磨了起
来,触感最强烈的龟头与裹着细腻丝袜的足心,交触的一瞬间,酥麻的触感,仿
佛窜到了后脑勺。

  我紧促的呼吸声,妈妈一定听到了,我甚至听到了妈妈喘着的急促气息。

  细心的观察了一下,我注意到妈妈的手,已经在紧紧抓着沙发套垫了。

  妈妈紧张了。

  我和妈妈都心知肚明这是在做什么,但都默认了下来,我没有开口去提,妈
妈也没有反对拒绝。

  这是最好的状态。

  「呼~ 」我轻轻的吐了口气,龟头抵着妈妈的足心,一边揉磨按压,一边往
上,抵住了妈妈的五根足趾。

  圆润精致的五根足趾,仿佛小手一般,就这样攀在龟头之上。

  我开始微微挺动着肉棒,戳弄妈妈的小脚。

  如此明显的动作,自然引来了妈妈的不满,丝足用力的弓了起来。

  但是,我已经不满足于妈妈的丝足了。

  抬头见妈妈依然趋于趴着的姿势,我放下妈妈的美足,慢慢的朝着妈妈的身
子压了上去。

  「嗯·····!你干什么!」妈妈感受到身上的压力,连忙转过头来,蹙
着眉头看向我。

  「妈,我想你了。」我喘着粗气,直接朝着妈妈的面颊亲了上去,软弹紧致
的脸颊,温润的触感,我不禁用力吸了几口。

  「你、起来!」妈妈反过手来,连忙抵住我的额头,急促的语气道:「赶紧
起来。」

  「都一个月了,您就不想我嘛?」我低头看着妈妈,轻声问。

  妈妈凤眸直直的与我对视着,羞怒道:「不想。」

  「您撒谎,您下面肯定湿了,不然您脱了裤子我们检查一下。」

  「滚。」妈妈恼羞成怒的给了我一巴掌。

  巴掌不重不轻,反正是不疼。

  我嘿嘿笑了笑,胳膊伸下去,就要脱妈妈的裤子。

  妈妈用力抓着我的手,一脸羞愤的盯着我:「还开着灯呢,能不能别闹,让
对面楼里的人看见,我们母子俩就不用活了,干脆从窗户跳下去。」

  我扭头看了眼对楼亮着的一户户人家,我这才想起来,窗帘忘记拉了。

  「我去拉窗帘。」言罢,我跳下沙发,迅速的拉上窗户,再次返回沙发上。

  「现在行了嘛?」妈妈已经坐了起来,我凑过去,将头发拱的凌乱的妈妈抱
进怀里,撅着嘴巴就朝着妈妈的嘴亲了上去。

  「臭死了。」妈妈用手抵着我的下巴,一脸的嫌弃。

  「诶呀,您就别矜持了,家里就我们俩人。」我用力向前一压,就将妈妈再
次扑倒在了沙发上。

  「你别胡闹了,行吗?」妈妈语气软了下来,和声和气的想让我停手,但此
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了,怎么能停下来,双手抓着妈妈的裤腰,就直接给褪了下去。

  裤子扒到胯部,我才发现,再也难褪下去一寸,我郁闷的俯身起来,低头看
去,才发现有两颗裤扣。

  我伸手起解裤扣,妈妈连忙抓住我,商量的语气道:「晚点行嘛,听话,现
在别闹。」

  「妈,我都憋了一个月了。」

  「那就再憋一会。」

  「憋不住了。」解开妈妈的裤扣,抓着裤腰直接就给妈妈的西裤拽到了臀部
下方。

  过程中,不知道妈妈是不是担心我的拽坏裤子,还稍微抬了下屁股,顺利的
将裤子脱了下来。

  将西裤仍在一旁,我直起上半身,低头一览无余的看着妈妈优美的身材曲线,
白衬衫,肉色丝袜,完全是纯与欲的结合。

  饱满的胸部,如柳枝般的细腰,平滑的小腹,修长笔直的美腿,我仿佛在观
赏稀世珍宝,一点都不敢遗漏。

  火辣辣的目光,盯的妈妈脸颊都红了。

  俯下身去,我在妈妈的下巴处轻轻的亲了一口,然后便小心翼翼的去解白衬
衫的纽扣。

  妈妈没有阻止我,只是喘着急促的气息,胸部剧烈的起伏着。

  米色的纽扣,一颗一颗的被我解开,只是,还没来得及解开所有的纽扣,两
个圆滚滚的乳房,便顶着一层薄薄的紫色布料,迫不及待的挤了出来。

  将最后一颗纽扣解开,我的目光也直了,望着妈妈饱满结实的胸部,情不自
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妈,我想吃奶。」我抬起头,憨笑着调侃了妈妈一句。

  妈妈此时已经完全羞红了脸颊,羞怒的骂了一句:「滚。」那双以前严厉的
凤眸,此时犹如有一汪春水在眸子中流转,诱人心魄。

  揪着紫色布料的一角,轻轻的向上一推,两个犹如白花花的大馒头,便从布
料之下,再次挤了出来。

  高高耸着的胸部,不如少女那般的瓷实,也没有孕妇那般的肿大,但妈妈的
胸部,却不偏不倚,结实饱满,圆润挺拔,刚好合适。

  我瞥了眼妈妈的神情,发现妈妈此时撇着脸,贝齿咬着下唇,仿佛受到了委
屈似的。

  「妈,我尝一口。」

  「滚。」

  我探过头去,张开嘴巴,一口就将峰尖的两颗殷红蓓蕾含进了嘴里,大小犹
如樱桃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我用力往嘴里吸了两口,峰端嫩白的乳肉,
就像白豆腐似的,被我含进了嘴里。

  舌尖抵在两颗殷红的蓓蕾之上,轻轻的按压转磨,挑逗的妈妈,双手都不自
觉的抓住了我的头发。

  「嘶溜~ 」舌尖在淡淡的乳晕上转了一圈,舔了舔白嫩酥胸上残留着我的口
水,我这才将妈妈的乳房从嘴里松开。

  看着被我舔舐的已经湿滑的乳房,我心满意足的舔了下嘴角,看着妈妈调侃
道:「妈,您猜味道好不好?」

  「有个屁的味道。」妈妈恼怒的打了我一下。

  「您可是教师,不准说脏话。」

  「我没骂你就算好的了。」妈妈没好气道。

  「我再尝尝您下面什么味道。」我嘿嘿笑了笑,俯下身去,直接拱到了妈妈
的腿部中间。

  妈妈有些慌张的将双腿紧紧并拢,急道:「你要是敢、敢,你信不信我的一
脚踢飞你。」

  闻言,我抬起头,看着妈妈一脸认真的模样,我无奈妥协:「好好好,我不
舔还不行嘛,那您让我进去一下。」

  「滚。」

  「嘿嘿~ 」我笑了笑,低头打量着妈妈的一双丝袜美腿,不自觉的咽了咽口
水。

  「妈,我来了啊。」我搓了搓双手,接着就抓着丝袜的裤腰,轻轻的往下褪
去,妈妈不露痕迹的抬了下屁股,肉色的丝袜顺利脱到了妈妈的大腿根。

  紫色的三角裤,映入眼帘,我眼睛直了那么一下,便趴了下去,往前瞅了瞅,
嗅了两口,好像没什么味道。

  「你敢那个,我真的踹你了!」妈妈再次警告我。

  「我知道。」我伸出食指,在紫色内裤的三角地带,轻轻的刮了一下,才发
现妈妈的宝地,已经泥泞不堪了。

  「妈,您都湿了。」我抬头打趣一句。

  妈妈脸颊一红,恼怒道:「你能闭嘴吗?」

  「我能,但是您不能。」手指轻轻拨开蜜穴前方的布料,将食指的一小截伸
了进去,湿漉漉的蜜穴,此时已经冒着热气,在张张合合了,仿佛一张小嘴。

  妈妈感受到下体的异样,也顿时明白了过来,凤眸直勾勾的盯着我,怒道:
「哪里学的这污言秽语。」

  「自学成才。」我笑道。

  「鬼才信。」

  「妈,我来了啊,我都想您一个月了。」我跪起身子,将妈妈还未褪去肉色
丝袜的一双美腿抗在肩上,把龟头抵在了早已湿透了的蜜穴口。

  妈妈微微仰起脑袋,双手紧紧抓着沙发套垫,咬了咬红唇,看了眼衣衫不整
的衬衫、丝袜,又盯着我问道:「你就是这样想我的?」

  我愣了下,摇了摇头。

  「这只是身体上的,我心里同样想、您!」说完最后一个字,我用力向前一
挺,硕大的龟头直接没入湿漉漉的小穴,接着整个棒身尽根没入。

  「嗯……!」妈妈檀口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声,脑袋一沉,连忙贝齿咬紧了
嘴唇。

  「嗯······胡说八道·····嗯啊!」

  「妈,我忍不住了,我要快点。」双手扶着妈妈雪白肌肤的大腿,肩膀扛着
妈妈的小腿,从一开始我便进入了冲锋的状态,直接狂肏猛干了起来。

  「嗯啊······慢······慢点······」妈妈仰起头,檀口
张开,秀眉紧蹙,急促的气息一声接着一声。

  「我憋了一个月了。」我喘着粗气,一下又一下,急不可耐的将粗长坚硬的
肉棒送入妈妈的蜜穴中。

  紧致且火热的穴腔,湿滑而又多汁,每次肉棒都能像一条滑溜的蛇一样,插
到妈妈的蜜穴深处,那软绵的花房。

  「啪啪啪······!」

  只是几分钟,妈妈的淫汁便不可控制的往外溢出向下流,在我的两颗卵蛋的
拍击下,发出一阵阵肉体与汁液撞击的声音。

  双手抚摸着包裹肉丝的大腿,光滑细腻,那两只丝袜美足,在一下下的撞击
下,仿佛风浪中的船只,颠簸摇荡,在空中划着一条条优美的曲线。

  「你······轻点·····嗯啊······」妈妈的一双小腿,紧
紧的勾着我的脖子,宛如醉眼的凤眸微眯着看向我,檀口张开,断断续续的言语。

  「妈,妈,舒服吗?」我挺动着肉棒,深入浅出,连续不断的抽插着妈妈的
蜜穴。

  「嗯嗯······嗯啊······不······不行了啊啊啊···
··」妈妈摇晃着身子,暴露在空气中的两只白嫩乳房,也随着身体的晃动,在
空气中不停的摇曳。

  「这一个月,呼······您有没有想我?嗯?」我一记重插,将肉棒送
入到最深处,龟头顶着那片柔软的花心,按压揉磨。

  「嗯啊······别·····别顶······嗯啊啊啊······」
妈妈不断吐着急促气息的檀口,在我不断的肏弄下,一张一合,甚是动人。

  「那您想我了没有?」我两只手身下下方,各托着一瓣妈妈结实浑圆的臀肉,
往上抬起,好让自己的肉棒插入的更深。

  「啪啪啪·······!」

  「想······!」妈妈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大腿根,迷乱之中,说了出口。

  「是不是想我的肉棒了?」我颤抖着嘴巴继续问。

  每次和妈妈性爱,我都喜欢问一些淫乱的问题,因为从妈妈的嘴里说出来的
淫词秽语,都会令我感到刺激。

  「不·····不要说了啊嗯啊啊·······」妈妈紧蹙着眉头,明显
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可我在学校,想了您一整个月。」

  「嗯啊······嗯啊······嗯啊啊······」

  「舒服吗?妈妈。」

  「舒······嗯啊舒服······嗯啊啊······」

  闻言,我放下抗在肩上的那双美腿,将细腻的肉丝美腿并拢着抱进怀里,那
双夹杂着混合味的丝足,被我用力抵在我的整个脸上,下身开始如同捣蒜一般,
快速的抽插起来。

  「噗嗤······!」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与我的胸部也在此时发出挤
破空气的声响,那软弹的大腿,甚至在一下一下的跳动。

  「嗯啊······别······别用力了·····来了啊啊啊···
···」突然,妈妈的的身体如同痉挛一般,娇躯极力的颤抖起来,被我填满的
小穴,也喷涌起了滚烫的蜜汁。

  我憋了口气,猛烈的撞击几下之后,最后一下直捣妈妈的花心,不管不顾的
射了出来。

  「嗯啊······!」妈妈发出一声有些嘶哑的叫声,双手紧紧抓着沙发
套垫,身体一下一下的抖动了起来,「不·····不行····了!」

  一场激烈的性爱之后,我和妈妈衣衫不整的相拥在沙发上,我依恋的趴在妈
妈的酥胸上,在圆滚滚的胸部轻轻的滑弄着。

  「唉,就不该生你这玩意,一天天的就知道折腾我。」妈妈没好气的打了下
我的脑袋。

  「谁让我是您生的呢。」言罢,我起身道:「妈,再来一次吧。」

  「别,身体吃不消。」

  「那晚点。」
0

精彩评论

qwer125021 1
美艳甜儿 注册即可观看~https://www.royal888.xyz/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