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妻子的绽放】(34) 作者:安太木

海棠书屋 2022-01-27 18:1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妻子的绽放 作者:安太木2021/2/9发于:春满四合院 34-墨菲法则 五味杂陈地回到家,早早下班的妻子已经带着小宝迎了出来,看到我回来的时间颇不寻常,便随口问道:“今天怎麽回来的这麽早?” 而我看到妻子如今这
.

妻子的绽放

作者:安太木
2021/2/9 发于:春满四合院

34-墨菲法则

五味杂陈地回到家,早早下班的妻子已经带着小宝迎了出来,看到我回来的时间颇不寻
常,便随口问道:“今天怎麽回来的这麽早?”

而我看到妻子如今这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再对比刚得知的在火车上的痴魅,这种故作淑
态的反差让我更加对她没有一点好脾气,心里默默翻涌着——何悦啊何悦,你可真行!
你真是帖子里说的那样,太会演戏了!你怎麽那麽…那麽…闷骚啊!那麽…惺惺作态!
你怎麽瞒我瞒的如此风轻云澹,你现在还会像从前那样,有一点愧疚的感觉吗!?我记
得你从三亚回来那天晚上,凌晨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先不要出门,再休息一会儿,
我还以为是关心我!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打电话把我叫醒,只是要确认下我是不是还在
家,这样才好放心的和白如祥去火车站旁边简陋的钟点房里,张开双腿彻底的把自己呈
送给白如祥!

我无力的想着,看着妻子越来越警惕的目光,冷冷地说了一句:“没事,有点累,回来
休息会儿。”

妻子本来是盯着我在看,但是当我冷冷地回看她时,她好像突然很紧张似的,假装躲闪
着收拾起了孩子乱扔的玩具,一边收拾一边小心地问道:“真的没事吗?那你休息会儿,
我去做饭。”

我一点也不想说话,“嗯”了一声,便直接进到了卧室,换了睡衣躺在了床上。

每次我躺上床时,都会想起任龙曾经也爬上过这张床,而且比我享受的更加充分——其
实就这件事情来说,我早已经有了和起初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当初的愤懑,早已经被
时间抹平;而那种刺激感,那种看着平时在我面前高傲清冷的妻子,被别人把她女神的
伪装撕个粉碎,露出她女人本性魅力的刺激感,却如同琥珀一般,在时间的洗刷下越来
越明亮,镌刻在了我的心里。

所以有时候,想想白如祥的所作所为,和任龙比其实根本算不上什麽,当时妻子也是在
瞒着我的,而且他们还做的更加过分。只是当时我不觉得自己是这段孽缘里的局外人,
我当时虽然无力去扭转妻子被欺辱的事实,但是至少,怎麽形容呢…至少妻子展示胴体
给别人看的时候,我这个正牌老公也看到了,我也享受到了妻子的燕语莺啼。而这次,
他们好像完全把我甩在了一边,营造了一个属于他们的秘密!

而且这次和之前任龙带妻子去宾馆不同的是,虽然我都没看到,但是我确信,当时的妻
子肯定是被动的,是被胁迫的,我笃定在她的心里,只有我这一个男人。而现在,妻子
在火车上的表现却让我没有了那种自信,想想他们经过那一晚后,妻子甚至还同意了白
如祥继续接触下去的提议,而且回想从三亚回来后,妻子在校长办公室里种种细微的动
作,这些事情都让我的心里被猜忌和怀疑所填满,这是以往从来没有的感觉。

正当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妻子却轻声的来到了房间,温柔的问道:“老李,是不是
生病了?来吧,量量体温。”说完,她把一杯水轻轻地放在了桌上。

“没事,不用。”我眼都没睁的应道,然后卧室里便是一片死寂。我没有听到妻子再说
什麽,却也没有听到她离开,想必是正在手足无措的站在床边。唉,想了想,我还是不
能把事情捅破,所以就假装解释一句:“学生太难管了,烦,我休息一会儿就行。”

“学生吗?”妻子听到我这麽说后,立刻像是确认一样再次问了一句,这才长舒了一口
气,轻轻地坐在了床边。过了一会儿,她好像是定了定神,才摸了摸我的头说道:“我
还当怎麽了呢,这有什麽的,尽力而为就行了啊!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我还是不太想理她,其实我很明白,我没有勇气、也没有脸面把事情说清楚,我想要的
只是给她一个理由,让她赶快从我身边走开,留我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就继续说了句:
“嗯,我歇会儿就行,你做饭去吧。”然后就把头扭向了里侧,把背留给了她。

妻子又坐了一会儿,想问什麽,但是始终也没再问,过了一会儿,便自讨无趣地说了声:
“那你喝点水,我去做饭。”便打开门出去了。

从那天起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妻子还是提不起来热情,估计她也感觉到了我总是
带着情绪,所以在家里她总是小心翼翼的,好像生怕惹我生气。这种相处的方式我是以
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往常都是我生怕惹她不高兴了,自己被数落一顿,而现在,却突
然有了一种一家之主的感觉。

我偶尔也会儘量让自己平静一些,找一些说辞让她宽宽心,让她感觉我什麽都没有发现,
情绪不高只是工作的原因。毕竟当初遗留的淤血已经越结越深,如今层层绕绕,已然是
剪不断理还乱,无法回头了。

当然,最近我们这样的相处方式,肯定就更不可能过夫妻生活了,所以时间一长,我缓
慢积攒的性欲也开始蠢蠢欲动了。只是没想到的是,比起和妻子做爱,现在已经从愤怒
中冷静下来的我,从内心里却对那天没看完的贴子和之后钟点房里发生的事情更感兴趣。
那种感觉,不像平时性欲高涨时的汹涌澎湃,却像是有人拿着个鸡毛掸子,在轻轻地挠
我最痒的地方。

而且自从我把白如祥删除了以后,他确实也就没有再找我,偶尔在校园里遇到过几次,
他也只是微笑着和我点头示意,和以往那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一样他,好像我们中间没有
任何插曲。他的那种真诚的笑容,让我总是想说服自己——这样一个和蔼的校长,好像
看起来真的是没有什麽坏心思!

只是,他却没有再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也没有再提交好友申请,他真的很轻易的就放弃
了,也放下了。

为什麽我能如此确定,因为有一个发现,妻子并不是每天都穿着丝袜了,最近我怕他们
背着我还有联繫,所以非常用心地偷偷观察过妻子换洗的内裤丝袜。以前她因为每天都
要把髒内裤和丝袜藏起来,第二天交给白如祥,所以在家里就另外还弄了一套内衣,每
次假装洗洗晾起来,好让我感觉不出异样。她不知道我我全都看在眼里,只是因为知道
她为什麽怎麽做,所以才没有点破。

而这一段时间,妻子的内衣和丝袜明显品质好了许多,一看就是她自己精挑细选的,而
不是那种穿一次就卖掉的,所以从这一点上,我就能够看出白如祥确实还是言出必行,
没有再继续纠缠妻子;而且我在学校里也总是有意无意地从妻子办公室门口经过一下,
同样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值得一提的是,前一段的经历已经让妻子的审美和穿着习惯发生了不可逆的变化,即使
现在没有了白如祥的强迫,高跟凉鞋和丝袜已经成为了妻子日常搭配里必不可少的选项,
虽然说不上每天都穿,但是看得出,她已经完全接受了这样的装束,甚至可以说有一些
偏爱。

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每当妻子这麽穿的时候,我总觉得她是看白如祥迟迟再没
有行动,所以主动给白如祥传递一种讯号。虽然我理智上知道,这大概率是我的主观臆
断,因为我很了解妻子,她只是爱美而已,这并不能代表什麽,只是,有时间还是会忍
不住恶意地去揣测她的动机。

在我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的日子里,一年一度的中学教师技能大赛悄然临近。对妻
子她们音乐老师来说,其实就是各种乐器或者声乐的竞赛。只是妻子每次报名都会选择
钢琴,一方面确实这是她的特长,其他项目并不精通;二是她可能自己也觉得,只有钢
琴才最搭配她的气质——典雅、高贵、深沉。

其实这钢琴比赛,是全国性质的赛事,只是妻子连省赛都没进入过,更别提是参加全国
比赛了,再加上这几年怀孕、哺乳、产假、照顾孩子种种琐事,妻子已经连着三年都没
有参加过了。而这三年里,新来的柳夏都通过了市赛的选拔,到省赛里打了个酱油,这
下妻子更加坐不住了。其实我一直觉得,小鬼难缠小鬼难缠,妻子的水准到了省赛完全
有竞争力,甚至去国赛都有机会,因为越高的平台就会越公平公正。像市赛这种小圈子,
人家随便有熟人送送礼打打招呼,就没有你的机会了。

妻子也对自己依然充满着自信,所以那些黑幕和风言风语也没有影响到她,她坚信自己
的实力总有被认可的那一天,所以这一年虽然经历了如此多的纷扰,妻子对专业的追求
和热情还是没有放鬆,早早地就又开始了这一次的备赛。学校也很支持老师们参加比赛,
毕竟这是提升学校知名度的最好手段,妻子所在的音乐教研组早早地就帮她们租了一个
基地,有琴房、声乐室,让她们用业馀的时间自行备赛。

只是学校为了节约成本,租的备赛场地稍微有点偏,这些天我也就一直是开着车上班,
等没课的时候送妻子一趟。有时候柳夏正好也在办公室,就搭顺风车一块过去,两个人
每次都在后坐聊个不停,完全是把我当司机来使唤。不过好在她们晚上练完后都顺路搭
乘教研组里其他老师的车回来,也不用我跑去再接,让我晚上至少能保证充分的盯自习
时间,倒也是可以接受。

这天,下午上完课,学生开始自习后,我像往常一样把妻子送到了备赛基地,然后回到
学校准备盯自习时,在校门口却遇到了柳夏。刚才送妻子的时候还听她说,柳夏今天不
去练琴,所以我们也没等她。但是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好像是在等计程车的样子,也不知
道要去干什麽。

这时我看她也注意到了我,就把车窗落了下来,笑着打招呼说道:“哎,柳老师,今天
怎麽偷懒不去练琴了?”

“嘿嘿,今天回家有点事,你这是送悦悦姐回来啦!?”柳夏还是永远充满着能量,热
情地也和我打着招呼,笑脸盈盈地如此说道。

“是啊,我听她说你今天不去,就没等你,你在这干嘛呢?”

柳夏听我这麽一问,就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了倾诉的物件,巴拉巴拉地说道:“这不是上
了两节课,累的不行,想打个车回家呢!结果等了半天,一个车也没有!怎麽现在校门
口打个车这麽难啊!”

我也没想太多,只是下意识地四周看了下,对面好像有辆计程车停着呢。但是既然柳夏
都这麽说了,那看来那辆是有人约或者是其他什麽原因,于是我就开玩笑地说:“走吧,
我送你回去,你不就是等我这句话呢。”

“哈哈,怎麽可能,那辆车是别人约的,司机不让我上,气死了!”果然,柳夏发现我
看到那辆车了,就解释了一下,看来我想的没错。

这时我发现,柳夏白皙的脖颈已经被大太阳晒得汗水涔涔,也是,现在正是我们这里最
热的时候,下午4点多了还是得有三十大几度,看得出来,柳夏真是在这等了半天了。
于是我也不开玩笑了,认真地和她说道:“赶快上车吧!刚才和你开玩笑的,又没多远,
跟我还客气什麽!”

柳夏明显是想上车了,只是一只手拉住门把手后,还不忘体贴地问了句:“你真没事吗?
有事你就去忙,我就再等会。”

“没事,今天都是自习了,送完你再回来答疑就行。”

“那行吧,感谢,李老师!不对,感谢,我的好姐夫!”柳夏一边越叫越亲切,一边就
坐上了副驾的位置,上车后亲昵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高兴地继续说道:“你要没事就太
好了,我这正愁呢,有个事正想找人帮忙。”

“怎麽了?什麽事吧?”

柳夏歎了口气,噘着嘴说道:“哎,别提了,家里空调坏了,中午热的我不行,刚打电
话找了个师傅上门维修,但是那师傅说到我这一户得六点多了!”

“嗯,那真是挺晚了!然后呢?”我随口应和着,一边听柳夏继续说。和柳夏说话的感
觉与平时和妻子聊天不太一样,感觉我都被叽叽喳喳的她带动的有激情了。

“然后!?还然后什麽呢,姐夫,你带点脑子行吗!你说,我这麽青春靓丽的美女,还
一个人独居,长的又这麽让人想入非非,引人犯罪的!这大晚上的来一个男的修空调,
方便吗?”柳夏越说越激动,对我迟钝的反应颇有些不满,俏皮地用手指轻轻地戳我的
脑袋,坚持不懈地问我:“我这麽漂亮,难道不引人犯罪吗!?”

柳夏这火辣的性格和今天的太阳相比真是不遑多让,这大热天的没给我整出汗,让柳夏
这一颦一闹的,我的脸还真有点烫,于是赶快附和她说道:“确实,确实…”心想着再
不附和柳夏非得拿拳头砸我了。

柳夏这才得意地笑了笑,像撒娇一样说道:“就是嘛,姐夫,送佛送到西,你等会去我
那稍待会儿,帮我充充场子,这晚上没空调太难受了,我又不能让他明天再来。”

一听要去柳夏的家里做客,这让我着实有些措手不及,其实倒不是抵触,只是没有经历
过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怎麽表现才显得不唐突不失态。再加上柳夏虽然不及妻子貌美,
但也绝对是个标准的美女,所以我刚才也不是违心,确实如她形容的那样,青春靓丽,
引人…引人犯罪…

柳夏还以为我不愿意,乾脆双手搭在了我撑着方向盘的右小臂上,继续给我撒娇:“求
求你啦~帮帮忙啊~”

我感觉自己被柳夏弄得非常不自在,主要从谈恋爱开始就基本上没见过妻子撒娇,所以
也不知道如何应对,乾脆也不去想那麽多了,就应和道:“行,好。”

“嘿嘿,这才是好兄弟!”柳夏这下高兴了,鬆开双手挨在我身边搭了搭肩膀,那种女
人身上的味道一下子便好像从她身上被撩了起来,在我的身旁泛起了氤氲。不过也就是
蜻蜓点水一下,柳夏理了理衣服,又端坐了回去,喃喃自语地说道:“说错了,这才是
好姐夫!”

然后一路上,柳夏就继续巴拉巴拉说了很多,说相亲遇上的种种奇葩;说她们办公室一
个女老师怎麽怎麽样,大家都背地里吐槽她;说哪个学生又给她写情书什麽的…我感觉
她给我说的很多东西,妻子都从来没给我讲过,也是,我从小到大也没遇到过这样的女
生,我甚至可以不说话,也不会让气氛有一丝的尴尬。

甯水市不大,柳夏租房的这个社区和我们家离得也不远,没一会儿便到了。我锁好车,
紧跟着柳夏便进入了电梯。别说,就这种感觉,就是我明知道我们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
关係,但是能跟着一个女人去她的家里,就已经足够刺激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动物本
能的残留。

柳夏这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和我一样这麽胡思乱想,而正当我出神的时候,她突然“呀”
了一声,破天荒的露出了害羞的表情,说道:“呃…姐夫,家里比较乱,我没计画有人
会来,也没收拾,你不介意吧…”

“噢,没事,没事,我都行,不介意,你想收拾收拾我再进也行。”虽然我嘴上这麽说,
但是心里还是想见识下柳夏闺房的原貌的,毕竟是个人都有窥探别人隐私的好奇心,我
当然也不例外,更别提是美女教师的隐私了。

“嗯,那也不用,嘿嘿,也没那麽乱。”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门口,柳夏一边开防盗
门,一边回头笑了笑说道:“不让你进好像我做贼心虚藏了什麽东西似的,到时候你再
告诉悦悦姐,我以后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哈哈,请进吧!”

于是我就在柳夏的指引下进到了她的出租屋里,房子不大,是那种比较老式的两室一厅,
毕竟我们这里也不是大城市,租单间还是比较难的,所以客厅里其实还好,比较乾净,
主要是东西也少,不像我们家,有孩子以后到处都是东西。即使妻子再爱乾净再勤快,
也收拾不及孩子的乱扔乱放。

“你随便坐,我就不带你参观了,我先把卧室收拾下,等会修理工就来了。”柳夏对着
我做了个鬼脸,然后连跑带跳的就进房间了。

我看鞋柜里还有双男士拖鞋,就自觉地换上了,然后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环顾四周后,
眼神最终停留在了阳台上晾挂着的女士内衣上——柳夏居然平时穿的都是丁字裤。这让
我不禁又联想到妻子,除了那次和韩文静换衣服外,妻子是从来不会穿这种内衣的。而
想起那次经历,就觉得宛如南柯一梦般,它真的是真实发生的吗?怎麽和现实如此的格
格不入!

想起妻子,我就不自觉的拿出了手机,想着要不要给妻子说一下我在柳夏家。但是犹豫
再三,最终想想还是算了,先这样吧,晚上回去再给她说,要不一时半会万一说不清,
再被柳夏看了笑话。再说她正在练琴,就不干扰她了,我又没怎麽样,也不怕说不清。

这时柳夏收拾完屋子,看到我在沙发上做着玩手机,就看着我微笑了一会,最后不好意
思地说道:“李老师,你自己再玩会哈~我还想洗个澡,太热了,你帮我听着门,行吧?”

“噢,没事没事,你随意,不用管我,我听着门呢。”我虽然表面很平静地这麽说道,
但是是个男人,孤男寡女的听到这句话都会浮想联翩吧!虽然我知道,生活不是影视剧,
柳夏只是太大大咧咧了,人家肯定没往那方面想,单纯是出了太多汗需要洗澡而已,就
这麽简单!但是即使我如此的提醒自己——别太丰富这句话的含义,心里还是忍不住的
心猿意马了起来。

而柳夏听我说完后,却突然拍了下脑袋,懊悔地说道:“哎呀!你看我,整天这麽冒冒
失失的,怪不得找不到物件。”说着就风风火火地跑进了厨房,只给我留下了一句话:
“都怪我…我连杯水都没给你倒!”看到她来来回回到处跑的样子,我心里不禁一阵偷
笑——怪不得你这麽热,这麽折腾不热才怪。其实以前除了妻子在场的时候,我并没有
和柳夏深交过,偶尔单独见面也都是说说妻子,今天才发现,她的很多举动真是让我有
些忍俊不禁,颇为可爱。

过了一会儿,柳夏先是给我倒了一杯冰水放在桌上,然后就再次暴露了她不着调的本性,
开玩笑地说了句:“我去洗澡了,你别胡思乱想,喝点冰水冷静冷静!”

这句话整的我不知道怎麽接才好,感觉说什麽都会显得很轻浮,憋得我直接弄了个大红
脸。只能假装没听懂她说的话,举重若轻地催促她:“赶快去吧,别废话了。”

“对了!”柳夏好像又想起了什麽,然后进了厨房,没一会儿抱着半个西瓜出来了,说
道:“李老师,抱歉啊,家里确实也没有其他水果了,这个西瓜我就吃了两口,你要是
不嫌弃可以吃点,不愿意吃的话在这放着就行。”说完也不等我反应,扭头就去阳台上
把我刚才看到的那套内衣收了起来,然后拿着洗澡去了。

我这时候确实已经僵在了原地,再次感歎柳夏这小妮子真的是…没法形容。这下我真的
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吃吧…这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她吃过的东西让我吃,而且我
看这半个西瓜是她之前用勺子挖着吃的,勺子估计都没换,在多汁的西瓜凹陷里插着,
也不知道上面沾着的是西瓜的浆汁还是柳夏的口红;不吃吧…好像也不妥,人家女的都
不介意,我却这麽扭扭捏捏的岂不是让人笑话,再说了,我不吃潜台词好像就是嫌对方
髒,好像也不好。

靠!真的整的我进退维谷,最终还真应了柳夏的说的那句话,喝了点冰水,冷静了冷静。

最终,我还是决定,吃!这还是前一段白如祥交给我的办法,当我做一个事情犹豫不决
的时候,就问自己两个问题:一、是男人吗?二、能死吗!?当这两个问题都是肯定的
时候,就可以放手去干!他妈的,这辈子思前想后的还不够吗!?因为思前想后吃过的
亏还不够吗!?吃个西瓜都这麽犹豫,太没种了,吃!

想清楚我就端起西瓜吃了起来,而且是专挑柳夏吃过的地方吃,吃完还满足的呡呡勺子,
心里想着:你都不怕,我不能让一个女的给比下去吧!

我也记不得那个西瓜是什麽滋味了,只觉得自己的阴茎在裤子里硬的难受,吃着吃着差
点把自己呛到。这时我看了看茶几上没有放卫生纸,就随手翻了翻茶几下的抽屉,卫生
纸是找到了,但是除此之外,我不小心还找到了一盒杜蕾斯…

其实让我更惊讶的是,这种东西居然不是放在卧室,而就这麽胡乱地塞在了客厅这种地
方,这代表着什麽?我赶快检查了下自己屁股下面的沙发,浅蓝的布艺沙发上隐隐有一
块块的深色“岛屿”,不知道是油渍,还是我想的那样…

联想到柳夏一直都没有找到物件,让我不禁感慨,现在的新新人类,虽然没差几岁,俨
然和我们这一代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难道是这种事情真的就这麽随意吗?难道是我单方
面的把它看得太神圣了吗?

想到这里,我真的是不敢再吃那半个西瓜了,而是端起冰水一饮而尽,心里不断告诉自
己——那是柳夏的私生活,那是人家的权利,现在和我无关,将来也不会和我有关,是
我自己乱翻撞破了别人的隐私,不是别人想要展示给我看的,所以没有人想要勾引我!
我需要做的,就是等修好空调,然后离开!

这时候柳夏洗完澡出来了,不是电视剧里那种包着浴巾就出来晃的,而且已经穿戴整齐,
虽然衣服鬆鬆垮垮,一看就是居家穿的,但是从上到下包裹的很严实,一看就是刻意为
之。她看了看已经出汗的我,然后又给我倒了一杯冰水,然后拿着扇子坐在了我的旁边,
一边给我扇着,一边很愧疚地说道:“不好意思了啊李老师,刚催了那个修空调的,他
说前面那家难弄,处理好了儘快过来,麻烦你再等会吧。”看得出来,即使大大咧咧的
她,让我等了这麽长时间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看了看外面的天越来越暗了,现在走肯定更不行了,既来之则安之,我就安慰柳夏说
道:“没事,回去也没什麽重要的事,晚了我就直接回家了,放心,肯定等他处理好了
再走。”

柳夏听到我这麽说后像是很感激似的,很乖巧的说道:“嗯,希望快点,我确实自己在
家害怕,感谢理解…”

随着夜色越来越黑,我逐渐感觉到一种不自在感笼罩着我们,让说话都没有开始的随意
了,我和柳夏就好像都在刻意保持着距离一样。而这时扇子扇过来的不仅有凉风,还有
柳夏刚洗完澡身上的阵阵芬芳,考虑到这样好像离得太近了,不是特别妥当,我就说:
“扇子给我吧,我自己扇就行。”

“没事,我扇吧,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柳夏说完,犹豫了那麽几秒钟,这才很为难地
继续说道:“你要是实在热,也可以去里面洗个澡…”

洗澡!?我心里这一通嘀咕,甚至还带着一点激动。不过很快,理智还是告诉我这肯定
不行!这别说让妻子知道了,从柳夏为难的样子,也看得出来他纯粹是因为心里内疚,
所以才不惜很难为情的这样提议,绝对没有其他的含义,所以我赶忙摆手说道:“不用
不用,我不热。”

“哦,那好吧。”柳夏听到我说不用,像是松了一口气,也就没有再坚持。

于是,我们两个人在昏黄的灯光下,突然陷入了沉默,为了掩饰尴尬,我就拿出来手机
随意地翻看着,实际上也什麽都没有看进去。柳夏不知道在干什麽,不过那一阵阵潮湿
而芬芳的微风还是不断袭来,不断轻抚在我的脸上,吹透了我微微出汗的衬衫。

“六点多了,怎麽还不来!”柳夏肯定也感觉到了不自在,抱怨了一声,然后突然站了
起来,把扇子递给了我,说道:“李老师,你自己先扇会儿。你看我,都这麽晚了,也
没说给你做饭,我赶快去做点饭,等会你就不用再去找地方吃饭了。”

我也赶快站了起来,示意不用那麽麻烦,说道:“不用,我回去吃就行,也不饿。”

“那怎麽行啊,那太失礼了,我随便做点,一边吃一边等。”柳夏不顾我的阻拦,看我
不接扇子,就把它随手往桌上一扔,随手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个头绳,亭亭玉立地站在我
面前,把一头刚洗完的蓬鬆乌髮挽在脑后,就去厨房张罗去了。

“真不用,别麻烦了。”当我还在客气的不断推脱时,柳夏已经在厨房里叮叮噹当的忙
活了起来,而我就像是被粘在了客厅这一亩三分地上一样,总感觉在女同事家里走动走
动都是一种冒犯,所以也就没再去厨房拦她。行了,这下饭也已经做上了,我还是用那
句话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既来之则安之,又没有做什麽见不得人的事情,就是吃
顿饭嘛!

“叮咚…叮咚…”柳夏正在做饭的时候,门铃终于响了。我就犹豫了那麽一下,考虑是
我去开门还是等柳夏自己去的时候,她已经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连跑带跳的出来了,高兴
地问了一声谁之后,就把门打开了。

别说,现在这修空调的怎麽连个工作服都不穿,这麽看柳夏说的真没错,让这麽个美女
独自在家里应付真挺危险的。现在这些企业也真是的,把能外包的项目都外包了,售后
这麽重要的环节也不知道都交给什麽阿猫阿狗来做。不过既然我在这里,柳夏看得出来
也就没有一点不安了,高高兴兴地带着维修人员就往屋里走去。

当两个人越过我,准备往卧室去的时候,柳夏突然俏皮的笑了一声,然后把围裙脱下往
我脖子上一套,嗲声嗲气地轻唤了声:“亲爱的,菜还在锅里呢,你先去做饭吧,别煳
了,我带着师傅去看空调。”

柳夏这下又把我弄的心弦为之一颤!关键是这声“亲爱的”,好像妻子都没有这麽称呼
过我…虽然我能理解,她只是刻意在外人面前营造出自己不是独居的假像,只是这演技
说来就来,也太突然了!柳夏这小妮子,怪不得妻子一直说她古灵精怪的!

走进厨房,发现柳夏已经把黄瓜和熟牛肉都切好了,锅里还有青菜正在小火炒着,我赶
紧拾掇拾掇上手,该凉拌的凉拌,该炒的炒完。当我满头大汗地差不多做完时,身后又
传来了阵阵清风,一扭头,发现柳夏正在后面帮我扇着扇子,笑脸盈盈地说:“夏天很
少在家做饭,太热了。所以家里储备的东西比较少,凑合吃吧,李老师。”

“没事,挺好的,修完了吗?”

“嗯,刚修完走了,没什麽大问题。”柳夏说完,脸色突然有点微微泛红,一改刚才的
洒脱,羞赧地说道:“刚才的事,别介意哈…李老师,我也是为了…”

“明白,明白你什麽意思,哈哈。”我打断了柳夏的解释,然后故作豪迈的笑了笑,想
冲澹这奇怪的氛围,为了防止尴尬,我还赶快转移了话题,继续说道:“饭也做好了,
那我真就厚着脸皮吃完再走了啊!”

“那必须的!不吃完不许走!”柳夏也哈哈大笑的和我开着玩笑,好像开始的那些迷雾
已经逐渐散去,我们又恢复平时轻鬆的相处方式。看着柳夏一边自言自语地喊着:“吃
饭喽!吃饭!”一边把做好的饭菜一一的摆到了客厅的桌上,我心里不禁也有些感
触——像柳夏这麽活泼、爱说话的性格,让她老是自己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吃饭、一个
人玩手机、一个人睡觉,也确实挺可怜的,这也难怪她会採取一些让我不太接受的“消
遣方式”,其实这都是她的私人生活,谁也无权干涉,我更不应该因为这个就带着有色
眼镜来看待她,毕竟人生就是这样,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饭桌上,我们又天南地北的聊了很多,柳夏吃饭过程中也能毫不顾忌的放声大笑,丝毫
不顾忌作为美女的形象,那种没有感受过的女性热情,让我渐渐也没有开始那麽拘束了。
空调修好后,柳夏应该是把屋里的空调开到了最大风量,丝丝冷风席捲卧室、穿过门廊,
吹拂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消除了起初的燥热,让人感觉十分清爽舒服。

“嗯,李老师,你真好,今天多亏你了,谢谢啦…”聊天的空隙,柳夏用细密的贝齿轻
咬着筷子,突然甜甜地说出了这麽一句话。

“哈,举手之劳,这不是也蹭了顿免费的饭嘛。”我摆摆手,示意不用这麽客气。

“嗯…那个…”柳夏突然想说什麽,但是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也没有说出口。纠结了
半天以后,最终鬆开了一直紧咬的筷子,开始低头吃起了饭。

“怎麽了?还有什麽事,柳大小姐。”我以为柳夏又有什麽事需要帮忙,但是不好意思
再说了,所以就笑着说道:“有事就说,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不是,不是帮忙,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柳夏的声音越说越小,渐渐地只剩下
了筷子和碗盘撞击的声音。看得出来这麽纠结实在不是柳夏的风格,一会儿她自己都没
有耐心了,把筷子往碗上一摔,小声嘀咕道:“哎呀,烦死了!”

“怎麽了,你说呗?有什麽的,放心,我不告诉别人。”看到柳夏这个样子,我以为是
她遇到了什麽难题,只是在纠结要不要告诉我,所以就引导着她继续说下去,别憋在心
里。

“就是关于…关于…”这下柳夏刚鼓足勇气,但是具体什麽事还一个字都还没说,又憋
了回去:“算了,不说了,当我没说。”

我其实也不强求,毕竟这是别人的隐私,我也不是一定要知道,她愿意说,我可以作为
一个听众,帮她分析出主意;但是如果她不愿意说,我也不想违背别人的意愿,听到自
己不该知道的秘密。考虑清楚这层厉害关係,我就很佛系的说:“没事,柳老师,想说
的时候再说,别勉强,任何时候我和你悦悦姐都是你最忠实的听众。”

“哎呀!你真是的!你越是对我这麽好,我就越没法瞒着你,哎!”柳夏突然情绪很激动,
缓缓地抬起头,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盯着我说:“主要…主要是关于悦悦姐的…”

关于妻子的?柳夏这一句话,让我脑子里一下冒出来十来个念头,这小妮子知道了!?她知
道哪些!?怎麽发现的?她知道到什麽程度了?虽然此时我的心里已经百爪挠肝,但是表面
上还不能让柳夏看出来,所以我儘量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用平静的音调说道:“整天神
神秘秘的,你悦悦姐还能怎样?”

“不是…哎呀,我也不知道…”柳夏吞吞吐吐的就是很难启齿,看得出来,面对着一边是刚
帮助了她的我,一边却是自己的好姐妹,所以话到了嘴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但是我必须要让她说出来,因为我要清楚她都知道了什麽,否则这个事情很容易继续发酵。
于是我就继续引导式的说道:“你说吧,没事,有什麽不能说的,哈哈,就算今天你说了你
悦悦姐坏话,我也不会告诉她的,放心吧。”

“也不是坏话…这怎麽说呢…就是…”柳夏又纠结了半天,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麽似的,惊
呼一声“对了!”然后便风风火火地跑进了厨房,回来的时候细嫩的手里攥了一瓶刚开封的
红酒,说道:“这样吧,姐夫,你们男人不都是喝多了才能说心里话吗,其实这话我也憋了
很久了,也很难受,要不你今天陪我喝点,如果我说的不对,就当我说的是醉话。”

“至于吗?什麽事啊,关键我开着车呢。”

“这麽近,再说你又不用接悦悦姐,你就放楼下嘛,明天再来开。”

其实我最近的确有些压抑,每每想到妻子在火车上最后的妥协,都感觉到一种怅然若失。最
近我总是骂自己自作自受,平澹的时候总想找刺激,当刺激真的来临时,又觉得那个帖子里
的妻子——那个居然尿在车厢里的妻子是那麽的陌生。不过这些失落我也不能总是表现出来,
否则以妻子的聪明才智,肯定会发现出异样。这种情绪长期积蓄下来,自己也就想喝点酒,
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所以柳夏的提议我是有些心动的,而且更主要的是,我必须要
知道她发现了什麽,而且是不能有一丝隐瞒的,否则我还怎麽给妻子打掩护。

想到这层,我就说:“来吧,喝就喝点,那你好好说说,看把你憋的。”

“先干一个,姐夫,后面我说什麽你就别怪我了!”柳夏说完,一大杯红酒咕咚咕咚地就往
嗓子里灌,一看她也就不怎麽经常喝酒,才喝了一半,自己被呛的就咳嗽了起来。

“慢点喝,找什麽急啊,放心,我听你说完再走。”说罢,我也按照约定把一杯酒干了。

别说,柳夏这小妮子真的很倔强,就算分了几次也要把第一杯喝完再说,就如同是一场仪式
一样。放下酒杯,这才压低了嗓音说道:“这个学期,你有没有发现悦悦姐怪怪的,有时候
她总是心事重重的。”

“有吗?”我反应了那麽一两秒钟,然后赶快找了个理由试图搪塞过去:“哦…正常,最近
小宝越来越不听话了,晚上经常也睡不好。”

“不是,她有几次都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以前我从来没见过悦悦姐接电话要到办公室外
面,而且都是去人少的地方才接。”柳夏停顿观察了一下我的表情,确认没事后,才继续说
道:“每次她都眉头紧锁的,感觉不像是和你打电话。”

“是吗?”我冷静了一下,心想也不能柳夏说什麽我都贸然否定,毕竟女人都有很强的第六
感,如果急着否定更容易出现纰漏,还是先听听她怎麽说吧,于是就继续引导着她说道:“这
也不能说明什麽嘛?”

“诶呀姐夫,你也别太不当回事!”柳夏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就好像我是个榆木疙瘩一样,
当然了,她不可能知道我只是在装傻。所以她沉默了几秒钟后,决定不那麽含蓄了,直接说
道:“她每次接完电话,假装坐一会儿就匆匆忙忙地出去了。有一次我偷偷跟着去看了看,
她去了…去了…”

“去哪了?”我看她一犹豫,就紧跟着问道。

“去了…”柳夏一犹豫,就又端起了酒杯,和我碰完喝了一口,好像才有了勇气继续说下去,
而且这一说,就彻底刹不住车了,心里藏着的疑惑一股脑的全都倒了出来:“悦悦姐…她去
了白校长那里…后来我在办公室等了很久,她都没有回来,一直到我回家的时候,悦悦姐的
挎包都还在桌子上放着。反正…挺不对劲的…”柳夏说到最后,好像自己的勇气也慢慢用完
了,反而又开始为妻子辩解了起来,但是怎麽听怎麽像是一种对我的安慰:“我也就是说我
看到了什麽…不过…也可能是我多想了…谈谈工作好像也正常,白校长挺爱顺便问问工作的,
只是…我也不知道…”

“除了这一次呢?”我还想继续挖掘一下,所以就追着问道:“最近呢?”

“我也就见了那一次,也许是我多想了。”看来比较难以启齿的部分说完了,柳夏说到这里
的时候明显轻鬆了许多,还不忘继续碎碎念地说道:“最近这一段应该是没有了,悦悦姐好
像也没有以前那麽多心事了,反正我没再发现有奇怪的电话打来。”

听到这里,我心里暗暗对白如祥又增加了一份复杂的感情,心想这他毕竟没骗我,种种迹象
都表明他真的没有再继续纠缠不休。而且好在柳夏知道的并不多,这让我不禁松了口气,现
在需要做的就是想想怎麽和她解释,让柳夏不要再好奇下去。

于是我一边使出了缓兵之计,给柳夏说:“我想想,你说那次我好像有印象。”一边故作镇
静的喝了口酒,其实脑子已经飞速的转了起来。

“你知道!?不是…那个?”柳夏听到我这麽说,必然是十分惊讶,更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那
些有些不妥,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

有了!飞快地过了一遍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后,我终于想到了一个还算过得去的解释,这下一
颗忐忑不安的心突然有了依靠,不过我还是没忘记先铺垫了一下:“我想起来了,是这样…
对了,你别和其他人说,也别告诉你悦悦姐我给你说过。”看到柳夏点了点头,我这才继续
说道:“你悦悦姐不是从三亚回来的时候,买了飞机票最后没赶上嘛,回来后她还是想把飞
机票报了,所以就找了好几趟领导。估计你说的是那次,这事她也就和我说过,主要确实不
符合规定,怕影响不好,就瞒着你来着…你千万别乱出去说。”

我特意叮嘱柳夏别和任何人提起,包括妻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实妻子之前也和我解释
过飞机票的事,只是说的方式略有不同,她给我说的是——校长很痛快的答应给报销了。好
让我不再继续过问,只不过她不知道,她将穿髒的内裤丝袜卖给其他男人来补偿飞机票的事
情我早就知道了,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而这次事到临头,确实也容不得我多想,就编
了这麽个还算严谨的理由。

柳夏俨然相信了我说的话,马上就显得局促不安了起来,站起来连连给我道歉:“啊!我冤
枉悦悦姐了,对不起,啊啊啊!都怪我,太冒失了,气死了!我错了,我罚自己一杯,姐夫,
你和悦悦姐别介意!”

看到柳夏脸色酡红,却依然又端起酒杯真诚地表达着歉意,我拗不过她,而且我心里也知道,
她完全没任何错误,错的是我和妻子,特别是我!而柳夏能给我说这些,说明她是个好姑娘,
想到这里,我热血上涌,陪她也干了手里的这一杯。

喝完这杯酒,我也得把这个话题收一下了,特别是将来如果妻子再有什麽异常的举动,我还
希望能从柳夏这里得知消息,所以更不能让她有任何心理负担,于是我就很诚挚地看着她的
眼睛说道:“你想多了,柳夏,我挺愿意听你说你悦悦姐的事情的。以后有什麽想法,也欢
迎你和我分享,也欢迎你和你悦悦姐分享。”

柳夏听到我这麽说,更觉得自己很囧了,俏皮地趴到桌子上,假装痛哭着说道:“呜呜…估
计悦悦姐明天要怪我了…呜呜…”

我连忙安慰道:“放心吧,今天这些内容我不会告诉她的,以后你给我说她的事情,只要你
不想让她知道,我都不说,行吧。”

柳夏听到我这麽说,这才把头抬了起来,收拾起了自己的满面愁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
道:“真的吗?那行,那说好了,你别给她说这次的事情,主要我太尴尬了…这样以后她再
做了什麽糗事,我还告诉你,行吧?你别出卖我噢!”

“没问题!”

说完了这个事情,时间也不早了,我看了看表,确实也没必要再回去盯晚自习了,于是就聊
到了8点钟准备回家,期间两个人又稍微喝了几口红酒,不过也不多,只能说刚刚好,什麽
都不影响。柳夏喝了一会儿说想吃西瓜,就又把我吃过的西瓜抱了过来,勺子也不换,就直
接又吃了起来,整的我不知道为什麽,看着她嘴角流淌着的西瓜汁液,不禁自己也咽了几口
唾沫。

酒足饭饱,我也就准备回家了。柳夏送我出门的时候,突然问了我一句:“今天你来我家帮
我的事情,回去会和悦悦姐说吗?”

柳夏的这个问题,其实也正是我一直在犹豫的事情。我虽然想着不要节外生枝的好,但是也
不能直接和柳夏这麽说啊!好像我们做了多麽见不得人的事情在密谋一样。而现在正好她问
起了,我就乾脆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把难题推给了她,反问道:“怎麽了?我都行啊。”

“我也都行,主要是你如果说了什麽而我没不主动坦白的话,显得不好。所以就想和你说的
一致点,别因为我影响了你和悦悦姐的感情。”

看来我和柳夏想到一块了,这也是已婚男人的通病——避嫌。我想了想,既然柳夏都这麽提
了,说明她其实是不想让我告诉妻子的,否则干嘛要怎麽问,只是她一个姑娘家不方便直接
要求罢了。其实我也觉得不说是最安全的,所以乾脆顺水推舟,说道:“那就先别说了,省
的你悦悦姐瞎想。”

“好嘞!那我也不多嘴了,嘿嘿!”柳夏听到我这麽说后,脸上立刻就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
然后轻轻的倚在门框上,朝我招了招手柔声说道:“谢谢…谢谢方哥,那你回去慢点。”

柳夏真是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一会一个称呼,我也懒得多想,随她吧。我就一边等电梯
一边说道:“回去吧,我走了。”

“没事,我等你进电梯再回去。”柳夏又努力笑了一下,而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作多情,总
感觉她的笑容里带着一丝落寞。

电梯来了,我也没敢再看她,挥了挥手就下楼了。

不过,到了楼下我突然开始犯难了,既然商量好了先不和妻子说这个事情,那我这车怎麽办
呢,妻子问起来,我怎麽解释晚上把车放在柳夏家楼下了。我都无法想像,假如晚上妻子非
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知道了我来过柳夏家,而柳夏不知道我“招供”了,就是死不承认的话,
这事该怎麽收场?

叫个代驾?也不行啊,手机上有记录,难免不被发现。主要这一共也没有两个路口,也不是
很有必要。

考虑到不是很远,而且自己其实也没喝多少,就想着,还是直接开回去得了,这才刚过八点,
而且平时这条路上也没见过有人查酒驾。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很快我就说服自己上车打着了
火,毕竟商量好了要保密,这种事情,很容易就牵一发动全身,毕竟我和柳夏两个人在她家
里没问题,但是为什麽喝酒就比较奇怪了,这很容易就会把我们喝酒的原因牵扯出来。如果
让妻子知道了柳夏的发现,那事情会发酵到什麽程度,就谁也不知道了!甚至牵扯出来白如
祥也不是没有可能!

坐在车里,越想越觉得这不是个小事,所以我坚定地就开着车出发了。一路上还算运气不坏,
我开的不快,好方便自己远远地观察前方的十字路口有没有设岗的情况,而且儘量捡一些没
有红绿灯的小路开,没几分钟就到了社区门口。

进到了社区以后,我就算是彻底地松了一口气了。然而还容不得我高兴太久,突然就被现实
泼了一盆冷水——当我行驶到社区一条比较偏的狭窄道路时,迎面一辆闪着远光的老款桑塔
纳忽忽悠悠地就冲我的方向开了过来,也不知道对方是在玩手机还是喝多了,我已经儘量想
往边上打方向了,但是!它还是慢慢地就靠了过来!我慌忙地按了两下喇叭,但是对方想要
躲闪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哐”的一声撞击脆响,对面那辆车的车头便蹭在了我的大车灯上,
此时,坐在车里的我勐然间便清醒了!

正当我还在犹豫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对方反倒先从车上跳了下来,喊叫道:“你他妈的怎麽
开车的,到社区里还开着远光!我闪你几次你都不关!”

我从车上下来,也分辨不出对方是不是社区的人,而且这人一股子憨态,整个人迷迷瞪瞪的,
也不知道是喝酒了还是就是癔症。不过不管对方有没有喝酒吧,至少我喝了啊!我不能和他
较真啊,所以就赶快和他讲道理:“大哥,不是,我没开远光,这条道比较黑,所以显得灯
比较亮,而且是你撞得我。”

“你扯什麽犊子,我撞得你?”对方完全不听我的解释,一说到责任问题,立刻就上来要和
我动手,真的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大哥,算了,咱也不说谁撞了谁了,我看你这样,要不把车放好,今天就别开了。”我总
觉得他迷迷煳煳的,像是喝多了似的,但是又不确认,所以一边用手阻拦着他,一边随口就
说了一句:“你是不是喝酒了?我也不追究了,也不想把你怎麽样,和你说不清楚,你走吧。”
我当时想着,他要是真喝多了,听说我不追究责任,应该也就见好就收了。

结果这人好像被我这句话点醒了,反将了我一军,大声喝道:“喝酒?我喝什麽酒?你他妈
的小白脸别想诬赖人,你才喝酒了!”然后就怒气冲冲地来拽我的领子,凑到我跟前以后,
可能是闻到了我身上的酒味,突然惊叫着喊道:“操!你小子喝酒了,我闻到了!操,还想
诬陷我!”

这下对方拽着我的领子就想凑到我脸更近的地方闻一闻,我一着急,一双手掌用上力气就摁
在他那张圆脸上,使劲一用力把他整个人都推了出去。对方一振踉跄,差点被我推到垃圾桶
上,这下对方彻底愤怒了,骂了一声:“操你妈的!还敢还手!”冲过来就挥起了拳头往我
身上招呼。

我没办法,只能使劲的抱住他的胳膊,一边试图安慰着情绪激昂的对方,好声好气地说道:
“大哥,好好说行吗?行,我赔给你这总行吧!”

“你小子绝对喝酒了,还他妈的想诬赖我!还说是我的责任!我他妈非得让你长点教训!”
对方比我矮半头,所以胳膊被我牢牢抱住后,动了几下都无法挣脱,就开始用脚踹我,当他
踹了第三脚的时候,我条件反射般的往前一推,单腿站立的他站立不稳,往后便倒了过去,
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下肯定摔得不轻。而且摔倒的时候他还把我拉着,一起滚到了地上,
这下社区里散步的人都围观了过来,我都可以想想当时的我有多麽狼狈,两个人就像是在土
里打滚一样,完全没有章法,在地上斗成了一团,而且对方还一直骂骂咧咧地喊着:“操你
妈!操!操!”

社区里其实也都谁也不认识谁,而且散步乘凉的都是一群中年妇女,所以也没有人拉架,唯
一一个“好心”的老娘们,这时候拿出手机,熟练的接通了报警的电话…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