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精灵猎人】 (28) 作者:极意极意极

海棠书屋 2022-05-21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精灵猎人】 (28)作者:极意极意极2022/05/19首发于 SIS001 第二十八章 直视内心的姐姐   天京三环内一个写字楼顶层传来了一阵匆忙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蹬蹬声。   寻声看去正有一位脚蹬10cm黑色漆皮高跟鞋,
【精灵猎人】 (28)

作者:极意极意极
2022/05/19首发于 SIS001

第二十八章 直视内心的姐姐

  天京三环内一个写字楼顶层传来了一阵匆忙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蹬蹬声。

  寻声看去正有一位脚蹬10cm黑色漆皮高跟鞋,身着一身OL制服的女人
正端着一部手机,推开了会议室大门,她走到会议桌的主席位俯到坐在位置上的
贵妇耳边说了几句后,递过了手机。

  「喂,初夏。」

  那高贵妇人结果手机打招呼后却一直没得到回复,只是能隐约听到些抽泣之
声,而这位高贵美妇自从早上跟儿子分别后,就一直心神不宁,此刻接到这个无
声的电话,她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好的预感,紧张之下直接从椅子上
站了起来。

  「喂?初夏?初夏!」

  她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急促。一身比一声紧张。

  「大姨……雨轩出事了,在协和医院。」

  听到这句话,高贵美妇的身体直接僵在了原地,原本明亮的眼睛中的光彩也
渐渐暗淡了下去,抓着手机的手也仿佛突然失去了力气,已经无法把握,「咣当
」一声砸在地上。随着手机落地的声音响起,美妇的身体直接一软,倒在了椅子
里。

  不过下一秒,她就又已经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匆忙的跑出了会议室。会议室
中不断传出「周总周总」的呼唤声,她却好像没听见一样,一路跑向电梯,原本
安静的公司顶层走廊里,顿时出现了一股异常急促得「哒哒哒哒」的高跟鞋跑步
声。

  电梯刚刚到达地下车库,她就立刻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来到车边更是完全
不顾形象的直接用力将两只高跟鞋甩飞了出去,进入车子后将一只被黑丝包裹的
小脚,死死的踩在了油门上。

  协和医院急救室门外,站在门外的初夏突然听到一阵啪啪啪的脚步声。她回
头看去正好看见大姨周兰蕊此刻正赤着两只黑色美足向她跑来。

  周兰蕊靠近后,愣是看了几秒,才认出了眼前这个面色苍白,青丝染雪的女
子是初夏,她连忙将初夏抱在怀里。

  「夏儿,你,你怎么了。」

  看到周兰蕊前来,临近崩溃的初夏再也坚持不住,扑在她的怀里大哭起来。

  「大姨,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不好,是我害,害了弟弟。」

  周兰蕊心里虽然也感到针扎般的心疼,但是却没有着急问她,而是将她抱在
怀里,任由她发泄,直到感觉初夏肩膀的抖动渐渐平缓,感觉自己胸前的衣服已
经湿透,才拍了拍她的背。

  「你弟弟怎么回事,你跟大姨说说。」

  「……后…后来我正好遇到白…白院长,就到这里了。」

  初夏脸上不断的淌着泪水,用哽咽嘶哑的声音向周兰蕊讲了事情的全貌。

  周兰蕊来时本来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听到两刀,左胸,大动脉的时候,
她感觉那两把钢刀仿佛捅在了自己的身上,痛的让她无法呼吸。

  初夏刚忙扶着她坐到了椅子上,周兰蕊刚刚坐好就紧紧的抓着初夏的手。

  「现在呢?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脱离风险!」

  初夏的美目中也透露着深深的恐惧,她也不知道雨轩怎么样了,只能摇摇头
说着安慰周兰蕊的话,同时也在安慰她自己:「还没有消息,白院长刚刚进去,
不过我们运气好,正好碰到白院长,抢救及时,应该,应该没事的。」

  「哒哒哒!」

  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初夏抬头看去,确是元秋和周幼兰跑了过来。

  元秋眼眶也是红红的,一看就是自己哭过了,此时她正用红肿的美目,死死
的瞪着初夏,两步来到初夏身前抓住她的走:「你跟我来。」

  初夏也被吓到了,从小到大她们姐妹一起生活,她从未见过恬静柔和的元秋
出现过现在这种情欲,恍惚之下也被妹妹拽到了楼梯间。

  「啪!」

  她们刚刚进入,一声脆响就从楼梯间传了出来。

  一声脆响之下,初夏苍白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初夏捂着被打的脸,震惊的看着妹妹。

  「我问你,你当时在干什么!王初夏!,以你平时对环境的警觉,你在警校
的格斗分,你不可能发现不了!你当时在干什么!!!你为什么!!!为什么一
动都不动!!!你动一下弟弟也不会这样!!!你到底在想什么!!!」

  初夏听了一愣,然后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刻,再次回到了那个礼堂,床上了
一身洁白的婚纱,想到这她的嘴角又泛起一丝幸福的微笑。

  而这时的元秋却注意到了她的项链,初夏穿着一身运动服,脖子上却挂着一
副显然更适合搭配礼服的项链,虽然那条项链现在染着血,也无法掩盖它的华贵

  又看了看此时眼神迷离,嘴角带着微笑的初夏,她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拽
了一下初夏。

  「你脖子上的项链哪来的?」

  「雨轩送我的,也是他为我带上的。」

  还没等她说完,元秋就打断了她。

  「你你你,王初夏你!」

  可是初夏没有接她的话,还是看着她的眼睛自顾自的说着。

  「元秋,带上项链的那一刻,我就想通了,我不想压制自己了,我就是喜欢
他啊,我从小就喜欢他了,高中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你说不行,我
们是姐弟,到了大学分开四年就好了,我听了你的,可是大学四年每次放假回家
,我见他一次就对他更喜欢一分,你又说工作了就好,我又听了你的,从考试到
入职这一年太忙了,忙到我确实很少再想起他了,可是妈妈却突然接他来了,你
知道当我看见他的脸慢慢的从门后出来时我的心情吗?我甚至直接想吻他,我甚
至自责为什么将近半年没有去找他!他给我带上项链的时候,我想他如果告白我
一定会马上答应,但是当他再次为我受伤的时候,我已经不想等下去,等他醒来
我会跟他告白,如果他醒不过来我会照顾他一辈子,如果他这次去了别的地方,
我也会跟着去。」

  「你疯了吧!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反而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还要装到什
么时候去。」初夏看着元秋的眼睛的认真的说。

  元秋听到姐姐的这句话,身体却莫名抖动了一下,一直看着初夏的视线也开
始变的躲闪。

  这次变成初夏上前一步,把住她的肩膀,迫使她无法闪避自己的目光:「小
时候,你和他的关系远比我和他好!你性格腼腆细腻更懂照顾,我们俩对比他总
是更喜欢和你玩!从小到大,他亲你这张嘴的次数,不下百次吧!你直到他12
岁开始才会拒绝他!你天天劝我真的是在劝我吗?!还是在劝你自己!」

  元秋听了以后用力的扭动着身体,才从初夏手下逃脱,她也不知道是真的气
到了头上,还是不敢面对初夏,自己扭头就准备往外走。

  「你高一暑假的一个晚上,你跟他干了什么!你心里有数!」

  正在向外走的元秋听到这话身体直接僵在了原地,艰难的向后转过了头,一
双美目死死的盯着初夏,眼里全是震惊还有恐惧。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恐惧,她说话的时候红唇都在颤抖:「你,你怎么知道!

  初夏却仿佛没看见她的眼神,没听见她的话:「第二天,你就找到了我,说
我和他是姐弟,要保持距离,而之后,你和十二岁的他几乎每天都会做那件事,
直到那个暑假结束,对吗?」

  「你...你!!」元秋用颤抖的手指着初夏,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美
目里充满了恐惧和不知所措。

  「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我告诉你,那天我本来是要去跟闺蜜一起吃逛
街吃晚饭的,可是,刚吃完晚闺蜜就有事回去了,我只好回家,却发现里面黑着
。」

  「够了!不要在说了!」元秋一声娇喝,将初夏的话堵了回去,而初夏也是
第一次见到想来温婉恬静的妹妹生气,甚至眼中都有些血丝,也就没有在说下去

  因为已经不需要初夏说下去了,当初夏开了一个头以后,当晚的情况已经像
是幻灯片一样,在她眼前浮现。

  那天晚上就她和雨轩在家,两人吃过晚饭后,她想起了朋友给她推荐了一部
恐怖片。

  「小弟,陪姐姐看个电影!」

  「哦哦...好的!」雨轩把碗筷收拾好以后,走到了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时元秋也已经把电视准备完毕,贴着雨轩坐了下来。元秋的性格本就恬静,
这种性格也往往伴随着胆小,不过却不知为何总是喜欢看一些恐怖刺激的影片,
她也每次都会喊上雨轩,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只要有这个弟弟在身边,她就会感
到很安心。

  一如往常的恐怖惊悚片一样,这部片子的开头,也并不恐怖,只是一群学生
开着车,去野外露营而已,不过元秋却也不是那么放松,因为很多恐怖片都喜欢
在这种看似安静祥和的剧情下,突然杀出些什么,所以有些紧张的靠在雨轩身上

  随着夜幕降临,画面中的众多学生也成双入对的进了帐篷,镜头一转就已有
两个青年男女抱在了一起,激烈的亲吻爱抚着对方,一阵阵男欢女爱之间发出的
呻吟声,也不断的传出来。

  虽然这种场景在电影中并不少见,不过以往最少都是初夏元秋和雨轩三人一
起看,倒也没有觉得太过于尴尬,而今天第一次只有两人,看着激情的画面,耳
中不断传来靡靡之声,虽然元秋才此时才16岁,不过也已经知道了生理方面的
信息,甚至她的闺蜜还曾经告诉过她,那种感觉还蛮舒服的,想到这里突然一阵
羞意爬上心头一抹诱人的红晕也逐渐爬上了元秋精致的脸蛋。

  「我.我怎么会想到这个呀!真是的!」元秋心中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心里
却痒痒的,于是悄咪咪的抬了下头,眼神看向了旁边的弟弟。

  不过视线只是微微抬起一点,就跟雨轩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发现弟弟正看着
自己,本就小鹿乱撞的她,顿时芳心大乱,说话都有点磕巴了。

  「你,你看我干嘛,看电影啊。」

  不过此时的雨轩却有些神情呆滞,身旁这位从小到大在他眼中都属于非常漂
亮等级的姐姐,此时简直美的不像话,借着电视屏幕上传来的不算明亮的光线,
能看到姐姐原本就的白皙软嫩的脸蛋,此时红的像一只熟透的水蜜桃,仿佛挤一
下就能出水一般,原本就非常漂亮的大眼睛,此刻更是被一种他从未见到过的柔
光笼罩着,隐约间能看到水波流转,这一刻一个他之前从未理解过的字,突然跳
入了他的脑海中,那就是媚。紧接着他的嘴不由自主的将他的心中所想说了出去

  「姐,你真好看。」

  「嘤咛。」弟弟的声音传入元秋耳中之后,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来由的一
软,一声娇吟也直接从红唇中脱出,甚至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胯下流了
出去,染湿了她的内裤。

  「说什么。」

  「啊!!!!!!!!」

  元秋一句说什么呢,还没说出口,电视中突然传来一声女性发出的凄厉惨叫

  「呀!」元秋被吓得惊呼一声,扑到了弟弟的怀中。

  雨轩突然感到怀中一暖,就发现一具娇躯已经扑在了自己怀中,他几乎是本
能反应般的将手臂环在怀中的姐姐的纤腰上,将她保护起来。

  只是这次感觉却与以往大不相同,这次怀中姐姐的娇躯远比往日柔软,仿佛
没有骨头一般,姐姐的身上也散发着一股他从未闻到过的香味,让他感觉怀中抱
得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温香软玉,环着姐姐的手臂在这一刻,也不由的又紧了
紧。

  而元秋此时也如往常一样,每次她感到害怕的时候,只要被弟弟抱住,她的
心就会立刻平静下来,这是一种她也想不通的感觉,明明这个弟弟比她还要小上
四岁,但是自己就是可以从他身上汲取到安全感,这种感觉让她不由的扭动了几
下身子,像只小猫一样在弟弟的怀中蹭了蹭。

  正当她在弟弟怀抱中享受的时候,突然感觉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变得紧了起来
,仿佛是要把自己压进他的怀中一样。

  她心中疑惑的抬起了头,却再一次跟弟弟的目光撞在了一起,不等她开口,
就有一道声音传入她耳中。

  「姐姐,我想在亲你一次。可以吗?」

  这话一进入她的耳中,立刻让她娇躯一阵,口中的唾液仿佛在一瞬间全部消
失了,让她感觉一阵口干舌燥,但是残存的理智提醒着她「不行,绝对不能让他
在亲我了,得,得快点断掉。」

  「不,不行,我不是说了,上次是最后一次!」

  「姐,求求你了,这次真的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亲你了,元秋姐。」

  仿佛撒娇一般的语气,可怜巴巴的样子,加上他清澈眼底中满满的央求,三
者合一变成一杆长枪直接穿透了元秋本就不坚定的想法。

  「那,那真的,这次真的最后,最后一次了!」说完她慢慢的闭上了美目,
不过不断颤抖的眼睫毛将她心中的紧张完全暴露了出来。

  雨轩得到答复后心下大喜,低头就将那近在迟尺的一抹红唇含入口中。

  虽然雨轩和元秋已经接吻不知道多少次,但是都是尝一下姐姐的红唇就会立
刻分开根本不会缠绵,而这次雨轩却仿佛是无师自通了一般,一股从未出现过的
想法,疯狂的从他的心底涌出,让他想要疯狂的啃咬姐姐的红唇,汲取姐姐的玉
液,尝尝她的香舌,他的舌头笨拙的从口中探出,碰在了元秋的洁白的贝齿上。

  元秋的心中,也是紧张到了极点,弟弟从未跟她这样接吻过,这严重超标了
,这明显变成了她看的那些小说中,情侣之间才该有的湿吻,理智让她必须推开
弟弟,可是那举起的手却擅自改变了方向,本该用力推开的手,此刻却像两条蛇
一样顺着弟弟的肩膀向上蔓延,搂在了他的脖子上。而对方口中的舌头敲击在她
贝齿上的时刻,贝齿也不由自主的缓缓张开,那条本永远不该,也不能出现在自
己口中的舌头,轻易的破开了防线,携带者大量的唾液,进入了自己的口腔。

  而当对方的唾液,第一次流入元秋感觉口干舌燥的嘴中之时,她的身体又是
一麻,刚刚那种胯下流下什么东西的感觉,再次出现而且比刚刚更为强烈。而自
己的口中也仿佛是干渴到了极致的田地得到了雨水的浇灌一样,一股滋润的舒适
感缓缓升起弥漫全身,她也开始被这股舒适感控制,香舌逐渐从逃避弟弟的舌头
变成迎合。

  「嗯....唔...唔~~~」

  「滋~~滋滋」

  伴随着越发粗重的呼吸声,和越来越明显的吸食口水的声音,两人的吻也逐
渐从生疏变得熟练,不过也渐渐开始分不清到底是谁在索吻了,元秋的两条玉臂
已经紧紧缠在了雨轩脖后,那一抹红唇每次被弟弟包住的时候,就又会立刻逃出
包住弟弟的唇,每次雨轩的舌头上的唾液已经耗尽,需要收回嘴中补充的时候,
属于元秋的香舌就会追击过去,继续和它交缠在一起。

  「HELP ME !!!HELP ME !!!!」

  一声声凄厉的求救声,不断的从电视中传来,也惊醒了沉醉在湿吻中的元秋
,她慌忙的放开了弟弟的脖子,推开了他。

  「好了!你在这看电视吧!我先...先回屋了!!!」说完起身就要跑。

  可是刚刚起身,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了去,让她本就没有平复下来的心情更
加慌乱,她头都不敢回,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干嘛呀!我要回屋了!!!」

  「姐,我...我身上不舒服,疼~~~~~~」

  「啊?你怎么了!没事吧?」听到弟弟说身上疼,她也顾不上羞耻,连忙转
过身来,一脸关切的问道。

  「我...我尿尿...尿尿的地方又肿起来了!好痛啊!」

  这声音一传到元秋耳中,几乎瞬间她的脸就又再次叠加了一层红霞,甚至白
皙的脖子和暴露在外面的胳膊都带着红晕,她的年龄已经上过了生理课,早就明
白男孩子尿尿的地方肿了是怎么回事,但是听到弟弟喊疼,她也顾不得那么多连
忙又坐下。

  "脱...脱掉你的裤子给我看看!"虽然心底关心
弟弟,但是想到那个地方,她还是太过害羞,说话也是磕磕巴巴的。

  「嗯嗯。」雨轩答了几声,就想在靠近点元秋,往前挪了一点,在距离元秋
还有十几厘米的地方,被元秋的手挡住。

  「你就站那!不用在靠近了!」

  「哦哦!」雨轩连忙听话的止步,然后向下拉自己的裤子,随着裤子的下拉
,他双腿中间那根肉棒也一点点的逐渐出现在元秋的眼中。当裤子拽到龟头处的
时候,那肉棒仿佛一根被压倒极致的弹簧,从裤子中弹出,在元秋惊吓,茫然的
眼神中,打在了她白皙精致的下巴上,最后半个龟头卡在了她的一抹红唇间才停
了下来。

  「啊~~~」在这一刻,雨轩自己发出了一声呻吟,一种他从未感受过,但
是他知道就算此前十二年所有快感都叠在一起都远远无法比的一种快感在他脑中
骤然爆发,只是一瞬间那股感觉就化作了电流冲上了他的心头,让他忍不住发出
一声呻吟。

  雨轩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是16岁的元秋知道,不过就在那龟头碰
到她红唇的时候,一股浓烈的雄性气息也轰入了她的心中,竟然让她迟疑了几秒
才反应过来。

  她连忙向后退,可是那龟头上分泌出的黏液,早已与她红唇间的口水融在了
一起,在她后退之间直接转化成了一道淫丝,连接着雨轩的龟头和她的红唇。

  想起了刚才的尴尬一幕,元秋强行硬了硬自己的心,就要落荒而逃:「你,
你应该没事,正常的!我走了」

  「可是姐,真的很痛......」

  可是听到弟弟雨轩的哀求,她刚刚强硬下来的决定,顿时就消失不见,她转
过身来,慌乱的看着雨轩:「我...我也没有办法啊...这个...这个我
也...」

  「姐...刚刚我那个,挨到您嘴的时候,好像不疼了。」

  「这个!不行!绝对不行!」

  「可是姐,我...我真的好痛...」雨轩此时言语中,已经带上些许哭
腔。

  听到雨轩话中的哭腔,她也无可奈何,明知道这样不对,但是她怎么也忍不
下心拒绝,她美目盯着12岁雨轩的眼睛,想要从这清澈的眼里面看到一丝像那
些同学,陌生人,甚至个别老师眼中一样的贪婪,淫邪的色彩,好让自己的心硬
起来拒绝他,可是观看许久,都未曾获取到一丝。

  「哎,弟弟应该真的什么都不懂,婷...婷婷也说过好像可以...可以
用手?用一下手...应该没问题吧。」她心里这样劝着自己,身体也又坐了下
来,颤抖的伸出一只玉手,在雨轩不解的眼神中,抓在了那根她一只手都无法握
住的粗大肉棒上。

  她娇嫩的掌心,刚刚接触到那坚硬棒身的一刻,瞬间就有一股电流,从接触
的地方发出,闪电般的进入了她的心里,随后一股股奇怪的想法,便从她的心底
中不断冒出。

  「这个...这个真的是书里那个吗?怎么...怎么会这么大...婷婷
说...说这个能进入身体?那里明明只是一条肉缝啊...怎么...怎么可
能啊!!而且还...还这么烫。」她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翘臀下
的沙发上,已经有一小片水渍,已经在悄然间晕开。

  「姐,谢谢你,好像真的不那么疼了。」说完他不自觉的向前拱了一下,伴
随着这一下不自觉的挺动,一股更为强烈的快感冲击上来。

  「啊~~」雨轩又是一声呻吟。

  「姐,你可以动一下吗?这样好像,好像好的更快,求求你了!」说完一脸
哀求的看着她。

  元秋看着他充满稚气的脸上哀求的神色,拒绝的话就在嘴边,却怎么也说不
出口,心中叹息一声,嘴上发出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嗯」随后藕臂发力,带动
着那只紧紧抓着弟弟肉棒的玉手,开始前后撸动。

  一只如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的精致小手,抓着一根虽然还未完全发育,就已经
是紫红色的粗大肉棍上,前后撸动着,每向后撸动一下,那肉棒都会在这玉手下
跳动,而每向前推的时候,那紫红色的龟头顶端马眼里,也会分泌出丝丝粘液,
逐渐将肉棒和那抓着肉棒的玉手,都沾染上了一层粘液,在电视机微弱的灯光下
,闪烁着淫光。

  越多越多的黏液,让元秋给弟弟雨轩撸动肉棒时,逐渐发出了咕叽咕叽的水
声,当这股水声出现后,元秋的俏脸更加红了。不过她看着那根肉棒,看着那已
经被那根肉棒吐出的淫水完全染湿的自己的玉手,竟然渐渐感到有些好玩。

  她缓缓的张开手掌,那些淫液却好像变成了肉棒上长出的触手一般,站连着
她白玉般的手和紫红的肉棒,在握下时就又会发出咕叽一声。她仿佛是玩心大起
一般,不断的抓放着那根肉棍,渐渐的那肉棍上的黏液好像变成了被打发的洗手
液一样,在手与肉棍的链接处变为了一些细小的白色泡沫。而雨轩的肉棒也在她
的把玩中不断的跳动着且频率越来越高。

  接着她又伸出了一只手,来到了肉棒的前段,然后用柔软雪白的手掌心,紧
紧的将那已经充血到紫红色,甚至有点向黑色转化的龟头,这一瞬间她就感觉手
中的肉棒中,有什么东西向前涌了一下,好奇之下她又是连抓几下,每抓一下,
那肉棒都会狠狠跳动一下,她的手心也越发的粘稠起来,甚至很多淫液,已经开
始顺着手向下滴落。

  「姐,怎么办...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啊...我要...要
尿了姐~~~~~~」

  「啊?」声音传到元秋耳中,她先是好奇的张嘴啊了一下,然后才突然反应
过了,生理课上学的东西,尿了也就是说!他要他要!

  可是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她回过神来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那正在快速放大
的马眼口,一股股浓白色的液体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像是机关枪子弹一
样从里面射出,她刚想起来要闭嘴,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口中有了进了几股热热
的,带着些许腥味的液体,她连忙闭嘴,可是喉咙却不受控制的蠕动了一下,嘴
中那些液体也顺着喉咙滑进了腹中。

  接近着她又感到大股大股的黏液,喷到了自己的脸上,身上,头发上,并且
开始缓缓的向下流淌,那额头上的精液,此时正流到了眼睛处,她只好闭上美目
,可是那些浓白精液却路过她的眼皮,沾染在睫毛上随着睫毛抖动,挺翘的琼鼻
上也同样有浓白精液随着鼻翼流下淌到她的红唇上,有的通过红唇见的缝隙渗入
口中,有的继续向下流淌,汇聚到白皙精致的下巴后滴落下去,乌黑的秀发上,
也是同样有白斑点点。

  到这里,她强行摇头中断了自己的回忆回过神来:「小时候的事,现在说来
干嘛?」  

  「真的吗?你确定只是小时候的事?」初夏盯着元秋用质问的口气问道。

  「那时候他又不懂只是觉得疼,我心疼他!给他解决一下,跟感情没有关系
!」

  初夏却依旧没有放过妹妹元秋:「那你脸怎么这么红,你怎么不继续往下想
了,想想之后你用你的脚,踩到他射了你一脚?想想你用腿窝夹他,被他射的满
腿都是?他的肉棒在你的乳沟里射了多少次?你的嘴吃下了他多少精液?想想他
的舌头舔你的时候。你身上有一块地方,是他没接触过的吗?你们除了最后一步
,不都完成了吗?你觉得那时十二岁的他,会不记得这些事吗?」

  这一声声质问,虽然从初夏嘴中说出时声音不大,但是到了元秋耳中却像是
一声声响雷,炸的她浑身颤抖,她其实内心也有数,自己忘不掉他就能忘掉吗?
这些年里两人非常默契的从未提起过这事,但是她却多多少少有点怕见到雨轩,
每次她都非常想见面,但是真见了就不好意思说话,不好意思互动。

  初夏看到妹妹的眼神有些迷离,知道她有些动摇了,连忙追加上去:「这次
他都快死了。」这句话一出口,初夏就感觉到了一道非常生气的目光锁定在了自
己的身上,她不看也知道肯定是元秋,不过感觉到后她却更加高兴了,因为这道
目光越是恨不得生气的吃了她!就说明这目光的主人,越在乎雨轩。她接着说道

  「如果他这次真死了呢妹妹,有些话不早点说,就会永远错过了。如果是你
的话,姐姐愿意跟你分享他的!」

  听了初夏的话,元秋的瞳孔都收缩了一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嘛?妈妈和
大姨会打死他!」

  初夏听了以后,心中却是一松:「原来你是在担心妈妈和大姨吗?」不过元
秋却没有做任何回答,不知道是默认了,还是不想理这个有些发神经的姐姐了。

  可是接下来初夏的一句话,确实让元秋,真真正正的如遭雷击,噗通一下坐
在了地上。

  「小弟和大姨的关系,已经不仅是母子了。」

  「张雨轩的家属在哪里?张雨轩的家人在哪里!」正当元秋被姐姐的话震惊
到险些晕倒的时候,外面一声医护人员的叫声传来,两姐妹也顾不得之后的事情
了,刚忙拉开门走了出去,外面周兰蕊周幼兰正紧张的站在医护人员身旁。

  「医生,怎么样了???他有没有生命危险啊???」周兰蕊上前抓住女医
生的手臂,用力之下指节都有些发白了,哭肿的美目中满是焦急的神色,哪还有
一点刚刚在办公室里那般女强人的风采。

  「还未脱离生命危险,且病人目前大出血,血型还是最为罕见的Rh-nu
ll,比所谓熊猫血更加稀有,我们医院也并没有储备,现在最大的希望就在你
们身上了,你们跟护士去验血。」说完医生又进入了手术室。

  在同时这四位风格迥异,但是任何一位都堪称倾城的美貌女人,在本该肃静
的医院内向着验血室跑去,引来一阵侧目。

  周幼兰是她们四人中,最后一个采血的,完成后她来到了化验室门口的长廊
,找到了失魂落魄的周兰蕊,她慢步上前来到姐姐身前,把姐姐的头抱进自己怀
里。

  「姐,轩儿还年轻,不会有事的,你也要注意身体,不然他醒过来会难过的
。」周兰蕊没有回应她,不过她也通过怀中姐姐不断颤抖的嗪首和自己腹部渐渐
湿透的衬衫,知悉了她的心情。

  过了好半晌,才有一声充满沙哑的声音,从她怀抱中响起:「幼兰,如果轩
儿这次醒不过来,你就去把颖儿找回来,让她接手我的公司吧。」

  「哎~」这句话吓得周幼兰浑身一哆嗦,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姐姐,只得在
心中长叹一口气。

  「哪位是王元秋女士?」

  听到这话元秋连忙站立起身,虽然很近但也是小跑到护士身边:「我我我.
..我是!」

  「你的血型符合,快跟我来急救室!」

  「哦哦好!」说完后,她就跟着护士一路来到了急救室,做了严格的消毒措
施后,跟着踏进了急救室。

  进入的那一刻,她的眼神就被手术室中央那台血淋淋的病床吸引了过去,雨
轩就躺在无影灯下,她能清晰的看到,曾经那个能带给她无数温暖,和绝对安全
感的胸膛此刻已经被刨开,旁边的医生正不断的用已经被血染红的手,在那里进
进出出修复着他的身体。

  饶是元秋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此刻也感觉呼吸困难,千万根钢针,在一瞬
间扎在了她的心上,她痛的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豆大的眼珠也不受控
制的从眼眶溢出,伴随着脑海中的一阵阵眩晕感,两条长腿也失去了力量,眼看
就要倒下去。幸好身边护士发现不妙,马上扶住她来到了雨轩旁边的另一张床,
让她躺下。

  「你还行吗?小姐姐,如果身体不适的话,献血会有危险!」

  护士轻柔的声音,在元秋耳中却如同轰鸣惊雷,直接将她从眩晕中惊醒,她
慌乱的抓着护士的手:「不!!!我可以的!!!求求您!!!救救他好吗?如
果!!!如果血不够用,,可以不管我的,,,如果只能活一个,让他活就可以
的!!!」

  「小姐,请您保持冷静,太过激动无法采血的,而且如果吵到大夫,是很容
易发生医疗事故的,如果您无法冷静下来,我们只好让您出去了!」

  「冷静...冷静...我要冷静....呼~~~~~~~~」

  元秋调动起警校学的知识,很快将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下去,又缓缓的躺到了
床上,护士见她这么快就平复下来,心中也是惊讶万分,不过也并没有耽误手头
的工作,开始做起采血准备。

  不多时,一股针刺感从她的臂弯处传到她的大脑中,伴随着这下刺痛,一股
红色的液体也从她体内流出,向着隔壁床的雨轩流去。

  「小弟,从小到大你为姐姐我做了太多了,这次就让姐姐保护你一次,如果
你可以醒来,我就听你初夏姐的,那年暑假你不是说喜欢我?长大要娶我当老婆
吗?现在你的机会来了,一定要抓紧哦。」伴随着这股想法的浮现,一股虚弱感
也弥漫上了她的心头,这一天来她受到了太多的刺激,在失血下再也坚持不住,
她虽然不想,却也再难抵挡住不断下降的眼皮,终于昏睡过去。

  本章完。

  关于这两位姐姐小时候到底和男主发生了多少事,我决定在二阶段结束后,
写一篇番外,毕竟正文中出现太长的回忆杀不是很好。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