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阴阳长生法】(276-280) 作者:色道宗师

海棠书屋 2022-06-29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阴阳长生法】(276-280)作者:色道宗师   第二百七十六章.释绝仙   柳玄音并未有任何留手,对方毕竟是仙人,说不定手中还有压箱底的神通,而如今这般行为,也显然跟释门撕破脸皮了,但她并不后悔。   多年
【阴阳长生法】(276-280)

作者:色道宗师

  第二百七十六章.释绝仙

  柳玄音并未有任何留手,对方毕竟是仙人,说不定手中还有压箱底的神通,
而如今这般行为,也显然跟释门撕破脸皮了,但她并不后悔。

  多年以来除了魏鸣之外,并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便是魏鸣当年知晓后
也并未在意,虽然也一直想要让其放弃释门在人间代理人的身份,可这又谈何容
易,她一身神通皆来自于释门,若脱离释门,必然会引发释门的杀伐,那时候她
身怀六甲,也因为如此原因,她就压下了这种想要脱离释门的想法。

  时隔多年之后,释门的耐心终于耗尽,眼见柳玄音在人间传播释门妙法的事
情丝毫没有任何进展,便接着北国天裂之时,派下仙人前来。

  这一次,柳玄音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与释门割裂关系,其中不能说没有魏央
的原因。

  柳玄音神通建功,直接斩杀了释门下界的仙人,但自己的法力也消耗了不少
,气息变得紊乱。

  「柳玄音!」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道喝声。

  柳玄音身子一怔,抬头看向天空,只见一具宝相庄严的法相出现在天空中。

  「释绝仙!」

  看见这道法相之后,柳玄音脸色大变,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释绝仙竟然下界
而来。

  「……这……这是释绝仙的法相……」

  「你要与佛门切割嘛!」

  释绝仙化出的法相赫然睁开了眼睛,瞳孔内上过了一道白色光芒,继而化作
两道雷霆披落而下。

  柳玄音身躯快速遁开,可还是被这两道雷霆炸的口吐鲜血。

  「从今日起,释门的事与我无关。」

  柳玄音擦去嘴角的血迹,眼神凝重的说道。

  听了这话,释绝仙的法相沉默了半响,才终于开口:「你一身神通皆来自于
释门,若要与释门切割,那本座便收了你的神通,把你的灵魂打入轮回。」

  下一秒,释绝仙摊开右手,五指仿佛化成了山峰,从天空中压了下来。

  恐怖的力量顿时压了下来,地面被这股力量碾压出了大量裂痕,远处的洞庭
湖面也浪涛狂涌。

  这如天威的一击终于压了下来。

  ………………

  此刻,洞庭湖某个位置,魏央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继而抬头朝着天空看去,
顿时看见了那道宝相庄严的巨大法相。

  旁边的柳月烟也目顿口呆的看着天空。

  「不好……是释绝仙!」

  虞卿当即认出了那道法相的来源,脸色大变的说道。

  「什么释绝仙?」

  魏央疑惑的问了一句。

  「释绝仙是三十三重天之上妙释天的上仙,妙释天是释门所在地,与雷音天
一样。」

  虞卿沉声说道,「看来释门也借用上次的机会下界了。」

  魏央对妙释天,雷音天一概不知,但这次仙人下凡,让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
危机感,似乎能够感应到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轰!

  天空中闷雷响起,继而那道如山峰般的手掌直接压在了大地之上,魏央等人
明显感觉到了强烈的震动。

  可惜洞庭剑主已经前往北国,否则的话洞庭剑主出手,未必不能够阻拦这名
释绝仙。

  「央央!」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道喊声。

  魏央当即看见凤傲仙御空而来,她神色紧张无比,看见魏央之后立即欣喜,
快速的落在了魏央身边。

  「师尊……」

  魏央叫了一声,旁边的柳月烟似乎皱了皱眉头看着柳月烟,见两人关系亲密
,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怪异的情绪。

  「央央,你没事吧。」

  凤傲仙紧张的问道。

  「没事的,师尊。」

  魏央摇了摇头说道。

  虞卿在旁边注视着凤傲仙,对于凤傲仙这般绝美的容颜也很是惊讶。

  「发生了什么事情,师尊。」

  魏央快速问道。

  「柳玄音出事了……」

  「什么?」

  虞卿和柳月烟同时怔了一下。

  凤傲仙把事情的缘由快速的说了一遍,刚刚说完,虞卿和柳月烟便朝着远处
飞去。

  「师尊,我们跟过去。」

  魏央拉着凤傲仙的手掌,便快速的跟了上去。

  四人的速度虽然极快,可依旧花了近半个时辰才终于来到柳玄音所在的战场
之上。

  天空中那道如巨人般的法相依旧存在,只是在远处大地之上,已经被法相的
巨掌拍出了无数道巨坑,洞庭湖的湖水也疯狂甬道,周围千丈范围内一切的生灵
全部都被灭杀。

  轰!

  就在这时,法相那尊巨大的手掌再次从天空中降落而下,五指上布满了青色
雷霆,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隆隆的力量让周围的空间全部变成了真空,随后几
人瞪大了眼睛,看见了塌陷的空间内涌现出密集的风雷。

  彭!

  巨掌落下,大地豁然一震,洞庭湖的河水也在这一刻涌起百丈高度,朝着陆
地淹没而来。

  柳玄音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从天空中跌落而下,身上纹着孔雀的百鸟裙也
被血液染红了。

  「玄音!」

  柳月烟看见了落下的柳玄音,大喊一声,随后身躯快速的冲了过去,接住柳
玄音下落的身体。

  「二姐!」

  虞卿也当即飞了过去。

  「师尊……天上的便是……仙?」

  魏央看着柳玄音从天空中跌落而下,心脏也像是被重重一击,整个人怔在原
地。

  「是的。」

  凤傲仙深呼一口气,「他是为了你娘亲而来的。」

  「是嘛……」

  魏央眼神阴冷的看着天空中的发现。

  「我们过去。」

  凤傲仙快速说道,随后冲到了柳月烟等人身边,看着柳玄音满身鲜血的躺在
地上。

  「姐姐?」

  柳玄音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了柳月烟。

  「先服用丹药。」

  柳月烟快速说道,随后拿出一枚丹药放在柳玄音口中。

  「二姐,你没事吧?」

  虞卿紧张的看着柳玄音,随后目光又朝着天空中巨大的法相看了一眼,低声
说道,「没想到连释绝仙都亲自下凡了。」

  「他们对二姐还真是穷追不舍。」

  「姐姐……你……这位是?」

  柳玄音有些疑惑的看着虞卿。

  「她是三妹,娘亲飞升上界之后生下的。」

  柳月烟简短的讲述了一遍。

  「二姐,先不说这些了,现在要立即离开。」

  虞卿眼神凝重的说道,她很清楚释绝仙是多么强大的仙人,在人间也只有那
位洞庭剑主能够抵挡,可是洞庭剑主却不在这里。

  「嗯……」

  柳玄音轻声说道,随后目光一撇,看见了缓缓走来的少年。

  当她看见魏央的瞬间,浑身一颤,绝美的脸颊浮现一抹痛苦神色,心中更是
五味杂陈,心酸,欣慰,悲伤,欣喜等神色一一在脸颊闪过。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令人动容的母爱光辉。

  「央……儿……」

  柳玄音张着朱唇怔怔的看着魏央,那埋藏在心底多年的情感终于在这一刻爆
发,顿时在这一刻泪如雨下。

  「还没死吧。」

  魏央淡淡的看了柳玄音一眼,仿佛如同陌生人一样。

  整整十年,两人在这一刻才算是真正的相见,十年中的思念,十年的恨意,
都被他彻底压制在了心底。

  「央儿……」

  柳玄音悲戚的惨笑一声,这一刻,她的眼中仿佛只剩下了面前的少年。

  那让她日思夜想,十月怀胎而出的孩子,终于站在自己面前了。

  可是十年后的相见,却像是陌生人一样。

  魏央的表情狠狠刺痛了她,心脏仿佛传来了绞痛。

  「魏央!」

  柳月烟怒斥一声,「就算你在怨恨玄音,也要把此刻的危机度过在说。」

  「央央,不要任性。」

  凤傲仙皱了皱眉头,看着魏央。

  「是,师尊。」

  魏央点了点头。

  见到这一幕,柳玄音心中的酸楚更甚。

  虞卿看了看柳玄音,又看了看魏央,眼中虽然极为疑惑,但也能够猜到这对
母子之间似乎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和睦。

  「我们走!」

  柳月烟快速的扶起了柳玄音的身子。

  「姐姐,你们先走,释绝仙非一般仙人。」

  柳玄音喘息了一口说道,「我必须要跟释门做个了断。」

  「不行,你会死的。」

  柳月烟大喝一声。

  听了这话,魏央的心突然一阵酸痛,他多想走过去看看自己这个已经与自己
分别了十年的娘亲,可是他却无法迈出半步。

  「早在十年前,我就应该跟魏鸣一起陨落了。」

  柳玄音摇了摇头,面色极为凝重的看着天空中巨大的法相。

  「如今能够在活十年,也算是幸运了。」

  「快走,不然一个都走不了。」

  柳玄音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要走一起走二姐,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们,我不要跟你们分开。」

  虞卿大声说道。

  「柳玄音!」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如洪钟大吕的声音,释绝仙的法相发出了一道庄严的
声音。

  「你可知罪!」

  就在这时,释绝仙的语气一转,变得凌厉。

  嗡……

  那尊巨大的法相朝着下面缓缓沉下,仿佛把天都拉了下来。

  压迫力要比之前强大太多了。

  法相如同巨大的神灵,没有面部轮空,看上去只是盘膝坐在虚空中的虚幻身
体,他右手手掌向外,指端下垂的手相,左手曲肘朝前,舒五指,手掌向前 这
是释门的神通法印,可用真身施展,可用法相施展,更可用金身施展。

  在释门中,法相金身是两种不同的神通,法相虚幻为巨人,金身凝练如黄金
浇筑,两种神通无法说那种更强,所代表的修行方向不一样。

  轰轰轰……

  天空中雷音阵阵,终于,释绝仙的法相停了下来,来到了头顶百丈高度,众
人看的更加清晰,这尊法相至少有千丈高度,浑身白茫茫的雾气笼罩,双腿盘起
,双手捏着不同的法印姿态,五官并不清晰,脖子上带着一串佛珠,便就这样,
依旧让众人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宝相庄严感觉。

  「哼,何罪之有!」

  柳玄音擦去嘴角的血迹,冷冷的说道。

  「如今你上不悔改,那边收了你的神通。」

  释绝仙并未与柳玄音在口舌上做太多的纠缠,继而右手抬起,伸出食指在虚
空中轻轻一点。

  顿时,周围的空间赫然破裂,随后一道青色雷霆从天空中贯穿而下。

  「躲开!」

  柳玄音大喊一声,身躯化作一道白虹冲天而起。

  她双手捏出指诀,神通释音霜仙打出。

  同样的雷霆出现,演变成了深青色的雷霆,继而又有佛号响起。

  轰!

  两人的神通刚刚接触,便在百丈之上的天空爆出了千丈的波纹。

  「嗯?」

  释绝仙所化的法相口中传来一道惊异,「释音霜仙……未曾想你居然从《惑
心观自在五境》中领悟出了此等神通。」

  「哼。」

  柳玄音冷冷的哼了一声,「今日便是身死,我也绝不与释门妥协。」

  柳玄音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亮起了光芒,随后手指轻点,早已备好的法宝上
已然射出三道颜色不同的红光贯穿而去。

  「三彩宝光!」

  三道光芒同时撞在了释绝仙的法相上。

  可释绝仙双手的姿态突然变了一下,两手置于胸前,右掌与左掌相反,左右
诸指轻触之相。

  「转法轮印!」

  柳玄音愣了一下,心中大感不妙,就在这时,释绝仙身上的三彩宝光赫然被
震碎,紧接着释绝仙右手抬起,五指摊开从天空中压下。

  「既如此,那今日便打杀于你!」

  轰隆隆……

  如同山峰般的手掌再次压下,天空中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下方的洞庭湖水
更加狂暴。

  柳月烟等人也被这股恐怖的力量压的站不稳身子,磅礴的力量从虚空中压来
,这片空间也在顷刻间塌陷。

  彭!

  柳玄音的身体被正面拍中,口中连连吐血,从天空中再次跌落而下。

  「玄音!」

  「二姐!」

  柳月烟和虞卿同时大叫一声,两人顿时冲天而起,可是还没有使用神通,便
被一股恐怖的力量轰了下来。

  在场的几人除了柳玄音是四阶修士之外,柳月烟和凤傲仙都只是四禅修士,
面对仙人更本没有还手之力,就算是虞卿这种从瑶池天下凡的仙女,就算全盛时
期,也绝对不是释绝仙的对手,更别说此时她的法力和神通都被洞庭剑主封印了
,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消解。

  至于魏央,他的实力虽然能够与四禅修士对战而不落下风,但对方是实力恐
怖的释绝仙。

  从对方展现的法相来看,至少也是四劫的修士,很可能更高。

  柳玄音同样是四劫修士,可毕竟刚进入四劫不久,再说了,她的心魔还并没
有彻底降服。

  「央央,去救柳玄音!」

  情急之下凤傲仙朝着魏央大喊了一声,随后身躯顿时冲天而起,两只手分别
抓住柳月烟和虞卿的身子飘落而下。

  听了凤傲仙的话,魏央看向天空的瞳孔内赫然浮现了一抹紫色电流,继而右
脚凌空一踏,冲天而起。

  一息之后,他便出现在了正在坠落而下的柳玄音身边,右手伸出,拦住了柳
玄音的身子。

  这是十年来,他第一次抱住自己的娘亲,这一幕不禁让他想起了孩童时期的
往事。

  柳玄音用力的睁开眼睛,看见了魏央。

  第二百七十七章.佛怒

  「央……央儿……噗……」

  话还没有说完,她便再次吐了口血,「快……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

  「蝼蚁!」

  高高在上的声音再次传来,那只巨掌再次从头顶压了下来。

  魏央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迫力灌注到体内,身体仿佛变得沉重,四周气机全
部都被封锁。

  「哼!」

  魏央毫不畏惧的冷哼了一声,一只手抱住柳玄音柔软的身子,另一只手抬了
起来,捏成剑诀。

  他意念一起,心相显化出巨大的太虚天龙,在这一刻,太虚天龙剑意彻底展
开,随后所有人都听见了一道恐怖的龙吟之声。

  「吼……」

  咆哮声震天动地,那只由心相显化的太虚天空瞬间冲到了天空深处,在这一
刻,他的神通也彻底完成,随后天空中浮现一片星空图案。

  太虚天龙剑意与指剑碎天元彻底融合在一起。

  在三百六十五颗星辰同时出现的瞬间,魏央体内的剑气之海瞬间狂暴了起来
,这一刻,他再也没有丝毫保留的宣泄着法力,无尽的剑气从体表飞出,剑气仿
佛形成了白色海啸,朝着释绝仙的巨掌冲去。

  彭砰砰砰砰……

  无数撞击声响了起来,可是这些剑气打在释绝仙的巨掌上竟然没有丝毫作用

  释绝仙根本没有理会魏央的神通,在他看来,区区初禅的修士不过是一只蚂
蚁而已,便是这神通看上去威力不凡,可也不过如此。

  巨掌继续压了下来。

  噌愣一声。

  天空中星罗棋布,中央主星闪烁出炽烈的华光,随后震动起来,化作密集的
金色剑气从天际深处贯穿而下。

  顷刻间,除了中央主星之外,三百六十四颗星辰同时化作剑气降落,斩在了
释绝仙的巨掌之上。

  轰轰轰……

  恐怖的撞击声不断响起,无数道火星仿佛形成了火海一般,可这些剑气却只
能够让释绝仙的巨掌轻轻晃动一下。

  「哦……指剑碎天元嘛……」

  释绝仙惊异的说道,「原来你是魏鸣的儿子!」

  释绝仙的声音变得阴冷了下来,似乎与魏鸣之间有着巨大的仇恨。

  「只不过……你的指剑碎天元还差的远呢!」

  下一秒,释绝仙的巨掌再次下落,即将拍在魏央身上。

  可就在这时,天际深处只剩下一颗的中央主星赫然旋转了起来,随后闪烁的
瞬间,中央主星化作一道巨大的金色剑气。

  剑气在天空中凌空一斩,金色剑气直落而下,所经过的空间全部都被斩出了
百丈宽的裂痕。

  铛……

  最后一道剑气落在了释绝仙的巨掌之上,荡出了无尽的星光气流,气流形成
圆形波浪,蔓延开千丈范围。

  咔……

  剑气之后,释绝仙的巨掌之上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声音,继而魏央看见上面出
现了一道裂痕。

  这道裂痕逐渐增大。

  咔咔咔……

  持续的碎裂声不断响起,释绝仙的整只巨掌快速的裂开,可终于没有彻底碎
掉,不过那股覆压天地的力量也凌空灌来,直接打的魏央经脉碎裂,口吐鲜血的
跌落而下。

  「噗……」

  魏央再次吐了口血,磅礴的力量把他打的浑身是血。

  「央儿!」

  柳玄音看到这一幕,惊叫了一声。

  两人快速的朝着洞庭湖中坠落。

  噗通一声。

  汪洋般的湖水淹没了两人的身躯。

  「央儿……央儿……」

  湖底,柳玄音紧张的呼唤着魏央,接着从储物戒内摄出一枚丹药送入魏央口
中。

  「咳咳咳……」

  服下丹药,魏央大口的咳了几声,口中被连续灌了几口水之后,才闭住呼吸
,看着身边的柳玄音之后,他心中这才松了口气。

  就算对她有再大的怨恨,可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央儿……」

  柳玄音眼中慌乱无比,用力的抱住魏央的身子,体内所剩不多的法力也极力
的运转起来,朝着湖面冲去。

  噗的一声。

  两人冲出水面,来到了岸边。

  凤傲仙已经成功救下了柳月烟和虞卿,正在岸边给两人疗伤。

  见魏央和柳玄音前来,凤傲仙眼中露出了担忧神色。

  「央央怎么样了?」

  「师尊,我没事。」

  魏央气喘吁吁的说道,擦去嘴角的血迹,目光看着天空中那尊依旧完好如初
的法相。

  「央儿,娘亲给你疗伤。」

  柳玄音急忙说道。

  「不用了。」

  魏央淡淡的说道,「保留好剩下的法力,带她们离开这里。」

  「你……」

  柳玄音怔了一下,「你要做什么?」

  「央央,别冲动。」

  凤傲仙神色激动的大喊,可魏央却淡淡一笑,「师尊,有机会去一趟北国,
帮我照顾姑姑。」

  这一刻,魏央已经下定决心拼命了。

  他知道,不论如何跑,都绝对不可能逃走。

  「央儿……」

  柳玄音怒吼一声,「我不许……不许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魏央的身子便冲天而起。

  魏央调集全身法力,体内的剑气之海内部突然涌现出一道巨大的太极漩涡,
这道漩涡不断扩大,等扩大到极致的时候,已经占据了半个剑气之海,咆哮的剑
气化成了巨浪,分别按照阴阳旋转的轨迹汇入双瞳之内。

  那是保存了很久是阴阳之气,在这一刻,魏央双眼中各自浮现了一道剑气。

  左眼极阴剑气率先摄出,化作巨大的黑色匹练冲向释绝仙再次落下的巨掌,
右眼的极阳剑气也同一时间摄出,隐藏在黑色匹练之中。

  「嗯?」

  当看见这道神通的时候,释绝仙分明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似乎很惊讶魏央的
剑气居然能够衍化到如此地步。

  「阴阳之气……倒是我小瞧你这只蝼蚁了。」

  释绝仙淡淡说道,随后巨掌上的力量再次增幅三分,直接轰在了那股由极阴
剑气所化的黑色匹练之上。

  轰!

  这一掌,直接把魏央的黑色匹练轰了个粉碎,可却在这混乱的一刻,魏央提
前遁入匹练之中的极阳剑气却赫然从他掌心内遁入,直接斩在了释绝仙的神魂之
上。

  「啊……你……」

  释绝仙口中发出了一道凄厉的咆哮,怎么也没有想到魏央竟然还有此等可伤
神魂的神通。

  他的灵魂好像是千刀万剐一般,产生了强烈的痛处。

  他修行的是法相,与金身的区别是在身外化出法身,可不管化出多少法身,
都需要自我的灵魂来牵引,等于说他本体的灵魂在操控着法身,就算法身损坏,
他也不过受到任何伤害,最多损失一道法身而已,本体依旧完好无损。

  因此他最怕的便是针对神魂的神通。

  可是偏偏魏央具备着能够斩杀神魂的神通,阴阳之气所衍化而来的。

  「好机会!」

  看见他被自己的极阳之剑斩伤,魏央右臂轻轻抬起,五指逐渐收起后紧握成
拳。

  拳面闪过丝丝雷光,周围的空气也被荡出了细微的波纹,这一刻,魏央仿佛
从虚空中听见了群雷的咆哮声。

  拳劲浩大,有裂天之威,对着释绝仙的法相凌空一锤。

  轰!

  顿时,狂雷暴起,无穷无尽的力量全数压在了释绝仙的法相之上。

  四周空间内顿时生出霹雳的惊雷,紧接着撕裂的雷音贯穿整个空间,仿佛只
剩下了莽莽雷鸣,在顷刻间拳劲爆开,周身千丈空间内赫然坍塌,形成了真空一
般的景象。

  轰……

  炸裂的声音贯穿整个天空,之后周围的空气被彻底崩解,千丈范围内的一切
全部都化为粉末。

  可是……这一拳虽然强大,但依旧没有让释绝仙的法相受到太大损伤。

  「混元……混元雷捶!」

  「蝼蚁你……你竟然会混元雷捶……」

  释绝仙在也保持不住之前那股高高在上的神态,声音中夹杂着震惊,愤怒,
以及……惊恐!

  「蝼蚁……我要灭了你!」

  震怒的释绝仙第一次展露出真正的力量,只见他双手抬起,十根手指变幻出
各种不同的捏指姿态,继而身上涌现出无尽的佛号金光,在金光之中,他的右掌
猛然变大,犹如千丈长的石碑一般,赫然拍了下来。

  轰……

  魏央震惊的看着这只巨掌,以及那道宝相庄严的法相,仿佛是远古神话中的
巨灵神一般。

  他所置身的天空在这一刻也赫然塌陷,那由纯粹的力量所形成的压迫力把空
间挤压成了碎裂,絮乱的气流从崩裂的空间内吹来,化作一道道切割万物的风刃
斩在魏央身上。

  魏央虽然身具百炼体,可这毕竟是仙人强大的神通,在空间崩裂的瞬间,他
身上就被这股力量碾压出了无数道血痕,再加上持续切来的风刃,更是让他每一
息都遭受着凌迟之苦。

  「呜啊……噗……」

  魏央口中发出了凄厉的叫声,身上产生一种快要被崩裂的感觉,口鼻耳眼都
溢出了大量的血液,可是那只巨掌还并没有完全落下来。

  若是彻底落下来,魏央的身体会被拍的粉碎。

  「央儿!」

  就在这千钧之际,一道悲戚的声音响了起来。

  魏央用尽全力的转头看去,只见一道虹光从湖面上拔起,拔起的瞬间,带动
了千万顷湖水化作覆压天地的怒涛,朝着那只巨掌上撞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道水流快速的裹住了魏央的身躯,把他保护在里面。

  出现的这道虹影,这是柳玄音,她体内所有的法力在也没有任何保留,全部
都宣泄而出,引动了洞庭湖内无数洪水。

  「央儿……」

  在她的身躯掠过去的瞬间,柳玄音的目光与魏央的目光擦过,她嘴角突然露
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正如十年前对魏央露出的那种溺爱。

  「娘……亲……」

  魏央嘴唇颤了颤,断断续续的叫声才刚刚从口中发出,却见柳玄音所化的虹
影就已经一闪而过,紧接着整个天空都被怒涛覆盖。

  「不……不要……」

  魏央喃喃自语,心脏突然绞痛了起来。

  「不……」

  魏央怒吼一声,可却无法阻止这一切,这一刻,他恨自己如此的弱小……更
恨自己保护不了最重要的人。

  他终于认清,柳玄音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就算千般怨恨,她也是自己心中最
重要的人。

  可是……十年了,还没有来得及相聚,难道就要天人永隔吗?

  就像当年自己与父亲那样,永远的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

  轰!

  天空中,洪流与巨掌终于撞在了一起,满天的气流狂舞而起,整个天空都被
水流覆盖,随后崩裂的响声不断传来,天空被彻底撕裂出了一道万丈宽的口子。

  「柳玄音!」

  这一刻,释绝仙无比暴怒,这是柳玄音的绝命一击,竟让他的法相不断出现
了裂痕,随着怒涛的撞击,他的法相碎裂的痕迹越来越多,几乎快要完全崩裂了

  「不可饶恕!!!」

  释绝仙咆哮的戾响彻整个洞庭湖,紧接着他聚起双掌,连连在虚空中拍动。

  轰轰轰……

  「死!」

  听上去只是佛怒的咆哮而已,可却让人感受到了无限的杀机。

  释绝仙两只巨大的手掌不断的拍在冲天而起的怒涛之上,冲上去的洪流形成
了逆流的海啸,但全部都被这两只手掌不断的拍碎,却又凝聚成型。

  往复几次之后,终于,释绝仙的右掌赫然震碎了所有的怒涛,凌空拍在了柳
玄音身上。

  咔……咔咔……

  群雷中,传来碎裂的响声,听不出来那是释绝仙法相碎裂的声音,还是柳玄
音身躯龟裂的声音,可魏央的心脏却莫名的加速了跳动,好像是那股心惊肉跳的
感觉,再一次袭来。

  彭!

  一道如同闷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只见释绝仙的法相缓缓破裂,紧接着这
股闷雷般的声音持续的响了起来,他那巨大的身躯寸寸龟裂,化作一片粉末掩盖
了天空。

  第二百七十八章.异变

  虽然柳玄音绝命的一击成功击碎了释绝仙的法相,可自己也生死未卜,被重
重一掌拍下,坠落湖底。

  「噗……」

  魏央只感觉心脏内传来一阵猛烈的绞痛,怔怔的看着落下的柳玄音,愣住了

  「央……儿……」

  他耳边仿佛在回想着十年前充满慈爱的念叨,充满着溺爱的嘱托,以及严厉
的呵斥……

  这一切的一切记忆,在这一瞬间,仿佛要从他脑海中彻底的褪去,如同潮汐
一般,永久的褪去。

  「不……不要……」

  魏央捂着脑袋低声自语,身体顿时失去了力气,从天空中坠落而下。

  噗……

  他掉落湖底,可双目却并没有闭上,看着周围涌动的回流,仿佛过去的一切
都在脑海中不断闪过。

  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的痛楚,不是身体上的痛处,而是心灵的绞痛,仿佛
一根锋利的钩子在心脏上不断的扯动。

  「呜……噗……」

  魏央口中再次溢出了鲜血,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但四周汇涌的水流如同镜子
一般,反射出了十年前的一幕幕景象。

  「娘亲……你以后会不会离开孩儿?」

  「央儿是娘亲的乖宝宝,娘亲怎么舍得离开央儿呢……」

  「央儿宝宝,娘亲亲一口,木……」

  「嘻嘻,快来追娘亲哦……小央儿,找不到娘亲的话,以后就不理你了呢。

  「娘亲,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啊。」

  「那央儿要努力了哦,有一天要把天上的星星抓给娘亲。」

  「嗯,娘亲,央儿一定会的,央儿要把天上最美丽的星星摘下来送给娘亲。

  「央儿,如果娘亲有一天离开你,你会恨娘亲吗?」

  「娘亲为什么会离开呢……」

  「当然是因为娘亲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了……央儿一定不要忘了娘亲哦,不
然娘亲会生气的。」

  「嘻嘻,娘亲不气,央儿会乖乖的,就算娘亲生气了,央儿也会哄着娘亲开
心的。」

  「真是娘亲的好孩子,终有一天……会离开的啊……」

  「娘亲……呜呜……娘亲……不要留央儿一个人……央儿想你……」

  「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本宫的徒儿了。」

  「记住本宫的名号,东至八音山三千里地域,掌千年传承的凤玄宫宫主——
凤傲仙!!!」

  「今日起,本宫便教授你入门之法……」

  啪……

  在这一刻,所有的回忆赫然破裂,那股记忆却也如水流一般重新浮现在了脑
海中。

  「原来……原来这一切……都在我的记忆里啊……」

  魏央惨然一笑,前尘往事如翻书一般涌入心头,孩童时期与柳玄音的事情,
全部记了起来。

  「娘亲……」

  魏央喃喃说道,迷迷糊糊之中,他仿佛看见了柳玄音,于是伸手抓去,可手
掌却穿过柳玄音的身体,柳玄音的身子随着水流完全消失。

  咚咚……

  咚咚咚……

  魏央心脏突然快速的震动了起来,像是某种毫无规律的律动,完完全全没有
征兆。

  可是这一刻,他却已经无法感应到了,气机也在体内逐渐消散,意识像是沉
入深渊一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跃入湖底,快速的抓住魏央和柳玄音的身子冲了出去。

  岸边,凤傲仙把魏央和柳玄音放下,立即凝聚法力注入两人体内,柳月烟拿
出疗伤药分别塞入两人口中,随后有分别把两只手掌贴在两人后背快速的注入法
力。

  虞卿看着两人的动作,目光转向天空中,那道巨大的法相已经消失,可她知
道,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

  释绝仙的强大,人间的修士永远都无法理解,便是刚才柳玄音以相博,也不
过只能够打碎他的法相而已。

  现在,释绝仙的真身应该要出现了。

  虞卿屏住呼吸,不断的搜寻着四周的人影,她多希望释绝仙的真身不在这里
,这样的话,今日还有逃过一劫的机会。

  若他真身再次,那一切都将会彻底结束。

  以死亡的姿态而结束。

  「不好,她们的伤势太重了。」

  凤傲仙脸色一变,极为凝重的说道,双掌分别贴在两人后背,持续的灌注着
法力,她们身上的伤势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注入法力的方式,让他们自行
苏醒过来,这样才有进一步疗伤的机会。

  「他来了!」

  一旁的虞卿突然神色慌张的大喊了起来。

  「谁?」

  柳月烟语气一顿。

  「释绝仙……他的真身来了!」

  虞卿的双手在空气中连连划动,随后一片白色光芒笼罩住了几人,形成了防
御性的禁法。

  「你们继续疗伤,这里交给我!」

  虞卿语气凝重的说道,随后身躯飘然而起,十根手指分别凝练出十道透明的
光芒,在虚空中连连划动。

  过了片刻,虞卿这才落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说道:「可惜……我的法力和神
通都被那个人给封印住了,否则的话就算敌不过释绝仙,至少还能带你们跑路。

  「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凤傲仙冷冷的说道,「便是今日陨落再此,也没有遗憾了。」

  她心中是这般想的,至少跟自己心爱的男人同赴黄泉,并没有任何恐惧。

  「凤傲仙,此事跟你没有太大关联。」

  柳月烟看着凤傲仙沉声说道,她因为替魏央和柳玄音疗伤的缘故,脸色极为
苍白,一滴滴香汗不断从脸颊上滴落。

  「他们要找的是玄音,你还是走吧。」

  「我们三姐妹共进退。」

  听了柳月烟的话,凤傲仙冷哼了一声:「就算要走,本宫也要带着央央一起
走,至于你们三姐妹的死活,跟本宫没有丝毫关系。」

  「好。」

  柳月烟突然说道,「你现在就带着魏央一起走,越远越好,对了,去北国找
洞庭剑主。」

  「你……」

  凤傲仙愣了一下,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月烟这个女人这般决绝,不愧是女剑仙

  「还不快走,再不走来不及了。」

  虞卿大喊一声。

  「算了……」

  凤傲仙突然叹了口气,继而又摇了摇头,「央央之前对他的娘亲那般怨恨,
可依旧豁出性命挡住释绝仙的神通,自然不希望柳玄音陨落在此。」

  「如果本宫带他离开,而你们陨落再此,只怕他一生都会内疚,也会怪罪于
我这个师尊。」

  「本宫不想让央央恨我,哪怕一丝一毫的怨恨也不行。」

  说到这里,凤傲仙长舒一口气,「从踏入修行的那一刻,你我早就做好了某
一天陨落的准备,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如今能够跟央央一起陨落,也算是幸运的了。」

  「你……」

  柳月烟怔怔的看着凤傲仙,怒斥一声,「凤宫主,你好自私,你想死,魏央
可不想死。」

  「不错,本宫就是自私,就算要死,本宫也要跟央央死在一起。」

  「你……你们的关系怎么会……」

  柳月烟极为不解的看着她,从她的话语中,似乎听出了两人关系非同寻常,
绝非只是师徒。

  「哼,看出来了吗?」

  凤傲仙冷笑了一声,「本宫的身子早已许给了央央,我们大被同眠,彼此爱
慕,心中都深爱着对方,如今能够同陨于此,也算是幸运之事。」

  「这一切还要感谢凤傲仙,若非她十年前把央央送给本宫,本宫这一辈子也
不会体验到这般美妙的爱情。」

  「你……你胡说什么……你可是他的师尊,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凤傲仙冷冷的说道,打断了柳月烟的话,「世俗礼法于本宫来说又算什么…
…再说了,这十年来本宫扮演的都是央央的娘亲角色,本宫又如何能够抛下央央
。」

  「好了,现在想走都走不了了。」

  远处的虞卿叹了口气说道,她听见两人的对方自然极为惊讶,没想到魏央与
他的师尊之间竟然还有这样一段孽恋。

  彭……

  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三人心中一颤,随后看见一名身披袈裟的男子出现在了
视线之中。

  出现的男子身高七尺有余,完全是一幅大汉模样,可长发飘飘,身姿非凡,
更像是遁入空门的贵公子一样。

  「这便是人间的情情爱爱吗?」

  男子目光扫过三人之后,淡淡的笑了起来,随后右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掠,虞
卿布下的禁法赫然崩裂。

  「释绝仙!」

  虞卿看着对面的男子后,眼中浮现一抹凝重,很显然,释绝仙的真身出现了

  「瑶池仙的女儿。」

  释绝仙看着虞卿轻声说道,「若是之前或许还有些麻烦,但你的法力和神通
都被封印了,已经不是威胁。」

  「至于剩下的人……」

  释绝仙的脸色一冷,吐露深沉的杀机,「不过蝼蚁!」

  「释绝仙……你敢!」

  虞卿大喝一声,直接冲了过去。

  可释绝仙袖口一挥,直接把虞卿的身子扇出了百丈之外。

  他连身子都没有动一下,便让虞卿重伤倒地。

  「就算是你母亲瑶池仙在我面前也是规规矩矩,何况你这只蝼蚁。」

  释绝仙冷冷的看了虞卿一眼,「原本只是打算制服柳玄音,现在看来,她的
儿子也颇有价值。」

  说到这里,释绝仙缓缓的走了过去,抬起手指在虚空中轻轻一点,凤傲仙和
柳月烟的身子直接被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咚咚……

  两人闷雷般的响声突然传来。

  释绝仙眼神微微一愣,顿时停下了脚步。

  咚咚咚……

  这股声音再次响起,听上去如同沉闷的雷霆一般,可释绝仙寻着这股声音看
去,却发现是魏央心跳的响声。

  他眼中出现了惊愕之态,从来没有见过人的心跳声如同雷霆一般。

  咚咚咚……砰砰砰……

  声音从之前的沉默,赫然转为激荡,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就在这时,魏央的双眼终于睁开,瞳孔内闪过一股紫色雷霆。

  这一刻,魏央感觉到血脉中某种怪异的力量突然震颤了起来,遵循着某个莫
名的规律,开始逐渐的律动起来。

  当释绝仙看见魏央眼中闪过的紫色雷霆,当即愣了一下,口中发出不可思议
的声音:

  「真是难得,原来你体内不只是人类的血脉,还吸收了天地异种的精血。」

  「可惜……血狐和紫牝神猿都是不出世的天地异种,天性凶残狂暴,更兼具
远古妖族的威煞和戾气,区区人类,又怎么能够承受的了。」

  「央央你……你醒了?」

  凤傲仙看到这一幕后,欣喜若狂,可她的身子被释绝仙定住了,根本无法动
弹。

  柳月烟的双瞳内也闪过一抹欣喜,可听见释绝仙的话之后,却又愣住了。

  她想到了之前异变为血狐出手轰碎观自在坊的一幕,脸色立即变了。

  难道他要……

  还没等她继续想下去,魏央口中便发出了一道凄厉的怒啸,继而双手捂着头
颅不断的在地上翻滚,像是某种东西在脑海中不断的撕扯一般。

  「呜……」

  魏央低叫了一声,双手捂着头颅狠狠的喘了一口气。

  「央央,怎么了?」

  凤傲仙慌乱的看着魏央。

  「体内好像……好像有一种特殊的力量要冲出来一样……」

  「好膨胀……经脉……经脉快要被撑破了。」

  魏央感觉到血脉中的震颤越来越强烈,可是突然间,这股力量竟然蔓延到了
身体各处。

  「就让本仙来看看,到底是变成血狐,还是紫牝神猿呢?」

  看到这一幕后,释绝仙脸上露出一抹期待的笑容,作为妙释天的仙人,他自
然知道天地异种的恐怖之处,那是天地开辟之后自然诞生的生灵,充满着暴戾,
残忍,血腥,还有智慧,真正大成的天地异种,就算是强大的仙人也未必是其对
手。

  不过现在能够成长到大成阶段的天地异种早就没有了,更别说魏央这种只是
吸收了他们的精血化作血脉之中,自然比不上天地异种。

  大成的天地异种,光是身高便可轻易的达到千丈以上,甚至有些天地异种诞
生之时便身高万丈,头顶天,脚踏地,一拳打出星空破碎,那种被称之为天妖。

  释绝仙越看越感兴趣,瞳孔中释放出炽烈的精光。

  第二百七十九章.神猿

  咔咔咔……

  空气中传来一股凶猛的炸裂声,听上去如同玻璃碎裂的响声,也像是闷雷一
般,只见魏央的身躯突然产生了诡异的变化,肌肤上赫然溢出了一股股猩红的血
雾,随后毛孔快速增长。

  毛孔呈现金灿灿的颜色,每一根都像是金针一般倒立在体表,继而他的身子
开始剧烈的膨胀,增长,变大。

  「唔……原来是紫牝神猿……它若是发狂的话还真有些麻烦……」

  释绝仙喃喃自语,随后抬起手手捏出一道全新的指诀,拇指和食指指尖紧贴
在一起,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并拢在一起甚至。

  这道印式做完之后,他身上闪过一阵金色光晕,如同水流一般,包裹住了他
的身体。

  这是一种能够让肉身强大达到极致的印式,但却无法在法相之上施展,只能
够以本体来施展。

  面对这头紫牝神猿,释绝仙并不会托大。

  「吼……」

  刹那间,一道如雷的咆哮声爆发,魏央的身躯猛然增长到了千尺高度,身上
金色毛发密集无比,巨大的头颅狰狞暴戾,口中吞吐着凶猛的气流,尤其是他双
瞳之内,竟然闪烁着密集的紫色雷霆,周身气息狂暴无比,在变成紫牝神猿的瞬
间,便有一股刚猛的气息爆发出来,直接柳月烟,凤傲仙等人的身躯掀飞到千丈
之外。

  这一瞬间,柳月烟和凤傲仙的身躯也完全恢复自由,两人快速的救下昏迷不
醒的柳玄音以及重伤的虞卿。

  「这……这是紫牝神猿……怎么会这样?」

  虞卿眼中流露出震惊的神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位才刚刚相认没有
多久的小外甥,竟然会变成紫牝神猿。

  「快躲远点。」

  柳月烟快速说道,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彻底失去掌控了,如今柳玄音重伤昏迷
不醒,虞卿也被打的吐血,而自己与凤傲仙两人只是四禅修为,根本插不上手。

  现在只能祈祷魏央不死。

  「吼!」

  紫牝神猿再次怒啸一声,声浪仿佛传遍了整个洞庭湖。

  距离最近的释绝仙顿时被这股爆炸般的音浪覆盖。

  「出乎意料的凶猛啊。」

  释绝仙的脸色也不禁一变,原以为就算变成了紫牝神猿,也不可能对自己产
生任何威胁,可通过这道怒吼声来看,这只紫牝神猿的力量远超想象。

  如今局面已经掌控,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这一刻,魏央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变成了紫牝神猿,与之前变身为血狐的时
候一样,都是在心灵受到刺激的时候才会出现。

  此时他并没有自己的意识,如铜铃大的眼珠子散发着凶戾嗜血的光芒,里面
的紫色雷霆不断闪烁。

  咔咔咔……

  魏央所化成的紫牝神猿身上传来一阵崩裂的响声,这是骨骼在震动,每次震
动都能够带动周围气流,高达千尺的身躯如同山峰一般,释绝仙也不过七尺身长
,站在他面前完全是蝼蚁一般,可并非是体型越大便越强。

  紫牝神猿右脚在地面猛然一踏。

  轰隆一声。

  千丈范围的地面全部都被这一脚踏碎,远处的湖水也在这股力量下被震的狂
涌而起,莽莽苍苍的气势朝着四周卷起。

  柳月烟等人快速的朝着远处遁去,试图躲避开两人的战场范围,可便是躲到
千丈之外,依旧被这股恐怖的气势影响到了,于是几人再次退出了千丈距离,远
远的看着那只如同远古凶兽一般的凶戾存在。

  「嘿,来吧,让本仙见识见识天地异种到底是怎样一种玩意。」

  释绝仙冷笑一声,身上涌现阵阵罡风,随后耳边传来炸裂的响声,抬起右手
化掌,朝着紫牝神猿拍了过去。

  魏央所化的紫牝神猿只凭借本能的战斗,粗大的右臂高高扬起,继而握着拳
头,对着释绝仙狠狠轰了过去。

  在巨拳落下的瞬间,周围的空间便被彻底碾碎了,随后出现一道道被撕裂的
虚空,乱流从里面窜出,刮在魏央身上却根本没有任何伤害。

  终于,魏央的巨拳轰在了释绝仙身上。

  彭!

  如雷鸣般的声音彻底炸开,大地赫然一震,随后开始起伏,凶猛的气流朝着
四周掀起,继而又是一沉,千丈空间内的一切都被两人碰撞的力量震成了粉末。

  「好强的……力量!」

  释绝仙的脸色再次一变,手掌死死的抵在了魏央的拳面上,可他感觉到的却
是一种纯粹的力量,其中夹杂着凶戾,威煞,还有电光闪烁。

  砰!

  释绝仙的身躯顿时被轰飞了出去,掉落到了数千张之外的湖面上。

  湖面被他的身躯砸出百丈高的巨浪。

  释绝仙眼中首次浮现了震撼的神色,便就已经十分重视魏央了,可还是发现
他所化成的紫牝神猿的实力远超自己想象。

  「奇怪……太奇怪了。」

  释绝仙从湖中冲了出来,双脚平静的踩在湖面上,任由身后的巨浪滔天。

  「他不过区区初禅修为,为何变成紫牝神猿之后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不对……」

  就在这时,释绝仙再次一愣,从魏央身上看着了一股血色的雾气,「他……
以性命为代价,燃烧了全部法力……把修为强行拔高了几重……」

  「哈哈……有意思,难怪会如此,不过应该支撑不了太久吧。」

  看穿了这点之后,释绝仙双手合十,体内的法力瞬间覆盖在周围的湖水之内

  下一秒,倾覆天地的洪流化作怒涛,朝着魏央冲了过去。

  魏央的本体意识已经消失,现在脑海中保存的只是战斗的意志,那有那冥冥
之中存在的莫名力量。

  看见冲来的怒涛之后,他仰天咆哮一声,继而眉心突然张开,出现一道深紫
色的瞳孔,里面紫色雷霆闪烁不已,接着紫电聚成光束,化作一道长虹贯穿而去

  嗡……

  强烈的震音响起,紫电长虹直接穿过洪流,撞在了释绝仙身上。

  砰!

  释绝仙的身躯再次被击中,朝着更深处的湖面跌去,那倾覆而来的洪水也压
到了魏央头顶。

  魏央面色狰狞,双脚在虚空连续踏过,随着一阵轰轰轰的爆裂声响起之后,
他千尺身躯已经完全凌空冲去。

  巨大的身躯与洪流撞在了一起,里面闪过凶猛的紫电,继而双臂用力甩动,
所有的洪流全部都被击溃。

  此时魏央只知道战斗,杀死对方,根本不会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在击碎洪流的瞬间,他身上爆出千万道剑气洪流,朝着释绝仙斩去。

  砰砰砰砰砰……

  剑气不断在释绝仙身上斩下,他强大的肉身也被斩的星火乱飞,身躯不断倒
退的同时,双手变幻,速度极快的挥动着。

  就在这时,魏央右手抬起,巨大的手指狠狠一弹,一道金色剑气贯穿而去。

  这是他化为紫牝神猿之后本能的反应,所有的神通都能够运用,从指尖弹出
的金色剑气,正是弹指破天罡,不过此时的弹指破天罡的威力,不知道增强了多
少倍。

  「不好!」

  看见一闪而逝的金色剑气,释绝仙心中大惊,随后双脚在湖面上快速一踏,
身躯立即冲天而起。

  可魏央弹出的金色剑气并不是一道,连连弹动之下,数十道金色剑气追逐着
释绝仙的身躯进入天际深处。

  「孽畜!」

  释绝仙冷冷的说道,右手摊开,对着冲来的金色剑气狠狠一拍。

  嗡……

  震动的响声传来,所有的金色剑气在这一刻全部都被他震碎。

  「看来,不用法相短时间无法制服这只畜生。」

  想到这里,释绝仙双手合十,身上浮现一片白色光晕,继而天空中再次出现
之前那尊巨大的法相。

  他的本体立即遁入了法相之中,与法相融为一体,随后抬起一掌,对着魏央
压了过来。

  「吼……」

  魏央口中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看着落下的巨掌,他更是狂暴而起,两只巨
退在虚空中快速踩踏,每次踏在虚空之中,空间便被直接把震碎。

  连续几次之后,魏央千尺高的身躯已经进入了天空之上,随后一拳轰出,撞
在了巨掌之上。

  彭!

  凶猛的声音在天空中爆发,撞击的气流把天空碾碎。

  「好可怕的力量!」

  撞击过后,释绝仙眼神凝重的看着魏央,于是把手掌一转,再次拍在魏央身
上。

  砰!

  魏央被重重一击,身躯倒飞出去的同时,眉心的瞳孔内再次爆发出一道紫电
光束,赫然撞在了释绝仙的手掌上。

  这道紫电光束直接把释绝仙的手掌穿了个大洞,整只手掌也出现了大量的裂
痕。

  魏央的身躯快速跌落,但释绝仙显然没有打算放过这个机会,他另一只手掌
已经早已准备好,直接凌空拍下。

  凶猛的力量把四周的空间压的轰然塌陷,继而力量完全宣泄到了魏央身上。

  轰!

  魏央千尺高的身躯坠落湖底,身上的血液不断的流淌出来,他所跌落的湖水
四周,全部都被血液染红了。

  「孽畜,今日便让你魂飞魄散!」

  释绝仙暴怒到了极致,以他的自傲,面对这只弱小的生灵,居然苦战这么久
还拿不下,这让他无法接受。

  说完之后,释绝仙抬起双手,看着那只被贯穿出巨大空洞的手指半响,随后
用另一只并未受到伤害的手掌化作拳头,凌空的砸到了洞庭湖上。

  轰!

  这股力量太过凶暴,直接作用在洞庭湖上之后,洞庭湖的湖水直接被震的粉
碎,湖面上千丈范围内形成了一道真空景象,里面所有湖水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魏央千尺身躯也被重重一击,口中再次吐出了大量的血液。

  可这一击之后,仿佛把魏央心底的凶戾彻底激发了出来。他虽然是人类,可
却吸收了血狐和紫牝神猿的精血,体质改善不说,更是受到天地异种的影响,变
得凶戾无比。

  「吼……」

  咆哮声把湖水震的狂涌不止。

  魏央巨大的身躯从湖底冲了出去,不过几个呼吸,便冲到了释绝仙所化的法
相面前。

  他依靠的只是本能在战斗,两只巨大的拳头疯狂的轰击在释绝仙的法相上。

  释绝仙惊讶的看着重新出现在视线中的魏央,第一次感觉到是如此的棘手。

  换了一般修士,便是柳玄音那种四劫修士,被自己法相凌空一拳击中,也会
重伤,可面前这只紫牝神猿看上去不但没有被重创,反而还展现出更加凶猛的力
量。

  释绝仙两只手掌不断的拍击出去,与魏央的拳头撞在一起,天空中到处都是
爆裂的响声,虚空也不断破裂,无形的力量把空间不断坍塌,崩解。

  此刻,洞庭湖岸边,柳月烟和凤傲仙正在为柳玄音和虞卿疗伤,当看见天空
中的景象的时候,两人已经被震的目顿口呆。

  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魏央化成紫牝神猿之后居然能够跟释绝仙战到这个地
步。

  「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

  凤傲仙沉声说道,手掌贴在柳玄音背后不断注入法力。

  柳月烟点了点头。

  「呜……噗……」

  就在这时,柳玄音口中吐出了血液,美目缓缓睁开,看见了身边的三名女子

  「玄音,你终于醒了。」

  柳月烟欣喜的说道。

  「央儿……央儿怎么样了……」

  柳玄音苏醒过来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有魏央,突然之间她听见了天空中传来的
响声,于是抬头一看,看见一只金色巨猿正跟一尊巨大的法相在天空中相斗。

  「紫牝神猿……那是……」

  柳玄音怔住了。

  「不错,那是央央。」

  凤傲仙沉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央央突然化成紫牝神猿,若非如此,只
怕你我早就陨落在释绝仙手中的。」

  「紫牝神猿……不行……紫牝神猿是比血狐还要暴虐的天地异种,他的身体
承受不住紫牝神猿的狂暴力量,会崩解的。」

  柳玄音神色慌乱的说道,用力的支撑住身子站了起来,她受伤极重,法力也
枯竭了,只能够勉强站起身子。

  第二百八十章.雷音

  「玄音,事已至此,你应该先恢复伤势,恢复法力。」

  「看情形,魏央还能够挡住一段时间。」

  柳月烟的目光朝着天空中看了一眼后说道。

  「柳玄音,若你这般关心央央,那早干什么去了。」

  「哼,别等到失去以后才后悔莫及。」

  凤傲仙冷冷的说道,对于柳玄音的恨意更是加深了许多,若不是柳玄音的原
因,魏央也绝对不会冒险。

  很显然,仙人的目标是柳玄音,也是柳玄音与释门之间的恩怨。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柳月烟看了凤傲仙一眼说道,「想办法怎么渡过这次危机吧。」

  「就算渡过了又能怎样,央央他会死的。」

  凤傲仙神色激动的说道。

  「凤宫主,你放心,央儿不会有事的。」

  柳玄音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天空中两道巨影,「我不会让他有事的,绝对不会
。」

  「玄音,你别冲动。」

  「没事。」

  柳玄音沉声说道,随后立即盘膝坐起,开始恢复法力。

  天空中的战斗依旧在持续了,已经过去了快一炷香时间,但魏央所化的紫牝
神猿依旧展现着恐怖的实力,虽然身上已经遍体鳞伤,但随着时间推移,他展现
了更为狂暴的力量。

  砰!

  魏央的拳头猛然轰在了释绝仙的法相上,同时,释绝仙的手掌也正面拍中了
魏央的身子。

  砰砰两声过后,释绝仙一根手指赫然抬起,指尖上浮现的气流锋利无比,直
接贯穿了魏央的胸口。

  可是让他惊讶的是,魏央居然不躲不避。

  魏央的拳头早已握紧,拳面闪过丝丝雷光,周围的空气也被荡出了大量的波
纹,这一刻,虚空中传来了群雷的咆哮声。

  在魏央腹中的狂雷早已震动了起来,刚猛的元雷荡出惊天霹雳之声,整个世
界好像只剩下撕裂的雷音。

  这一刻,释绝仙震住了,通过他拳面上的雷霆,以及整片空间传来的霹雳之
声,他立即意识到了什么。

  「混元雷捶!」

  释绝仙脸色猛然一变,之前他早已见识过魏央的混元雷捶了,虽然令他惊讶
,可以魏央的修为来说,根本不会对他造成太大伤势,只不过混元雷捶强大的名
声流传三十三重天,更令他记忆深刻的是,曾经使用混元雷捶的人,凌空一拳便
打的方圆百里地陷成湖。

  那轰鸣而起的雷乃是先天雷,开天辟地的第一雷,不止能够崩解肉身,更是
能够湮灭灵魂。

  如今魏央以紫牝神猿的形态使出混元雷捶,其威力将会增幅到何等恐怖的境
地。

  释绝仙脸色大变的瞬间,便要全力的防御,可是魏央巨大的手臂如同金色光
柱一般,刚猛的拳头也凌空锤在了虚空之上。

  释绝仙的瞳孔中终于浮现了深深的恐惧,他突然感觉时间都被静止下来了,
整片天空好像被定住一般,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股力量蔓延的速度很快,在意识到的瞬间,便已经布满了整片天空。

  万分之一息之间,释绝仙意识一阵,四周的空间好像又活了过来一般,紧接
着……

  「嘶……」

  一道压抑到极致的声音响了起来,听上去像是空间被一种力量疯狂挤压的景
象,嘶鸣的声音逐渐拉长,荡在这片空间内像是铮铮的风吟。

  咔……

  一道清脆的响声出现,释绝仙的法相上出现一道裂痕。

  咔咔咔……

  裂痕持续增加,逐渐蔓延到整个法相上面,紧接着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响
声传开,天空上出现了无数霹雳惊雷,撕裂的雷音贯穿万丈高空。

  这一瞬间,混元雷捶全部打出,拳劲在顷刻间爆开,覆盖了周身空间,仿佛
所有的空气在瞬间被抽空一般,空间又瞬间坍塌,爆裂,崩解。

  轰……

  炸裂的声音贯穿天际,群雷疯狂的爆开,释绝仙的法相在这一刻也被轰成了
粉末。

  释绝仙只感觉灵魂激荡出了强烈的刺痛,继而口中发出凄厉的咆哮。

  「啊……」

  他的法相在这毁天灭地的混元雷捶下根本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直接被碾压成
了粉末,便是他的本体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七窍流血,经脉尽断,灵魂也被这
股强大的拳劲震的快要裂开了。

  他应该庆幸,魏央只是刚刚修习《混元雷捶》不久,真正的威力还并没有发
挥出来,否则这一拳便直接能够把他的本体肉身连同灵魂一起斩杀。

  真正的混元雷捶乃是正反两种不同的结果,以自我意志所凝练出两种截然不
同的拳劲,生念出,则震动万物,萌发杀机,死念出,则碎天裂土,湮灭魂灵。
若是大成,更能够纳天地生机元气于掌控,毁杀万物,灭诸般法。

  「孽畜!」

  释绝仙怒吼声不绝于耳,声音中七分暴怒,还有三分惊恐。

  可是还没有等他恢复过来,魏央第二锤便再次挥使出来,巨大的拳头凌空虚
砸,原本崩解的天空中再次产生了变化,只见无尽扭曲的波纹出现,整个天空好
像都要塌陷一般。

  「不……」

  看见这一拳即将落下,释绝仙的恐惧终于不加掩饰。

  轰!

  混元雷捶轰在了释绝仙身上。

  天空中崩裂的范围还在扩大。

  咔咔咔……

  释绝仙震惊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居然出现了大量的裂痕,这股裂痕越来越多
,血液从裂痕之中溢出的瞬间,便被这股拳力挤压成粉末。

  「啊……」

  释绝仙的灵魂上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痕,撕扯的痛处让他状若疯魔。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出现在天空深处,继而响起了庄严肃穆的佛音。

  佛音震荡,天空破碎。

  一座巨大的佛殿虚影出现在了天空深处,佛殿四方形,上面写着「雷音」二
字。

  刹那间,浩大庄严的佛音响了起来。

  每一道佛音都如同雷霆霹雳一般,让整个天空都震荡不已,周围的空间依旧
在快速坍塌。

  而受到这股佛音的影响,那魏央的瞳孔变得更加疯狂,丢下释绝仙,抬手一
拳,再次打出了混元雷捶,轰在了出现的佛殿之上。

  轰隆隆……

  佛殿剧烈的晃动了一下,随后清光溢出,佛号扬起,所有的拳劲全部都被挡
了下来。

  魏央口种凶猛的咆哮不断响起,这一拳并没有把这股佛音击溃,反而越来越
强烈。

  他状若疯狂的用双臂抱住头颅,双脚在虚空中狠狠一踏,千尺之躯跃了过去
,紧握的双拳在上面疯狂的轰击着。

  每一拳都是混元雷捶的磅礴拳劲,那座佛殿被打的剧烈晃动,可是却诡异的
没有崩裂。

  当下面的柳玄音和柳月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却愣住了。

  这一幕她们见过,不但见过,还亲生经历了。

  这分明是柳玄音上次心魔出现的场景。

  「玄音……为什么……会跟你心魔中出现的场景一模一样?」

  柳月烟震惊的看着柳玄音。

  「释门无上至宝雷音寺……雷音寺……是……雷音天那个仙人出手了……」

  「怎么可能……远在雷音天之上……怎么可能对人间出手……」

  柳玄音没有回答柳月烟的话,目光一直盯着天空中出现的雷音寺看去,她语
气不知道多么的震惊。

  可是突然,她发现雷音寺并非实体,只是一道显化的虚影,这才明白,这是
雷音天上的仙人用强大的神通把雷音寺显化在人间,若是实体的话,只怕现在魏
央已经身陨了。

  想到这里,柳玄音运转起刚刚恢复的些许法力,身躯化作一道白光冲天而起

  「玄音!」

  柳月烟大喊一声。

  「不要管我,你们离开!」

  留下这句话之后,柳玄音的身躯便已经冲上了天空中。

  轰!

  魏央已经连续打出了十几拳混元雷捶,可这座佛殿却依旧完好无损。

  他千尺高的躯体上已经开始崩裂了,体内经脉,血肉,开始缓缓裂开,已经
到了他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彭!

  当魏央的混元雷捶再次轰下的瞬间,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反震而来,直接把
魏央的手臂震的粉碎,身躯也被重重一击。

  「吼……」

  他仰天咆哮,凶戾的声音化作实质的声浪震的惊雷暴起。

  「孽畜,还不皈依?」

  佛殿内突然传来一道震荡灵魂的声音,像是发问,也蕴含着滔天的灭杀意志
,只见佛殿内出现了一只大手,如同五指山一般,缓慢的压了下来。

  轰隆隆隆……

  这只大手直接压在了魏央身上,让他的四肢完全都被碾碎了,巨大的身躯直
接朝着洞庭湖坠落。

  「孽畜,本仙让你魂飞魄散!」

  这时候,释绝仙状若疯狂的冲了过来,要把魏央彻底杀死。

  正在坠落的魏央口中发出了困兽般的怒嚎,在释绝仙出现在视线的瞬间,突
然张口大口狠狠一吸。

  轰隆隆……

  猛烈的气流直接把释绝仙的身躯吸入腹中,释绝仙疯狂挣扎,可却被一股凶
猛的力量拉扯到了一片剧烈旋转的海中,顿时,无尽的剑气刺穿了他的身躯。

  「啊……」

  释绝仙口中凄厉的叫声不断响起,无穷无尽的剑气完全封锁住了他要逃走的
路线。

  这是魏央的剑气之海,里面全部都是剑气,而且还有阴阳之气形成的如同太
极一般的漩涡,极阴剑气和极阳剑气刺穿了释绝仙的身体。

  「嗯?」

  在释绝仙被他吸入腹中之后,佛殿内传来一道惊异的声音:

  「既不皈依,便魂飞魄散吧!」

  那只大手再次出现,朝着魏央拍了过来。

  可就在这时,天空深处震动了起来,一片崩裂的光影褪去,露出了如同海洋
一般的天空。

  只见天空上无尽的洪流倒灌而下,与大手撞在一起。

  那只大手直接被倒灌而下的洪流挡住了。

  「链接三十三重天通道的封印嘛……居然还留了这般后手……」

  佛殿内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似乎明白了这股倒灌而下的洪流是因何出现的

  在洞庭湖的天空中,原本也是三十三重天打通通往人间的通道,后来被洞庭
剑主封印了,并且设下的禁法保持了十几年,在魏央与释绝仙的斗法中,把禁法
的外层防御全部都打碎了,因此自行启动了针对仙人的杀伐手段。

  大手缓缓消失在天空中,倒灌的洪流也涌入天空深处,那座巨大的佛殿缓缓
消失。

  魏央的四肢已经全部碎裂,身上崩裂的伤口依旧在加重,双目紧闭,看上去
气息已经消失了。

  他巨大的身躯快速的跌落而下,紧接着恢复成了原本模样,可四肢依旧断裂
,身上的伤口密集,血液已经把衣服完全染红了。

  「央儿……」

  柳玄音口中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一道白虹闪过,接住了魏央的身躯。

  看着魏央,她心中绞痛不已,泪水更是如泉涌般落下。

  「噗……」

  就在这时,柳玄音悲从心来,心脉瞬间一痛,随后吐出了一道血液,身躯顿
时失去了控制,朝着湖面跌落。

  「娘亲不会……让你死的。」

  柳玄音泪流满面的说道,继而从储物戒拿出了一枚亮着清光的丹药。

  如果锦瑟看到这枚丹药的话,不知道多么震惊。

  这是她求着柳玄音多少年,都没有得到的天元丹。

  便是锦瑟与她的关系在好,她又怎么可能会把天元丹送给锦瑟。

  「这枚天元丹……终究还是用在你身上了,央儿……」

  说完之后,柳玄音把丹药朝着魏央口中一送,丹药顿时融化,汇入魏央体内

  仿佛是天元丹的药效发挥了作用,在魏央身上泛起一股清光,笼罩住了两人

  两人的身躯快速下坠,可这时候洞庭湖面传来了轰鸣的震动,只见一只巨兽
浮出水面,张开大口把两人吸了进去。

  猛烈的罡风不断的吹了过来,却都被两人身上的清光挡住。

  远处的柳月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是……是那只巨兽……」

  当时魏央与柳月烟就是被这只巨兽吞入腹中,最终才进入了那片独立的空间
内。

  柳玄音和魏央的身影快速消失,巨兽缓缓合起巨口,潜入湖底消失不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