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原神 同人)媛之界-神里池零投入的旅行者】(完) 作者:无媛

海棠书屋 2022-05-14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原神 同人)媛之界-神里池零投入的旅行者】(完)作者:无媛2022年5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唔」   摇曳的灯光微微亮起,睁开了垂落的眼皮,随着视野逐渐清晰,一个美丽的俏脸出现在旅行者的眼里。那是一个紫
【(原神 同人)媛之界-神里池零投入的旅行者】(完)

作者:无媛
2022年5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唔」

  摇曳的灯光微微亮起,睁开了垂落的眼皮,随着视野逐渐清晰,一个美丽的
俏脸出现在旅行者的眼里。那是一个紫色头发的女子,她正呼吸均匀地靠在自己
的怀中,小嘴微微开合吐着热气,旅行者微微一笑,将她搂入了自己的怀里。

  [嗯]

  怀中的女子微微一颤,弯弯的睫毛轻轻抖动几下之后就往上翘起,露出了底
下那淡紫色的眼眸。

  「嗯,唔,旅行者,早上好啊」

  「影,现在都已经晚上了」旅行者看着将军府外的夜空和房屋的灯火,苦笑
着说道。

  此时在旅行者怀里的就是雷电将军影了,因为上次的事件,影对旅行者怨了
好久,不过后面绫人的池子对于他来说也不是非常重要,所以旅行者就选择留在
将军府中陪着她,消减她的怨气,以至于到现在神里的池子都准备结束了都还没
有离开,在这段时间里面,旅行者不只是原石被收光了,人也差点被榨干。

  「嗯?已经晚上了吗?」影揉了下眼睛,坐起身伸了个懒腰,随着被褥的滑
落,一对豪乳也出现在了旅行者的面前。

  「那个,影,我今天要离开了」旅行者挠了挠头。

  「嗯?离开?」影的双眼虚眯,看向了一旁的旅行者:「你是要去绫华那里
吗?」

  「额,那个」旅行者见到影的眼睛盯在了自己身上,那眼神就有如雷电射入
一般,他的额角也留下了一些汗水,嘴角也是微微一抖,他真怕影的胸前多了一
些雷光和一把剑柄,毕竟现在他都还没有从影的床上下来,就想着要去别的女人
那里,不立马挨刀子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不过旅行者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绫华
的池子快要结束了,所以……」

  听着旅行者的话,影的眼睛越眯越紧,直到一会之后她才撅起嘴,轻哼了一
声:「哼,那找你的绫华去吧」

  「额」旅行者干笑地看着影,他也不知道影是在说反话还是确实让他走了,
只得问道:「上次的事情,你已经不生气了?」

  「哼!我有必要去生那么久的气吗?」听着旅行者提起上次的事情,影的眉
头微微一皱,虽然嘴里的话语说着不生气,但是眼睛却凶狠了些许,随即她又白
了旅行者一眼:「让你去就去,我霸占你那么久了,你也确实该去别人那里了」

  影将话说完,就下了床,往一旁走去,在走了几步之后,她突然想起什么,
转过身瞪着跟下床的旅行者说道:「哦,对了,你想再让我做上次那种事情也不
是不可以,但是一定要和我说,要是下一次再瞒着我做那种事情的话,我一定会
刀了你的!」

  「咳咳,不会了,不会了」旅行者看着影胸前的雷光闪烁,干笑道。

  在从将军府中离开之后,旅行者也进入了传送点之中,没有几秒的时间他就
到了神里屋敷门口,在和门卫打过招呼后,旅行者就进入了里面。

  「这么晚才来看绫华,希望她不要生气啊」旅行者摸着背包向着绫华的住处
走去。

  旅行者走到神里绫华住处的大门口的时候,他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些说话的
声音,随即旅行者也没有推门进入,而是停在了门口,就在他准备先去旁边等一
下的时候,他又听到了房间里面再度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嗯,这次,就麻烦路人先生了」

  「嗯?这是绫华的声音?路人先生?」旅行者微微一愣,他认识了神里绫华
那么久,还是第一次从后者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而且现在还是在绫华的住处门
口,这让旅行者有些疑惑。

  「哪里哪里!神里大小姐不用那么客气,我可是非常喜欢神里大小姐你的!
我是神里绫华的狗!我愿意做您的忠犬!」

  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虽然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
却让旅行者再度愣住了,特别是那个男人口中的话,更是让旅行者有些吃惊。

  「怎么回事?绫华的房间里面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

  旅行者的心头微微一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推开神里绫华住处的大门,
而是来到了一旁的窗户下,往那打开了一道缝隙的窗户里面偷窥几眼。

  只见房间里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一位美丽如画的少女,她的一头雪白
的青丝在头顶扎起一个马尾,在左眼角处还有一颗泪痣,赫然就是神里家的大小
姐,也是这次旅行者来看的人,神里绫华。

  而另一个是一名陌生的年轻男人,他并不算很高,身材虽然不到肥胖的程度
,但是看上去也有点发福,而这个男人正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神里绫华,只是简单
一看,旅行者就能从男人的眼中看到他对神里绫华深深地爱恋。

  「呵呵,谢谢,路人先生您对我的喜欢」

  旅行者看到神里绫华的俏脸微微变红了一些,显然是被面前的男人说得有些
害羞了,这让前者的心头更是一紧。

  「这是什么情况?」旅行者疑惑地看着房间里面的两个人,刚刚才来到这里
的他,完全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了,路人先生」

  还没等旅行者思索状况,神里绫华的声音又再度响了起来,旅行者也只能将
目光放到了神里绫华的身上。

  「我还有件想做的事,想再借用您一点时间」

  「这话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旅行者喃喃说道。

  神里绫华的声音刚刚落下,旅行者就看到了她示意路人先生跟上,随即便走
向里屋去,两个人的身影也在消失在了旅行者的视线里面。

  而旅行者在稍微观望了一下之后,也将大门打开,悄悄地摸入了神里绫华的
住处,他跟着打开的几个门口进去,随着走过的熟悉的路,旅行者更是有些吃惊
:「这个方向是,绫华每日洗澡的地方?」

  旅行者加快了一些脚步,等他来到浴室的门口时,发现浴室的门口确实被打
开了,而且从门口的痕迹能看得出来刚刚有人进去过。

  「绫华要做什么?」旅行者双手握了一下,旋即扶着墙慢慢靠近那开着的浴
室门,然后往里面瞄去。

  门口之后时一个露天的浴室,整个浴室有着数十平米的空间,在浴室靠外的
部分是一个供人搓洗的地方,旅行者刚刚见过的路人就站在那里,浴室更里面则
是泡澡的地方,一个可供数十人泡澡的浴室里雾气萦绕,显得有些缥缈,而神里
绫华就正站在其中较浅的地方,让那池水没过她的小半截小腿。

  「请,好好地看着我」

  神里绫华的声音再次想起,这个画面让旅行者越发感到熟悉,接着他就看到
了前者闭上了眼睛,而一个熟悉的小调也从神里的口中传了出来,看到她右手打
开纸扇之后,旅行者终于知道神里绫华要做什么了。

  「这是,当时绫华给我跳的舞?」旅行者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
这一幕。

  月光撒入浴室之中,神里绫华也在月光之下翩翩起舞,看着她那宛如翩飞白
鹭一般的风姿,旅行者的内心升起了一些酸意,这可是神里绫华只给自己跳过的
舞蹈,而现在却是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跳了起来,这怎么能让旅行者不吃醋?

  不过当神里绫华舞到一半时,旅行者却感到了一些不对,神里绫华的俏脸在
这时变红了一些,而她的动作也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右手仍然持着纸扇,而她
本该死扶腰的左手却是探入了自己的裙中,等她蹲下身的时候,就见到她的左手
手上还拉着一件纯白色的衣物,只是一看,旅行者就吃惊不已。

  「绫华在起舞中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了?!而且还是在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
面前?!」旅行者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不过就算旅行者内心很震惊,但是神里绫华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她的右手
持着纸扇轻轻盖在了裙摆之上,而她的左手继续将那一件纯白色的衣服往下拉去
,随着神里绫华蹲下身的动作,那一件内裤已经到了她的小腿处,此时她分别抬
起自己的双脚,然后把那一件内裤从自己身上给脱了下来,等她站起来的时候,
那条内裤已经挂在了她的手中,而神里绫华的脸上也多出了几分羞红。在将自己
的内裤脱下来以后,神里绫华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将手中的内裤往旁边一扔
,她也继续起舞,那纯白的内在落入手中的瞬间,颜色就慢慢变灰,然后沉入了
池水之中。

  「这,这」旅行者看着神里绫华的动作,他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这么色
的一个场景,当初她给自己跳的时候可是没有的,旅行者更加吃醋,不过内心里
面也隐隐有些兴奋涌动。

  旅行者看着神里绫华继续之前的舞蹈,而到了一个右手平举转圈的地方,旅
行者看到后者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匀速转圈,而是在往后转的时候速度加快了一些
,她的裙摆也因为动作而高高扬起,旅行者甚至都能看到一点神里绫华身后的臀
肉,证明了她的裙内已经没有了衣物,这让旅行者的微微吸了一口气,就在旅行
者以为神里绫华转到前面的时候能看到她的小穴时,神里绫华的速度微微减缓少
来,而那飘飞的裙摆也没有刚才那么高,只是堪堪露出大腿而已,不过那若隐若
现的感觉却是更加让人兴奋起来。

  而在转完圈之后,也到了最后一个部分,旅行者看着神里绫华的右手拿着纸
扇往身前摆来,左手也配合着舞动,最后在神里绫华右手收至腰间的时候,一个
雪花图案出现在了她的脚底下,随着她的右手向上扬起的瞬间,那个雪花图案也
爆发出来,伴随着雪花图案的爆发,点点水珠与冰花在空中飞舞,位于中央的神
里绫华就像是一个在冰与雪之中起舞的女神一样,闪耀着动人的光彩。

  此时的旅行者也是吃惊得说不出话来,虽然神里绫华跳舞的这个场景他已经
见过了,但是就算是再次看见,旅行者依然有种惊艳的感觉,不过这并不是他呆
住的主要原因,因为在刚刚雪花飞舞的瞬间,旅行者看到神里绫华的裙摆也是高
高飘起,那个高度已经是到达了她的腰间,要知道的是,现在神里绫华现在裙内
并没有穿着衣物,所以刚刚在雪花飞舞的时候,旅行者已经看到了神里绫华腰部
以下那倒三角的地方,不过由于角度的原因,几片雪花和水珠的正好挡在了旅行
者的视线上,让他没有能将那里的风景完全看清。

  而现在旅行者正看着那名陌生的男人,内心里面只想着一个事情:「他到底
有没有看到?」

  「怎么样?我的的舞蹈…还可以吗?旅人先生?」

  舞毕,神里绫华再次开了口,旅行者看过去的时候,见到前者的脸色带着些
绯红,看着她那羞赧的神情,旅行者也知道她肯定是知道自己已经被看到了,而
且这些还全部都是在她自己那么做的,内裤时她自己脱下的,裙子是她自己掀起
来的。

  「我的绫华怎么会在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面前做这样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
回事?」旅行者呆呆地喃喃道,他仍然是没有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非,非,非常漂亮!太棒了!我是神里小姐你的狗!」

  神里绫华面前的路人从一开始就沉迷于其中,直到现在他才回过神来,他的
一张微肿的脸庞在刹那之间变得涨红,整个人都因为兴奋而有些颤抖,他回想起
刚刚的那一幕幕,又美又高雅,又色又淫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这一定
就是艺术了!

  「嗯,路人先生您喜欢就好,我…我不擅长这种舞蹈,没有丢脸真是太好了

  神里绫华的脸上仍然残留着红晕,她双手握着纸扇遮挡住自己的半张脸,轻
轻地瞟了路人一眼,接着她就低下了头,手中的扇子也抬高了一点,将她的面容
完全遮挡在了纸扇的后面。

  「路人先生,我还想耽误您一点时间,想问您一个问题,您,想和我做吗?

  「什么!绫华她说了什么!?」虽然神里绫华的话刚刚说出口就被旅行者完
全听到了,但是他仍然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话语。

  「想!我想!我是神里绫华的狗,我想做!」而路人和旅行者截然不同,他
几乎是立马就回答了神里绫华的问题。双手兴奋地挥舞着。

  「呵呵」神里绫华看到路人的动作轻笑了一下,旋即才红着脸再度问道:「
嗯,路人先生,您是真的想和我做吗?」

  「想想想!!!」路人连连点头。

  「嗯,那么,请路人先生您站着不动…我,先帮您脱去衣服吧」

  等看到神里绫华放下手中的纸扇朝路人走去的时候,旅行者才能肯定前者并
没有开玩笑,他的绫华是真的要和面前这个自己并不认识的男人发生关系!

  看着自己的绫华帮一个陌生的男人脱下一件一件衣服,旅行者吞了一口唾沫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知道要不要出去阻止,要是他去阻止的话,自
己的绫华今天可能就不会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但是要是让绫华知道自己发现
对方的事情,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感想,她还会继续做自己的绫华吗?而且绫华
做这样的事情是第一次吗?还是说已经有过很多次了?许多的问题让旅行者无比
的纠结。

  「路人先生,您先去池子里面泡一下吧」

  在旅行者纠结之间,神里绫华已经帮路人脱完了衣服,一个赤裸的身躯出现
在了浴室里面,然而这个人并不是浴室的主人,也不是旅行者,只是一个未曾见
过的人,此时的神里绫华正脸色一片羞红地看向一旁。

  「好好!都听神里小姐的!」

  路人的脸庞依旧涨红,能被自己喜欢的人脱去衣服,这对于他来说是幸福也
是让他兴奋的一件事情。

  在路人进入池水的角落,将身体沉入池中的时候,神里绫华就进入了浴室一
旁的隔间,等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脱去了往时常穿的和服,身上只披着一条白色
的浴巾,平时束起的长发也飘散在了身后,在浴室里雾气朦胧的效果下,宛如一
个雪中的精灵,而这精灵的脸上带着一些红霞,走向了浴池之中唯一的男人。

  「嗯,路人先生,久等了呢」神里绫华微笑地看一脸呆愣的路人。

  此时路人完全愣在了池水之中,他看着那只围着浴巾的神里绫华,内心里面
说不出的激动,他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天。

  「路人先生,怎么了么?」神里绫华看到路人不说话,脑袋向右侧一歪,问
道。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什么,神里小姐,坐,坐吧!」路人有些慌乱地
说道。

  「嗯,那么,我就做在路人先生的身侧吧」神里绫华也没有多问什么,压着
身上的浴巾就坐在了路人的旁边。

  旅行者看着这一幕,眼睛瞪得老大,自己的绫华竟然只披着一条浴巾就坐在
一个赤裸的男人身边,这让他的牙齿酸得直打架。

  整个浴池因为一男一女的进入开始有些春色浮现,但是却没有能马上蔓延,
因为池中的两个人都不说话,温暖的浴室也变得有些冷下来。

  就在两个人都沉默了几分钟时,路人突然捧起了一些池水到了自己的面前,
在轻嗅了一下手中的池水之后,他就像是一只小狗一样,伸出了舌头舔了几下手
中的池水,然后露出了一副享受的表情:「啊!不愧是神里小姐,就连洗澡水都
是香喷喷的!」

  「呀!,路人先生,您在做什么啊!」而在听到路人所说的话之后,神里绫
华的俏脸在一瞬间由原来那淡淡的绯红变得通红无比,她连忙伸出手拉下路人的
手,娇嗔地看着面前有些赤裸的男人。

  「额,那个,我有点太兴奋了,还请神里小姐不要在意啊」路人也有些尴尬
地挠了挠头,他刚才确实有点兴奋过头了,他嘴喜欢的神里小姐竟然和自己泡一
个池子,这可是在梦里面才有的事情,现实的冲击,水的温热,再加上闻到的芳
香,才让他一时脑热做出这样的事情。

  「嗯,没事的」神里绫华点点头也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

  看着神里绫华羞涩的样子,路人更加兴奋了,为了不让两人继续尴尬下去,
他直接对前者说道:「神里小姐,能把浴巾给取下来吗?我想看看你的身体!」

  神里绫华在听了路人的话以后,俏脸微微变红了一些,她紧抿着红唇,眼睛
在向周围瞟动,过了良久才羞涩地点了点头:「嗯,我明白了」

  刚听完神里绫华说这五个字,旅行者的心咯噔一跳,然后他就看到自己的绫
华拉着包裹她娇躯的最后一件衣物,将其从身体上剥离开来,在那洁白的浴巾落
水之后,神里绫华那犹如玉脂一样的雪白肌肤也随即暴露在空气之中,一对晶莹
的玉乳没有了遮挡,出现在了旅行者的眼中,特别是他在仔细看了一下神里绫华
那小巧的乳晕上玉豆之后,内心更是有些惊讶道:「绫华她竟然给一个陌生人看
了身体,而且乳头竟然已经有些硬了!」

  正如旅行者所说的一样,此时的神里绫华乳首没有了平时的柔软,而是在那
两圈乳晕之上微微凸起,形成了一个小豆粒,神里绫华也发现了自己胸前的异样
,正羞红着脸扭过头去,不敢看面前的男人。

  路人吞着口水询问道,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诱人了,虽然他曾经见过了无数次
,但是像这样在现实中之中,还只是第一次而已,这和他以往所见到过的神里小
姐的酥胸有着一些差别,不过他相信在这一次见到之后,那以后他见到的都会是
这样的形状和大小!

  再往下看,就能看到神里绫华那纤细的腰肢,那盈盈一握的感觉,路人只是
一看就有些兴奋,平摊的小腹也是那么吸引人的眼球,再往下看,就是那三角地
带了,那微微鼓起且光洁无毛的阴阜是那么的勾人魂魄,只可惜再往下看就有些
不太清楚了,虽然浴池的池水很是清澈,但是因为神里绫华正紧夹着双腿,所以
路人也只能看到那三角地带了。

  「神里小姐,你能靠近一点,坐到我的身边吗?」路人搓了搓手,嘴里也喘
着一些粗气。

  神里绫华在看了路人几眼之后,她就低下了头,嘴里轻声道:「好的,那我
坐到路人先生您的身边」

  随着神里绫华的移动,旅行者的眼睛都要瞪了出来,自己的绫华竟然裸身和
一个陌生男人泡在一个浴池里面,而且两人双肩之间现在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

  「哗」

  在一个破水声响起之后,旅行者就看到自己的绫华靠在了另一个的男人的肩
上,那个男人的手搂在了绫华的香肩之上!而且自己的绫华竟然没有抵抗的意思
,还将头靠在了那么男人的肩上!

  旅行者在看到路人在摸到神里绫华那柔嫩的娇躯之后,好像再也忍不住的样
子,搂着神里绫华肩部的右手往下滑去,在摸到一个更加柔软的物体之后,旅行
者就看到自己的绫华身体微微一抖,那个男人的手指搭在了自己绫华的玉乳之上
!而且那陌生人在没有感受到抵抗之后,动作也是更近了一步,只是一秒不到的
时间,旅行者就看到了那陌生人的右手抓在了自己绫华的乳球之上,那原本浑圆
的乳球瞬间改变了形状,乳肉纷纷从指缝之中挤出,而那粉红色的乳头也因此凸
起的特别明显!

  「绫华她竟然给别的男人摸胸了!」看着那个陌生男人的手在自己绫华的玉
乳之上搓揉起来,而后者只是闭上眼睛,微张着着小嘴,旅行者震惊得无语言表
,内心的酸意让他握紧了拳头,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一些。

  「神里小姐,你的胸好软啊,摸起来好舒服,就算是世上最好的丝绸都是比
之不上啊!」路人一边搓揉着手中的肉球,一边赞叹道。

  「嗯,那路人先生您就按照您的喜好来吧」神里绫华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
只得小声地回应道。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就来了,神里小姐!」

  路人听着神里绫华的话语一阵惊喜,他的左手也摸到了后者的身上,不过和
右手不一样,路人的左手直接往下面摸去,掠过那平摊的小腹,直接来到了神里
绫华的三角地带。

  「神里小姐,你能把双腿分开一些吗?」

  神里绫华睁开了双眼,此时那原本清澈的双眼因为丝丝水意变得有些浑浊,
她在轻喘了几声之后才回道:「好的,可以哦,嗯……」

  「该死的!这个路人到底摸到了哪里?」

  旅行者通红着双眼看着浴室里面的情况,池水之上的场景他看得一清二楚,
路人的右手仍在揉着自己绫华的玉乳,而且还用双指夹着顶端的那粒玉豆,但是
在池水之下的情况,旅行者就无法看得到了,一个是因为距离的原因,还有一个
是因为池水上飘着雾气的缘故,现在旅行者只知道那个路人的手摸到了自己绫华
的下身,具体是怎么样的旅行者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绫华那微微颤抖的娇躯和
时不时发出的低吟声从得知,那个路人绝对不只是摸摸小腹那么简单!

  「呀!嗯……」

  神里绫华的娇躯突然向上扬起,嘴里也是发出一声长长的低吟,双手也紧紧
抓在了身旁的路人身上。

  「这是!被插入了吗?」旅行者看着神里绫华的反应,也是一惊。

  「嗯……嗯……路人先生……嗯……不要进去……那么多……」

  听着自己绫华的声音,旅行者也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的老婆,神里绫华,
在自己的面前被别的男人上下齐手玩弄身体,这让旅行者想起了前段时间他蒙上
了影的眼睛,找了个士兵玩弄她时的样子,旋即一点点兴奋也慢慢开始在他的内
心里面蔓延开来。

  「神里小姐,我一边帮你弄,你可不可以也一边帮我一下啊?」路人突然停
下了动作,恳求着问道。

  神里绫华羞红着脸瞟了路人几眼,旋即也轻点臻首,随即她伸出了自己的左
手,轻轻地握着了路人的那根肉棒。

  虽然旅行者听不到刚刚路人说了什么,但是在之后看到自己的绫华去摸那个
人的肉棒,他也能多少猜到对方说的话了,看到自己的绫华摸着别人肉棒的样子
,旅行者兴奋起来,不过让他更加兴奋的事情还在后面,只见在路人再度动起来
不久之后,自己的绫华就一边低吟着,一边将脑袋低了下去,她吐着那以往和自
己的舌头纠缠的小香舌,舌尖点在了路人的肉棒之上,虽然旅行者并感受不到,
但是他也能从路人的表情看得出他是有多爽!

  而且更刺激的还在这之后,旅行者看到自己的绫华在舔了面前的肉棒一段时
间之后,她伸出右手,将自己头前落下的银丝撩到了耳后,随即她便张开了檀口
,将路人的那根肉棒含入了嘴里面,看着自己的绫华吞吐起别的男人的肉棒,旅
行者也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早已硬起的下身。

  「哦!神里小姐,你的小嘴暖暖的好舒服啊!」

  路人哪里遭受过这样的事情,玩着自己最喜欢的神里绫华的身体,让她帮自
己撸肉棒,这已经是只在梦里出现的场景了,而现在他都还没有开口,神里绫华
竟然就已经开始帮他含肉棒了,这让他大为震惊,这一震惊再加上下身不断传来
的吞吐的快感,让他也有点忍不住,想要在神里绫华的口中射精。

  不过就在路人刚刚有要射精的欲望时,神里绫华就将脑袋抬了起来,她将嘴
边挂着的丝线弄掉以后,对着路人掩嘴轻笑道:「呵呵,路人先生,现在还不能
射哦」

  「诶?那不是憋着人吗?」感觉到肉棒上面那舒服的感觉消失而去,路人微
微苦着脸,不过当他看到神里绫华的娇躯之后,脸上又恢复了淫荡的表情,他一
边喘着气,一边对神里绫华恳求道:「神里小姐,我永远都是你的狗!所以能给
我舔你的身体吗?」

  神里绫华听到路人想要舔她,顿时脸色变得绯红,她在微微低头之后,便往
后靠去,整个人躺在了浴池的边缘,她的双手向两边打开,就像是在呼唤对方一
样,脸上露着羞涩的微笑:「可以哦,路人先生,您想舔我的身体就过来吧」

  「神里小姐!」

  路人看到神里绫华朝着自己张开双臂,一股气血往上涌起,他也不管别的了
,朝神里绫华扑了过去,压在了她的身上,路人伸出舌头舔在了神里绫华的脸颊
之上。

  「哈哈,这样好痒啊,路人先生」脸部传来被舔弄的感觉,引得神里绫华发
出一声娇笑。

  在神里绫华笑出声的时候,路人也继续往她的身体下面舔去,从脖子一路吻
到了神里绫华的胸前,看着雪白乳肉上面的那点嫣红,路人吐出的舌尖在那周围
的乳晕之上打转起来。

  「嗯……路人先生真的像是小狗一样呢,舔得我身上好痒啊,嗯……不行,
这小狗太坏了,还会咬人的,啊……不对,小狗不会吸的,啊……轻一点,路人
先生,嗯……」

  听着浴室里面传来的声音,旅行者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他往浴室里面看的
时候,只能看到路人的背影,不过因为有着绫华的诉说,所以他也能得知路人的
动向,听着自己的绫华被男人舔弄的声音,旅行者感觉到自己有些兴奋得颤抖。

  「嗯……嗯……路人先生……轻一点……啊……哼……啊啊…………」

  「这!绫华她高潮了?!」听到神里绫华最后那一声拖长的娇鸣,旅行者也
知道了,自己的绫华被别的男人弄上高潮了!

  「神里小姐,我喜欢你!我忍不住了!」在神里绫华高潮之后,路人也有些
忍不住了,他压着神里绫华的身体,扶着自己的肉棒抵在了前者的下身上面。

  「什么?!要开始做了吗!?」

  听到了路人所说的话,旅行者的身体就绷直起来,他望向浴室里面,可惜的
是,他也只能看到路人的背影,旅行者又开始有点纠结起来,这已经是最后的机
会了,他到底要不要去阻止绫华继续下去呢?他此时的内心又是酸涩,又是兴奋

  「不不,路人先生,不可以的」

  神里绫华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这个声音有如天籁,自己的绫华拒绝了和别的
男人发生关系,这让旅行者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马上内心之中又出现了一些遗
憾,而这遗憾就像是一种杂音一样,让刚刚的天籁听起来感觉多了些刺耳的感觉
,那滋味让旅行者感到有些怪怪的,不过神里绫华的后面一句话,让旅行者的血
液流动加快了几分,同时又让他感觉有些心脏在那个刹那紧了一些。

  「这里,不可以的,路人先生,我们换一个位置」

  旅行者看到路人直起了身体,而自己的绫华也从那个男人的身下站起身来,
妙曼的身躯出现了在池水之上,随即便往浴池的侧面走去,接着神里绫华坐在了
池子的边缘,在略微地羞涩之后,旅行者就看到了自己的绫华对着面前的路人张
开了双腿,她的那一双玉手也伸到了自己的身下,将她的小穴给撑开来。

  「那么,就请路人先生进来吧」

  看着自己的绫华对一个男人做出这么色情的,还自己说出让别人插入的话,
旅行者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他的内心却是一阵兴奋,他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裤子给
脱下来,握住了自己下身硬得生疼的肉棒,他看着那个陌生人靠近自己的绫华,
旅行者也下意识地撸动起了自己的肉棒。

  「神里小姐,那我进来了!」路人同样也是兴奋不已,他一只手扶着神里绫
华的大腿,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肉棒抵在了后者的小穴上。

  旅行者瞪大着眼睛看着路人将龟头抵在了神里绫华的小穴上,和刚刚不同,
虽然距离更远了一些,但是现在神里绫华所在的这个位置,旅行者能从侧面看到
那里的情况,这时他才仔细看了一下那个陌生人的肉棒,黑而粗的棒身,硕大的
龟头,那长度也是不短,虽然整体来说还比不上自己,但是也绝对算得上是一根
大肉棒了。

  直到那龟头前端分开神里绫华的小穴,旅行者都没有阻止的意思,他只是那
么看着,然后撸着自己的肉棒,眼睁睁地看着那陌生人的龟头完全消失在了自己
老婆的小穴口,然后看着绫华那紧窄的肉穴在龟头进来之后,将那龟头完全包裹
,接着就是在绫华咬着手指忍耐呻吟的时候,看着那棒身一点点插入到那小穴之
后,旅行者看着自己的绫华,双眼由一开始的瞪圆到慢慢眯起,手臂缓缓地揽在
了那个陌生人的后颈上,旅行者吃醋的同时又是异常的兴奋。

  「哼嗯嗯……」

  听到了神里绫华发出的娇吟,看着她那一张一合的小嘴,还有那微微挺起上
身,虽然神里绫华曲的双腿挡住了旅行者的视线,但是熟悉绫华的旅行者很清楚
地知道,那个陌生男人的龟头顶在了自己老婆的子宫口上面,因为只有绫华在被
刚刚插入的时候顶住那脆弱而敏感的子宫口,她才会有这样的神情,神里绫华的
这个样子以前只在自己的面前出现过,而现在,她也在别的男人面前露出了这个
表情。

  「哈,哈,神里小姐,你的里面好紧啊,哦!唔!不行了,我还是第一次碰
到那么紧的」路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虽然他没有抽插,但是脸上一直在
露出享受的表情。

  「绫华,绫华就可以了」绫华揽着路人的脖颈紧了一些,她的声音不知是因
为舒服还是什么,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些颤抖:「等下的这段时间里面,路人先生
叫我绫华就好了」

  「绫华!绫华!绫华!绫华我是你的狗!」路人听到神里绫华让他可以直呼
她的名字,这让他无比的兴奋,旋即一边低吼着,一边抱着绫华的腰间开始抽插
起来,每一下都将肉棒重重地顶入神里绫华的小穴。

  「嗯……嗯……慢点……啊……路人先生……轻点……啊……」绫华现在双
手环在路人的后颈之上,嘴里不断吐出些舒服的呻吟。

  而路人完全没有减慢的意思,抱着神里绫华的手更紧,一边将他往这边拉,
一边挺着下身,意图将肉棒完全插入神里绫华的小穴里面。

  「啊……啊……路人先生……慢点……啊!」

  就在神里绫华仍然在叫喊的时候,她那一直被往前拉的身体也终于到了极限
,她那原本留在池边所剩无几的玉臀就被路人给拉了下去,下身在一瞬间就沉入
了池水之中,不过路人也没有因此减慢多少速度,池水在他的挺动之下向四周溅
起,「哗哗」的水声就连在浴室外面的旅行者都听得一清二楚。

  看着自己的绫华被路人插得不断呻吟的,旅行者的内心里那异样的兴奋也在
不断蔓延,他不停地撸着自己的肉棒,来借此缓解下身的涨痛。

  「绫华,你为什么今天来找我做这种事情呢?你不是已经有旅行者了吗?」

  听到路人问出这个问题,旅行者微微一顿,这同样也是他想要问的事情,所
以现在路人问了出来,他也停下了动作仔细听了起来。

  「啊……不要……提他……啊……啊……不要提……旅行者……啊……」神
里绫华摇着头没有说。

  「快点,绫华,告诉我为什么!」路人见到神里绫华没有回答只是不断摇头
,他就更加好奇了,连忙重重地顶了几下,「逼问」着她。

  「啊……噢……不要……那么用力……啊……我说……嗯……我说……噢…
…旅行者……旅行者他……他在……将军府……舒服着呢……啊……哪里还……
想得起我……啊……我的池子……都出了……啊……那么久了……我天天……洗
好澡等他……都没有见到……他来抽我……」神里绫华越说,脑袋越是往下低,
声音里面也带着一些幽怨。

  听着神里绫华的话,旅行者有些惭愧,他确实应该早点来看绫华的,现在就
算被她报复了,旅行者也默认了,谁叫他前几天一直陪着影呢。

  「哈哈,所以绫华你是为了报复旅行者才来找我了?那好啊,旅行者他不抽
你,我来!现在就是在绫华你的池子里面,看我抽你!」说着,路人就将肉棒从
神里绫华的小穴里面抽了出来,然后又重重地插了进去:「我再插你!哦!好爽
啊!不行了,我忍不住了,要射了,绫华,我都射给你!」

  「啊……路人先生……啊……射吧……都射给我……啊……我也……要来了
……啊啊……好烫……来了……啊啊…………」

  看着神里绫华抱着路人,两人在一起微微颤抖,旅行者也知道两个人同时高
潮了,而且路人还把精液射入了自己绫华小穴里面,就在旅行者兴奋得又撸了起
来的时候,他看到了神里绫华从路人的怀中被翻了过来,她由原本朝着路人的变
成了背对着路人,而旅行者也因此看到了神里绫华那刚刚被路人插入的小穴,旅
行者的眼睛顿时瞪大起来,他清晰地看到神里绫华的小穴正微微开合着,而一丝
丝浊白也从她那开合的小穴顺着大腿往下流着,这让旅行者撸动的速度更加快了

  这时路人的双手也再度扶上了神里绫华的腰间,在她趴好在了池水旁边之后
,路人就扶着肉棒一挺腰,将自己的肉棒再度插入神里绫华的小穴里面。

  「嗯唔……」神里绫华的娇躯往前一挺微微一颤,嘴里也是发出了一声娇吟

  「绫华,我又进入你的身体了」

  路人吐出一口粗气,他扶稳了神里绫华的腰间,再度开始了活塞运动,因为
没有了池水的阻隔,每次路人挺动下身,胯部重重地撞在神里绫华的酥臀上,在
激起一阵臀浪的时候,也发出了一声声清脆的「啪啪啪」声。

  「绫华,我操得你舒不舒服啊?」

  路人一边揉着神里绫华的酥臀,一边淫笑道,这一副场景,他可是梦了不知
道多少次了,而现在,自己最喜欢的神里绫华竟然就在他的胯下摇摆,这种宛如
做梦一样的现实,再加上周围水雾飘动,多少让路人感受到了一点不真实的感觉
,他的内心也开始渐渐地飘了起来。

  「噢……啊……舒服……啊……路人先生……操得我很舒服……啊……快一
点……路人先生……啊……再快一点……啊……」

  「哈哈,绫华还真是淫荡呢,前不久才叫我慢一点,现在就觉得我不够快了
!那好,我来给你个快的!」

  路人大笑,他扶着神里绫华的腰肢,胯下就像是一个打桩机一样,又快又重
的直入神里绫华的小穴之中,只不过发出的不是打桩机那种「咚咚咚」的声音,
而是实打实的肉体交合「啪啪啪」的声音。

  「哈啊……啊……啊……路人先生……噢……好厉害……啊……顶到了……
又顶到了……好麻……噢……好舒服……我……我……啊……我又要来了……」

  而神里绫华也和地面不同,路人的每一下抽插都会引起她的一声呻吟,那声
音听起来就像是不堪重负,准备要坏掉一样。

  「哦,对了,绫华,我刚刚还有一个问题没有问你」路人坏笑着看了一下身
下的女孩,才笑问道:「绫华,我和旅行者哪个操得你更舒服啊?」

  「啊……不要问……这种问题……啊……」神里绫华羞涩地一边摇着头,一
边低下去。

  「绫华,你不好好说出来的话,可就有点不太好了」路人坏笑了一下,他不
仅减缓了肉棒的抽插速度,就连每次插入都是只插进去一点就抽了出来。

  神里绫华见到快感减少下去,她扭过头羞恼地瞪向了自己身后的人,偏偏在
自己接近高潮的时候这么弄,这不是故意捉弄自己吗?然而神里绫华看过去的时
候,这个罪魁祸首正在坏笑地看着自己,一点都不害怕她那羞恼地怒瞪,最后神
里绫华在咬了咬红唇才回应路人。

  「路,路人先生,现在路人先生弄得我更舒服,比旅行者弄得更加舒服,哈
啊……」

  而神里绫华的话语刚刚出口,身后的冲击让她的身体往前趴去,快感瞬间席
卷全身,双手差点就没撑住身体软倒在地面上。

  「既然绫华都那么说了,那我不让你舒服起来可是不行的啊」

  听到神里绫华亲口说出自己比旅行者强之后,路人也满意地把肉棒插入了前
者的小穴之中,能听到神里绫华说出这种话,他还真是第一人。

  「啊……啊……来了……我要来了……啊……」快感再次刺激着神里绫华的
身体,她又继续向那美妙的巅峰攀去。

  「哈哈,绫华,神里绫华,我喜欢你!我是你的狗!」听着神里绫华那动听
的呻吟声,看着她那在自己身下摇摆的娇躯,感受到她那临近高潮的身体,路人
内心的兴奋无尽地扩张,随即便伏在了她的背上,低吼着:「而现在绫华你就像
是一只母狗一样!在我的身下叫个不停!绫华!我是你的狗!你是我的小母狗!
我要操死你!我要射给你!我要用精液灌满你的子宫!我要你给我生一窝的小狗
仔!」

  「啊……好烫……啊……进来了……啊啊……都射进我……子宫里面了……
啊……被灌满了……啊……来了……啊啊…………」

  神里绫华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感受到体内爆发的灼热,还有那子宫壁被灼
烧的感觉,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在她的身体里面爆发出来,神里绫华的身子几乎是
在一瞬间就绷紧起来,双手直直地撑起了自己的身体,而她小巧的脚趾也因为绷
紧而蜷缩在了一起,刹那之间就被弄上了高潮。

  路人在持续了半分多分钟的射精之后,他才有些脱力地坐倒在了池水里面,
而神里绫华也在高潮之后,瘫软在了池子的旁边,她的小穴早已布满白沫一片狼
藉,穴口一张一合,而无法存放的精液也随着小穴的开合流了出来。

  「绫华!」路人在休息的时候,看着神里绫华不断流出精液的小穴,他的呼
吸又再度粗重了一些,不过虽然他还有想要继续下去的想法,但是此时他的肉棒
早已软得趴在了地面,一点都无法看见刚刚的威风。

  「那么,路人先生,今天的事情就先到此为止吧,您就先请回吧」神里绫华
在稍作休息之后,她也坐起身来,目光在路人的身上看了一眼之后就往旁边撇去

  路人嘴巴张了一下,呐呐地说道:「那个,绫华……」

  「事情结束了,你还是叫我神里小姐吧」路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神里绫
华打断了。

  「哦,好,我是神里小姐你的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路人没有意见地点
点头,旋即才继续说道:「那个,神里小姐,我想问一下,还有下一次吗?」

  神里绫华听到他那么一问,耳根都是红了一些,旋即瞪了一眼路人:「这个
,以后再说吧,路人先生您先请离开吧」

  听到神里绫华第二次让自己离开,路人也没有多做停留了,用池水随意清理
一下,在浴室门口穿好衣服之后便离开了。

  在路人离开之后,旅行者也从旁边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他偷偷地望想浴室
里面,在看到神里绫华的背影时,他想要进浴室的想法也没有了,旋即背靠着浴
室边坐了下去。

  旅行者不知道他进去让神里绫华知道他刚刚看到的事情好不好,再加上刚刚
旅行者在看到自己的绫华被内射时也射了出来,把刚才的事情当做秘密也不是不
行,但是旅行者不想和神里绫华之间有太多的隔阂,不过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出现
让神里绫华难过,所以他此时有些犹豫了。

  「旅,旅行者,你生气了吗?」

  就在旅行者刚刚闭上眼睛想要叹气的时候,一直温软的小手轻轻地盖在了他
的手掌之上,而一个熟悉的声音也背后响了起来,这让旅行者身体微微绷紧,他
的内心暗自念道:「我被发现了?什么时候被发现的?」

  不过旅行者自问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他也没有马上回答神里绫华的问题
,而是回过头往身后望去,不过并没有见到神里绫华的身影,只见到一只玉手从
浴室里面伸出来按在了自己的手掌上面,两个人靠着同一面墙坐在地上,都没有
说话。

  「绫华……」

  最后还是旅行者忍不住先开了口,不过在他刚刚出声不到一秒的时间,神里
绫华的声音就在后面响了起来,旅行者原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话语也就此中断

  「抱歉,旅行者,你应该生气了吧?对不起,我的身体原本只属于你一个人
的。现在,我却让别的男人来玩弄了。而且,我还让别的男人射在了我身体里面
。真的非常抱歉,旅行者」

  感受到盖在自己手掌上的玉手轻微颤动,再听到神里绫华那带着点颤抖的声
音,旅行者的心神微微一震,他也不管那么多了,转过身就探入到了浴室之中,
旅行者看到了神里绫华那玉脂般娇躯靠在墙壁之上,而她正低着头,眼睛里水花
闪动,眼角更是有着两颗水珠。

  「旅,旅行者!别看,我现在的样子……」

  神里绫华看到面前的旅行者,她的双手连连挥舞,身体往后缩了一些,而那
原本只是积蓄在眼角的水珠却落了下来,不过才刚有了动作,她的身体就被人给
抱在了怀中,神里绫华的娇躯微微一震,泪珠也落了下来。

  「绫华,别哭了,没事的」

  旅行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将怀中的女孩抱紧,抚摸着她的脑袋。

  「旅,旅行者,你不会怪我吗?我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我不会怪你的,你先别哭了,不过,绫华你能先和我说一下今晚上发生的
事情吗?为什么你会找别的男人过来」旅行者摸着神里绫华的脑袋柔声问道,虽
然刚刚路人说是绫华为了报复自己才做的,但是熟悉绫华的旅行者知道她不会那
么做的。

  「其实,这也和旅行者你不来看我有关系」神里绫华说的时候微微低下脑袋
,贝齿咬着红唇,眼睛向上翻起,双瞳里满满的都是幽怨。

  「额,哈哈,这个确实是我的错」旅行者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这一点确实
是他的责任,没有办法抵赖的。

  「嗯,我已经想旅行者好久了,结果我的池子都开放了那么久了,现在都准
备关闭,我都没有旅行者的身影」

  「然后,我就听说旅行者在将军大人那里……」

  说着,神里绫华脸色微红地低下了头。

  「所以你就来将军府找我了?」听到神里绫华那么说,旅行者也大概能猜测
道她后一步的动向了。

  「嗯,因为太想旅行者了。所以,我昨日就前往将军府找将军大人,在和将
军大人说明情况之后,将军大人说明天会让旅行者去找我,让我先回来」

  「将军大人吗?」

  旅行者想了一下,怪不得今天影那么快就同意让自己来找绫华了,原来是绫
华昨天找上门了,不过鉴于影前段时间一直和旅行者呆在一起,所以和绫华说话
的应该将军了,不过想了一下,旅行者也没有想清楚绫华为什么会找别的男人,
旋即开口问道。

  「所以去将军那里和你今夜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神里绫华又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是的,我昨天准备离开的时候,将军大
人把我留了下来,和我说了一些事情,我,我,我才知道前几日,旅行者和将军
大人发生关系的时候,找来了别的男人……」

  「咳咳」旅行者听到神里绫华那么说,他稍微干咳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将军
会和绫华说起这件事。

  「嗯,将军大人说你可能喜欢这样的事情,我一开始还因为羞涩没有去想。
但是,之后我又仔细想了一下,就是因为那一件事,旅行者一直留在将军大人那
里不走了,因此,我觉得将军大人说的有道理。可能,旅行者喜欢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就……」

  神里绫华越说脸就越红,声音也越来越小,到最后就没有了声音。

  「所以你就策划了今晚的事情?」旅行者听着神里绫华的话哭笑不得,原来
绫华是那么想的。

  「是的,旅行者,你不会生我的气了吧?」神里绫华轻点臻首,偷偷瞄了旅
行者几眼又把头低下去。

  「不会的,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何况你也是为了我,不是吗?」旅行者怜
惜地揉了几下神里绫华的脑袋。

  「真的?旅行者没有骗我吗?刚刚结束之后,我也没有见到旅行者进来找我
,我还以为我做错了,旅行者生气了呢」神里绫华见到旅行者没有生气的样子,
眼睛里的亮光微微闪动。

  「怎么会呢?就算有错也是我的错,更何况绫华你也没有错啊」旅行者肯定
地点了点头。

  神里绫华闻言,眼睛眨了眨:「那么,我没有错的话,旅行者你是真的喜欢
这样的事情了?」

  女孩那直直的目光让旅行者有些尴尬,不过他还是承认道:「嗯,是有一点
吧」

  「哈」听到旅行者承认,神里绫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毕竟这种事情比较极
端,如果不是接受的话,那就是只有反对的了,而如果反对的话,那今后的事情
就不太好了,所以在听到旅行者承认之后,神里绫华也放下心来。

  「那太好了,我刚刚还害怕,旅行者不喜欢我今夜做的事情,然后就嫌弃我
,不要我了呢」

  说着说着,神里绫华的话语之中又带上了一点哭腔。

  「没事,绫华别哭,我哪里会嫌弃你,我喜欢你都还来不及呢!别哭啊,你
看,我还带了礼物给你呢!」旅行者从背包之中拿出了一样东西。

  神里绫华抹了抹眼角,看着旅行者手中的东西微微惊讶:「这是,雾切?旅
行者你不是没有原石了吗?怎么还……」

  「哈哈,运气好,一个十连就出了,以后你就不用拿绿剑了」旅行者大笑了
一声,内心却是有些肉痛,还好现在有了定轨,不然这一百多抽还真不一定能出
雾切。

  「所以,旅行者,你是把首充都给充了吗?」神里绫华看了一下旅行者,轻
声说道,虽然旅行者没有说,但是她已经能猜得出来了。

  「哪里哪里,一个十连出的!」旅行者坚定地说道。

  「呵呵,旅行者还骗我,以前就不说了,最近两个月你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吗
?」神里绫华掩着嘴笑出了声:「你在八重宫司和将军大人那里连续吃了六次大
保底,大半年的积蓄就那么耗光了,我当初也大保底才出来的,是而且不说提瓦
特了,旅行者你在别的世界也不太好吧?」

  「做舰长的时候,阿波尼亚用了九十八抽,差点就吃了保底,而且到了现在
活动要求花费的几万水晶早就已经超过了,武器和上圣痕都还没出。当博士的时
候情况也不好吧?鲨鲨都已经四潜了,你最喜欢的钉宫却没出。还有在舰队当指
挥官……」

  「停,绫华你别说了!再说我就要没了!」旅行者连忙挥手阻止神里绫华继
续说下去,她的话就像是一只只利剑刺入自己的胸膛,让旅行者一时间变得「智
慧」了许多。

  「所以,旅行者,这样真的好吗?别的首充都没动,你就在提瓦特花费了那
么多?这,对于你来说也是不小的花费吧」神里绫华看着旅行者,双手抚摸着那
把紫色的武器,低声喃喃道。

  「没事,为了你都是只得的!能看到你笑就是最好的了」虽然现在心还在滴
血,不过旅行者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嗯,谢谢你,旅行者,那我就收下了」

  神里绫华将武器收了起来,旋即靠在了旅行者的怀中。

  「抱歉,旅行者,前面我竟然还怀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前面我看到甘雨,将军大人和八重宫司都有了命座和专武,我一直拿着绿
剑,而且到了我的池子也不见你来找我,我还以为你是不喜欢我的了,所以在昨
天听到将军说你和她的事情时,我才想到要去做今晚的事情,对不起,我不该怀
疑你的」

  「没事的,都是我来晚的错,下个池子我不走了,就一直陪着你」旅行者笑
着摸着怀中女孩的脑袋,眼睛里面满是爱意。

  「嗯」神里绫华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即又从旅行者的怀中钻出,跪坐在了一
旁,深情地看向旅行者。

  「认识至今,我的性格,你应该已经了解了吧?」

  「像我这种脾气…如果没有你的话,每天我都不会过得开心的」

  「所以,请,你留在我的身边吧」

  说着,神里绫华双手收起拇指和尾指,其它三指伸直,相对着倾斜按在了地
面上,随即神里绫华便弯下腰,对着旅行者拜了下去,轻柔的声音也从她的口中
传出。

  「小女子不才,往后的日子请多多指教」

  完

  心血来潮又码了一篇原神同人,就如上诉所说,最近歪得我实在是想哭了,
神子雷神连续六个大保底,弄得神里绫华原本计划二命雾切的,结果只完成了三
分之一,雾切还吃了定轨,所以这篇也是有感而发了,希望各位书友看到之后多
多发一下话,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支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