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欣径自然量】(16) 作者:布丁风行者

海棠书屋 2022-05-08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欣径自然量】 作者:布丁风行者2022/5/7发表于:首发SIS001(十六:颈之章)「交颈、错乱的感情:剧本杀什么的,简直是增进感情的大杀器啊!」看着路人看着我的眼光,我想起了我在长安的时候见到满街汉服小姐姐
.

【欣径自然量】

作者:布丁风行者
2022/5/7发表于:首发SIS001

(十六:颈之章)

「交颈、错乱的感情:剧本杀什么的,简直是增进感情的大杀器啊!」

看着路人看着我的眼光,我想起了我在长安的时候见到满街汉服小姐姐时候
同样的眼神,哪怕我是假的。

我赶到剧本店的时候才1 点半,来了4 个人,2 男2 女,似乎是一对的,这
个8 人本5 男3 女,那就是说,在等3 个男的就可以了。

另外4 人已经换好店里的衣服,看到我进店的时候,似乎对我自备服装有点
惊讶,毕竟和他们的道具服装相比,马嫣然传出去逛街的汉服明显比这些要精致
得多。

一个老板模样的男子立即走上招呼:“你就是昨天新入群的‘想要静静’是
啊?”

我暗自变了一下声调,说道:“老板你好,是的,我就是。”

我看到在场的2 个男的似乎想要搭话,他们看上去应该是大学生或者刚毕业
的人,但是碍于女朋友在场,忍住了。

“你之前玩过剧本杀吗?”老板问道,“没玩过的话我发给你解释一下剧本
杀?”

如果这家店还可以的话,我打算带静欣来这里一起玩,这倒算是探店,毕竟
我以前玩的店太多熟人,假如我带静欣来玩遇到桓究那就尴尬大了。

既然我在马嫣然面前显得是第一次玩,我就要在这个场景内装到底,毕竟一
个谎言要无数个谎言弥补。

“第一次线下玩,之前看过综艺节目,我大概不会拖后腿的吧。”我较为保
守地说道。

“这个倒是没什么,这是阵营本,对于凶杀案推理没那么重要,主要是娱乐
欢乐为主,剧本杀呢就是……”

我静静地听着老板在介绍,途中剩下的3 个男的也到店了。

他们中的两个人大大咧咧地和老板打招呼:“啊,有新玩家到店!老板你要
帮我们留住客人哦。”

老板挥手让他们进房说道:“你们选衣服换吧。”

等到他们全部人换好衣服的时候,老板也把规则给我说清楚了,不得不说,
这家店的老板说话还是挺有条理的,能把剧本杀说得通俗易懂,我相信静欣听了
也会很容易明白。

我作为“新手”是最后一名进去房间的,这一局的主持人是一名看似兼职大
学生的男子,他也穿着一身古装,邀请我坐在左边最里面的位子。我看了下对面
的男子,顿时有点不自主了。

居然是关伟豪!

最后进来那3 个里面,没出声那个难道就是他。我的眼睛不敢看着他,就当
他不存在。

但是眼角总是不自在地扫视他,他穿着一套黑色的汉服,眼神有点疑惑,他
似乎也没有明目张胆地看我,或许他在核实我的身份。

我们拿到剧本后,我开始看剧情,天杀的我和他居然是CP!

突然感到手机有所震动,我拿出来一看,发现是微信信息,是关伟豪发来的
:达叔,打篮球吗?

我抬头看了关伟豪一眼,见到他也盯着我,算了,摊牌了。

我回复到:是的,就是我,不用钓鱼了。

他只回复了四个字:痛心疾首!

我暂时懒得鸟他,我现在就是要熟悉这店里的环境,如果可以的话就带静欣
入坑,当然,如果关伟豪作为助攻,证明我热爱剧本杀,而不是为了什么别有用
心的目的带她去玩,降低静欣的警惕心,也是有一定作用的。

不过现在我的首要目的是玩本,不然我就浪费了马嫣然的女装大佬妆。

这个剧本没什么推理成分,是以对抗和欢乐为主,期间会有私聊环节。

关伟豪拉着我的手臂从房内拖出来,引得与他同来的两名小伙伴一阵惊呼。

“你真的要将女装大佬这条路走到底?你怎么能被马嫣然带歪了?”关伟豪
恨铁不成钢,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打篮球或者撸铁吧!我知道你失忆了,但
是我会让你燃起曾经的运动激情!”

这个朋友能处,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样。我不便透露自己的打算,只是说:
“没事没事,过一过瘾罢了,马嫣然回广文市了,临别前露了一手帮我化妆,不
浪费这个妆容就来剧本杀了。放心,我该撸铁就撸铁,今天你当不认识我哦。”

关伟豪沉思了一下:“不对,你是昨晚上车的7=1 女,你早就打算穿成这样。”

玩剧本杀的杠精真可怕,总是能抓住漏洞。

不过我也很快就回应:“我和马嫣然约好去两天动漫展,她临时有事要回去,
但之前说好了要和我化妆两天,我不想说的,这简直是有点羞耻。”

前半句话真的,后半句话半真半假,但也足以打消关伟豪的疑虑。

“话说,你是不是我的CP啊?你……”我不愿意在这里纠缠下去,转移话题,
关注剧本。

幸好关伟豪也是一个剧本杀迷,在代入角色后也没有和我纠结女装大佬问题,
该组队组队,该合作合作。

玩本其中陆续收到璐茗和马嫣然的微信,说她们已经回到了,并且问我玩本
怎么样,有没有被拆穿。

我没有说遇到关伟豪,只是说还好,没有露馅,让她们好好干事情,下次回
来再爽。

马嫣然回了个奸笑表情,璐茗则回了个害羞表情。

整个游戏还是在愉快的氛围下结束的,临末要走的时候,我悄悄拉住关伟豪
:“不要和人说我穿成这样来玩剧本杀,我不想别人知道我是女装大佬。”

他的眼睛上下扫视着我,看得我有点不自在:“你被人认出来我管不了,但
是我也不会到处跟人说你做女装大佬来玩剧本杀,你现在这装扮,谁知道啊。”

我不自觉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谢了兄弟!”

然而和他一旁的两个男子瞪大了眼睛,其中一个说:“我擦,剧本杀撩女是
真的吗?”

另一个点了点头。

我发现我这个误会大了,我松开他问道:“和你来的是谁?”

“小学同学,现在还一起玩,他们和我们不同一家学校,你放心,我知道怎
么编,毕竟刚才那两对情侣也被我骗得晕乎乎的。”

我倒是相信他的骗术,毕竟剧本杀考验人的各方面思维,一个在剧本撒谎成
性令他人深以为然的人,现实中假如真的多做研磨,样貌不是很差的话,获得渣
男海王的头衔易如反掌。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打开家门就罕见地看到静欣坐在沙发上刷视
频,她见到我回来,愣了一下,该是没想到我是穿着马嫣然的汉服去了一整天。

我觉得气氛不对,正要回去房间洗澡的时候,她说:“你先去洗澡,这衣服
我帮你洗,洗完后出来。”

这种气场和刚刚从医院出来那情况差不多,应该是我晚回令她生气了。

毕竟从6 点开始她就问我什么时候回,我开始答应8 点多,后来9 点多,最
后10点多才回到家,正常的妈妈知道初二的孩子这么晚回家,都会生气吧?

洗完澡穿着T 恤短裤出来后,她让我坐在旁边,我寻思这气氛着实不对劲,
想轻松一下:“那个,今天和马嫣然去高铁站附近那家店吃……”

“你知道现在几点钟吗?”静欣冷冷打断我的话题。

我瞄了一眼大厅的挂钟:“10点40分。”

“你一个初中生自己一个在外面玩到晚上10点多,你觉得合适?”静欣的语
气没有激动,但是我听得出她内里的愤怒。

“不合适……不过这个剧本是要这么长时间的……马嫣然说她在广文那边也
玩过这么晚。”

“我问过她了,她是和两三个朋友一起去的,哪像你自己一个出去,而且你
还穿成这样,幸好你是个男的,不然你知道多危险吗?”没想到静欣已经向马嫣
然问过相关问题。

“其实也不是的,我也是和同学出去玩。”我现在只有拿关伟豪做挡箭牌了。

“哪个?男的女的?”静欣耸眉问道。

“男的,同班同学,马嫣然也认识。”我现在真的就像面对怒极的家长一般,
一问一答,好不自在,我不想被静欣那么质询,但是我这身子却毫无来由地怂了。

“他知道你男扮女装也和你玩那个什么剧本?”静欣思考了一会,“你们这
样不隔阂吗?”

“还好还好。”我收回心神,强迫自己不要怂,话到嘴边,好几次都说不出
口。

静欣似乎看出我有什么想说,问道:“怎么啦?你有什么要补充?”

我的嘴巴嘶哑地喊了几声,发现都说不出话,最终深吸一口气:“要不下次
带妈妈你去玩一次好吗?”

说出这句话后,我整个人都仿佛突破了一个心障,这一个词意味着我不得不
把自己定性为马自然,我再也不能说自己是桓究了。

“好啊。”静欣爽快地答应道。

就这?这就同意了?

我思索了十来秒,怀疑静欣就是想玩剧本杀,但是又不好意思突然表露出自
己对这感兴趣,曲线骗我这一句话,然而我找不到证据:我说什么是我的自由,
我邀请她去也是我主动的而不是她能掌控的,除非我无论说什么,她都能将话题
引到我带她去玩剧本杀?

静欣强者,竟恐怖如斯!

“不对,你还没回答我,你穿女装和男同学去玩这个,你们不尴尬吗?”看
来她依然对这情况很好奇。

“尴尬的话一开始是有一点,不过后来进入角色后就,那怎么说?”我在想
之前玩游戏一句熟悉的台词,却怎么也想不出。

“初看愿做旁观者,转眼已是局中人?”静欣补充道。

“哎对对对!”想过来我发现不对,这句话就是早一年多的《隐形守护者》
的台词,虽然有很多相似意义的句子,但我不得不怀疑静欣说的就是这个游戏里
面的。

“我百度过你说的剧本杀的玩法了,那个叫《大侦探》的综艺节目是吧,我
明天看看。”

“我也要一起看!”我争着说道,其实我是喜欢看,当时我也没很多时间看
完,基本只看第一和最后一案的实景案件,静欣既然说看,我就不得不趁这个机
会一起亲近一下。

“今天晚了,你睡觉吧,明天周一我也要上班了,你暑假作业做好了吗?”
话锋一转,静欣留意起我的作业了。

“那个……还有暑假作业?”我还真没记得有这回事,大学毕业都这么多年,
那里还记得暑假这回事,更不必说暑假里面那个可有可无的抄袭。

“你明天问下你的同学,你要证明你每天都有完成部分的暑假作业,如果不
按照进度,就别想和我一起看节目,当然,你自己偷偷看我也没法子,毕竟你也
是初中生,出去玩到10点多都不用家长陪同了。”

我越听越不是味道,怎么感觉这句话里面的鱼刺这么多?

不知道从何吐出,我唯有点点头走进了房间。

我翻了书包,没发现任何作业相关的资料,只看到一些习题本,但不知道要
做什么。我唯有微信问关伟豪:我们有暑假作业吗?晚回家被妈骂了,要我做作
业。

等了好几分钟才收到他的回复:读书笔记、古诗默写、数学习题、英语练习
册……

我看完这密密麻麻的回复,简直觉得天旋地转,不是不会,而是这个量太大
了,简直勾起我的学习生涯恐惧。

想起自己以后还要中考高考,简直整个人生昏暗了不少。

静下心来,大略看了下这些书,一个奇怪的感觉充斥着我的脑袋:作为桓究
大学生,看这些知识简直是显浅易懂,虽然很久没有温习,但是一眼就知道这个
步骤,作为马自然初中生,这些知识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本来在桓究记忆中早已
淡化的古诗,现在看来就仿佛早一段时间才默写过无数次。

看来这样下去,再读一次广文大学甚至冲击一下五道口也不是没有可能。

也不知道马自然以前成绩怎样。

我发了一句话过去给渣辉:渣辉,今日爽吗?

等了好久没有回复,想来可能是睡了。

我打开电脑,看我下载的那些片子,已经全部下载完毕,我在想现在这个情
况,到底要不要让静欣发现我在看这种片子,毕竟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良好的感
觉,还约好了一起看综艺,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和掰弯一事似乎越走越远。

我还是保存着这些视频,在一个相对显眼的地方,D 盘的一个学习资料里面,
没有具体名字,只有编号。

我试了下联系璐茗,没想到她还没睡,我问自己的成绩怎么样。

这个问法好奇怪,但是她也没有多问,只是说我的成绩和她差不多,都是中
上水平,全班10-15 名左右徘徊,但我英语较差,她则是全部都平均没有突出的
优势。

我回复说她的起码有两点突出。

她回了个找打的表情,我正准备回她的时候,渣辉居然回了一段话。

点开一听都是啪啪声和雯雯的呻吟声,我下载后回了句晚安。

毕竟我这边毫无进展,之前发的那个撸管也是骗他的,心虚的我最近不敢再
多交流,毕竟雯雯我又不是没上过。

再和璐茗聊了一下子,我便躺在床上,想起这一个礼拜的不真实事情。

是的,虽然我作为马自然醒来是在13日,但是其实一个礼拜前的现在,我的
意识已经进入到他的身体中昏迷着。

这梦幻般的剧情,比我玩的剧本还要离谱,知道静欣当了我妈,颜射璐茗,
进了马嫣然后庭,口爆吴德娴,全部都在这一个星期内发生。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在盗梦空间里面,会不会在床底下有一个永不停止的陀螺
在转动?

不过即使是有,我也希望在我能干上静欣后再跳出这个梦境。

然而摆在我面前的是,初二的暑假作业。

一觉醒来我充满信心地开始做暑假作业,想当年桓究的英语也是很差,但是
后来高中期间强势恶补,最终还是没有太拖后腿考上了广文大学。

面对初二的作业简直是游刃有余。

我先是做了英语和数学,下午奋斗语文,对我而言语文反而是最难的,倒不
是我水平不够,而是我担心现在写出来的主观内容和初二的差距太大,正如静欣
都能发现我的言行举止有问题,文字的表达更能体现出一个人的不同。

我看了马自然以前的语文试卷和习题,发现和我现在的文风差距太大,就像
电脑里那篇让我了解他的日记那样,我很艰难才勉强模仿他的日记。

为了刷静欣的好感度,我今天下午又溜出去买菜煮饭,等她回到家的时候我
已经摆好饭菜在桌子上。

我看到她回到家放下袋子后脸上挂着的笑容,突然间我有一种罪恶感,这是
一顿有所求有目的的晚饭,但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在为晚归的母亲准
备晚餐。

我摇摇自己的头,不能再这样下去,不然所有一切都索然无味。

静欣很自然地脱下高跟鞋穿上拖鞋就坐在饭桌上,欣慰地点头:“你的技术
越来越好了,起码看上去都比之前要进步得多。”

“我当然不止这方面技术好,我好多方面技术都很好的,只是妈妈你不知道。”
我又开了一次车,总是禁不住嘴贱。

静欣皱了一下眉头,没有接话,只是开始夹菜:“你是不是没做作业所以才
主动示好做饭?”

“当然……不是!”我回答得斩钉截铁,“我可是完成了很多作业,大大超
越一天该完成的量。”

“是吗?那我一会儿检查一下。”

我必须同意,毕竟我还等待着和她一起看综艺节目。

饭后静欣让我先洗澡,她去洗碗,我其实不想这么早就去洗澡,洗了后我就
不能做剧烈运动——什么健身之类的运动。

等我洗好澡后,她也已经洗好碗了,她走进房间,关门之前说:“我先去洗
澡,你准备作业摆在桌子上,我洗好检查,如果不行的话,没收手机,那部老人
机给你用。”

“这好像和昨晚说的不一样啊?昨天明明说我做作业你就和我一起看综艺,
怎么现在变本加厉,手机变成筹码了?”

“呵呵……”静欣没有回我,直接关了门,我拧着眉,有点不解她到底是怎
么了,唯有感叹一句女人真善变。

我将作业摆好在学习电脑桌面前,电脑桌面除了我的电脑、我的文档、回收
站、浏览器和WPS 以外一贫如洗,我就开着,然后走出大厅,按不按我电脑里面
光明正大的编号文件就是她的事情了。

一如既往地她洗了有小半个钟,我看了好多视频后她才穿着一条绿色冰丝短
袖睡裙出来,领口比较高,只看到部分锁骨,很明显里面还穿着内衣裤,但加上
还没完全干透的头发,假如她是我老婆我就会扑上去了。

她扬了扬头,还没说话,我就回到:“作业在房间里面,请母亲大人过目,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初中的解题?”

静欣白了我一样,说道:“这么自信,你妈我可是广文大学的毕业生,如果
你这些初中生题目我都不懂,就浪费我的学费了。”

五道口博士父母不也是为了孩子的作业而挠头?这种新闻看多了。

我没有回答她,就在大厅坐着,我其实有点期待她会点我的文件夹,但是按
照现在我的良好表现,她或许不会翻我隐私。

等了约莫15分钟,静欣在我房间内喊道:“小马过来。”

我走进房间,看到她已经将我的作业翻阅完毕,说道:“你还是比较用心的,
不过你这个英语语法有点错误,这里应该……”

没想到,我故意留下的错误真的被她发现了,毕竟满分不难,控分才强,全
部做满分作业的马自然,也不符合英语比较差的标签。

我认真听着她的讲解,眼神却不经意地又往她那不算低的领口看去,不知为
何,我也算是阅人无数,她的胸又不算大,最多算是合适,但是因为没见过以及
暗恋对象加母亲的双重属性加成,在我的幻想中她是多么极具吸引力,真想拨开
她的睡衣直接用舌头舔一口尝鲜。

我晃了一下头,现在不应该想这些,一定是马自然的身子在胡思乱想。

静欣发现我的摇头动作,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不自觉摇了一下。”

“你以前没有这样的,我明天问下万医生。”

我扶着她的肩膀说道:“妈妈不用啦,我真没事,我觉得这个摇头只是偶尔
的不自觉行为,如果真的影响到我自己的话,我会告诉你的。”

她对我将手放在肩膀没有任何苦恼,不像刚开始我醒来后那么一触即弹开,
这是一个好现象。

我认真地听取她对我作业的批改和建议,我频频点头,内心有种对璐茗的歉
意:看样子静欣一直都留意着教材和初中知识,不像我,根本就没留意璐茗的学
习情况,即使这样她都能在全班中上游,那全是靠她自己的努力。

我叹了一口气,静欣停下讲解问道“怎样?不懂吗?”

我挥挥手连忙否认:“你说的很好,我也明白,只是觉得现在暑假还要这么
认真学习,有点难过。”

“我再看一下就好了,你这次作业做得确实很认真,对了,有件事情要问你。”

“洗耳恭听。”我坐回床边,不知道她要问什么。

“你失忆了,这电脑不是有密码的吗?你还记得怎么开?还有,你这个电脑
桌面怎么这么干净?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没想到她的关注点是这个,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额……”

我想了一下子,回答道:“我之前撞密码撞了一天才撞到开机,至于桌面干
净,是为了让我心无旁骛,有些事情需要上网学习。”

她半信半疑地盯着我,这种试探的眼神让我很不自在,这时候我倒是不能继
续挣扎,毕竟如果我说我真的不记得,那倒让她以为我其实是记得的:“好像按
了几百次才进入,后来我取消密码啦,一开始那个密码好像是0727还是0728抑或
是0729,忘记了。”

我留意到静欣的脸色有点一绷,我扮作没发现:“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
提示重要的日子,我就一直尝试,也不知道是几位数,试到后来四位数的时候终
于开了,727 是不是说7 月27日?那快到了喔,现在是19号,下礼拜二就是啦,
那是什么日子?”

明知故问的我很期待静欣的回答,她也不得已回答道:“那是我生日。”

“哇哦!很酷!我会为妈妈你做精心准备的!”我这是真心想为她做个准备,
惊喜的话显得突兀,既然她刚好提起来,我便顺水推舟让她没那么意外抗拒。

静欣的嘴角有了一丝弧度,但没有完全笑出来:“好了,话题打岔,我也不
看了,今天你的表现很不错,是不是要一起看综艺节目?”

我连忙点头:“是的,这种节目自己看没意思,一起看有个讨论或者槽点才
好看的,之前想和马嫣然看,但是她这么早就回去上夏令营了,刚好妈妈你有兴
趣,和我一起看好吗?”

询问的语气加上丝滑的逻辑,静欣毫无疑问就同意了。

我们来到大厅,打开电视,没想到她居然是各大视频网站的尊贵VIP 会员,
我问道:“妈妈你平时看什么的啊?为什么都是尊贵的会员。”

“你管得着?就许你玩游戏不准我看电视啊?哪个才是?”她按着遥控,看
着这繁多的季数,我直接点去第一季。

“就从头开始看吧,好看才会陆续出下一季,慢慢跟上节奏也是一种乐趣,
这么多集,暑假晚上和妈妈看完差不多了。”

这么多集,如果她喜欢的话,这就能安排到整个暑假晚上都能坐在一起,毕
竟刚才她也答应了和我一起看,如果是不喜欢的话大概也会抽时间和我增进一下
感情吧。

我没试过这种做法,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一开始结婚后不久一直是老婆腻
歪着我看节目,当时没有这种我感兴趣的综艺,我感兴趣的电视剧和她感兴趣的
电视剧又不一样,我陪她看节目总是心不在焉,但是我依然和她完整地看了一套
又一套节目。

静欣应该也是不会拒绝的吧?

《大侦探》的前面几季我早就看过了,现在的我就像开天眼一样,看着凶手
在瞎逼逼,这种二次观感倒是和以前看的不一样。

静欣似乎确实喜欢,我发现她没有看手机,一直看着节目里面的剧情推进,
只是她有很多问题会提出,诸如“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她为什么这么说?”
“这又能证明什么?”

这是初学者的疑惑,作为剧本杀的撒谎老手,而且我在马嫣然面前也是看过
第一季前面几案的人,我引导性地解释给她听,她听了后恍然大悟,说道:“你
到底看到哪里了,你这样解释显得我很笨。”

没想到进入到综艺模式的静欣和平日里有点不一样,萌了一点,仿佛我不是
她儿子,而是桓究,她在像我撒娇。

“我就看了前面两个案子,如果一天看一个案子的话,后天我就完全不知道
剧情发展了。”

她嘘了我一声,说道:“不准剧透,这节目有点意思。”

我安静地坐在她旁边,头悄悄往边上看,她的侧脸呈现在我眼前,精致且白
皙,齐肩发的发梢轻轻地撩拨着她光滑无垢的玉颈,这一刻,我沉溺了。

我通常只喜欢看腿,胸的话太大不喜欢,小巧玲珑和大小适中的最合心意,
平时人所说的玉颈锁骨,我倒是没什么留意。

只是现在,她的侧脸曲线沿着脖子一直往下到若隐若现的锁骨处,那一种心
动,超越了桓究或是马自然的角色身份,仅仅是以一个男人的角度去欣赏评价这
一线条的美感。

马自然他爸居然会和她离婚,看不懂看不懂。

虽然可能现在有别的人在我前妻旁边也感叹着这句话,但我不在乎。

此时此刻,我就是一个无名男子,在她的身边被她的侧脸所吸引,其他的一
切我都不关心。

她穿着的睡裙适中,她的双腿自然地往前伸搭在沙发前的桌子上,双手搭在
肚子上,胸前的起伏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小。

我不敢深入直视,怕被她发现端倪,收起心神和她一起看节目。

直到我发现一只蚊子在我眼前飞过,落在她的脖子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蚊子怎么可以这样做?

静欣没有感觉到异样,我嘟起嘴吹去她的脖子,她整个人缩地弹了一下,转
头刚要问我干什么,我就看到蚊子已经飞走落在她的锁骨下方的睡裙处。

条件反射般我一掌就打在向蚊子,一抹鲜红很显眼地映在那里。

反应过来的我和静欣都呆住了。

我的手掌确实是拍死了蚊子,但是其实更准确地说,我一个手掌拍在了她的
胸上部。

没有直接触摸到胸,但是其实手掌也或多或少碰到了尴尬的地方。

静欣先反应过来,她看见睡裙上那一抹鲜血,定住了几秒钟,往前探去拿着
纸巾擦拭,说道:“幸好你没太用力,你告诉一下我呀,突然一吹一掌,我都懵
了。”

“对不起……”我实在是没好意思反驳,这个小插曲我无力辩解,的确是我
的过错。

不过这触感不错,虽然只是胸的上部,还不是整个乳房,但是那种柔软中有
些许弹性的触感,是那一瞬间给我留意下的最深刻印象。

我看着静欣,她没有在意我袭胸的举动,去洗手间用毛巾擦干净血迹就回来,
我趁她回来的时候迅速收起心神,越是在意就越是不妥,这件事就当是无心之失
便好,正如开机密码那样,糊涂便是最好的掩饰。

看完第一案已经到要睡觉的时间了,静欣赶着我回房:“去去去去,洗刷一
下就睡觉,明天记得继续做作业,检查好了才能看节目知道吗?”

“好的,我等妈妈你回来一起看。”我强调一起看节目,为的就是增加和她
在一起的记忆,哪怕每一晚都无事发生,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身旁一起看节目,我
可以忘记自己的身份,就装作是她的伴侣,安稳地度过每一天的小日子。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再进一步那就更好了,不过现在看来,还必须要
和她去玩几次剧本杀,才能真正的增进感情。

毕竟据我桓究的经历所知,就我认识的人里面,大学生以及刚毕业出来工作
的年轻人,在剧本杀店都成了3 对以上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或许她的生日可以有点搞作?

胡思乱想之下,我,一个星期的马自然,终于沉入梦乡。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