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妻子的绽放(41-海棠醉日(上)

海棠书屋 2022-01-27 18:1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当钥匙在门锁里缓慢转动的时候,我正在沙发上装作若无其事的玩着手机。抬眼看了下屏幕上的时间,正好11点。其实妻子撒谎的那一刻,我就大致猜到他们在做什么了,然而可悲的是,细节和过程我还得靠那个刚刚离开她身
当钥匙在门锁里缓慢转动的时候,我正在沙发上装作若无其事的玩着手机。抬眼看了下屏幕上的时间,正好11点。其实妻子撒谎的那一刻,我就大致猜到他们在做什么了,然而可悲的是,细节和过程我还得靠那个刚刚离开她身体的男人才能知晓。

“还没睡啊。”进门后妻子便发现了我,然后瞬间就把自己略显迷离的美目睁大了。以至于我还没做出回应,她就欲盖弥彰的抢着说道:“文静心情不好,喝多了,刚劝回家。小宝睡了吧?”

也许这是妻子能找到的最自然的理由了吧,然而这三年的朝夕相处,我对她的一颦一笑都太熟悉了!简单的两句话,我就感觉出了她声线里不同以往的细微沙哑,而更加明显的是——她在舞厅里还保持着的丸子头发髻不见了,取而代之是披散及腰的乌黑直发…很明显,妻子已经尽量把发丝恢复得柔顺而舒展了,但她不知道,这些在我眼里这已然是徒劳。

我知道,现在是真的没有什么悬念了…

呵…想到这里,我不禁也嘲笑了自己一声…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不也是在徒劳的猜想、徒劳的等待、徒劳的笑着、徒劳的神伤吗…

唉!我无声的点了点头,算是对妻子的响应,然后问了一句:“没喝多吧?”说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眼睛里的颓丧藏好,不过这也不重要了,因为妻子自始至终没有和我对视一眼。

“没喝多少。”说话的同时,妻子已经从阳台收拾好自己的浴巾和内衣,然后说了句:“我洗澡了,你先去睡吧。”顷刻,我便听到了一声来自浴室门锁的脆响。

当浴室的流水声响起时,我拿起手机再次打开了老白的通讯接口,犹豫了三秒钟,心想还是算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刚一上班,老白简直是掐着点一样,马上就给我发来了一条微信——“有时间来一趟”。内容不多,只有短短的六个字,但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于是前两节课我基本上一直在心里惦记着马上到手的视频,可以说是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时间真的是良药,虽然只是一个晚上,我觉得昨晚的颓废已经消减了许多,而现在,更多的是对妻子昨晚秘密的期待和向往。于是第三节上课铃一响,我马上就往校长室所在的行政楼走去。

我敲门进去的时候老白正在看书,当他抬眼一看是我来了,马上就眉开眼笑的把书放下,然后离开座位往会客桌那里走去,同时回头和我说道:“来,来!方弟,坐,坐这!”我点了点头,随手把办公室的门关紧,在老白的示意下坐在了妻子上次坐过的沙发上。

老白一边沏茶,笑的眼眉处的褶皱都攒在了一起,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而且好像很放松的样子。我本来在路上还有些纠结,不知道自己应该拿出怎样的情绪,来对待这个亵渎了妻子两次的男人。但是老白现在这幅放松、友善的神情,让我实在有点没有心气再去怪罪谁,或者说质问谁。因为他的样子就好像昨晚事情的发展是天经地义一样,天经地义到他都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更别说有什么歉疚之心了。一时间,我觉得自己的是非观反而有些动摇了——难道说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这样?有了开端就可以随意的继续下去,是我自己小心眼了?

老白把热气腾腾的茶杯推到我面前,也不提视频和U盘的事,是看样子难道是还要留我坐一会儿吗?我心里这么想着,就听他兴高采烈的说道:“估计你也猜到了吧?方弟。”

“嗯。”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虽然知道没什么悬念,但还是程序性的和老白确认了一下,问道:“你们…又做了?”

“我找你上来就是说这个事儿!嘿嘿!”老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和我解释道:“昨天晚上事发突然,所以没来及给你说。但是天地可鉴,我可是上班了就第一时间联系了你啊!”老白经过了上次的事情,看起来很怕我再次怪他隐瞒,所以瞪大了双眼急切的和我解释着…

无论怎么说,至少这一点老白表现的还是让我满意的,看他的样子,以后这一点应该是可以放心的。只是一直让我心存芥蒂的是,怎么这一次老白就半点抱歉的意思也没有了,而且…而且我告诉他了…对吧…我告诉他“最好别”了…

就这样,越想越不舒服的我还是没忍住打断了老白,干脆也没绕弯子,直接语气有些冲的问道:“老白,你现在怎么…怎么——就是我还没答应你吧?退一万步讲,就算已经做完了,怎么你现在一点就是…歉疚的意思都没有了?”

没想到的是,老白面对我的质问,居然丝毫没有露出我预期的反省神态。而是脸上的笑容慢慢僵住了,有些五味杂陈的看着我,这个过程中,他几次好像想开口解释些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沉默了许久以后,他站起来转身看向了窗外。

我以为是我的质问让他无言以对了,所以也有些得理不饶人,就继续追着说道:“你是今天第一时间告诉了我,但这不代表着昨晚的事情就是理所应当的吧!?你是觉得我一定能坦然接受是吗!?”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老白的后背开始微微有些颤抖,然后他突然转了回来,脸上写满了不忿和冤屈,反倒比我还要情绪激动的说道:“方弟,你到底有没有拿我当兄弟!?你为什么老是不信任我!?之前和你解释了那么多,我们到底为了什么?难道你还觉得这一切都是为了满足我的私欲!?之前咱不说了,就单说昨天,昨天晚上是你老婆主动,是她主动想要!这你也要怪我吗!?”

我被老白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了一跳,看得出来他着实是有点不高兴了。只不过我跟关心的是…他居然说昨天是妻子主动的?这怎么可能!?我虽然心里万般不相信,但底气一下就有些不足了,连忙解释道:“不是不信任你,老白,我以为…唉…也不是那个意思,要不你把U盘给我吧,我回去自己看看再说吧。”

老白做了两下深呼吸,看的出来想尽量让自己平复,然后才说道:“刚才正要和你说这个事,昨天我们是在我的车上做的,条件有限,确实没法录像!我把你叫来,就是想一五一十的把昨天的过程讲给你。”

车上?没法录像?老白这短短的一句话,让我的心情就像是做了过山车一样——妻子居然会和老白车震!?而且按照老白刚才的说法,还是妻子主动的!?这…这真的是超出了我的预想,车震这种轻浮的性事,怎么想也不会是妻子这种保守传统的人做出来的啊!然而这份激动仅仅一秒就因为那句“没法录像”跌落谷底,那种失望的感觉简直无法控制。这一次,我再次真切体会到了自己内心对妻子淫态的需求和渴望。失去了才知道什么对自己是最珍惜的,刚才我还在介意老白的态度问题,现在已经完全抛在了脑后——而现在唯一我能知道的途径,就只能靠老白的讲述了…

老白看到我的反应,估计还以为我是不信任他才会面露苦色,于是他再次长叹了一口气,像是心里很憋屈似的,面色凝重的说道:“如果我说的话有半分虚假,直接…直接,直接鸡巴烂掉!”

我看着老白激动的连脏话都飙出来了的样子,心里早已信了七八成,只能有气无力的说道:“没有,我相信你,那你说吧…”

“行!昨天是这样,我和她九点半从舞厅出来,你应该也看到了吧?”老白说话的时候,情绪还有点处于刚才的状态上,可能是被冤枉的感觉不好受吧。他看我点了点头,就尽量克制着继续讲道:“然后本来我要送她,结果你老婆他妈的装纯,迷迷瞪瞪的非要自己走。然后我就说‘你喝多了,打车不安全,而且这么远,我打车送你’,她也不听,就继续一脚深一脚浅的在大街上往前走。”老白明显还因为刚才我的话有点不忿,没说几句就开始向我寻找认同,问道:“你说说,方弟,我这里做的有问题吗?你说让我早点送她回去,当时打个车回去,不就完了嘛!?你说是不是!?”

我连忙点头——这也是我昨晚认为本应发生的过程,只是我为了不打断老白的状态,除了点头外没再说话。

于是老白看了我一眼,继续讲道:“然后我就跟着她走了十几分钟,正好经过我们晚餐那个地方,当时我是开车去的,因为喝酒就把车扔那了。这时候我感觉自己也没什么醉意了,就给交警队那朋友打了个电话,他说昨天晚上市里没查酒驾,我就去开车去了。这个过程我一直以为你老婆不知道我在后面,结果就我去启动车那工夫,她居然以为我不跟她了,然后开始站路边打车了。你说她什么意思?”

我摇了摇头,虽然有一些想法出现在了脑海里,但我不敢再去深想…因为那么去揣摩妻子好像过于恶意了…

老白看我没响应,愤慨中又轻蔑了笑了一声,就继续讲道:“能有什么意思,她个骚货开始以为我在后面,所以舍不得回家呗!她以为我肯定会对她做点什么。后来发现我走了,就只好打车去了,你以为她真想要走回去啊!?”

确实…我沉默了,也可以说是默认。妻子不可能打算走回去的,老白说的这一点无可辩驳——因为昨晚她对我撒了谎!而只有早点回家…出现在我面前,才能彻底掩埋这段行踪。在外面待得越久,就越会增加被我发现的风险。一向谨慎的妻子如果没有其他的想法,是绝对不会铤而走险的!唉…所以老白说的没错,缘由再清晰不过了,我看着老白,无话可说…

“这时候我开着我那个商务车到了你老婆面前,她醉眼朦胧的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让我先走什么的,就在那低头假装继续等车。”老白说话的过程中,眼神越来越笃定,反倒是我开始了躲躲闪闪,只听他继续说道:“我让她上车,开会还肯不上,在那装清纯。我就说:‘又不干什么,就送你回家而已’,算是给了这么个台阶,终于打开门提着包坐到了最后一排。”

“那怎么又没回家?”我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听我接着说啊!”老白一脸严肃的继续说道:“快到你家的时候,那骚货又开始作了,说让我停车。我开始以为她怕碰到熟人,就停下来了,然后随口关心了一句:‘这段路回家没问题吧’。方弟,你说,以你对你老婆的了解,她这时候会和我说什么?”

骂老白假好心?要不然怒斥老白让他别管?亦或者干脆就是冷冰冰的不说话直接下车?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但是我没有乱猜,因为老白既然这么问,那就说明当时的妻子给他揭示了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方弟,你也知道,你老婆向来对我惜字如金。”老白说这句话时,我心想妻子对所有男人都这样,这没什么稀奇的。然后就听老白继续讲道:“但是这次,她除了冷冷的说了句‘不用你管’外,居然主动在开门前说:‘我出去走走再回家,喝这么多酒,还身上都是烟味,现在回去他会怀疑。’”老白说完这句话后目光凌厉的看着我,就好像想要看穿我的内心一样,然后异常直白的问道:“方弟,你说,她都这么明示我了,我不该上她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一下把我问懵了,虽然妻子的反应确实有些古怪,但是怎么就直接推演到该不该上床的问题了?毕竟我以前没什么和女性打交道的经验,所以可能老白看来很浅显的道理,我却完全没弄明白,所以只能很茫然的看着他。

老白估计是对我迟钝的样子实在失望,干脆自问自答的解释道:“你想想啊,方弟,如果那骚货当时想到此为止,她犯得上告诉我后面这句话吗?她自己愿意去哪就去哪,她想散步也行,想在楼下坐会儿也行,用不着和我说的啊!她和我说意图那只能是…让我别走。”老白说这句的同时,我的心也越来越沉,是啊!是这个道理啊…随着我的心慢慢沉到谷底,老白又把刚才的那个问题抛了过来——“你说,方弟,昨晚她是不是就该被上?”

一个“该”字,在我的嘴里转来转去,却怎么忍心说得出口…罢了,是我错怪老白了,怪不得他神态如此轻松,这第二次的失身完全是妻子咎由自取的…呵!失身?我看是她主动投怀送抱才对…亏我敬她、爱她、宠她,生活里把她当成女神一样言听计从,分歧时把她当成公主一样听之任之,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之前也才那么一次欢好,就让她这么寂寞难耐吗?以至于对老白频频发出性爱的暗示…

就这样,我越想越气,忍不住一句“骚货”骂了出来!

老白看到我这样的反应,开始那种被冤枉的愤慨终于算是烟消云散了,反倒是努力给了我一个勉强的笑容,安慰我说道:“方弟,别激动,你老婆骚归骚,这个不假。但是昨天我觉得啊,更多的是酒精的作用。我不是开始就和你说嘛,她活的太压抑了,所以一喝酒就会这样,你也别太介意。我们做的事情不就是在帮她学着自我调节嘛,你说对吧?”

“对!”被老白这么一提醒,我像是终于给妻子的出格行为找到了借口,连忙附和着说道:“对!对啊!应该是因为喝酒。”。随即我就想起之前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看来酒这个东西以后还是得让妻子少碰。既然找到了原因,我的心理压力也小了许多,于是就继续追问道:“那然后呢?你们去了哪里?”

“然后我就在她开门前又把车启动了,小骚货在门口蹲着,还装模做样的一直喊‘你干嘛’、‘放我下去’、‘停车’,我也不理她,直接开车往你家北边走,那边不是有个前两年搬迁走的废弃钢厂嘛!”老白说到这里的时候,仿佛又想起了昨晚的绝色春宵,忍不住端起茶杯咽了一口,这才继续说道:“我就把车找个地方一停,在后座上把她办了。”

我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老白一句简简单单的“办了”,一张张妻子红着脸娇喘的画面像是幻灯片一样钻入了我的大脑,阴茎也随之一下就顶了起来。这一瞬间,我突然幻想老白会不会刚才在骗我——“真的没有视频吗?”一句疑问不自觉的从我的嘴里冒了出来。

“真没有啊,方弟。关键我没想到你老婆会突然发骚,没提前准备啊!”老白两手一摊,我的幻想也彻底支离破碎了。

“那然后呢?”我继续问道。

“然后?然后没什么了,后来你不是还打了个电话吗,我们急匆匆的就结束了,我把你老婆送到小区门口,我就也回去了。”

这不是我想知道的“然后”,老白可能是没听明白,没有了视频,我唯一能够寄希望的就是他的讲述,所以我说的“然后”,指的是…就是他们怎么…做的,我想知道的是…细节…

只是这样的要求很难让我开口提出,毕竟追着别人问怎么搞自己老婆的,总是有些怪异和畸形。而一向敏锐的老白居然这次也迟钝了,只是一直在和我说“以后注意”、“下次提前准备”什么的…我现在不想计较他所谓的“以后”和“下次”意味着什么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妻子第一次经历车震是怎么样的一副画面,然而这么重要的时刻我却看不到了…

不行,我还是得知道…我鼓足勇气,打了个擦边球,试图让老白明白我的需求,问道:“那…她…昨晚表现的…怎么样…”

“表现?”老白诧异的反问了一句,然后眼睛转了转,说道:“挺好的啊,比第一次在钟点房好。没有跟之前那样又哭又闹、甩脸子什么的…哦不对,也哭过,不过很快好了,后面算是挺配合了。”

配合?妻子怎么还配合了!?我的火“噌”的就上来了,当然,除了怒火,还有那把欲火!因为我刻骨铭心的记得,自己和妻子这些年的床事有多么不顺,每次我想恩爱的时候,她不是累,就是不舒服,要不就是数落我不正经!也就是近来她才给了我这个正牌老公所谓的“配合”…但是现在,她怎么这么快就接纳了老白!?这才第二次啊…妻子怎么会变得这么…这么的…恬不知耻!

“呼…呼…”我感觉自己压抑得只能不断喘着粗气,但越是这么胡思乱想,我越不甘心就这么放弃,现在我也没那么多顾虑了,强压着怒火直接问道:“具体呢…具体她怎么配合的!妈的…骚货!”

“呃…”老白看到我愤怒的样子后沉吟了一下——好像终于品味到了我的隐藏含义。过了两秒钟后,他像是恍然大悟一样,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方弟,别生气,你的意思是…你是想知道我搞她的具体过程?”

我被老白说中了心思,却不好意思很直白的承认,就呷了口茶,假装没好气的说道:“差不多,你说吧。”

然而老白却好像对这个事情非常的谨慎,一定要我说个一二三出来,皱着眉向我问道:“什么叫差不多,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别我说了你心里更加不痛快了,你真能做到不介意?”

老白问这句话时,我突然感觉他好像有些刻意,仿佛在故意引导我承认似的。但是,此刻我已经没有了退路,因为心中所盛的淫妻欲望已经泛滥成灾,我必须要知道昨晚老白到底是怎么淫弄妻子的,而妻子又是怎么配合的!所以,即便察觉到了老白的刻意,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说道:“我不介意,你说吧。”

“那我可详细说了啊?”老白再次向我确认。这一瞬我真的怀疑这还是不是那个胆大心细的老白,怎么磨磨唧唧的像个女人一样。

于是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没好气的说道:“可以细点,你说吧!”

“行嘞!那我和你详细说说。你别往心里去啊,你就当老兄和你吹牛逼了。”老白此时的眉头一下就舒展开了,叮嘱完我就正式开始讲起了昨晚的经历——“我把车熄了火,就下车然后从中间那个推拉门上去。然后那骚货中间不是吵着要下车嘛,所以开始在中间那排坐着来着。我一上去,她就一边喊:‘你干嘛!你别过来!’一边往最后排那躲…”

老白一边讲着,妻子那副吓得花容失色的样子就印入了我的大脑,仿佛我都可以看到她钻到后排躲无可躲的样子,是啊…一个商务车,她又能躲到哪里呢…

这时,老白忽的眼睛一亮,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方弟,以前一直没找到机会,这次正好借昨晚的事情,给你讲讲怎么征服你老婆这种闷骚的人妻,你后面也可以找机会自己试试。”

我一听这个,更感觉来了精神,毕竟老白给我看再多视频也是他的。对我来说,能学会老白的本事,亲自给妻子带去些生活的刺激,这才是更重要的。所以我连忙点了点头,继续听老白说了下去。

“首先就是,我之前就和你说过,像她这种女人,不能太尊重,太宠着,越捧她越傲,而是必须把她心里那些…什么女神的自尊、什么女老师的羞耻心,这些必须早点给她扒光,至少让她在你面前没有资格再提这些。我当时就是这样,一看她双手抱胸那个装纯的样子,我就直接戳穿她说:‘装什么啊,小骚货,要不是你勾引我,咱能来这里?’虽然她嘴上不承认,但是这东西大家心知肚明的,所以她心里已经慌了。”老白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她越在那辩解我越高兴,就怕她不说话,一说话说明她投入了和你的交流过程。最后我已经把她挤到车后排最里面了,脸就贴着她的脸,问她:‘是不是故意勾引我?’她一张口否认,我就趁机亲她,就因为张那下嘴的缘故,我直接舌头伸进去,搅她的舌头。别说,你老婆是我接触的女的里面舌头最软乎的,含在嘴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香味。”

老白几句话把我说的阴茎硬的不行,确实…说妻子是吐气如兰绝对不过分,越是像她这样优质的美女,越是在意自己的方方面面,再加上她有些洁癖,特别在意卫生问题,所以一张性感的樱唇里永远都是香甜的味道…

老白继续说道:“我也没含多久,就松开她的舌头,继续嘴唇快贴上嘴唇那么问她:‘是不是勾引我?’她再一否认,我马上又是伸舌头进去和她舌吻。三四次下来,她不敢再张嘴了,但就是摇头不承认,我也就不逗她了,开始疯狂的亲她的耳根和脖子,她这时候还想躲,但是哪有空间躲啊…”老白说到这里时,突然停下来,问我说道:“哎对了,方弟,你有没有发现?你老婆敏感带特别多啊?随便亲亲摸摸哪儿,她嗓子里就‘哼唧哼唧’的有声音。”

我听到老白的问题,赶紧尴尬的点了点了,但实际上我并不清楚妻子所有的敏感带,也就是最近看老白和妻子的视频,我隐约感觉妻子好像乳头挺敏感的,但是老白说的敏感带特别多,我这个老公就真的不知道了…不禁觉得有些可悲,自己妻子的敏感带还要其他男人来告诉…

老白看我点了下头,就继续讲道:“我开始从脖子往下亲的时候,就明显感觉有道血印似的,我亲到哪里,她脖子就红到哪里…方弟,这就说明那骚货有感觉,而且感觉还挺强烈,所以我一直说她是天生的骚浪贱,她这幅身子真的是特别敏感,开发好了你肯定也能让她达到高潮。”老白说到这里时,我发现他很怪异的笑了一下,当我正想开口确认的时候,他已经继续开始讲了起来——“然后我亲到锁骨的时候,她基本上就只能大口喘着气了,这次她没多少力气抵抗多长时间,只剩两个手还是习惯性的抱在胸前,我抬头一看她,眼睛都已经迷离成一条缝了。”

刹那间,我在脑海里又看到了妻子此刻的样子——面色红润、眼神迷离、一副春情无限的表情,与她平日作为老师时的庄重形成了最反差的对比——这是我心目中妻子最美艳的样子,只是这最诱人的私房表情,她却基本没有让我这个丈夫看过,却总是大方的展示给了其他的男人…

而看够了妻子媚态的老白怎能体会到我的心酸,他只是继续在那自顾自的说着:“我一看,差不多了,直接俯身把她一抱,她‘啊’的叫了一声,但这一抱我才发现,她全身软的跟烂泥似的,我就分开她的双腿让她跪坐在我的胯上,然后把裙子下摆从她屁股下面拽出来铺开,就相当于我下面直接顶在了她的安全裤上。不过都这时候了,这骚货还扭着屁股想躲开我这个鼓鼓的下面。我也没拦她,爱躲躲去,看她能躲到哪里,我是直接捧住她的脸冲着那红艳艳的小嘴就亲过去了。这一次大概亲了一共有五六分钟吧,刚两三分钟那会儿,她就有点喘不过气了,张开嘴想大口呼吸,但是我就是紧紧的吸着她的嘴唇不让她如愿…对了,开始她用胳膊支着我后面的座椅后背,算是上身躲我挺远的,就是还没亲完,她就已经软的乳房都贴在我身上了。”

这…全身都软了吗?这是种什么感觉啊?此刻我这个丈夫只能想象着妻子在别人怀里的感觉,因为自己从没有机会体验过她的这种状态。我以前只是感觉妻子的腰肢很软,然后皮肤也很嫩,但是知道这完全是两码事…特别是妻子虽然看起来苗条,但该有肉的地方都很丰满,她的这种身材想必抱在怀里更是无比的舒服受用吧…想到这里我不知不觉的叹了口气。

老白听到后也从自己的回忆里回过了神,对我笑了笑,说道:“还说吗?”

“继续说吧。”我无精打采的说道,但内心早已是波涛汹涌。

“这次亲完,我暂时就把重点下移了,你老婆个子高,坐在我身上基本上我的脸正对着她的胸,昨天那身黑裙确实很搭她的身材和气质,所以我就也没舍得脱,直接隔着纱裙就开始啃起了她乳肉。没咬两下,你知道你老婆说了句什么吗!?我的阴茎都一下挺起来了。”

当老白再次回忆到这里时,我都觉得他难掩自己的兴奋,而这种问题别说我现在脑子里是一片浆糊了,就是正常情况下我也猜不到。因为妻子一次次的举动早已突破了我对她的固有印象,再加上那时的她还有些醉,我就更不可能猜到了。所以我想都没想就响应道:“我猜不到,你直接说吧。”

“哈哈!是这样,你老婆当时一直小声哼哼‘不要…不要…’,突然就用手挡着我的头不让我再咬了。我还心说这是怎么了,结果刚一抬头,就听到她软绵绵的说:‘衣服得脱了,不能皱…’哈哈哈!”老白说到这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直到笑够了才继续笑骂道:“真是骚啊!害怕衣服皱可以理解。但上来就提要把衣服脱了,你说她是想干嘛…哈哈!”

我再次叹了口气,也实在没理由再为妻子开脱了,只能低声说了句:“确实…”因为我也明白,如果妻子只是单纯的不想让老白隔着衣服乱捏乱咬,她可以明说、甚至可以拒绝,再退一步,她甚至可以把连衣裙上面解开把胸露出来…而妻子潜意识的想法居然是直接把衣服脱掉,那只是说明…她心里预期的并不只是这种简单的亲亲摸摸,而是一场激烈到衣服都会皱掉的盘肠大战…

老白看我终于有了些响应,眉梢隐隐露出了些许得意,继续讲道:“我开始没动声色,就停下来盯着她,等着她脱。我心想她不是自己说要脱嘛,看这点洋酒能让她浪到什么程度。结果呢…只能说何老师还是放不下矜持啊!哈哈,就和之前没被我搞过一样,忸忸怩怩不肯脱。我不管,不脱我就继续隔着衣服咬了上去。”

老白说到这里时,我就感觉到了妻子当时的窘迫和无奈,或者说其实我能感觉到妻子每一次的窘迫和无奈…习惯了强势的她好像到了老白面前就完全端不起范,老白每次都能准确的找到她的要害,然后一言不发的牢牢捏住,让她不得不屈从…

果然,老白接下来就说道:“这下你老婆第二次把我推开以后,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只能红着脸把手背到后面拉开了拉链,然后把整个连衣裙从头顶都脱了下来,一下那胸大腰细的好身材就露出来了。不过别说,这一段那骚货还是有变化,比之前放得开了,自己脱干净只穿个胸罩和安全裤坐我胯上,也没有再哭或者怎么的。”

老白笑了笑,我心想这应该就是妻子所谓“配合”的预兆吧,然后就听老白接着说道:“我这时候用手一搂那露出来的软肉,就像是刚从蒸笼出来似的,又软又热,估计她早就欲火难耐了。这时候我想着也该奖励奖励你老婆了,就把她胸罩往上一掀,把她两个手反背到身后,低头就把一个乳头含在了嘴里。”老白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感觉他的嘴里不自觉地分泌了一些口水,甚至明显看到他喉头动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你老婆这对美乳什么时候闻什么时候都感觉有一股奶香,按说也不会漏奶啊?反正我在其他女人身上真没闻到过。而且她乳头特别敏感,我以前就发现,不管她闹的多么厉害,我一弄乳头她就立刻开始身子打颤。这回更是这样,我刚一咬上,你老婆立刻就特别骚的叫了一声,就好像往下咽东西那样‘呃…’的一声,还嘱咐我别吸。我心想这刚才开始我吸什么啊,我只是用舌头围着她的乳晕转圈,转两圈用舌尖挑一下她乳头的尖,每次这么一挑她就全身抖一下,然后再转两圈,我就用牙轻咬一下乳头,这一咬她就呻吟…就这么来回来的玩了十分钟,两个乳头都被我弄得有点红肿,对了,回家以后她被你发现乳头和平时不一样了没?”

我…我去哪里发现啊!?我愤懑的苦笑了一声。昨晚洗完澡妻子可能是心虚,一进屋就把卧室的灯关了,以往她都要披着浴巾把头发吹干、再敷个面膜、保养一下腿部才肯躺下,昨晚直接捂得严严实实的就睡了…

“行吧…”老白看我没什么兴趣理他,只能自讨没趣的应了一声,然后继续讲了下去——“反正何老师被我这么又舔又咬的过程中就不挣扎了,只是屁股像触电似的,一扭一扭的,把我下面蹭的还挺舒服,没一会儿本来勃起的阴茎给我蹭的更硬了。然后我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放过了她两个乳头,一抬头发现小骚货半睁着的眼里一层水雾。我给你说,方弟,都说这桃花眼桃花眼,当女人眼睛里的春情藏不住的时候,说明内裤已经湿透了,这方法百试百灵。我见状就把她屁股一抬,就把自己的裤子连内裤都褪了下去。然后也没有马上放她坐下来,顺手把她的安全裤从裆部直接撕了个大口子。”

我心想马上就联想到,我早上特意去晾衣绳上看了看妻子昨晚洗的衣服,怪不得没看到安全裤。当时看到妻子粉色的内裤时,就只顾着欣慰她终于穿了次内裤回来,压根没再想安全裤的事情,原来是被老白直接撕坏了。这时我不禁还感叹老白这身体确实是可以,按说安全裤可是挺结实的…

老白可不知道我联想了这么多,继续说着——“要不说你老婆装模做样呢,到了这个时候开始用手挡着内裤了,一直和我说‘够了…可以了…不要’什么的,我心想你早干嘛了,但是我也没拆穿她,直接一只胳膊把她搂我怀里,用另一只手从她屁股后面绕过来,把内裤那湿漉漉的小细带子往边上一扒拉,立刻就感觉你老婆那湿穴亲在我龟头上了,连小阴唇都猛的缩了一下。不过毕竟喝了酒,所以何老师挡归挡,身上真是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我一边心想‘你就装吧,等会看你还装不’,一边扶着阴茎准备往里送了,这时候你老婆在我耳边上好像快急哭了似的说了一句——‘戴套…’”

我一听这个,突然也想起来了还没戴套,立刻简直是跳了起来,对着老白喊道:“我靠!你不会昨天又没戴吧!我告诉你,以后必须…”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白摆了摆手打断了——“哎哟方弟,你先听我说完嘛!戴了!戴了!”

老白说到戴了时,我才长舒了一口气,上次他无套内射,我勉强认为他们是条件不允许,这次再不戴,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只是不知道,这次是老白车里准备了安全套?还是怎么的?难不成这俩人都这么干柴烈火一点就着了,又穿上衣服去买的安全套!?

接下来我就听到老白给出了解释——“你知道这安全套哪来的不?我是真没提前准备,所以第一反应我只能哄何悦‘要不就别带了,车上没有,这次肯定不射在里面’什么的,她说什么也不肯,甚至都不怕会触摸到我的龟头…就是把肉洞挡着不让我进,看样子昨晚是你老婆排卵期吧?”

老白的随口一问,把我问得颇为羞愧,因为我这个丈夫确实也不知道…

老白看我似是而非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就没再追问,而是继续说道:“我当时心想坏了,真是早知道车上准备一盒了,但是谁又能提前想到会在车上来一炮呢!然后我看实在哄不过来,那也不能硬来啊,到时候再彻底恼了,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嘛!算了,最后我都准备放弃了,打算亲会儿蹭会儿回家得了…想明白了,我就又把精力放在了你老婆其他的敏感点了,一边上上下下的亲她,吸她的口水,一边手也不闲着,就在她乳房上划着圈,然后时不时的捏两下乳头,再用食指尖扣一扣乳头的尖,没一会儿,我就感觉你老婆下面简直太湿了,龟头好像都滑进去了半个…”

老白说到这里稍作停顿,喝了口茶,调整了一下坐姿,我也趁机让勃起的阴茎换了换地方,然后继续聚精会神的听老白说着——“她肯定也感觉到了,‘唔’的往后躲了一下,我这才发现她胸部以上基本上全是潮红,然后她又羞又怕的小声说了句‘你把…那个…收起来’。我说放心!这东西我控制的住,进不去,更不会这样就射出来。然后她还是在那忸忸怩怩的躲着,我也不知道她想干嘛,心里还幻想着会不会是欲火被我撩的控制不住了,同意我不带套了。结果,她又莫名其妙的说了句‘那你就…戴上安全套’。我一听就有点着急,火一上来,说话也就不注意文明了,直接就脏话飙起来了,我说:‘说了没有!你以为我不想戴啊!我巴不得戴上把你摁到这里狠狠操一顿呢,骚货!’”老白讲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一脸坏笑的看着我,问道:“知道你老婆怎么说不?”

我本能的摇了摇头。

老白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说了句令我完全瞠目结舌的话——“你老婆把头低的特别低,犹豫了五六秒,然后说了句‘我包里有’…”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脸都在发烫。我都尚且如此,那跪坐在老白身上,亲口说出这句话的妻子该有多么的难堪…然而即便这样,她还是说了出来…我只觉得这一刻,我的一切烦恼都尘埃落定了,是酒精的作用也好,是老白的高超技巧也罢,或者说是因为我那天的秒射让她彻底失望了…总之这句话让我彻底重新认识了妻子——她确实是天生的骚货,虽然后天的修养仿佛将一切掩盖,但内心的放荡还是会不时的显露出来…我真的没想到,天天站在神圣讲台的她居然会放着安全套在包里,也就是说从老白联系她的那刻起,她就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甚至还有一种可能,自从她被老白射在里面还高潮迭起的那天起,就已经随时准备好了…

而老白这样的情场老手,又怎么会放过这喂到嘴边的美味呢…

果然,老白继续说道:“真是,就你老婆当时的骚样,我还真有点沉不住气了,也就没再去逗她。我立刻把她的包从一旁拽过来,然后翻了半天,这个过程她就一直捂着脸在我身上坐着,终于,我在她包里的夹层深处,发现了要找的东西——还是两个…”老白说到这里,对我比了一个“2”的手势,我不知道这仅仅代表着两个安全套,还是一种胜利的炫耀。不过很快,老白就继续讲了下去——“我撕开安全套,一边咬着那个骚货耳朵说了句‘上次没感觉到我的鸡巴多大吗?下次记得买大号’,一边自己套上安全套,就顶在了她柔软的穴口上了。”

这时对妻子的失望透顶,让我第一次有种冲动,想让老白替我教训一下妻子的出格和淫荡,用他粗长的肉棒狠狠地操进妻子的骚穴——对,不是搞,是操!向来讨厌脏话的我这时都忍不住发泄了一声——“操!”

“别激动啊,方弟。对付你老婆这种高傲的女人,得慢慢来。”老白这时给我又添了点热茶,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你记得我上次怎么弄的吗?何老师这种道德感强的女人,最让她内心痛苦的其实是每次刚被插入的过程,因为那是她心里的坎,是代表着她同意和妥协的一次插入,这时自命不凡的她会强烈的感受到自己正在被别人的肉棒一点一点的玷污,然而自己还产生了罪恶的快感。所以,这个过程必须要足够长,让她感受着自己的阴道被一寸一寸的慢慢贯穿…”

怪不得,怪不得…我猛然想起上次也是这样!那是妻子第一次被老白破身,我还以为老白仅仅是怕妻子受不了那么粗的肉棒,原来实情是这样…

我的出神丝毫没有影响到老白的亢奋,只听他继续讲道:“昨晚我还是那样,插入过程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骚货当时除了被侵入的耻辱外,肯定也希望我能快点塞满她空虚的阴道,但是呢,她又不可能开口要求。所以我就看着她从开始的躲闪、抵触,慢慢变成了羞耻的低吟,最后骚货居然把眼睛都睁开了,咬着嘴唇和我有了几下眼神的交流。但是啊!方弟,越是这样作为男人越得把持得住——我没有插到最里面,就在她最满怀期待…觉得马上可以止住蚂蚁穴深处瘙痒的时候,我把阴茎抽了出来,转而开始和她拥吻。”

这老白也能忍住…我颇受启发的点了点头,甚至突然觉得没有看到视频是上天的眷顾,因为只沉溺于视频可学不到老白的这些技巧…

而老白继续侃侃而谈的说道:“这次我的舌头一下就伸了进去,你老婆就只顾着张大嘴喘着香气,任凭我在里面随意吸吮,这时她甚至敏感到什么程度——我手捏了捏乳头,她就把整个乳房都挺了过来…其实这时候她的意志已经瓦解了。要是放在一般女人身上,到了这个程度,还喝了这么多酒,不自己把阴茎坐进去,也会求着你快点操她。不过,哈哈,只能说我们的何老师还是矜持优雅啊…”老白的语气里充满了讽刺的调笑,说道:“确实和别人不一样,眼看着哼唧哼唧的已经忍得很难受了,但就是不肯说一句话。”

“然后呢?”我再次迫切的问道,想知道妻子最终会不会屈服。

然而老白却还是不急不慢的讲道:“然后,然后…因为赶时间,我也就没再耗下去。不过这一通也没白亲,你老婆又没了精神,变得又软又醉的,直接靠着我的肩膀软塌塌的贴在了我的身上。这时是真得让她满足一次了,要不然该醉倒了,于是我就揽了下她的细腰,没想到小骚货迷糊着居然还知道把屁股抬了一下,然后翘了翘,也算是有了点长进。我就再次从她背后握着阴茎抵在了她小穴口,那滑的…真的是不用挺龟头就陷进去了。”

老白按照自己的节奏缓缓的讲述着,每到了关键时刻还要拿起茶杯呷上一口,于是这个间隙我就会不自觉地去想象那幅画面,整个下体硬的像铁一样…

老白喝完茶,继续讲道:“这次就不用再慢慢来了,我趁着她没有防备,还在眯着眼睛恍惚的时候,直接挺起阴茎一插到底。这一下…你知道你老婆特别极品的地方在哪里不?”老白问完,看来也没指望我知道,直接自问自答的说道:“就是每次插进去的时候,最深处的嫩肉不自主的就开始吸,而且小阴唇也会陷到阴道里去,把阴茎的根都整个裹住。整个阴茎上上下下就像进入了一个热烘烘的腔体里面似的,真是就感觉好像两个人靠着阴茎融为了一体了。而且吧…耳朵里再听着她那种突然释放的吟叫,确实是爽的没边了。”

呵…听到这里我心里一声冷笑,听说女人的性快感远远超过男人,这也是为什么女人老是会忍不住叫出来的原因。老白都“爽的没边了”,可以想象妻子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我听了老白的讲述,才知道性爱的魅力居然如此难以抵挡,而我和妻子以前的夫妻生活简直就像是没入门一样…

我这边还在感叹着造物主的不公,就听老白接着说道:“这次插入,估计你老婆是没预料到我会这么痛快,一下就顶到她的花心,所以一点准备也没有,‘啊~’的就叫了一声。然后我就感觉阴茎好像抖了一下,开始还以为是错觉,因为你老婆那边还在喃喃的说着‘停…先别动…’这些话,但是马上,交合的地方我就感觉越抖越厉害,就像是打开了某种阀门,再也停不下来一样——她阴道里的肉把我的阴茎紧紧地咬住,整个人开始贴在我的肩头打颤…”

“啊!?怎么这么快?”我发出了一声无比惊讶的疑问,因为妻子这样的反应,任谁都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只是我还是想要确认一下,所以张大了嘴巴问道:“高…潮…了?”

“对。”老白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没想到,刚插到底就高潮了,估计真的是憋坏了,而且想想骚货之前还任凭我摸来亲去了半天,也是真的忍不住了,哈哈!”老白眉宇之间都是对自己挑逗水平的得意,说完还不忘继续对妻子品头论足道:“记得上次在钟点房,骚货的第一次高潮来得也挺快。一次不说明问题,这第二次就可以确定…方弟…你老婆平时就处于一个性欲旺盛的状态。她就好比这个茶杯,平时里面的水就很满,虽然看似没什么问题,但是当有人随便一搅,水就漫出来了。”

老白指着我面前的茶杯,给我举了这么个生动的例子。而我如今早已无比的相信最初任龙的评价——妻子的骨子里是骚的,她比大多数的女人都敏感的多。然而即便如此,妻子还能每天表现出一副寡欲的知性模样,这来自于她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来自于她作为妻子的忠贞、来自于她女教师的神圣身份…然而这些看似美好的东西,却成为了让她一生的束缚,如果让我感同身受的话,她确实也很辛苦吧…

而那边老白还在继续给我传授着他玩弄妻子的经验——“一般她高潮了以后,虽然是刚开始,但也可以让她稍微休息一会,这样一是让她享受一会儿高潮的余韵,二是等会下一次高潮会比较完整。”只不过他说的这些都是我用不上的知识——“所以我就让她那么靠着,亲她的耳朵和脖子,同时一双手解开她的胸罩,在她的背上来回游走。然后再时不时的说几句挑逗她的话,具体我就不细给你描述了,反正一提到你,我就觉得插在她骚穴里的龟头顶上湿漉漉的,好像里面还在不断地分泌淫水。”

妻子这一点特征我已经非常清楚了,虽然可悲的是…这都是靠其他男人才能发现的特点。只不过显然老白都对此非常受用,这两次和妻子做爱,他都会一句接着一句,用我的名字不断刺激着妻子强烈的羞耻心。

那边老白喝完了茶,又开始继续讲道:“等我挑逗了一会儿,听到骚货的嗓子里又有了点轻微的呻吟时,这就算是第一次高潮彻底过去了,于是我开始了真正的挺送。对你老婆这种没多少性经验的嫩穴,其实什么技巧都不用讲,甚至什么‘三浅一深’、‘九浅一深’都可用可不用,她的小屄还完全不‘挑食’,只要被插就很满足了。”

老白平时毕竟也是一校之长,和我说话很少用“屄”这样的字眼,对妻子也就说过寥寥数次,每次我还总觉得这有些不符合他的身份。但这时我已经情绪激昂,听到后反倒有一种痛快的感觉,甚至有点希望老白口中妻子的“小屄”被他那样的巨茎插得扭曲而残败…

不知不觉,这短短的时间内,我的心态竞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而老白显然不可能知道,他仍然只是兢兢业业的和我传达着昨晚的场景——“我就那么匀速在何老师的屄里进进出出,本来刚开始不宜太激烈的,但因为她是坐在我身上的,甚至可以说半个身子都是靠压着我的,所以我只能一下一下的把她往上顶。这样每次她一下来,就会整个把我的阴茎全都坐进去,顶的她痛苦的直闭眼睛。这样一下两下还行,后来她就有点受不了了,低着头开始用手和膝盖撑着座椅,想靠这点缓冲来保护一下娇柔的花心。可是你想啊,喝了酒她哪还那么有力气,所以说最后弄得额头上都出汗了,嫩肉也还是没少挨撞。”

但当我真听到老白次次撞到最里面的时候,不禁又有点担心妻子的身体,连忙打断他问道:“这样不会…那个让她…那里…受伤吧?”其实开始我想问的是——这样顶会不会把妻子的嫩穴顶坏、甚至顶出血…但又觉得这么直白实在有点难以启齿,所以隐晦的用了“受伤”的说法。

“嗨!绝对没事,我给你说,这屄嫩了,弹性也就好。”老白拍着胸脯给我保证着,还举了上一次的例子说道:“上次从三亚回来,你老婆一路带着跳蛋,还第一次被我的阴茎那样操,那都没事。虽然最后在钟点房射的时候,我发现她的阴唇有点红肿,有点微微外张。但是就休息了那一会儿的功夫,我看小阴唇就阖上了,完全看不出来刚做过爱。真的,那晚上只要你不是掰开她的阴唇看…毕竟里面褶子里的精液没那么容易洗干净,除了这点蛛丝马迹,你绝对发现不了她刚被操了两个小时,她那屄的弹性就是这么好!”

“行了,行了,不用说了。”我连忙摆摆手,让老白别再提之前的事情了。只不过既然说到这里了,我突然想起一个早就想和他再商量商量的事情,于是打断了一下话题,问道:“对了,正好有个事,你给我的那些视频,真没有其他备份?就只有我看完就损坏的那一份?”

“你看,你又开始怀疑我了,方弟。”老白一听我的问题又有点不高兴了,一脸不耐烦的说道:“真没有备份!那不光是你老婆的隐私,里面还有我呢,你想留我还不想呢!”

“不是…”我欲言又止,其实我重点不是怀疑他,当然也有点怀疑,但是更在意的是…我还有没有机会再去回味以前的视频,所以我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老白,我就是觉得就这么没了…挺可惜的…”

老白听我这么一解释,这才恍然大悟的笑了一下,只不过语气上他仍然很认真的嘱咐我道:“方弟,这事咱提前得说清楚啊,这东西咱俩必须得坦诚,必须得为对方负责,谁都不能留备份。我不留原片,你也别用别的方式去录,千万别玩火,那东西要让别人拿到,那就得出大事。”

我一看老白这么认真,而且他还是两性关系中的强势方,都能这么为大局考虑,那我为了妻子的安全更别再说什么了。这时我的心里也算是有些许欣慰吧,于是连忙向老白承诺道:“行吧,行吧,我肯定不留,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算了,你继续讲吧。”

“这才对嘛!方弟,再说了,只要你不反对,以后想看视频那还不好说啊,哈哈!”

老白说到这里捶了一下我的胸口,豪爽的笑了起来,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苦笑一声摆了摆手,示意他还是继续讲昨晚的事情吧。

“行了,继续讲了。操了二三十下以后,你老婆开始有节奏的呻吟了,再一个阴道也适应了我阴茎的尺寸,手也就没再撑着座椅,任凭我每次都毫无阻碍的顶在了最里面,终于算是一切都和谐了。那时候的感觉,哎!方弟勿怪啊…确实是爽,你老婆身上散发着特有的体香,虽然对我还是冷冰冰的不搭理,但是身子是滚烫滚烫的,我一手揽着她的腰,保证我们下面死死的扣在一起研磨,然后看着她那对奶子像水球一样上下跳动,实在是太诱人,我就伸出另一只手捏住把嘴又凑了上去,毕竟刚才一直没吸,现在感觉是时候了,我就使劲了嘬了几下。没办法啊,这少妇的奶子就是让人白玩不厌,特别像你老婆这种,孩子还小的少妇,除了好玩,还好吃,哈哈!”

我一听老白说起这个事情就心里又有点别扭,虽然当时妻子被他吸奶也挺让我兴奋的,但毕竟是他把妻子羞辱的直接下了断奶的念头,让小宝少喝了两个月母乳。所以我当时就忍不住埋怨道:“你是好吃了,她为了不让你吃直接断了奶,孩子也吃不上了,那段时间老是哭。”

“那段时间?”老白听到我的话后,却显示出了很诧异的表情,然后问我道:“怎么听你说的很遥远似的,哪段啊?”

“就你们刚从三亚回来,你当时不是吓唬她要给她把课调了,让她每天早上前两节课去你那…那什么…喂你吃吗…”我吞吞吐吐地回应道,觉得还是开口说这种事情有些尴尬。

然而老白这时却否认道:“这…这…这,方弟,这真不怪我,我也记得当时她是说要断奶,但是我搞了几次破坏,虽说奶水是少了,但一直没完全断啊,昨晚上我还吸到了…”

啊?这怎么会!?特别是老白说到昨晚上时,我真的是猛的一惊!这…这…真的假的?不是早就断了吗?虽然我相信老白没有骗我,但真的是完全没法接受!因为妻子确实没有再给小宝喂过一次奶!怎么会!?

老白看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干脆就继续解释道:“那段时间,她不是每天来我办公室脱自己原味的内衣丝袜吗,我总找机会锁上门摸她一会儿,然后吸她的奶,她虽然翻脸的时候比较多,但也怕门外来人,不太敢大声反抗,所以偶尔也会半推半就被我得手个一两次。那段时间,经常是她感觉奶已经断了,但被我一吸又吸出来了,感觉断了,又吸出来了,来来回回几次,急的她一直就没断成。我当时还逗她说你们儿子得感谢我这个白大伯呢…原来她根本回去就没让孩子吃啊?对了,就昨天晚上,我那时候刚一吸,她就软绵绵的推着我的头让我别吸,说这次真的没有了,结果又被我给吸出来了…”

听完老白解释的这一瞬,我除了心里的震惊,更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刺激——自己的妻子,连番几次下定决心断奶,为此她甚至平时都没敢让儿子再吃,却总在关键的时候被老白一下破功——又把奶吸了出来,而且这些都是在妻子体内熏染了一周、两周、甚至一个月的浓香浆汁,沾满了她的味道…我可以想象得出来,每次看到久违的乳汁又淌出来的那一刻,妻子心里该有多么的屈辱和无奈!然而她再无奈,这不争气的乳汁就是要不断的分泌、不断的分泌…而这一切她都在瞒着我和儿子,就好像积攒的乳汁都是为了老白专门存留的一样…

老白看我惊讶的模样,赶紧拍了拍我,然后安慰我说道:“何老师可能只是怕你怀疑,才没说。方弟,毕竟按你说的说法,她给你说了断奶,然后你们孩子也没再吃,结果一直还有,这也不好解释,是吧?”

面对老白如此的安慰,我除了点了点头还能怎么样呢?也许他说的是对的吧,妻子也有自己的无奈,唉…只是现在心里唯一介意的是——那以后妻子还否如愿把奶断掉…只要她一天不断,这些奶都会揣在乳房里,早晚全都留给老白…

“咳咳,行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继续说了。”老白的一声咳嗽打断了我的遐想,于是接下来我就继续听他讲道:“昨晚骚货不是口口声声和我说真的没有奶了嘛,也许她确实是这么以为的,毕竟这么久没被我吸了,以为自己终于成功了。但这东西可能也和内分泌有关系,谁让她骚呢,这雌激素、孕激素一类的就是不容易下去。于是这次我把刚吸出来的第一口,都没舍得咽,马上含在嘴里就亲上了你老婆,不顾她摇头躲闪,把嘴里她自己的乳汁全都顶进了她的嘴里,然后看着她不敢吐也不敢咽的错愕表情问了句:‘吃出来什么味了吗,这位辣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