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 (6.2) 作者:李浩凌

海棠书屋 2022-05-14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 作者:李浩凌2022年5月9日发表在第六章 6.2 理工大之行 时隔将近三个月,胖儿东重新打开了贴吧账户。他本来想向他的子民们宣布:你们的东哥回来了!结果看到七千多条私信未读,直接就把
.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

作者:李浩凌
2022年5月9日发表在第六章

6.2 理工大之行

时隔将近三个月,胖儿东重新打开了贴吧账户。他本来想向他的子民们宣布:你们的东哥回来了!结果看到七千多条私信未读,直接就把电脑关了:“我还是先睡一会儿吧。”

和大姐那一炮,激动的胖儿东不是几天几夜睡不着,是恨不得把房顶掀咯,于是源源不断的能量用于贴吧理政,那个劲头,雍正看了直呼了不起。好在朝纲不乱,东哥不在的这段时间,校友们订立了核心思想:誓死捍卫东哥在贴吧的领导地位。凡是声张换吧主的,一律认定为反动分子;凡是挺东哥的,一律视为革命同伴。

胖儿东感动坏了,这不得一条一条的私信都给回咯?同时也把时效还在的靠谱求助一一做了记录,别人开学的信誓旦旦~都是好好学习过个考试;胖儿东开学:我得好好破几个案子……嗯,如果可以,让春风吹动了桃花再继续飘一会儿吧!

属于直接跑偏在起跑线上。

于是,从茫茫多的私信里筛出了五十多个求助,然后精准锁定了两个确实需要帮助又力所能及的靠谱案件!

你很难说陶奈是一个坏女生,一个证据就是出名对她的恋爱心态影响几乎没有,从好身材的传媒学院美女~到火爆全网和全校的陶同学陶大侠,她做到了不忘初心+始终如一,平稳的把“嫌弃宁小泽”贯彻了到底。

宁小泽就不同了,以前就是奸淫校花的变态心理,现在升级成了奸淫超级女明星的超变态心理。反映到现实就是,从插入到射精的时间更短了。曾几何时,陶奈还想过和施颖聊聊,看比一下小泽和罗枭谁更快一些。

眼见宁小泽又要爬上来,陶奈慌忙扯过被子,惊恐道:“干嘛?你不是又要来吧?你不是都来了两次了嘛?”

话虽然满是拒绝的意思,但极大的满足了宁小泽的直男自尊心,怎么听都像夸自己“能干”,丝毫不考虑自己两次加起来都没有10分钟。死气掰列的蹭了上去:“哎呀,你干嘛,我不是你男朋友么……哎呀~~”

陶奈白眼翻不停,她最受不了男生撒娇,偏偏宁小泽一到这种时候就要撒,搞得人下头的要命。不过她本质确实不错,换成施颖,肯定会说:老娘不和你提分手就是恩典了,你还敢要自行车?要不是你家里有矿……blabla

陶奈被搞烦:“以后不许经常来了,一个月一次,最多不超过两次……烦死了……”

宁小泽憨憨:“为啥呀?”

“节能减排!帮你细水长流!”也没错,以陶奈的身材,一般的腰子是很难顶得住的。

……

事后,陶奈一分钟都不想多呆,挣扎着起身收拾。

小泽问她:“你着急回学校干啥?”

陶奈:“今天要和她们一起去理工大……”

说到磨人撒娇,帽子就完全没这方面问题,因为自从第一次之后,他对陶奈一向都是推倒or按住就硬来。每次都搞得贼吓人了,和小泽完全是反着的套路。一开始害怕极了,次数多了,发现自己可能就吃这套,然而无论理智还是情感上都有点难以接受。尤其上学期期末被帽子拉进ZARA试衣间那次,抬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对着试衣镜……脑子一路上都是这些废料,结果上楼一开宿舍门就见了活阎王。

陶奈被帽子一把抱住,吻上了湿润的嘴唇,努力反抗,却似激烈的回吻,没几下就被撬开了牙关,双舌搅在一起。二人左右乱撞,还没沾到床边,陶奈已然能感受到胀硬的东西,心觉不好:“别……松、松手……不行,这是宿舍。”

“宿舍咋不行了?”帽子露出猥琐一面:“又不是在宿舍外面。”乱七八糟的将陶奈推倒在床上,大手不断向要紧处侵犯。

陶奈满心都是恐慌,起身肯定是起不来的,要躺下去~又被帽子提着腰,单膝跪在床边撅着屁股,好不羞耻。哪里忙得赢去护前胸,突然裙子被掀起来,暴露的感觉刺激的人要命,感觉到&想到安全裤丢在宁小泽那儿没穿回来,顿时羞愧难当。

这身体对帽子来说已颇为熟悉,知晓分寸又不失激情,摸下去发现她下身比往日湿的更快,哪里还有什么犹豫,扒开浅紫色的内内,就着高高翘起的白臀,噗滋插了进去。一长根东西应声没入,填满了一早刚刚“锻炼”过的下体。宁小泽怕是做梦也想不到女朋友才和自己分开,就在宿舍里被大家伙给奸淫了。陶奈却知道,接下来更高强度的“锻炼”要考验着她。此时她已双腿都跪在了自己床上,松糕鞋都没来得及脱。帽子一条腿抵着床,毫不客气的大力进出,一上来就把陶奈给整趴了。

她想说“轻点”,却怕一张嘴压不住自己其他声音。至于是否真的想帽子轻点,那就很难讲了。帽子时不时还能感觉到女生扭摆几下。

帽子解开她衣服,让奶子“自由”摇摆,很是一番享乐,然后俯身抓着巨肉揉捏,耳边问道:“能射你里面么?”

“不行不行……啊!”自觉捂嘴。于是陶奈只能被迫品尝了帽子的汩汩白浆。

第二轮变化不大,毕竟宿舍不太好施展。比之刚刚,至少鞋子和内裤不再是障碍,氛围也更加淫靡。

“我都想你了。”面对这恶心的说话,陶奈心里有八百种回复,但没一句敢放出来,只能闭嘴怂在淫威之下。

宁小泽开了几把自走棋,这一把三个英雄八只不来第九个,简直邪门。输掉后心想,还好今早舒爽了,不然现在得憋屈死。

女朋友正同时承受着憋屈和舒爽,心想也是没谁了,早上被男友干,回宿舍还要被帽子干,我好歹也是个名人,咋一点尊严都没有。啊啊啊!然而很快,她就连胡思乱想的力气都没有了,压抑自己的本能真的太累。任凭人摆布,任凭乳房摩擦着男人的手臂,唯只担心有人开门进来。

然后!突然!门就开了,陶奈吓死,吓得下体一阵猛缩,夹得帽子生疼。竭尽全力想叫,又竭尽全力让自己别叫出来。开门倒不会是外人,自己宿舍三个女人,看就看吧,反正被她们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暴自弃了属于是。主要就怕他们开门的时候正好有其他女生从门口走过。

回来的是大姐,从胖儿东私人网咖回来的,见这淫靡场景,淡定的都没出气。

大姐玩了一会儿手机,她俩在搞;大姐收了个衣服,他俩继续搞;大姐开始化妆,他俩还在搞……无来由的有点气,有那么一瞬间,想去捏捏陶奈的奶子,想想还是算了。

不久,施颖和二姐开门,帽子和陶奈还还还在搞,陶奈再一次差点被吓抽过去。要问寝室文化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帽子干陶奈干的简直旁若无人,其余三人懒得搭理他俩。

终于待到帽子结束,陶奈在床上萎了好一阵,才道:“大哥,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你再搞这种,我真觉得我像情趣用品了。”陶奈这发言,把大伙儿都整乐了。大姐:“你有进步,被弄完能说出话来了。”

陶奈羞的不行,赶忙躲进浴室洗澡,淋着水大口的呼吸,不自觉回味到刚刚的感觉,意识到~还挺爽的,也分不清是物理上、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就是乳头被帽子捏的有点热热的疼。

从浴室出来,陶奈一边擦头,一边看着大家脑袋上的颜色,发出了灵魂一问:“大姐,你是咋想的要染个绿的?”

一个暑假,姐妹们最大的变化就是发色,她们上学期结束前约好了回家一定要染发,回来顶着好看的头发见面。结果都对新染的头发不满意,所以开学来了缄口不提,装成无事发生,一直到眼下被陶奈戳破。

大姐被捅到死穴:“它本来是蓝的……!”

“我懂你,大姐,我这本来是紫灰,现在发黄,黄的还不正,简直精神小妹儿。”施颖道:“还是二姐那个老女人颜色(栗子色)保险。”

上官杰一脸吃了屎的难受:“好像她那个也没有很显老。”

陶奈又跳了:“欸?你看,我这怎么就没掉色?!嘿嘿!”

大姐+施颖:“你那是没掉色……你那就是单纯的丑……”

“啊啊啊!”陶奈冲上去,三人打做一团。

二姐突然插嘴道:“好像姚婧那个染的挺好的,灰绿色,她没全染,染了几条,挺好看。”

此话一出,她仨瞬间不淡定了,你甚至能通过寒毛察觉出三个女人身上传出来的杀气,就不用说眼神了,吓的帽子直接缩到了二姐身后。

大姐眼神能喷火:“请注意你的言辞,姚师格同学!”

二姐赶紧:“你们冷静,可能她过两天就掉色了……明天就掉了!”

施颖看帽子一直在二姐身后蹭来蹭去,莫名来气,凶道:“好摸么?”

帽子:“当然好摸,要不你试试。”

施颖摸男人可能都没这么需要勇气,缓缓伸出了魔爪。二姐忙躲开,惊道:“你要干嘛?”

这反应在意料之中,不过施颖就势开演了起来:“哎呀,二姐,男人摸你你都不躲,我摸你你竟然躲那么远,果然就是泼出去的水,哼~女人!”

陶奈跟着溜缝:“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二姐!?”

上官杰:“意思是,只能给你男人摸呗?”

大三开学的第二周,姚师格学到了什么叫道德绑架。感觉就是不让她们摸一下简直对不起全世界。天杀的帽子这时候直接反水,加入了上官施陶,帮忙把二姐按在床上,强制平趴。玉体横陈,屁股翘起。双臀像两座小丘峰,高出了小腿和腰弯几个level。三个女人乐开了花,撒开手脚一顿狂捏,那弹性、那紧实、那手感简直不要太好。比之陶奈和施颖的咪咪~显然是另一种美好。

二姐感觉有一万之手在凌辱自己的屁股,胀的满脸通红,也是不得不放弃抵抗。

陶奈:“二姐?你这屁股挺能藏啊?!”

施颖:“难怪帽子对你情有独钟,没事儿就在那蹭。”

上官杰:“老外快乐臀。”

施颖捏着捏着,对陶奈道:“要不你也趴下,看看和二姐差多少。”

说的是陶奈的屁股,不过大姐道:“小四儿应该趴不下吧?两个西瓜压在下面,是不是不好喘气呀?”

施颖:“嗯,那她应该算先天残疾。”

“你俩!真是贱到家了!”陶奈真心气的嘴都歪了。

帽子搀扶爬不起身的二姐,紧急求生:“不要记仇哈~好东西一起分享不是,你就当大家给你做了个臀部按摩!……你看我都没提醒她们扒你裤子。”

“我是不还得谢谢你的大缺大德!?行,你这学期之后都不用摸了,她们替你分享完了!哼!”二姐。

“啊?那是不是下学期可以随便摸?”帽子抓重点的能力一如既往的突出,气的二姐没劲儿骂他。心想刚刚怎么没直接放个屁!

如果你对女人有些了解,就会知道,颜色对于她们,远不是简单的赤橙黄绿青蓝紫能形容的,不仅发色如此,唇色、衣服鞋子的颜色,莫不如此,甚至丝袜的颜色也让人眼晕难辨。

当施颖看到陶奈套上的丝袜时,一口气没背过去,直呼卧槽:“你这tm也太烧了吧?”只见陶奈已经套在一条腿上的丝袜下深上浅,从灰黑色过度到白色,配上圆头小皮鞋,显然不止是好看了,这简直是要男生的命。

陶奈很得意:“怎么样,好看吗?我来学校之前买的。”她们几人中,之前只有大姐有几条设计复杂的丝袜,其余都是穿纯色,顶多颜色丰富一下,这种渐变色丝袜还真没试过。

大姐眼睛也是一亮,边看边道:“你为啥要穿成这样?……就这一个颜色么?”

“不是你们说要穿好看点么?我买了五双,五个颜色。”陶奈。

施颖不淡定:“让你穿好看,谁让你穿这么烧了?我们这不都光腿。”天气尚热,穿全腿袜纯是折磨自己~便宜别人。

陶奈也有理由的:“我……我t……我膝盖还红着呢!怎么光腿!”

空气瞬间安静了三秒,用来思考陶奈的膝盖为什么还红着,很快就分别懂了。

施颖:“哦~~~那没事了,你穿吧。”

帽子:“对不起对不起,我的锅,是我刚刚太用力了。”他没好意思说时间也太长,即便如此,还是让陶奈再再再度崩溃,一度怀疑自己是怎么有勇气活下去的。“你们为什么老是逮着我一个人欺负呀!”

大姐:“但是不能你一个人烧,把另外几条拿出来。”

大姐果断抽走一双,施颖还在犹豫,二姐拿走一双,施颖看剩下两双颜色不喜欢,硬生生把陶奈已经穿上一半的这双给扯走了。剩下两双,陶奈拿在手里有些迷茫:“还能不能一起过日子了?!!这两双我怎么搭衣服啊!”没错,给她留下这两双丝袜的颜色,简直死亡,裸身直接穿上和男伴玩情趣play比较合适,穿出门就有点……“太难配衣服了……明明是我买的丝袜……我恨你们!!”陶奈每日崩溃怒号。

宿舍一顿胡闹,加上有帽子在,加上着装打扮都很花时间,一晃就是三个小时。中间帽子完全没碰大姐,也没主动讲话,大姐莫名有些不爽,虽然也没碰施颖。心想~得找个机会提醒死胖子,(虽然做了那档子事)别让他误会自己是看上他了。这想法也就一闪而过。

下到一楼,突然一个声音传来:“那个男同学,你怎么在女生宿舍?”

大姐还没反应过来,帽子蹭的一下就窜出去~跑了。阿姨几步抢到宿舍门前,眼看追上是肯定没希望,愤愤的骂了两句,回来看到盛装四女,脸色不太好看,问道:“是你们带他进的宿舍楼吗?”

施颖一秒都没犹豫:“谁呀?完全不认识啊!”

陶奈:“太过分了,竟然偷溜进女生宿舍,被他看到不该看的咋整。阿姨你可得好好查一下,男生太混蛋了!”

大姐:“抓了开除!”

二姐憋笑憋的好不难受,心想自己这姐妹可真是够绝的,女人有多无情,看她们就够了。

理工大这一趟别的不为,只为了给佟小彤撑场子。准确的说,是为她上学期喝多了吹下的牛逼买单。虽然佟小彤自己记不住,但全学院~乃至全校男生都帮她记着呢,记着她说要拉施颖陶奈她们过来给大家现场追星,就差没找块石头刻块碑了。一个假期过去,不但没忘,反而记的越来越清楚,感觉要是不能兑现诺言,不光佟哥地位岌岌可危,往后在学校生存都要成问题。只能硬着头皮去求大姐四人,听四个女人叽叽喳喳~半天对不上时间,差点没给她们跪下磕两个。于是约好了在新生军训如火如荼的这天去理工大学校里转一圈。“就转一圈,从南门进,去体育场,走一圈,然后去我们学院宿舍楼下,再从东门出来,大功告成!”

大姐对这个傻了吧唧的发小还是很关心的,问她:“你打架没事了么?你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

“没事没事,闾梓珊为我抗下了所有。”说来搞笑,闾梓珊独自揽下了揍趴四个男生的责任,主要也没抓到别人,学校只能处理非要主动自首的闾梓珊。当时人太多,太混乱,让四个人指认是谁打人,根本认不出来,印象里除了拳头就是脚,还有佟小彤和闾梓珊。关键也不敢说是佟小彤打的啊,不然机械工程学院的男生能把他们给送走。

辅导员:“你怎么被处分了还这么开心?”

闾梓珊:“我为我男朋友出头,当然开心啊。”

说起来,通报的文件也有些魔幻:

201X年9月X日,我校男生XX宿舍楼下发生一起打架事件。机械工程学院机械设计系201X级1班女生闾梓珊同学与:xxxxxxxxxxxxxxxxxxxxx等四名男生发生争执,过程中失去理智,动手打人,犯下严重错误,导致四名男生两人轻伤,两人住院治疗。鉴于情节特别恶劣,受伤特别严重。特对闾梓珊同学做出通报批评处分,如若再犯,将开除学籍。希望全校同学引以为戒。特此通报!

理工大学XX学院XX处201X年9月X日

不了解情况的看到这个通报都tm惊呆了,女生?打男的?一个打四个?两个轻伤两个住院?

路人M:张伟丽吗?

路人N:春丽吧?

路人O:同学~机械工程学院怎么走,我要学拳!

回到四美逛理工大这天,才刚刚入学,尽管师兄们一再叮嘱,机械学院的新生暂时还不懂为啥佟哥是学院全知全能的老大!

穿着迷彩服站军姿的新生甲不忿:“她前天是不是带人去把别人学院的学长给堵了?这也太过分了吧?学校整的像黑社会一样。再怎么也不能这么……”

结果话还没说完,就听一阵骚动迅速化作惊呼,看到佟小彤带着上官杰、姚师格、施颖、陶奈~四个美女走了过来,新生跳过了一万种心理变化,直接高潮了!口水物理上流出来了:“我草,佟哥我滴神!!”

新生乙:“你这变脸也太快了吧?”

只见大姐当先,红鞋白裙,红衣黑底,和下红过渡到上白的丝袜长腿浑然天成;二姐和施颖都是黑鞋,二姐是紫偏红的深色丝袜,配的是有塑形的深底碎花短裙,搭配稳的一批;施颖全身黑白系,丝袜是灰黑向白,上面只有一件黑白横格的薄毛线衣,袖子长过衣服下沿只能漏个指尖那种;陶奈颜色炸裂,直接纯粉向白的渐变袜,脚上粉鞋,顶上粉头发,浅色的衣裙上镶的也是糖果色,可以完美融入幼儿园的穿搭,硬把死亡芭比粉给撑起来了,且毫不媚俗,不佩服也是不行。

四个人在一起时,本来气场就炸裂,再如此一身打扮,一般人很难想象她们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简直美的声势浩大,美的气贯长虹,美的“热火朝天”~“滔滔不绝”,感觉就像整个理工大都是黑白的,只有这四人是彩色。极大可能,这甚至是理工大建校以来,校园最明亮的时刻。

然而,刚到体育场,就见主席台下面一大群男生席地而坐,围住了一个穿迷彩服的女生。那女生拿着麦,嗲嗲的歌声顺着音响一直传过来,是一首烂在抖音里的口水歌:甜甜咸咸。典型的卖萌利器,向来为施颖所不齿,不过还是得承认,这妹子装可爱有一手的,踩着节拍,边唱边左右甩动着马尾,比原唱还要嗲得多,含糖度拉满,听的施颖直起鸡皮疙瘩。就更不用说操场上茫茫多的傻直男了,眼珠子都要飞出去了,所有没在训练的男生全部举着手机对着那妹子拍。

本来安排四女来操场走一圈就是因为机械工程学院的大一新生主要在主体育场军训,谁料有人鸠占鹊巢:“MD,这不是给老子难看?”佟小彤道。

“你们大一新生可以的呀,这你们学院的么?”大姐问小彤。

佟小彤也很懵,不知道那女生路数,感觉不太像自己学院,毕竟平均一年招不满一个宿舍女生的和尚学院。挥手召过手下来打问,手下给力:“回佟哥,那个不是咱们学院的,也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是个网红,和学生会打了招呼,来学校里面拍视频的。”

“那她哪来的军训的衣服?”施颖问。

“她,她去年也来了,前年我们入学军训她也来了的,每年都军训,发视频,你懂的。抖音上叫‘小芭’有十几万粉丝。”一听这个,众女直接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施颖:“年年‘军训’还才十几万粉丝,真够low的。”

陶奈:“我也想说……”

佟小彤:“草,理工大是她说来就来滴?什么学生会?我允许了么?怎么没人通知我?……”

上官杰:“施颖,上,给她点颜色看看。”

施颖本来有这个冲动,但一想,老娘正经选秀季军,和一个小网红较劲,会不会有点low啊?……而且,和这种装清纯的也不在一个赛道上……说到装纯……

赶忙扯住陶奈:“快,你下去,发个骚,把她给比下去。”

“怎么发骚啊?”陶奈连忙拒绝:“我不会。”

大姐:“你不会?你怎么可能不会?”惊道

施颖:“就你大一大二和男生打电话那个劲儿。”

大姐:“你就本色出演,比你在宿舍那两下再收敛一点儿就行。”

施颖:“你不会谁会?咱就没人会了,快,下去唱个你曾经最拿手的学猫叫~还有那个客观我可以!”

大姐:“小彤,快!给安排设备。”

佟小彤立马安排手下操作。本来佟哥就军令如山,再加上给女明星省大校花们跑腿儿,男生们毕生的效率都用在这了,四女感觉这就像是提前准备好的。

陶奈被这一套组合拳打的晕头转向,没昏死在当场,拉住二姐死也不撒手:“我不去,你要去自己去,干嘛让我去丢人现眼!你们行不行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都一天了……”

施颖只能祭出大招:“哼哼!是谁今天中午在宿舍和帽子……你不去,我可要把帽子叫过来了嗷……”话说,陶奈同意来,有一个条件就是帽子不能在,帽子在身边,她走路都走不好,容易顺拐。

于是,就在“好”姐妹坚持不懈的鼓(wei)励(xie)和劝(hong)说(pian)下,陶奈被迫拿着麦克风站到了主席台上,C位偏左一点点。

“苏坡爱豆的笑容,都没你的甜,‘九’月正午的阳光,都没你耀眼,热爱一百零五度的你,滴滴清纯的蒸馏水……”这可太清纯了,这也太青春了。

碾压,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一开口就对台下的网红小芭形成了降维打击。让全操场的人类都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可爱在性感面前不值一提!

毕竟陶奈除了一对儿性感的巨乳,剩下全是可爱……

毕竟省城第九大奇迹,这么细的胳膊能撑起那么大的胸……其实陶奈颜值身材都很棒,完全是被大胸给“耽误”了,给人造成了一种“唯奶大而”的错觉……

且毕竟陶奈从小就学过唱歌跳舞这些,有艺术功底;小芭只是个网红……

毕竟陶奈是货真价实白净水灵的大学生,青春无敌,不需要装;而对面是个二十七八靠“扮相”和“演技”来清纯的女人……

毕竟陶奈站在主席台上;对面站在主席台下……

毕竟陶奈用的是校园广播,声音传出了五里地;对面只是街头卖艺的设备……

毕竟……

不能再比了,再比楼下小芭要自杀了,鬼知道她心里骂了多少遍陶奈的娘。然而施颖还要落井下石,双手平伸~抬了两下,示意陶奈蹦跶蹦跶。

其实陶奈心态也没好到哪去,恨死施颖了,硬撑着颠了两下。妈呀,这一颠可真是要了男生们的亲命。一阵长达一个进攻回合(24秒)的惊呼,不少人感觉天旋地转,怀疑是不是耳水失衡了,一个男生当场晕倒,上去扶他的同学一俯身才发现自己也流了鼻血。场面之震撼,非言语可及。主要她穿着也是既大胆,又毫不暴露,属于可爱无法掩盖,“纯”中搂不住的“性感”,放在主舞台上直接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千百号人直呼:我死了,我被烧死了!

二姐憋不住想笑,心想:男生还真是意料之中的单纯动物。只要陶奈踮踮脚,几乎没有任何女生能抢过她的风头。只不过留着口水举着手机们的男生们要知道陶奈今天和男人的充分“锻炼”……那可能就……说不定……更快乐了……

四女降临的消息很快传遍了理工大,在校生蜂拥而出,签名、合影、各种围堵~水泄不通,不在话下。后面为了顺利脱身,不得不在佟小彤宿舍躲了半个小时,等人群散去。题外话,佟哥宿舍贼脏了,四个美人帮她打扫卫生,也算一道风景。

帽子和胖儿东也来了理工大,只不过佟小彤给他们安排了另一件重要任务。

原来,佟哥手下一个副班长和女朋友出了一点“小问题”,苦恼不已,喝酒时向众兄弟吐露了出来,佟哥急人之难,对他说:“我认识省大的东哥,专门擅长解决你这类问题,你要不要见见。”

于是帽子和胖儿东戴着口罩墨镜,在安排好的办公室见到了这个男生。场面中二透顶,帽子受不了,留胖儿东独自接待案主。

安大伟:“是这样的,我女朋友参加了一个姐妹会,她说就是像美剧里面那种,她~还有几个姐妹,要定期聚会活动啥的,然后对消费啊,穿衣打扮,和什么人来往这些~都有要求,这么个组织,对,她们经济条件,都挺好的,比我好。我一开始觉得没啥,想着说不影响我和她谈恋爱就行,但是后来她穿戴这些,啧,越来越讲究,整个人变化也挺大的……最主要,连和我约会、开房那些啥的~都开始限制。上学期,五月份的时候吧,她和我说她们姐妹会要求和男朋友见面,一个月不能超过9次,开房不能超过2次,我草,你能理解么?我当时就觉得,好莫名其妙啊,然后就吵嘛,我俩本来就在一个学校,虽然不是一个学院,但基本上每天都见,后面就见的越来越少了,见面也不怎么愉快那种。”

胖儿东:“那你没想着分手么?”(秉持帽子劝分不劝和的大方向)

安大伟:“就是不想分嘛,但是吵的实在是太难受了。”

胖儿东:“你女朋友好看么?”

安大伟:“挺好看的,主要身材好。”

胖儿东:“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安大伟:“去年四月份,到现在。”

胖儿东:“她加入那个姐妹会多长时间了?”

安大伟:“一年了,快,去年十一。”

胖儿东:“姐妹会叫什么,有名字么?”

安大伟:“有名字,但我不知道,我见过两个其他成员,我就问郑宁宁~那俩是不是她们一起的,她说组织要求保密,不能说。我草!当时还吵了一架……对,她暑假和她们姐妹一起去了半个多月的斯里兰卡,一般学生咋可能这种的啊,之前她消费高点我还能接受,现在太夸张了,一个眼镜四千,一个包上万,一放假飞斯里兰卡,我tm不查都不知道地图上在哪。我有点理解不了,虽然不是花我钱,我也没那么多钱……”

胖儿东又问了不少细节,帽子从耳机提醒他,才想起来问关键问题:“所以你诉求是啥?”

安大伟:“我就想知道她那个姐妹会到底是干啥的!感觉像个神秘组织,不会是传销或者邪教吧?我想让她退了,但她和我说他们组织一旦加入,不能不去,也不能退出,所以我也有点,不知道咋整……”

胖儿东差点把帽子那句“分就完事儿了”给整出来,忍住了。看在佟小彤的面子上,算是接下了这个案子。

陶同学“唱跳”的视频很快火到了网上,以屠榜之势席卷了舞蹈区、音乐区、鬼畜区、生活区、娱乐区、时尚区、游戏区、影视区……甚至科学区。原视频一开始就是各大“空指部”高能前提醒:“3分02秒不用谢”。也就是科学区重点研究的陶奈蹦跶那两下:人类天花板级的乳摇;可以真人PK日漫的好球;战力直逼池田依来沙。

对于邀请施颖和另外三位美女现场激励理工大学子的行为,校领导和学院领导对佟小彤表示,干的很好,下次不要干了。虽然激发了学生们军训的热情,但下次必须向学校报备,不然这场面太轰动,根本控制不住,学生乌泱泱的往体育场跑,副校长还以为地震了。

而省大本校的学生,对四位美女跑到隔壁理工大炸街这事儿也是相当不满了,不满到~天一黑就开始在宿舍乱嚎,一直嚎到凌晨一点半~紧急工作组的老师和各专业辅导员上楼查寝,才安静下来。网上的激愤言论更是不用说了,表白墙+贴吧+校园网论坛全爆。书记虽然指导学生处成立了工作组,却不知如何介入去安抚学生情绪。好在“东哥”在贴吧及时出现,表示:“可以安排”。才算暂时平息了事态。

贴吧的狂欢:东哥回朝啦!

不过也让书记和学生处处长见识到了东哥的影响力。

另一边,学生会会长李嘉怡支棱了起来:“终于让我等到你上线了!”连忙打电话给齐彩。

齐彩接起电话:“我看到了。”

李嘉怡:“嘿嘿,准备战斗。”

话说,省大这一年的新生军训推迟到了十一之后,分两批训。

对外理由:太晒,为新生健康考虑,延后。

实际原因:资金没跟上,操场维修交工延期。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